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神镜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神镜

 热门推荐:
    眼见许宣、小青呼卷着霓光气剑冲向青龙,蓬莱岛民们全都震住了,忘记了惊呼,忘记了奔逃,漫山遍野地仰头齐望。

    短短半炷香的功夫,已是许宣、小青第二次天人交感,使出“两仪电剑”。经脉火烧火燎,整个人仿佛都燃烧起来了,螺旋绞扭的巨大气浪就像太极气轮,将他们紧紧地吸附在一起,面对着面,飞旋疾转。

    阴阳双滔滔不绝地破臂喷涌,仿佛不是他们在御剑,而是这双股剑在推导着他们狂飚向前,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两百丈……一百五十丈……一百丈……八十丈……距离那孽畜越来越近了,近得已能看清它口中的每一颗獠牙。

    炎风扑面,夹带着浓烈的腥臭之气。它咆哮的声浪更已盖过了周遭一切,嗡嗡地听不清其他任何声音。

    “嗷——呜——”青龙凶睛圆瞪,龙须紧绷,全身扭曲成了弓形,狂怒地朝他们喷出了一团又一团烈火,在阴阳剑锐不可挡的螺旋冲击下,层层旋转飞甩,如流霞喷涌。

    就在阴阳双剑的气芒即将撞击逆鳞的那一瞬间,青龙突然暴吼着将青衣少年甩飞了,夭矫飞扬。

    鳞光乱舞,被闪电一照,刺得众人难以睁眼。许宣、小青一凛,剑的锋芒从青龙颈上鳞甲擦过,旋转着刺入那孽畜的左眼……

    “轰”鲜血激射,青龙周身猛然收缩,发出凄烈而恐怖的狂吼。又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天地俱白,无数道炫丽的气芒炸射飞舞,就连那漫天银树般的雷电也相形失色。

    许宣、小青喉中腥甜狂涌,螺旋倒飞出数十丈远。

    好在小青早有所备,一击得手,立即就势抱住许宣翻身后掠,阴阳双剑所爆发的巨大能,又消抵了青龙绝大部分的反撞气浪。饶是如此,两人的奇经八脉仍仿佛瞬间碎断了,连吸口气都疼得撕心裂肺。

    “哗”波涛喷涌,许宣抓住小青的手,汩汩地冒着气泡,在冰冷的水中沉潜了片刻,那烧灼的剧痛才稍稍消减,手脚也恢复了些许气力。

    透过那摇荡的水面,依稀瞧见青龙发疯似的盘旋冲天,飞腾乱转,撞断了东面的山峰,撞缺了南面的岭脉,然后穿过重重悬山,消失在电光与霞云之间

    仿佛只过了片刻,又仿佛过了漫漫数百年,闪电终于消失了,隆隆声渐渐消止,镇龙谷恢复了黑暗与寂静。

    许宣牵着小青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喘着气。黑红、暗紫的云层层层翻涌,倒悬在上空,山林里闪烁着星星点点尚未黯灭的火光,到处弥漫着焦臭的气息

    想到太古四大凶兽之一的青龙竟然被自己二人刺伤逃遁,简直就像作了一场荒诞而不可信的梦。两人又是激动又是后怕,四目交视,小青脸颊晕红,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许宣更是胸膺激荡,纵声啸呼。

    那些蓬莱岛民似乎尚未从惊骇中回过神来,除了他激越的啸声与鸟兽惊啼,四周仍是一片死寂。

    过了片刻,西面山林里突然响起凄厉的号角,接着南边的山崖响起了一片密集的鼓声,然后东面、北面也跟着号角并奏,啸吼声此起彼伏。

    火光点点亮起,数百条人影高举火炬踏波疾掠,四面八方朝他们冲来。

    许宣起初还以为这些蓬莱岛民也在为青龙伤遁欢呼鼓舞,但离得近了,见火光忽明忽暗地照在众人脸上,尽是悲怒愤恨之色,方知不妙。

    两人此时经脉烧灼,真气虚弱,想要突围也全无力气。正自惊恼,那青衣少年忽然从天而降,一把将他们从水中提起,踏波飞掠,转眼就越过了众人的头顶,朝祭祀青龙的山洞飞去。

    号角如潮,杀声震天,漫山遍野的蓬莱岛民全都朝他们包抄追来。

    青衣少年将两人稳稳当当地放在洞口,又抱出紫衣少女,双手一扯,便将她身上的锁链生生拽断。那铁链乃混金所制,许宣的龙牙刀也只能斩出白痕,他空手居然就能断开,实在匪夷所思。但与先前他拉拽青龙的恐怖力量相比,这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紫衣少女跌跌撞撞地扑到母亲的尸体上,恸声哀哭。青衣少年也跪伏在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九个响头,满脸泪水。

    许宣听他低声说了一长串话,似乎夹杂了几处“妈妈”,心里一动,难道这少年并非紫衣少女的情侣,而是她的哥哥?

