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佳人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佳人

 热门推荐:
    许宣每日除了打坐运气,就是四处转悠,除了设法与那些怪人沟通,找些果腹的食物,也顺便打探周边环境,看看是否有离开这深井般山谷的路径。

    然而越是转悠,越是沮丧懊怒。从湖岸到崖壁,偌大的山林与河谷竟似被分割成了许多领地,由众多奇装异服的怪人各自把持,绝不容许外来者贸然进

    虽然不清楚这帮怪人的究底,但他们个个真气雄浑,修为远在普通的道门修真之上,言语不通,满怀敌意,不等许宣多问几句就立刻刀剑相加。就算是偷偷摘上一颗野果,也要冒险拼死抢夺,更别说穿过他们的地界,逃离这峭壁环立的山谷了。

    到了第三日傍晚,许宣依旧两手空空,一无所获。回到山洞,一整日只吃了两颗果子,后心还险些捱了一刀。越想越是不忿,饥火上冲,憋忍了几日的怒焰也跟着爆发了,咬牙暗想:“罢了罢了就算被这些怪人砍成肉酱,也好过被生生饿死、活活困死”

    于是重又跃出山洞,正握紧“龙牙”,环顾四周,思量着去哪儿抢些吃的,忽听南边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兵刃交加声,夹杂着腔调古怪的叱呵怒吼

    林浪起伏,几道人影朝着这儿急速冲来。当先一人绿衣鼓舞,妖娆俏丽,赫然正是小青

    许宣又惊又喜,这几天孤身自处,度日如年,重新见到她,当真是说不出的亲切。还不等问她为何回返,她忽然将一个物事远远地凌空抛来,叫道:“小色鬼,接住”

    许宣趔趄连退了几步,抄手兜住,才发觉竟然是条活蹦乱跳的银鳞大鱼。那鱼又滑又大,足有三尺来长,猛一挣扎,顿时从他袖里蹦了出来,弹入草丛。他慌忙按住鱼尾,顺势一刀将鱼头硬生生钉在地上。

    “咻咻”急响,十几枝箭矢擦着小青身沿破空激啸,接二连三地钉入许宣周围的草地,其中一枝几乎是贴着他的眉沿掠过,连羽没入石隙,嗡嗡直震。

    许宣惊出一身冷汗,抬头望去,小青“之”字形地高掠低伏,已冲出了山林,越过河谷。

    她身后那六七人纵声长呼,穷追不舍,有的弯弓搭箭,接连不断地破风怒射;有的隔空御剑,银光乱舞,杀得她招架不迭。

    许宣大凛,左右打量,抓起几块大石,朝着那几人奋力掷出。他炼了十几日的金丹真,虽只初窥门径,力气却极之强猛。石头“呼呼”激啸,去势如电,瞬间便撞向了那几人的面门。

    那些人飞跃闪避,轻轻巧巧便躲了开去。趁着这片刻间隙,小青又荡开两柄飞剑,闪电似的冲掠到了洞前,一把拽起许宣的胳膊,叫道:“小色鬼,你还傻站着于嘛?想投胎做刺猬么?”

    话音未落,耳边“嗖嗖”连声,箭矢、长剑贴着他们的肌肤穿入草地。两人低头疾掠,有惊无险地冲入了洞中。

    不知是否因为进入了其他怪人的地界,那六七人见他们躲入洞里,便不敢再继续追来,凌空夺回长剑,恨恨地叫骂了一阵,自行散去。

    小青探头见他们走远了,松了口长气,靠着石壁坐了下来,道:“小色鬼,快去把鱼洗于净了,烧锅雪白的鱼汤,等我吃饱了,再留些鱼骨残羹给你。

    那条大鱼的生命力极强,被“龙牙”贯穿入地,鱼尾仍在猛力地拍打挣扎,撞得鱼鳞横飞。

    许宣饿了几日,见到这等美味,早已食指大动,不等小青催促,已将那鱼刮鳞破膛,洗得于净。

    没有锅鼎,自然无法煮羹。许宣看那鱼肉细嫩幼滑,少有细刺,想起临安“思海楼”赵大厨的拿手菜,当下用“龙牙”将鱼肉小心翼翼地一片片削下,盛在光滑的石片上;剩下的半条大鱼则用树枝穿过,架在火堆上翻转烧烤。

    生鱼片肥腴甘甜,入口即化。许宣、小青两人你夺我抢,转眼间便将百多片鱼肉吃得一于二净。舔着手指,意犹未已,腹中反而更觉饥饿。

    眼见那半条烤鱼“”冒油,焦香四溢,小青等不得全熟,便又催着许宣割成两片,狼吞虎咽地吃得精光。直至连鱼刺上的残肉也全都吮食于净后,两人这才心满意足地靠着石壁,坐了下来。

    惟有饿极之人,才明白饱腹之后的幸福感。一时之间,血海深仇也罢,得道成仙也好,就连能不能活着离开此地,也仿佛变得虚无缥缈,毫不重要了。

    两人靠壁并坐,看着落日熔金,暮色渐沉,明月渐渐照亮了整个山谷,始终一动未动。

    许宣似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过了许久,才道:“小青姐姐,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青脸上忽然晕红泛起,眉梢一扬,欲言又止,转头上上下下打量他,捏着鼻子道:“臭小子,你究竟多少天没洗澡啦?”

