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虎威娇女 > 第1104章 互通

第1104章 互通

 热门推荐:
    因为他是先帝最信赖的人之一,所以丁默卿蛰伏在将军府,最终的目的是帮西戎王戕害先帝。

    老西戎王好一招狠毒歹计,要了汤将军的命,霸占了他的女儿,还让汤将军的儿子为杀父杀母的仇人效力。小西戎王又把女儿送到宫中迷惑皇上,总结起来,西戎就是觊觎东原很久了,早就存了要入侵东原的心。

    他们多年前就开始暗中布局,一步步做准备,先是害了先帝的性命,接着等待时机准备架空皇上,再联合北凉对付东原……

    举廉爹也有所醒悟,难怪这么些年,他派人去查丁默卿,总是查到关键处就断了线索,原来西戎王就是他背后最强有力的支撑。

    只是丁默卿若是知道真正杀害他爹娘的人是老西戎王,他会情何以堪呢?全心效力的人正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仇人,对他来说这一定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西戎王的母亲得知真相后恐怕是最痛苦的,不知该如何自处?

    云霞也在想这些问题,只是她和自己的父亲、师父想的角度不同,她是在想办法。

    她在想该如何把事实告诉给西戎王的母亲,看看她能不能在西戎王的后院搞搞破坏,这样攻打西戎王不是更加易如反掌?

    若是真的能成事,也算是又打了一场兵不血刃,或者是牺牲最少的战争,算是为东原和西戎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不过有两件事亟待解决,一件是如何让西戎王的母亲知道实情并相信;另一件事如何让西戎王的母亲愿意管束并能管束住自己的亲儿子。

    当然,如果西戎王母亲一味偏向自己的儿子,那就只能让西戎人吃吃东原的铁拳,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了。

    苇杭听完之后未置一词,但他咬着唇,不由自主地站起了身,一双手紧捏成拳头垂在身侧,难掩内心的愤怒。

    云霞爹忙拉了拉他:“杭儿,西戎人的如意算盘打不成的。”

    “对,杭儿,我们这就整兵出发,痛打西戎人。”举廉爹附和道。

    沈秋风强忍着突至的剧烈头痛,点了点头,他想说一声有劳大家,声音却困在喉咙里出不来。

    云霞四人和沈秋风道了别离开,沈维白陪着他们刚走出道郡郡衙,准备往兵营去的时候,一个小厮飞跑而来,哭着对沈维白说老太爷刚走了。

    原来有利等他们离开后进屋,就发现老太爷喉咙里呜呜出声,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忙派了人去叫大夫。

    结果大夫还没赶到沈秋风就七窍流血死了。

    确认沈老太爷已经去世了,有利火速派了小厮来通知沈维白。

    沈维白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小厮的禀报后,脸色一下就变了。

    “你就不同我们一起去了,先回去处理好你祖父的后事吧,节哀!”云霞爹拍了拍沈维白的肩膀,劝解了一句。

    举廉爹也如是说。

    苇杭和云霞亦劝了沈维白一番,话不多,但关心却是真切的,充满了真心实意。

    沈维白听了两人的劝解,心里暖洋洋的,原本惨白的脸总算恢复了一些血色。

    他强忍着悲伤,与云霞几人作别,自回去操办他祖父的后事去了。临走时,专门跟云霞爹表了态,会尽快与他联系,前去边城参与剿灭西戎军队的行动。

    云霞一行人则迅速回到兵营,整饬好军队,带着队伍回到京城,与留守的边城军汇合。

    路上,云霞见苇杭心情不好,特意劝了他好一会儿。

    云霞爹和举廉爹十分知趣地走在前头,两人越走越快,让两个孩子在后面说话。

    快到兵营时,已经把云霞和苇杭远远甩在了后头,两人一抬头,才发现两位长辈就跟急行军似的跑前头去了。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禁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我们也跑起来,不能让他们老等着我们。”云霞边说边跑了起来。

    苇杭扬眉扬唇,神采飞扬地跟着跑了起来。

    两人相伴飞奔,发丝在风中飞扬,笑声洒在路上,自有一番挥斥八极、激扬岁月的风貌。

    再说关泽出宫后,立刻马不停蹄地安排好将苇杭母后接出宫的事宜,等安排妥当,便又回转宫中。

    他要尽快把娘娘接出宫来,以免夜长梦多。

    结果来到宫里,却被告知皇上已经醒来,请了苇杭母后过去。

    关泽只得告退,退出内廷。

    他内心焦躁得紧。皇上醒来了,要再接娘娘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恐怕又要费一番周折。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要是皇上再晚些醒来他就成事了,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安插在宫中的人也没有见到,估计这会儿都在忙,关泽只能先出宫,再想办法。

    刚出宫,就碰到了家中的下人匆匆而来,关泽不免一惊,出了什么事吗?

    好在下人告诉他的是好消息,虎威、龙腾将军已经收编了叛军,凯旋回京来了。

    关泽的心情一下豁然开朗,叛军之患已除,而他也有了可以商量的人。

    他一下跳上马车,催促车夫快些去见两位将军。

    车夫听令,扬鞭打马,载着关泽去了刚才下人告诉的地点。

    到了目的地,马车刚停,关泽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下了马车。

    结果正好碰见云霞爹和举廉爹处理好事情,牵着马出了兵营,准备去关泽府上与他见面。

    “两位将军,关某来了。”眼见两位将军已经翻身上马,关泽挥着手向他们跑去。

    两位将军见是关泽,赶紧纵身下马,三人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

    等大家寒暄了两句之后,云霞爹建议回兵营互相交流一下各自得到的最新消息,再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关泽和举廉爹自是没有意见。

    少顷,在军营一角,一间安静的房间内,热茶溢出的茶香缭绕,几人围坐一圈,云霞和苇杭也在其间,大家开始就各自掌握的情况互通信息。

    关泽先告诉大家皇上的病情,大概两个时辰已醒来,又把自己今天进宫见过苇杭母后的事情说了一遍,说了后不免叹息晚了一步,没有把苇杭母后接出宫来,还很是自责没有办成事情。

    “关老弟不必自责,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预料之外的事情谁也无能为力。”云霞爹忙开解关泽。

    举廉爹也进行了劝说,就连苇杭和云霞都轮番上阵,宽慰了几句。

    然后很快把话题转移开了,说到了从沈秋风那里得到的信息。

    关泽听得眼睛都瞪圆了,原来还有这么多他们不知道的秘密。

    最后大家达成共识,一定要为先帝报仇,一定要收拾西戎贼,如果皇上胆敢阻拦,那就连皇上也一并推翻。

    其实按照云霞爹、举廉爹和关大人的意思,是直接推翻皇上,让苇杭重登大宝,但是苇杭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处理西戎贼,再说皇上暴病,说不定也没几天日子了,也就没必要再兴师动众去动他了。

    “杭殿下,您说得有道理,但是万一皇上传位于七皇子,再行夺权恐也麻烦。”关泽还是有担心。

    云霞插言道:“关大叔不必担心,依云霞的愚见,皇上不会传位于七皇子了,因为七皇子现在是西戎王手中的筹码,西戎王自然会捏得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