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宿仇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宿仇

 热门推荐:
    那人瞪着林灵素,须发戟张,仿佛快气疯了,如果双腿双臂俱在,必定已一跃而起,和他大打出手。

    林灵素笑道:“这么多年没见,你的嘴依旧比屁股还臭。老怪物,老子救你一命,你却如此出言不逊,这才叫忘恩负义……”

    那人骂道:“操你奶奶的,你剁了老子双手双脚,害得老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有个狗屁恩!有种把老子脑袋一并砍了,老子化成厉鬼,绝不会放过你!”脸色涨得紫红,越骂越是激动,竟像皮球似的在地上接连蹦动。

    林灵素充耳不闻,目光四下扫望,嘿然道:“老怪物,怎么只剩下你一人?那老虔婆和牛鼻子呢?难不成见到老子,全吓成缩头乌龟了么?”

    许宣越听越奇,原来这两人早已认识,却不知魔头口中的“老虔婆”与“牛鼻子”又是谁?这怪人又是何方神圣?为何竟会被林灵素砍去手足?

    洞中人咆哮道:“小杂种,你装什么蒜?”咬牙切齿地瞪着林灵素,突然又歇斯底里地喘气狂笑起来:“你问那牛鼻子?哈哈,那牛鼻子……那牛鼻子……哈哈!那牛鼻子早就被老子吃啦!”

    连体怪鸟尖叫盘旋,张翼冲落在对面的崖壁上。

    众人转头望去,才发现岩壁罅隙里盘坐着一具骷髅,骷髅旁边放着一个铁葫芦和一柄黝黑的短剑。

    洞中人哈哈狂笑道:“牛鼻子啊牛鼻子,你和老子斗了一辈子法,到了最后,还不是被老子吃个精光?嘿嘿,就连肚肠也成了比翼鸟的腹中之物!可惜这里没有野狗,否则连骨头也不给你剩下!”

    那怪鸟啄了啄骷髅的头骨,仰颈尖叫,似是在跟着示威炫耀。许宣与白素贞对望一眼,又是吃惊又是恶心。

    林灵素嘿然道:“老怪物,你不是专吃童男童女么?怎么越活越回去,连这把老骨头都生吃活啃了?”一把将许宣提了起来,道:“要吃也得吃这等皮嫩肉甜的小崽子,是不是?”

    那“比翼鸟”拍翅引颈,齐声欢鸣,许宣惊怒交集,心中一动,突然明白这魔头为什么将他与白素贞丢在山顶了,喝道:“姓林的,原来你拿我们当诱饵,引这怪鸟上钩!”

    林灵素笑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神农顶附近荒无人烟,就算有活人,早就被这老怪物和双头鸟吃光了,不委屈你们当祭品,又怎么找得到这老怪物来叙叙旧?”

    神农顶?许宣惊怒更甚,小时便曾听父亲说过,天下奇草灵药最多之处,莫过于昆仑山与神农顶。

    神农顶山势雄伟,地形复杂多变,方圆数百里又瘴气密布,也不知有多少凶禽猛兽。采药人一入此山,归者寥寥,侥幸回来的,也必定沾染怪病,活不经年。这魔头将他们带到这里,自然是不存好心了。

    洞中人双眼灼灼地盯着他,似乎怒火稍消,喉结滚动了一会儿,哑声道:“小杂种,你想知道的,当年我早就全告诉你了,还想问什么?”

    林灵素笑嘻嘻地道:“你只需告诉我,当年是谁将你从神农顶下的冰川里挖出来的?她取出你们肚子里的宝贝后,又到哪里去了?这小子我就交由你处置。”

    洞中人脸色微变,怒吼道:“小杂种,原来那姓李的妖女是你叫来的!你害得老子半死不够,还要唆使她害死老太婆,老子要你偿命!”狂怒之下竟猛地飞弹起来,咆哮着朝林灵素喉咙张口咬去。

    林灵素一伸手将他按倒在地,笑道:“老怪物,要怪只能怪你们咎由自取。当初早点交代清楚,又怎会再受一番苦头?”指上微微用劲,道:“看来你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要舒舒筋,活活血,才能想起一些事情。”

    洞中人脸色急转惨白,身体筛糠似的簌簌发抖,口中兀自大骂不已。那“比翼鸟”扑翅尖叫,几次想要俯冲而下,被林灵素目光一扫,又畏缩踏步。

    林灵素微笑道:“老怪物,人都死了十多年了,生气又有什么用?与其无端受此苦头,倒不如爽爽快快地告诉我她的下落,你也好改善改善伙食,多活个三年五载。你说是不是?”

    他指上劲力越来越大,洞中人脸色涨紫,双眼渐渐凸了出来,青筋暴起,仿佛随时都将爆炸开来,再过了片刻,终于抵受不住,嘶声道:“操你奶奶的!建康……那妖女去了……去了建康!”

