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正邪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正邪

 热门推荐:
    红光摇曳,两个沙弥提着灯笼走了进来,左边那个子稍高的沙弥眯起眼,左右打量,笑道:“阿弥陀佛,这么多女人,脱了衣服全都一个样儿,也不知大师兄说的是哪个?”

    小个沙弥叹道:“蠢材!刘员外最喜欢烙字儿,既是刘府的姬妾,肩膀上定然有烙印。”提起灯笼,沿着木榻一个个照了过来。

    许宣一震,难道这些女子竟是峨嵋山的和尚掳藏在此以供淫乐?他从小崇慕道佛,虽然听家中清客说过一些淫僧玷人妻女的故事,却只当是猎奇夸大之语,今日亲历亲闻,惊怒交迸,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高个沙弥随手在一个女子身上捏了一把,笑嘻嘻地道:“刘府的姬妾个个貌美,这么快就放走忒也可惜。刘员外求子心切,索性让大师兄编个理由,就说要想让观音送子,需让她在东厢斋戒诵经,多留些时日。等弄大了肚子,再送回刘府,岂不是皆大欢喜?”

    小个沙弥“哼”了声,道:“自从明空大师圆寂后,连日来山上妖魔横行,刘员外听说,早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敢多留?咱们白莲寺的善款刘府捐得最多,住持自然也不好忤他的意。你当是那些村姑民女,可以随便掳来,玩腻了便丢在洞里么?”

    高个沙弥笑道:“那些是药渣,熬过就丢,自然没什么可惜。这小妞却好比福建的岩茶,需得反复泡上几泡方能尽兴。依我看,住持多半是怕那几个吐蕃的喇嘛瞧中刘府的女人,弄得不好收拾,所以才顺水推舟,送他们下山。”

    两人一边提灯寻找,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许宣在垂幔后听得来龙去脉,越发怒火如烧。

    原来这些贼秃为了修炼“欢喜佛”之流的妖术,与吐蕃淫僧勾结,将香客中稍有姿色的女子全都掳入这密室,用迷香淫辱。刚才所见的累累白骨,就是被他们杀死丢弃的女尸。又想起水帘洞中所见的那具女子骷髅,以此推算,多半也是这些贼秃所为。

    白莲寺虽非峨嵋山的大寺院,好歹也是蜀中香火极旺的名寺,想不到却是个无恶不作的淫窟!

    林灵素传音冷笑道:“小子,你现在知道谁是真正的邪魔了?这些贼秃打着佛祖的幌子,口口声声普渡众生,暗地里骗人钱财,淫人妻女,也不知做了多少罪孽!从老子离开此地到今日,足足六十年,如果西天真有佛祖,为何不降下雷霆,将这些秃驴全都劈死?”

    许宣天性好打不平,有些桀骜偏激,虽知林灵素对道佛各派恨之入骨,此话未免以偏概全,有挑拨之嫌,但目睹此状,仍不由心有戚戚,牙根痒痒。

    暗想:“且不说白莲寺藏污纳垢这么久,无人察觉。单说葛仙人为镇伏魔帝,以身赴死,偌大的峨嵋山,除了圆寂的明空大师和那法海小和尚,竟没有一人挺身而出、仗义相助,又如何配得上‘慈悲’二字!”对峨嵋上下不由起了厌憎、鄙薄之意。

    那两沙弥没有察觉,提灯走到垂幔前,小个沙弥道:“是她了!”将一个蜷卧着的女子从榻上拉了起来。

    白素贞听了这么久,早已杀机大作,那沙弥刚一弯腰,立即从许宣背上冲跃而出,丝带流云似的飞卷住他的脖子,“咯嚓”一声,将其颈骨瞬间勒断。

    高个沙弥大吃一惊,还不等转身,脖子已被许宣那寒森森的“龙牙”刀抵住,吓得簌簌发抖,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

    林灵素哈哈笑道:“这个秃驴,修行忒煞。云山顶上持戒。一从迷恋玉楼人,鹑衣百结浑无奈。毒手伤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臂间刺道苦相思,这回还了相思债。”

    这首《踏莎行》原是苏东坡当年任杭州知府时,审灵隐寺了然和尚奸杀娼妓一案时所写的判词,被他用在这里,倒也合适。

    许宣正想一刀结果他的性命,眼见那刘府女眷的身材与白素贞相若,那毙命的小沙弥个头又与自己差不多,心中一动,低声喝道:“要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听我安排,否则我把你剁为肉泥,拿去喂狗。”

    那沙弥面如土色,连连点头。

    许宣道:“刘员外现在何处?你们寺打算派多少人护送刘员外下山?”