    却听林灵素哈哈笑道:“许小子,小妖精,你们‘两仪电剑,方甫出鞘,居然就能刺瞎太古青龙,真不愧是伏羲、女娲的私淑弟子”

    “伏羲、女娲?”小青一怔,隐隐觉得不妙。

    林灵素嘿然道:“不错,这‘两仪电剑,原是伏羲、女娲所创,除了蛇族的圣女、蛇帝之外,别无他传。当年你们的祖师爷九头龙王来到这蓬莱山上,无意间得到了半卷‘阴阳五雷剑谱,,后来又刻在了金山寺的塔壁之内。嘿嘿,寡人的衤绅宵五雷法,也好,敖青青、陆成仇的‘两仪剑,也罢,全都是由此而来的。你们只学了一月,居然就能有如此威力,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见他笑嘻嘻地盘坐在昏暗的洞里,神情诡谲,许宣心中一凛,忽然明白为什么刺伤了青龙,这些蓬莱岛民非但不欢呼雀跃,反倒对他们更加敌视了

    蛇族在蓬莱统治了数千年,三十三山好不容易才将他们推翻,赶尽杀绝,如今竟又窜出两个能御使阴阳电剑的“伏羲、女娲的私淑弟子”,自然激起他们的仇恨与恐惧。

    瞧林灵素的神态,似乎早已料到此节,故意为之。但他们此时都在一条船上,一损俱损,这魔头为何要如此算计自己,撩拨蓬莱岛民们的仇恨之火?难道他让这些岛民误认为自己与小青乃伏羲女娲传人,还另藏着某种目的?

    不及多想,那些蓬莱岛民已经如潮水似的涌到了洞前。火炬漫漫,刀光缤纷耀眼,放眼望去少说有两三千人,鼓号、喧哗声震耳欲聋。

    那白发盲叟高高举起拐杖,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许宣心里突突狂跳,眼下经络灼痛,无法聚集真气,更毋论使出“两仪电剑”了,好在这些人刚刚亲眼目睹了他与小青刺伤青龙的“神威”,一时半刻估计也不敢攻入洞来。眼下唯一能自保的办法,就是趁这些人不备,一举制住那瞎眼老头儿,作为人质。

    林灵素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嘿然传音道:“小子,要想留着你的小命找到炼天石图,,救出你的父母,就别轻举妄动。这老头儿若问你们是否伏羲、女娲的弟子,你只管应是。”

    炼天石图许宣一震,又惊又怒,这魔头算计好这一切,果然就是为了找到炼天石图

    白发盲叟拄杖走到洞前,眼白翻动,沙哑地说了一串话。听不懂其意,却勉强能辨别出几个反复提到的字词,果然与“女娲”、“伏羲”发音极为相似

    紫衣少女止住啜泣,转头瞥了一眼许宣与小青,脸颊忽然晕红如醉,低声不知说了句什么,众人哄然大哗,就连那白发盲叟的脸色也瞬间变了。

    青衣少年此时已恢复了从容沉静,站起身,朝小青作了一个揖,用生硬拗口的大宋官话说道:“宁姑娘,得罪了。”从怀中取出一面铜镜,朝她当头照来。

    那面青铜镜不过巴掌大小,绿锈斑斑,被月光一照,绚芒四射,如霓霞乱舞。

    小青呼吸一窒,被刺得睁不开眼,想要伸手遮挡,忽觉全身僵冷,猛地打了个寒战,连呵出的气也仿佛凝成了冰霜。一时间天旋地转,软绵绵地往地上卧倒。

    “小青姐姐”许宣伸手刚想扶住她,立刻又忙不迭地缩了回来。她全身上下冷如坚冰,指头刚碰到她的肌肤,便刺痛如针扎,寒意直透骨髓。

    众人脸色齐变,惊呼四起。

    只见她弓身盘蜷,脖颈、手背碧光闪烁,一点点地幻化出青绿色的蛇鳞,双腿也逐渐变成蛇形。

    许宣脑中嗡地一响,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两步,骇异无已。当日长江之上,虽然也曾亲眼目睹白素贞如何被明心的金钵化为蛇形,但毕竟相距较远,远不如此刻这般触目惊心。

    只听李少微格格一笑,道:“许小官人,你又不是刚知道她是蛇妖,何必如此惊愕?今夜十五,是阴气最盛之时,也是元神真形最难隐藏之际,这面铜镜恰恰又是上古神器,可照出元神真形。你的小青姐姐见镜现形,再加上方才的‘阴阳电剑,,这些人想不相信她是女娲弟子也不成啦。”

    许宣心里突突剧跳,他虽然早就知道小青的真身,但平日里所见的俏丽姿容、所听的银铃声音,实难与“蛇妖”相勾连,此时眼见她化作原形,分明就是当初秦淮河上遇见的青绿巨蟒,才真切地感觉到她与自己殊非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