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照片惹出的祸端

第一百二十五章 照片惹出的祸端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二十五章 照片惹出的祸端

    江纤纤前脚刚进屋。一直掩在门边没说话的莫非就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云端低声问道。

    “隐约听见一点……”莫非正想转述八卦,却见江纤纤回头警告似的望了他一眼,立刻转移话题道:“我刚想起来,晒在外面的草药还没收。”

    “我去帮你。”夏洛跟着他走。

    “嗯,我也去。”云端尾随。

    莫非停下脚步,偷偷往门那边张望一眼:“都走了,她会不会跑出去躲羞?”

    “说的也是……”云端单指叩了叩下巴,向着夏洛笑道:“要不你回去陪着她?”

    夏洛反问:“你干嘛不去?”

    云端低头作害羞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个不太方便吧?”

    “被你打败了!” 夏洛愤然望天,但八卦之血虽然熊熊燃烧着,却烧不尽心里的担心,还是认命的转身回去看着江纤纤了。

    莫非与云端又走了一阵,见距离足够远了,云端停下脚步道:“可以说了吧,他们两个到底为了什么事才吵起来?”

    “说起来还是你惹的祸……”莫非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云端。

    “我?”云端满头雾水了,他们吵架的时候,他明明不在场。

    “你看看你钱包还在没?”

    云端下意识伸手去摸裤兜,结果摸了个空,心里顿时有了几分了然,暗道不好。

    “纤纤收拾了大家穿脏的外衣去洗,拖宾本来是想帮忙的。但是无意中摸出你裤兜里的钱包,顺手打开就看见了里面的照片……”莫非想想当时的情形,有点好笑:“你没看见拖宾那张脸,当场就青了。”

    云端现在的脸色也有点青。

    莫非看看他,接着道:“纤纤当时也很吃惊,就说了句云端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后来呢?”云端皱眉。

    “后来啊……”莫非拂了拂垂到额前的头发,淡淡道:“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看他们两个脸色尴尬,好像有话要说,又碍于我在旁说不出来的样子,我就很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过了一阵就听见他们大吵了起来。”

    这是旁观者的叙述,与此同时,夏洛也在追问江纤纤。

    “你们刚才为什么吵?”

    “别问,我没脸重复他刚才说的那些混帐话!”江纤纤沉着脸,一肚子没好气的样子。

    “闷在心里多难受啊,也许是个误会呢?说出来听听吧!”一方面是好奇心驱使,另一方面夏洛也想知道他们吵架的原因,才能找到化解矛盾的方法。

    “不行,这事……还关系到你和云端,我不想让你们也闹得不开心。”

    夏洛怔了怔:“关系到我和云端?那我更想知道了。”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江纤纤蹙起了眉头,脸上明显流露着几分疑惑。云端,不像是那种会脚踏两只船的人,可是又怎么解释自己照片在他钱包里的事实呢?最重要的是那张照片的背景显然是在正常世界,而她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穿过照片上的那身衣服,更没有把照片送人的习惯,这简直是一团混乱啊!

    最后在夏洛的执意追问下。江纤纤还是无奈的把事实的原委说了出来——

    “莫非走开后,拖宾就一直看着那照片冷笑,我看他神情不对,就没跟他说话,心里也纳闷自己的照片怎么会在云端的钱包里,但是拖宾后来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我气死!”此刻提起,江纤纤的语气还是掩不住愤怒:“他说没想到我和云端早就认识,关系隐得这么深,居然把所有人都瞒过了!”

    照片的事,夏洛再清楚也没有了,但是又不能告诉江纤纤,此刻睁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江纤纤以为她是震惊于云端私藏自己照片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弱弱的说一句:“我和云端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照片不是我给他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得来的……”

    说到这里,她发现夏洛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古怪了,再回想一下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越描越黑的嫌疑,连忙又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云端的人品有问题,我是……”

    她张了张口,有点哑然,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自己都还在疑惑的事,又怎么能向别人解释清楚呢?

    夏洛知道她是好意,不过庆幸自己还算清楚事情的原委,不然就算再了解云端的为人,也免不了要生出些疑惑吧,此刻她连忙安慰江纤纤道:“我没事的,你不用顾忌我的想法,继续说吧,后来呢?”

