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凡心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凡心

 热门推荐:
    即便此刻,一想到梦中旖旎的情景,白素贞的心仍在猛烈地跳动着,呼吸如窒,耳颊滚烫得仿佛将欲熔化。

    但是,为什么会作如此荒唐而古怪的梦呢?在此以前,在那漫长而波澜不惊的一千年里,她日出而修,日落而息,从来不知道何为梦境,从来不明白人类那些复杂而奇怪的感情。

    哪怕化作人形之后,她依旧不明白人为什么哭,为什么笑,为什么难过,为什么哀愁。不明白人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为什么会恨一个人,炽烈的爱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决绝的恨。

    不明白和尚为何要灭绝七情六欲,道士又为何要虚空清静。如果没有了七情六欲,虚空清静便能成仙,她又何需修炼千年?

    她的世界一直那么简单,春时花,秋时月,夏时风,冬时雪,四季更迭,年年岁岁。所谓天地之道,所谓长生不死,在她眼里,也不过是将此肉身修作了草木岩石。

    在这短短几日内,她的世界天翻地覆,日月更移,她突然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种种奇怪的情感。

    葛长庚死时,她视线模糊,竟险些涌出了人类所说的“泪水”;许宣吸吮她的伤口时,心跳如撞,五脏六腑仿佛都缩成了一团;抱着那失去双亲的婴儿时,心如刀割,又涌起潮水似的温柔与疼惜;许宣消失无踪后,心急如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眼前耳边时时刻刻都是他的音容笑貌……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颗“元婴金丹”吗?她心里猛地一跳,想起了葛长庚在传授她“翠虚金丹大法”时,传音所说的那番话来:

    “白娘子,你本性纯真善良,修行千年,淡泊无求,殊为难能可贵。但你知道为何妖精都要化成人形吗?欲修仙道,先修人道。只有感受过人的七情六欲,经历过由此引起的种种磨难劫扰,而后明心净意,斩断尘念,才能以超凡脱俗之心,得窥仙道之门。

    “这颗‘元婴金丹’带给你的,除了道家梦寐以求的内丹真炁,还有你从未体验的凡人情感与种种烦恼。如果你不能从七情六欲里破茧而出,要么如凡人般只剩下百年之寿;要么堕入魔道,永隔仙界。

    “你要记住,是人,是仙,是魔,不是由这颗丹药决定,而是由自你心。在蜀山的修行不过是炼气,人间的修行才是炼心。炼气易,炼心难。望你修成一身浩然正气,斩除万劫,以一颗玲珑剔透的冰雪之心,飞升仙界。”

    那时她得赠金丹,喜不自胜,没有细想葛仙人的这番叮嘱。此时初历人间的种种七情六欲、喜怒哀愁,始解话中之味。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这山顶浸骨的寒风里,看着月光从许宣身上慢慢移转,看着那张俊俏的脸容渐渐凝结冰霜,想着数日来与他同生共死的点点滴滴,想着连夜梦里消魂迷魄的旖旎幻象……更是心乱如麻,柔肠百结,分不清是梦是醒,是真是幻。

    白素贞思绪联翩,五味交陈,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又迷迷糊糊地在寒风里睡着。

    若是常人,被封住经脉,在高山之顶捱了一夜,早就生生僵毙了。好在二人吞了“元婴金丹”,体内潜藏的道家真炁极为强沛,虽然不能冲开经络,却守住了玄窍、脏腑,除了皮肉之苦,一时倒也没有大碍。

    第二日清晨,晴空如洗,阳光媚好,两人身上凝结的冰霜很快便随着草叶上的露珠一起消散了。候守在松树上的那些怪鸟也不知飞去了哪里。

    两人悠悠醒转,见彼此无恙,全都松了口气,相视而笑。

    许宣肚内又是“咕咕”一阵叫唤,早已饿得前腹贴后脊了,叹了口气,道:“如果那些怪鸟还在便好了。好歹还能装死骗它们上前,等它们来啄我胸腹时,说不定还能一口咬住它们的喉咙,吞几口热乎乎的鲜血……”

    话音未落,忽听空中“哇哇”尖叫,居然真的来了两只巨大的红色怪鸟,从南边急速俯冲而至。

    那两只鸟和昨日的怪鸟全然不同,似雕非雕,身形足有成人大小,一只仅有左翼、左爪,一只仅有右翼、右爪,身体似被缝连在一起,羽毛稀疏,极为丑陋诡异。叫声更是凄厉诡异,远处山上的群鸟听见,纷纷冲天惊飞。

    怪鸟来速极快,转眼已到了许宣头顶,猛地探爪抓来。还不等他惊呼出声,便已将他凌空拎起,接着又闪电似的从白素贞上方掠过,顺势抓住她的手臂,“哇哇”怪叫着朝南边山壑飞去。

