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遍寻不见

第一百二十六章 遍寻不见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二十六章遍寻不见

    俗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惹出祸事的云端最后还是被逼迫进屋向江纤纤解释了。耐不住八卦好奇的莫非悄悄跟着去偷听壁角,回来后神情古怪。

    夏洛好奇道:“怎么,他说什么了?”

    如果莫非听见的是事实真相,脸上应该不会是这种表情吧?

    “他说……你听了别生气啊!”莫非抽了抽嘴角:“他说那照片是纤纤他爸给的……”

    “呃?”夏洛没反应过来,有点愕然。

    莫非瞟了夏洛一眼:“你真的不知道?他说纤纤是他的相亲对象……”

    “咦?”夏洛倒吸一口惊气。

    “纤纤他爸把照片给了云端,还告知了他纤纤的行踪,安排了一场暗中相亲。”

    “啊?”夏洛惊讶的只会说单字了。

    莫非被她的反应惹恼了:“我x,你能不能出点人声?”

    “我只是……太惊讶……”夏洛苦笑道:“纤纤信了?”

    莫非反问:“难道你不信?云端连纤纤他爸的名字,纤纤的生日,以前就读的学校,还有……总之他什么都知道,这还会假吗?”

    夏洛咕哝了一句:“相亲就相亲,为什么要暗中相亲……”

    “因为纤纤不喜欢相亲!”接话的是刚走出来的云端,冲着她微微一笑:“有什么想知道的你直接来问我不就行了?”

    “我……”夏洛语噎,不以为然的瞟了他一眼。这家伙调查得还真细致,可是有必要把戏演得这么真吗?再说就算现在江纤纤相信了他的话,那将来要是能回去,万一对出来怎么办?

    云端仿佛看出了她的想法,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她未必会去问呢,就算问了。我咬死不承认,也是无头公案一件,总比让她知道真相好。”

    夏洛能够理解云端的顾虑,要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她,她不是她爸妈亲生的,还有一个素不相识却长相一样的亲生姐姐要谋害她,恐怕她也无法接受这种事,因此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别无它法。

    莫非见他俩说悄悄话,有点不乐意:“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夏洛答非所问道:“拖宾怎么办?谁去找他回来?”

    只要是误会,当面说清楚总能化解,但要是找不回当事人,一切都是白搭。看拖宾刚才冲出去的样子,想要让他自行回来,恐怕是不可能的,只能去找。

    “我和莫非分头去找吧,找见了,先把事情说清楚再带他回来。”云端说着转身就走,已经耽搁挺久了,再不快点去,大概就别想追上拖宾了。

    “等等我,再带上狗!”莫非说着,牵上了软糖。

    两人去了很久,久到天色暗下来,南宫嫣然和周正都携手归来时,还没回来。吃晚饭的时候,江纤纤虽然没有问。但是看见饭桌上少了两人,也知道他们做什么去了,于是一点一点的扒着饭粒,有点食不下咽的样子。

    南宫嫣然见状很诧异:“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我做的菜不好吃?”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没来吃饭的那三人像往常一样,有事晚归了,此刻见一向嗜食如命的江纤纤竟然吃不下饭,才感觉奇怪起来。

    “咳咳。”夏洛突兀的咳了两声,替江纤纤夹了一筷子鱼:“吃饭,吃饭!”

    江纤纤摇摇头,推开饭碗:“我没食欲,你们慢慢吃吧。”

    她说着就离席避入自己房间去了,这下连迟钝的周正都感觉出不对来,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夏洛。

    虽然知道江纤纤不一定愿意大家都知道她和拖宾吵架的事,而且中间还牵带了云端和个人**,可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突然间少了个人,实在是没办法瞒下去的,夏洛只得将事情的原委从头至尾又略说了一次。

    听完前因后果,南宫嫣然的反应还好些,毕竟她对于照片的事情还略知一二。周正则是半天没合拢嘴。三人寡然无味的吃完了饭,又面面相觑的等了一会,还是没见云端他们回来,而房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江纤纤在做什么。

    第****就这样过去了,四个人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清晨时分,才见云端和莫非拖着满身的疲惫,牵着嗒拉着舌头的软糖回来,他们看见翘首期盼的同伴,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没有找到拖宾。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到一周过去了,仍旧没有半点消息。常去的地方众人都找了,没有人,不常去的地方也找了,连踪迹都寻不到半点。江纤纤最初只是陌视着他们的搜寻,后来虽然也没有开口询问,但每回寻找拖宾的人回来之前,她都有点坐立不安,当知道搜寻无果后,目光里又会流露出焦急担忧的神色。

