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纯阳剑尊 > 章22章97 传承

章22章97 传承

 热门推荐:
    因此凌冲能用虚空剑符真气将吞星图祭炼,不过虚空剑符真气祭炼的还嫌太慢,凌冲忍耐不得,忽然将阴阳之气飞出,黑白二气流转不休,一气钻入吞星图中开始祭炼。果然阴阳之气一出,祭炼进程大大加快,未过多时,已然连破二十重禁制。

    莫孤月道:“先天阴阳之气果然玄妙,凌师弟一瞬之功已抵得上我数年的祭炼了。”伸出手掌,掌心之上星光汇聚,形成一条小小星河,说是星河,又似是一方星域,但见其中有三百六十五点星光闪动,变幻无方,无数星轨、星力之线交错来去,化育无穷,越来越是复杂,不知要演化到何时。

    凌冲一见那一条星河,立时变了颜色。莫孤月道:“这便是你欲求的周天星斗大阵修持之法,亦是我魔宗一切道法神通之根基,便给了你罢!”

    凌冲愕然道:“魔宗之法不可外传,莫师兄为何改变心意?”莫孤月道:“我日后的成就是远远不如你的,何况星帝此刻也自身难保,与其敝帚自珍,不如现在就赠了你,也算为魔宗留下一脉香火。”自嘲一笑,“想不到我自诩天下第一的魔宗神通,源头竟是那位九穹仙君,连星帝都只是其一缕元神所化,当真是意想不到!”

    凌冲道:“当年几大合道老祖争夺轮回盘,九穹仙君被打碎元神,其中一块转劫多世,成了星帝。不过星帝不愿再被九穹仙君收归己身,仙帝也不愿九穹仙君聚拢元神,这一段公案非是你我所能插手,莫师兄要想开些才是。”

    莫孤月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这魔宗的心法我还抱定不传做甚么?倘若有一日我应劫而亡,又或是星帝不在,魔宗的道统还请你代为传续下去。”

    凌冲道:“莫师兄倒也不必如此悲观,九穹仙君有仙帝掣肘,未必能寻到星帝。星宿魔宗的修行法门对我极为重要,关乎能否度脱眼下劫数,我便却之不恭!”接过那一团星光,反手按入眉心之中。

    那一条小小星河一入凌冲阳神,立时化为无穷星光风暴,席卷四方,良久方歇。等回过神来,洞虚真界之中已然生出玄妙变化。原本洞虚真界中融入先天五行精气,又有星斗元神剑剑符种子所化星光,魔宗道法星河一入真界,立时将星斗元神剑剑符种子化去,取而代之。

    自先天戊土之精所化大地抬头望去,当真如置身九天星河之中,有星河盘绕,天星周转运流,美轮美奂。晦明童子闯入真界之中,口中流涎,望向天穹,叫道:“若是你把吞星图给我吞了,我就有望立地成佛!”

    凌冲阳神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道:“现下还不能给你吃了,我要靠此宝演化周天星斗大阵!”晦明童子不服气道:“尹济祭炼我时,也将星宿魔宗的道法一并炼了进去,我吞了吞星图,也能摆出周天星斗大阵!”

    凌冲阳神笑道:“你还有别的用处,莫要耍横!不过你已是法宝,若是炼化了吞星图,还能更上层楼么?”晦明童子傲然道:“吞星图的本质是一头吞星铁甲兽与海量的星辰元气,若是我能炼化了,元灵壮大,便可与生死符的本体脱离,与寻常生灵一般无二,若是愿意,也可转世投胎,成为一个新的生灵,也能似你这般修炼壮大,岂不是好!”

    凌冲吃了一惊,道:“原来法宝还有这般变化?”晦明童子道:“具体如何我不知道,你可去问问天妖老祖,想必她听尹济那厮谈过此事的!不过练气士辛辛苦苦祭炼出法宝,岂肯将元灵轻易放走,让法宝成了空壳?”说罢心虚的看了看凌冲。

    凌冲阳神微笑道:“你我一路走来,亦师亦友,我从未将你当成是法宝元灵,可以任意驱使。倘若你心愿想要做人,入道修行,我自会成全。不过眼下不行,待我成就大道,无需你的助力,自会放你元灵走脱!”

    晦明童子立时眉开眼笑,拍着小手道:“此言当真?”凌冲正色道:“我何时食言而肥?”安抚好晦明童子,凌冲又对莫孤月道:“天星界有少阳、极天虎视眈眈,莫师兄还是留在此地为好。”

    莫孤月点头道:“也罢!我没了吞星图,正好也需时日将日月五行轮重新祭炼。想不到我魔宗富有天下,到头来我却只剩一件法宝!”头顶星光浮动,一团日月光辉现出,光辉中又有一位玄衣道人现身,向二人躬身作礼,正是日月五行轮之元灵。

    以凌冲今日成就,就算高傲如日月五行轮,亦要低下头颅,只剩仰望的份。凌冲见了那元灵,心头一动,问道:“莫师兄可知法宝再向上修炼,元灵便可脱离躯壳,转世成人,成为一个新的生灵?”此言一出,日月五行轮元灵立时露出意动之色。

    莫孤月摇头道:“此事我隐约听星帝提起,不过只是只言片语,还是不说为妙。凌师弟放着修行的前辈不问,何来问我?”凌冲知他所指的是天妖老祖,便点头道:“也罢!”

    当下莫孤月留在地心之中,守着太火祭炼日月五行轮,天妖老祖始终不曾现身。凌冲则返回地表,与一干老祖会合。太玄山上,四位老祖正等的心焦,见凌冲返回,都围了上来。

    凌冲道:“我与天妖老祖见了一面,还将莫孤月搭救了下来,将他安排在地心之中修炼。杨逊去追焚天魔祖,说不得会联手对付本门。”

    百炼道人道:“可惜本门并无归一老祖坐镇,不然也不怕杨逊之辈了。”凌冲道:“就因如此,总要想个法子,将我等之力联结起来,总要能与归一之辈周旋几招,才有几分指望。”

    姬冰花道:“我等各修各道,路数不一,要想统合神通,唯有祭炼一座大阵,此阵法需能容纳万有,演化万象方可。”凌冲点头道:“姬前辈所言极是,因此我从莫孤月手中讨来的那卷吞星图,还有星宿魔宗周天星斗大阵的操演之法,事不宜迟,我等立时着手修炼大阵!”

    宿苍子是天星界土著,不知星宿魔宗之名,还不怎样。百炼与姬冰花你看我我看你,皆是骇然失色,姬冰花忍不住道:“莫孤月当真将星宿魔宗的周天星斗大阵传了给你?若是被星帝知道……”

    凌冲道:“莫孤月自身难保,指望我为星宿魔宗留下一脉香火。轮回界一战,我与星帝总算还有几分情面,其也不会如何,前辈放心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