    狂风扑面,云腾雾绕,不时有奇峰怪石从身畔擦掠而过。这两只怪鸟双翼平张,少说也有四丈宽,翎毛虽然稀疏,却根根尖利如长刀,两侧树木被其扫及,竟无不应声切断。

    两人又惊又怒,奈何无法动弹挣脱,林灵素的封脉术又极为独特,白素贞用了两伤法术也无法强行冲开,只能眼睁睁地任由它们摆布。

    越往下飞,雾气越浓,原本湛蓝高阔的天空已被茫茫雾霭遮盖,偶尔一阵大风吹来,隐约可以瞧见下方尽是深崖险壑,也不知有几万丈高,只要怪鸟松开脚爪,必定摔成肉泥。

    许宣想起家中食客所说,鹰隼吃乌龟时,必先将它抓至半空,高高摔碎硬壳,而后再尽情享用,不由得满嘴全是苦味。想不到强撑了一日一夜,终究还是免不了成为鸟食。早知如此,当日在成都撞见父亲时,就当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就算被道佛各派围攻击毙,好歹也死得其所。

    然而又飞了一会儿,这两只猛禽始终未曾松开脚爪,想来是打算将他们带回巢中,哺喂雏鸟。

    忽然大风鼓舞,也不知从哪里卷来一蓬暴雨,劈头盖脸地浇得两人浑身湿透,寒凉刺骨。

    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会儿就转化为牛毛细针,随着流云飘散而去。阳光透过险峰、云层,金灿灿地照在山壑里,视野顿转清明。

    只见左侧崇山峻岭,怪石参差,一道瀑布从山顶隆隆飞泻而下,水帘与雾气蒙蒙弥散,彩虹横跨。

    右侧则是一大片高陡的斜坡,冰碛、乱石星罗棋布,荒草中夹杂着小丛的杜鹃花与一蓬蓬枯死的箭竹。

    更远处则是一片冰川,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金光。

    穿过山谷,前方又是一个更深更陡的山壑,如此层层递下,飞了也不知多远,云雾尽散,碧空如洗,连绵不绝的山岭、深翠浅绿的密林、姹紫嫣红的野花……犹如斑斓织锦,尽收眼底。

    两人被这奇丽壮阔的景象所震撼,一时竟忘了恐惧。怪鸟“哇哇”啼鸣,突然朝东折转,沿着陡峭如削的崖壁,直冲谷底。

    这片峡谷极为陡窄,北面尽是冰川乱石,显然是从前崩塌倾泻而成。狂风呼啸刮来,阴冷入骨。

    南面照得见阳光的山岭,草木密集,繁花摇曳,阴影处则覆盖着斑斑点点犹未消融的冰雪。

    至少有十几道瀑布从两侧山岭交错冲泄而下,在谷底汇集成山溪,蜿蜒缭绕,朝东奔流。

    怪鸟抓着他们紧贴着山溪冲过山谷,又朝东飞了几百丈,两侧山崖越来越窄,那些嶙峋交错的巨石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凶禽猛兽,随时都将俯冲而下。

    忽听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右上方传来,哈哈笑道:“乖鸟儿,我的好乖鸟儿,爸爸在这里,快快飞上来!”

    怪鸟齐声欢鸣,提着两人展翅直冲,落在一块凸出的崖石上。两人翻身急滚,险些坠落。

    那人颤声叫道:“妙极!妙极!天天吃些鸟雀蛇鼠,嘴里都淡出乌来啦!这等细皮嫩肉的两脚羊,清蒸了吃一定最为甘甜爽口。”

    许宣抬头望去,猛吃一惊,崖壁洞穴里坐了一人,双腿、双臂都已被砍断,蓬头垢面,浑身爬满了烂蛆。身边堆放着各种腐烂的禽鸟、野兽的尸体,秽臭难言,相隔几丈,便已被熏得烦恶欲呕。

    白素贞生性喜洁,不由蹙起眉头。

    那人嘿嘿笑道:“小妖精放心,我要吃的是这只两脚羊,你嘛,就给我的乖鸟儿当点心好了。”

    那连体怪鸟似是听懂他的话,呀呀叫着踏步上前,双双朝她啄去。

    许宣大凛,正欲喝止,“嘭”地一声,气浪炸舞,连体怪鸟突然像被什么凌空击中,尖叫着张翼横飞,断羽缤纷掉落。

    只听一人哈哈大笑:“老怪物,你可没这等口福,还是老老实实地吃你的死耗子吧。”飘然冲落在洞口,青衣猎猎,正是林灵素。

    生死关头,重见这妖魔,许宣惊喜压过了怒惧,想不到他居然又回来了,而且这么快便找到了这里!心中隐隐又觉得有些奇怪,此处沟壑纵横,宛如迷宫,连体怪鸟又飞速奇快,就算这魔头回到山顶,发现他们消失不见,又怎会来得如此迅疾?

    还不及多想,便听那洞中人叠声狂骂:“操你奶奶的,原来是你这忘恩负义的小杂种!老子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