    沙弥颤声道:“刘员外已在寺里住了七日,马车就在东厢房外候着。现在山上山下全是妖魔和道门各派,住持派我大师兄茅子元,带领八个师兄弟护送他回成都府……”

    成都?许宣心中大喜,“仁济堂”在成都设有分号,又与当地官府交情极深,到了那里,就如同到了家。

    那“飞剑门”道士临死前所发出的信号,多半已将道门各派吸引到了“鬼见愁”峡谷,眼下正是金蝉脱壳的最好时机!

    当下顺手从地上抓起一只蟑螂,塞入高个沙弥的口中,逼他吞下。那沙弥料想多半是什么毒蛊,骇得魂飞魄散,许宣刚一松开手,急忙又是抠挖,又是干呕,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许宣笑道:“放心,这只‘七毒绝命蛊’乖巧得很,没我的吩咐,不会吃你的心肝肠子的。但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动什么歪脑筋,那就另当别论了。”

    剥除那小个沙弥的僧衣,穿在自己身上,戴上僧帽,转身稽首道:“这位女施主,贫僧护送你回成都刘府,意下何如?”灯光昏暗,乍一看去,果然与那小沙弥有几分相似。

    白素贞这才明白他意欲何为,嫣然一笑。

    地道蜿蜒,石阶回旋向上,走了足足半柱香的功夫,才到顶处。那沙弥战战兢兢地推开暗门,爬了上去。许宣与白素贞跟着一跃而出。

    烛光如豆,布幔低垂,厢房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木榻,一卷薄被。秘道出口设在佛龛前的蒲团下,若不是亲身所历,又怎会想到在这朴素清冷的客房地下,竟隐藏着如此淫邪丑恶的世界?

    三人方甫跃出,便听有人轻叩厢门,低声道:“觉明,觉知,好了没?”

    许宣将龙牙刀往那沙弥腰上一顶,那沙弥急忙应道:“来了,来了。”紧张之下,声音不免微微打颤。

    好在那人也没留意,接道:“马车就在后院里候着,大师兄很快就陪刘员外来了,你们收拾好了,可别露出马脚。”说完便匆匆离去。

    沙弥推开房门,领着两人穿过东厢长廊,朝后院走去。

    许宣二人服了那沙弥给的“欢喜销魂香”解药,又被凉风扑面吹拂,体内燥热大消。

    天上乌云初开,月光如水,镀得四周檐瓦银白似雪。寺墙外青崖连天,一阵狂风刮来,云雾飞掠,传来似有若无的叱喝喊杀声,也不知是否道门各派在山岭的另一侧搜寻他们的下落。

    那沙弥恐惧已极,汗水涔涔,一路上双腿不住地打软,几次险些绊倒。

    许宣暗想:“白莲寺的住持既叫他大师兄护送刘员外,那什么‘茅子元’必定不会是个简单角色,瞧见他这副怂样,哪能不起疑心?需得想个法子声东击西,浑水摸鱼。”

    瞥见院角的厨房,心中一动,道:“白姐姐,你和他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翻过栏杆,猫腰掠入厨房。

    厨房内漆黑无人,他取出墙角的绳圈,放在酒瓮里浸湿了,迤逦拉伸出二十几丈远,一直绵延到后侧柴房的干草堆里。

    然后打着火折子,将厨房内的绳子那端点着,又若无其事地掠回长廊,用沾满黄酒的手掌拍了拍沙弥的后背,微笑道:“你们倒是酒色财气样样不离,很好,很好。走吧。”

    沙弥瞟了眼厨房内隐隐闪烁的红光,满心狐疑,却不敢多嘴,哆哆嗦嗦地领着他们拐入后院庭园。

    院内巨松参天,树下停着一辆乌漆马车,几个和尚牵着马守在旁侧,见他们过来,纷纷稽首行礼。

    他们刚一低头,许宣立即打开火折子,将那沙弥的后背僧衣点着,顺势给了他后心一刀,同时抓起白素贞的手腕,踉跄狂奔,嘶声大叫:“离火老祖!离火老祖来啦!”

    那沙弥浑身着火,不断地翻滚拍打,惊怖惨叫。

    那几个和尚脸色大变,正欲上前相救,“呼”地一声,隔院的柴房又冲起熊熊大火,有人叫道:“走水啦!走水啦!”