    一天天过去,她越来越沉默寡言,人也越来越消瘦,连眼眶都微微凹了进去,显得眼睛更大了,但是形容很憔悴。众人想劝她。可是往往话没出口,就看见她目光里明显的不耐烦,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除了努力搜寻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少了一个最能笑闹的人,大家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冷清,私下里也猜测过拖宾会不会是已经遇到了危险,可就算是如此,也会有些蛛丝马迹留下,会被软糖发现,不至于消失得这样无影无踪,到最后连茉香镇他们都偷溜进去找了,还是一无所获。

    其间精灵长老的孙儿来拜访过一次,说上回谈起的事精灵长老还在考虑,及至知道拖宾的事情后,他又很热心的带了一群精灵帮着找,可是仍然没有任何好消息传来。

    这一天早饭后,众人照例要出去搜寻,谁知江纤纤突然道:“你们不用找了,已经找了这么多天,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

    夏洛犹豫着:“可是找了还有点希望,要是不找的话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江纤纤点点头:“所以现在换我去找!人是我气走的。也许躲着你们不想见呢,我亲自去找,他应该不会避着我。”

    到了现在,心里赌的气早就被极端的焦虑所代替,什么脸面问题都已经变成小事一桩了,她只希望拖宾能回来,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仍旧是那样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笑着,骂着,或是开些粗鄙的玩笑。她不会再说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也不会再嫌他没文化了,至于吵架那天双方说的话,她也想清楚了,全是气话,什么也不能代表,什么也不能抹杀,甚至就是因为他在乎,才会那样反常激动,他心里,应该是有她的。

    江纤纤做事一向很坚决,她决定的事,别人很难改变,众人虽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去找,也只能随着她去,只是让莫非和软糖紧跟着她,万一发生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数天后,精灵族的折损人数已经增涨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可是时空镜还没有找见,精灵长老只好放下脸面和身段问题,亲自来找云端和夏洛,希望按他们上次提出的那种和解办法,来彻底解决这件事,不过他还算是能体谅人,没有要求云端亲入茉香镇,只是用夸族文字写了一封和解信,请夏洛照着抄写成大字,送到茉香镇的镇口。

    谈判时间约的是三天后,野外湖畔。

    云端去送信的时候,一直在猜测这封信能不能被送至夸族长老的手中,最后权衡了半天,还是瞒着人悄悄冒着危险到了夸族长老的住处,从门缝里把信投进去了。

    谁知很不巧,那天偏偏夸列也在长老房里,他告辞离去的时候发现了那封信,展开看了看,迟疑了一会。竟然没有把信交给夸族长老,而是悄悄揣进了怀里。

    云端哪里知道这场变故?和解成不成另说,只是他揣度着夸族长老的性格,自信三天后他会守约去湖畔谈判,就很安心的继续去研究那些模糊不清的壁刻了。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周正差不多修好了飞机,开始头痛燃油和跑道的问题。

    夏洛已经简单的画出了这片大陆的地图。

    时空镜的使用方法,云端也了然于心了。

    江纤纤依然没有找到拖宾。

    野外湖畔,精灵长老已经带着数万精灵族人守候在那里。

    茉香镇中,夸列瞒着夸族长老在纠集人马,夸休和夸聚咬着手指躲在一旁偷偷窥探。

    “夸列叔叔最近好反常,他带了这么多人想去干什么?”

    “谁知道?他很讨厌,害得我们现在都不能出镇去玩。”夸聚瞪着远处的夸列,脑子里却在回想从前无拘无束的快乐日子。

    夸休赞同道:“是啊,前两天我想溜出去的,可是刚跑到镇子口,就被捉回来了。”

    夸聚眼珠溜溜一转:“要不,趁现在没人注意我们,溜出去玩玩?”

    夸休没答话,先踮起脚尖往镇口张望了两眼,发现最近日夜守在那里的两名族民也不见了,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好吧,不过得早点回来,我姐姐找不见我,也是要骂人的。”

    两个顽童借着道旁房屋的掩护,悄悄的往镇口溜去,及至出了镇,都不用相互询问,只是对望了一眼,就撒腿往云端等人居住的灌木丛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