    “建康?”林灵素眯起双眼,喃喃道,“不错,不错,我可真是傻了!她刻在壁上,写得再也明白不过……”嘴角勾起一丝森冷的笑纹,神色古怪,也不知是喜悦、悲伤,还是恨怒。

    他猛一甩手,将那人抛回洞中,又弹指将许宣与白素贞的经脉尽数解开,指了指对面的骷髅,笑道:“老怪物,别说老子不讲情义,这俩丫头小子可是那牛鼻子的正宗徒孙,人我帮你带来了,吃不吃下肚,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洞中人一愣,喝道:“你说什么?”

    林灵素翻身跃上洞边的岩石,以臂为枕,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悠然道:“许小官人,你知道这没手没脚的怪物是谁,对面的那具骷髅又是谁么?这怪物是老子之前的魔门天帝陆成仇,那骷髅是他的老对头,也就是葛老道的师父、陈楠陈泥丸……”

    许宣、白素贞大吃一惊,魔门天帝素来行踪诡秘,不以真面目示人,陆成仇这个名字自然是闻所未闻,但陈楠可就是如雷贯耳,人所尽知了。

    陈楠号翠虚子,是“金丹派”的创门人,不仅真气雄浑、剑法高绝,更精擅巫医之术,常以泥土掺和符水,捏成小丸为人治病,因此又称“陈泥丸”。

    此人衣衫褴褛,尘垢遍体,终日喝得烂醉,吟些莫名其妙的诗歌,性情狂放任侠、疯疯癫癫,自称“杀天下该杀之人,医世间难医之病”,被视为道门中的另类。

    六十年前,他传葛长庚金丹大法后,云游四海,行踪难觅,据说早已在昆仑山飞升成仙,没想到竟是死在神农顶下,被魔帝吃得只剩一具白骨!

    林灵素笑道:“小子,你和这小妖精虽然没对葛老道行拜师之礼,却已有授业之实,陈泥丸好歹也算是你师祖了。师祖被人吃了,你们这些做徒子徒孙的,又该如何?”

    陆成仇咆哮道:“操你奶奶的,小杂种你出尔反尔,想借刀杀人!我先吃了这小崽子,再和你算账!”箭也似的急射而起,张口向许宣脖子咬来。

    林灵素笑道:“既然你都说借刀杀人了,没有刀哪成?小子,接住!”又将“龙牙”准确无误地抛入许宣手中。

    许宣朝后一闪,差点被陆成仇咬中,趁着白素贞的丝带缠住这手足俱断的魔头,朝后拖拽时,急忙握紧“龙牙”,朝他胸口刺去。

    身形方动,“比翼鸟”尖啸着猛扑而来,巨翼狂风席卷,横扫在他的肩膀上,登时将他扇得翻身飞跌,重重地撞向崖壁,喉中一阵腥甜。

    “老怪物,我当年只说不取你性命,可没说不让别人取你性命,”林灵素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看着他们激斗,笑道,“再说,这俩丫头小子是我好心送来给你开胃的,你自己牙口不好,怪谁来哉?”

    陆成仇怒极反笑,发疯似的飞旋弹跳,挣脱丝带,反身朝白素贞咬去。他虽然被斩断四肢,真气也只剩不到百之一二,但毕竟是曾经的魔帝,动作迅疾如鬼魅,竟迫得白素贞连连后退,几次险些被其咬中。

    这块凸出的巨岩长不过四丈,宽仅两长,一脚踏空便摔下几百丈深的谷底。许宣几次想要冲上前相助,奈何被那怪鸟的巨翼接连横扫,左臂、右腿鲜血淋漓,险象环生,别说冲到白素贞身边,就连腾挪转身都颇为吃紧

    眼角瞥处,见那山洞宽仅丈许,许宣灵机一动,转身避过怪鸟的巨翼扫击,抢入洞中。

    双头怪鸟尖叫着大步追入,继续张翼横扫,“格拉”一声,尖刀似的翎毛擦过他的头顶劈入岩石,翅膀顿时被左侧的洞壁卡住,一时难以夺拔而出。

    许宣趁机从它左翼下冲出洞口,转身跃起,一刀剁在那怪鸟的左颈上,鲜血激射,鸟头横飞。

    怪鸟厉声惨叫,左头猛地回转啄向他的眼睛,许宣心中一凛,下意识地挥掌扫荡,“嘭!”怪鸟颈子应声断折,他也被那反撞巨力震得翻了一个筋斗,趔趄朝山崖下落去。

    白素贞急忙卷舞丝带,将他拦腰缠住。陆成仇速度却比她更快,狂吼着反弹飞转,一口咬在许宣的后颈上。

    许宣剧痛攻心,奋起全身之力,反手一刀刺入他的脸颊,登时将那怪物连牙带骨挑成两半。

    陆成仇纵声咆哮,半边头颅直坠山谷,余下的半边头颅犹自连着身子,紧紧地咬着许宣的脖颈,腥热的鲜血喷得他浑身尽是,一时也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陆成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