    “后来?”江纤纤冷笑了:“他怀疑我跟云端的关系不清白,说的话很难听,还说我这样是破坏你们俩人的感情,问我到时怎么有脸跟你交待……我的解释他完全不信,我被他说恼了,索性也不解释了,只问他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管我,结果说话的时候情绪太激动,可能动作幅度大了点,不小心摔了一个碗……再后来的事,你们也就知道了……”

    现在想来,心里全是一片闷闷的怅然。拖宾话说得再难听,她也不至于这样生气,真正气的只是他的不信任,气他对自己人品的质疑,难道患难与共了这么久。彼此间的信任还抵不上一张轻飘飘的照片?还有他那由极度自卑转变成的极度自傲的心态,也让她不知怎么应对,平时说话已经尽量避免损及他的自尊心了,可是真的吵起来,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将言语化作利刃,偏偏往他最脆弱的部位刺……

    “真累!”江纤纤说着就有点心灰意冷了,明知道这是一段无望的感情,就不该抱着幻想去尝试投入,到最后受伤的还不是自己?被他骂时,她才蓦然惊觉,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是个无耻而又水性扬花的女人!以往的尊重在哪里?体谅在哪里?她完全没有看见!

    夏洛此刻也在心里把云端骂了千八百遍,都是这个家伙惹出来的祸!就算收着那柳残梦的照片还没丢,也不能这样不小心让江纤纤和拖宾看见呀!结果闹得两人如此不开心,她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劝。

    “我说……”夏洛犹豫了一会,轻扯了扯江纤纤的衣袖:“你别生气了,我想拖宾不是故意说那种话的,他只是太在乎你,反应过激了一点……人在激动的时候都容易说错话嘛,等冷静下来就好了……”

    江纤纤听不进去,只是叹气摇头。

    当时与云端约定过,不将柳残梦的事告诉她。免得她心里烦难,但是将这事告诉拖宾应该没问题吧?夏洛想了想就道:“要不,回头我们帮你向拖宾解释?他要是知道自己错了,会向你道歉的。”

    “解释?怎么解释?”江纤纤突然觉得夏洛的反应有点不正常,她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只是满面愁绪的担忧着他们的事。正常点的女人,就算相信恋人,不是也该跑出去问问云端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吗?难道她神经已经粗到了拿锤子也砸不烂的地步?

    “这个啊——”夏洛被问得语噎,只好打个马虎眼:“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先问问云端去。”

    她怕江纤纤追问,跑得飞快。可是跑到了门口,又有点不放心的回头嘱咐了一句:“你千万别走开啊,我马上回来。”

    “嗯。”江纤纤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反正拖宾都走了,不看见他我就不心烦,没必要走。”

    话是这样说,其实她心里烦得要命,不过夏洛的关心还是让她感觉舒服多了。在说出事情真相前,她原本也怕夏洛会因此误会,不理解她,甚至也跟她吵起来呢!可是没有,总算,还有人会信任她,比拖宾那个混蛋要明理多了!

    夏洛跑出门的时候,云端恰恰与莫非抱着一大捧草药回来,三人在门外撞上了。

    云端没有解释,莫非还不清楚那张照片的来历,因此看见夏洛面带忧色的从房里冲出来,立刻谨慎的退了两步,生怕夏洛也反应过激,要跟云端吵起来,殃及他这条池鱼。

    不过还好,夏洛没有作泼妇状大哭大吵,也没有指着云端的鼻子责问,将场面闹得一团混乱,她只是压低声音道:“你惹出来的事,现在要怎么收场?”

    云端其实也感觉很无辜,对着夏洛眨眨眼,又眨眨眼,无奈道:“往常各人的衣服都是自己洗的,我换了打算晚上再拿去洗,怎么知道她今天会一时心血来潮帮我们洗衣服……”

    夏洛对他那一脸“楚楚可怜”的表情视若无睹,“装无辜装可怜都没有用!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你自己去说。”

    “咳咳——”云端握拳抵唇假咳了两声,让他当面承认自己跟踪过江纤纤,这事也实在不好张口。

    “装病也没有用!”夏洛心里好笑,但板着脸一步不让。

    他俩身旁的莫非总算看出点不对劲来,凑过头探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快点说来听听!”

    没想这两人此刻倒同忾连枝了,转过头去瞟了瞟他,异口同声道:“不行!”

    *——*——*——*

    咳咳……

    我,我趴微博上看qqvs360,结果八卦过了头,更新到现在才写完,已经过零点了……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