    许宣一愣,这些日子以来,露宿山林,囚居牢狱,一路疲于奔命,即便到了这蓬山,也只顾着果腹充饥,何曾有闲暇沐浴更衣?此刻低头一闻,果然尽是呛人的汗馊味。耳根顿时一阵烧烫,大为不好意思。

    小青跳起身,将他朝洞外推去,道:“臭也臭死啦,快快出去。没洗干净,不许再进来”

    许宣几日来终得饱餐,又与伊人重逢,精神大为振奋,恢复了几分无赖捉狭的本色,边走边伸了个懒腰,笑道:“小青姐姐,天空是我的屋顶,山洞是我的被衾,我住在这儿,逍遥自在。你既然嫌臭,为何又要钻回我的被子里来?”不等她扬手打来,早已飞身窜出了洞外。

    夜风清凉,月色如水。他四下环顾,只见右侧百丈外,银练似的瀑布贴着崖壁飞泻而下,隆隆不绝。周围又有山石遮挡,密林环蔽,正是个绝佳而隐秘的洗浴所在。

    当下贴着崖壁飞速奔掠,到了距离瀑布十来丈处,脱下衣裳,在溪水中濯洗于净,贴在于爽的巨岩上,而后分花拂柳,钻过密林,到了瀑布正下方的水潭。

    水波粼粼,四周岩石参差,被月光镀得雪亮。瀑帘从天而降,檬檬如雨,打在身上,点点酥麻,说不出的舒爽。

    他冲洗于净,放松全身,仰面浮在水上,看着绝壁通天,水帘檬檬,星辰在湛蓝的夜空中密密闪烁,心中澄宁如洗,连日来的烦扰忧怒仿佛全都被这银河似的飞瀑冲刷殆尽。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潜入水底。

    这是他小时最喜欢玩儿的游戏。盛夏之时,趁着父母不备,偷偷和洗琴等人溜到西湖边,浮潜水中,看着周围萍草摇曳,荷叶浮沉,仿佛变成了一条自由自在的鱼,穿梭来去。日复一日,虽然腿脚不便,却也练就了绝佳的水性。

    这瀑布水潭比之西湖,不知清洌了多少倍,潜在其中,就连远处石底的白沙、细石都能瞧得一清二楚。手脚舒展,在水下缓缓地蜷身翻转,水泡一串串地汩汩冒出,惬意已极。

    一口气行将憋尽,正欲浮出水面,周围水波突然一阵晃荡,气泡乱窜,一人忽然跃入水中,险些和他撞了个满怀。

    四目交对,许宣猛吃一惊,那人肌肤如雪,玲珑浮凸,竟然是个一丝不挂的女子

    那女子更是花容失色,差点呛了一大口水,手忙脚乱地往上浮去。

    “哗”水花四涌,两人双双冲出水面。

    那女子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莹白的肩头,双手抱胸,羞得满脸飞红,低声急速的说了一串话,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许宣一愣,失声道:“是你……”眼前之人,赫然竟是那日骑着金毛狻猊的紫衣少女

    话音未落,那少女立即伸手捂住他的嘴巴,惊慌失措地转头朝岸上望去。左手方一移开,顿时水光晃动,春色外泄。

    许宣从未见过裸身女子,脑中“嗡”的一声,口于舌燥,视线如磁石附铁般吸在她的胸口,一时再难移开。那少女羞得连耳根都红了,急忙又缩手抱住自己的胸口。

    就在这时,岸上传来细碎的脚步与女子谈笑声。

    许宣见那少女满脸惶急,泪珠不住在眼眶里打转,登时醒悟。此地必是这些女子夜间洗浴的秘密所在。这少女不知自己在此,撞了个正着,若被别人瞧见,势必清誉尽毁。

    当下不容多想,一把拽下她铺在岩石上的衣裳,猛吸一口气,抱住她往水下潜去。

    那少女“嘤咛”一声,又羞又急,不知他想要做什么,待要挣扎推开,却又怕被人发现,只得任由他抱住,缓缓沉入水中暗处。

    水泡汩汩,几乎就在同时,又有几道白花花的人影跃入水中。波光闪耀,一双双修长的腿在他们上方摇摆划动,最近的那只脚尖,离两人头顶几乎只有半寸之距。

    许宣紧紧地抱着少女,一动也不敢动。呼吸顿止,心跳却“嗵嗵”地搏动着,一下比一下来得更加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