    众马惊嘶踢蹄,周围顿时大乱。僧人们纷纷拉住马缰,拔刀握棍,叫道:“觉知,快护送刘夫人上车!”

    白素贞蒙着面纱,在许宣搀扶下低头疾行,刚上马车,身后“轰”地一声,厨房内的酒瓮迸炸,青紫色的火焰直冲起三四丈高,照得院内通红一片。

    许宣狠狠地拍了马臀一掌,叫道:“快走!快走!”趁乱钻入车厢,翻身滚入座椅底下。

    黑马吃痛长嘶,不顾马夫叱喝,拉着车子便朝院外冲去。那几个和尚急忙翻身上马,紧随在后。

    车厢内极为宽敞,许宣虽蜷身卧于椅下,也不觉局促。

    他屏息凝神,随着车身颠簸起伏,透过白素贞那飘摇的裙角,朝车门外望去,只见灯火闪烁,围墙倒掠,马车转瞬间便已冲出了寺院后门,“隆隆”地往山下飞驰。

    林灵素在他腹中哈哈笑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小子,想不到你乳臭未干,却是一肚子坏水,寡人倒是小瞧你啦。”

    马车左转疾驰,远远地瞧见白莲寺火光冲天,越少越猛,映得半边山壁姹紫嫣红。

    许宣想起困于地底的那些女子,心中一凛,只盼她们能逃过此劫,捱到他向成都官府报案之时。

    那几个和尚纵马疾驰,夹护两侧,不住地叫道:“慢些!慢些!等大师兄和刘员外赶上来再说。”

    马夫勒缰叱喝,又往下奔了十余里,那两匹受惊的黑马才逐渐放慢速度。

    过不多久,后方马蹄得得,又有几人急速追来。

    林灵素“咦”了一声,传音道:“小子,难缠的角色来了。另外那三个倒也罢了,当先那人真气强猛,不在明心那小贼秃之下。以你的修为,要想躲在裙底瞒过他的耳目……嘿嘿。”

    两人心头俱是一震,明心号称峨嵋山七十二寺的“护法真师”,修为仅次于明空。来人是谁,竟能得这妖孽如此推许?念头未已,只听两侧和尚齐声欢呼,叫道:“大师兄来了!”

    许宣又是一凛,来者想必就是那什么“茅子元”了。

    骏马长嘶,车轮辘辘,马车正好朝左急拐,将斜后方众人的视线挡在了山崖之外。

    他蓦一咬牙,拉起白素贞的手,一齐纵跃而出,顺着草坡朝下急速翻滚。这一下速度极快,众和尚又忙着回头呼喊,竟无一人察觉。

    大风呼啸,猎猎扑面,两人翻身跃起,又朝下冲了八九里才稳住身形。

    满天乌云,月色昏黄,四处山峦连绵,草浪起伏,一条山溪迤逦东流,也不知身在何地。但从山势判断,应当已接近峨嵋山脚。

    许宣回头眺望,眼见无人追来,这才吐了口长气,笑道:“女施主,将出山门,可惜没有马车代足,咱们只好走着去成都了。”

    白素贞亦如释重负,微微一笑,想要说话,却觉头重脚轻,蓦地坐倒在草丛中。她伤势颇重,又一日未曾进食,强行聚气奔行了这么远,再也支撑不住。

    凉风拂面,惬意难言。两人又累又饿,索性在溪边洗脸饮水,稍作歇息。

    山谷里草木丰茂,野果极多,不住随风摇曳。许宣采了几大捧,狼吞虎咽地吃了个饱,白素贞吃了片刻,便盘坐调息运气。

    满天乌云翻卷,渐渐又挡住了月亮。

    一阵狂风刮来,松涛如浪,黑暗的山谷里突然浮起几十点绿色的光团,接着越来越多,成千上万,深碧浅绿地浮动四周,仿佛万千飞萤随风流舞,又仿佛群星闪耀,银河蜿蜒。

    白素贞睁开双眼,带着一丝恍惚迷醉的神色,低声道:“这是峨嵋‘佛灯’。都说峨嵋山是普贤菩萨的道场。月黑风高的夜晚,山谷里常常有这‘万盏圣灯朝普贤’的景象。”

    许宣从未见过这等壮丽奇观,只觉胸膺如堵,悲喜莫名。想起连日来的经历,想起峨眉七十二寺与道门各派,想起受困白莲寺的那些女子,想起林灵素的愤激之语……更觉五味交杂,说不出的苍凉怅惘。

    道耶魔耶,是正是邪,为何有佛灯万盏,却依旧照不亮这世间的沉沉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