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三节 天子的态度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三节 天子的态度

 热门推荐: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手里捏着于己衍附署的那份公文,张越知道,万事俱备,还差最后一个工作去天子那里报备,得到批准。

    若得到了天子许可,那么,他就是脱笼猛虎,飞天之龙!

    正想着,找个什么借口,去跟天子说这个事情。

    就有下人来报:“主公,门外有自称是建章宫谒者令的宦官求见……”

    “郭穰?”张越闻言,立刻道:“快快有请!”

    心里面差不多知道了郭穰的来意,无非就是火浣布的事情。

    别人不清楚,他还不知道当今天子对自己健康,有多么关心吗?

    不多时,郭穰就带着几个小黄门,来到了张越面前。

    “郭公今日何以来寒舍了?”张越笑着将郭穰请见客厅,让人准备茶水。

    就听着郭穰道:“奴婢是奉了天子口谕,来征询侍中意见的……”

    张越连忙跪下来,拜道:“臣毅恭闻圣训!”

    郭穰清了清嗓子,然后道:“天子圣谕,问曰:张爱卿,卿奏疏所言,火浣布之种种毒性,可是属实?”

    “千真万确!”张越拜道:“臣查兰台旧档及古书而知,火浣布,实乃西域一种土毒之物,人长久近之,轻则伤五脏六腑,令人身体虚弱,重则令五脏病变,致人死地!”

    “如故长安名士杨王孙,故汲候、故太中大夫东方朔等人之死,皆与火浣布之毒有严重关系!”

    汉室的这些贵族士大夫的作死程度,可不仅仅只是拿着火浣布当被子盖、衣服穿。

    这些家伙,还喜欢炼丹吞服。

    就是拿着铜铅水银之类的有毒金属炼丹。

    当然,因为吃丹药死的贵族术士太多了,所以近年来类似的傻瓜已经很少了。

    但是,因为与匈奴战争,导致匈奴的萨满教义开始流入,于是有些渣渣,开始了新的作死之路,生吃蝎子啊,活吞蛇胆,也就罢了。

    喝尿和吃姨妈红的蠢货也有!

    智商税,不断有人交。

    与之相比,拿火浣布当被子盖,甚至将火浣布丢到火炉里,不断翻动,然后吸入大量石棉,也就只是一般的作死。

    郭穰一听,却是吓坏了。

    整个人都瑟瑟发抖了。

    火浣布,他曾吹嘘过这种西域神物。

    但现在,这种东西却是有毒的。

    等于他曾经几令天子陷入危险之中!

    对张越的话,他自然不敢怀疑,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这个侍中官不仅仅是养生高手,更是精通岐黄之道。

    上次长安伤寒疫情,就是他处置的。

    于是,郭穰吓得立刻跪下来,对张越拜道:“侍中救我!”

    张越赶忙扶起郭穰,问道:“令吏何以如此?当不得,当不得……”

    郭穰却是不肯起来,顿首道:“奴婢曾经在陛下面前说过火浣布的好处,如今这火浣布却是有毒的,还请侍中为奴婢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他这却大半是演的,只是为了表态而已。

    张越自是心知肚明,对郭穰道:“这与令吏无关,即使是本官,也是读了兰台档案发现许多大臣之死,都有相同症状,才去怀疑的火浣布……”

    “若陛下怪罪,本官自当为令吏分说一二……”

    郭穰听着,才终于笑道:“多谢侍中,奴婢这就回去通传……”

    张越却是拉住郭穰,对他道:“请郭令吏带一句话给陛下,就说‘臣毅心忧京畿防疫之事,请出巡京畿,视察防疫’。”

    郭穰听着笑道:“侍中放心,奴婢一定带到……”

    ………………………………

    半个时辰后,郭穰回到建章宫,将张越的话,原原本本,禀告天子。

    天子听完,立刻就道:“郭穰,汝马上去给朕将那些火浣毒布,统统挖个坑埋了!”

    对于自己的身体健康,这位陛下比谁都关心!

    更何况,张越还有实锤!

    过去很多大臣的死因,确实是个谜。

    哪怕只是宁肯信其有,天子也觉得必须远离这个健康威胁!

    这位陛下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前些年身体出问题,也与接触和把玩这些毒布有关!

    所以想了想,他还觉得不放心,又道:“传命给少府,所有存储过火浣布的地方,统统拆了,一粒灰也不许留!”

    “诺!”郭穰恭身领命,临走前,他想起了张越的嘱托,拜道:“陛下,张侍中让奴婢带一句话给陛下……”

    “说!”

    “侍中打算行巡京畿,检查长安除疫工作,请求陛下准许……”

    天子一听,忽然笑了起来。

    也是此刻,他想了起来,自己上次任命张越为全权除疫大使,事后并没有收回节杖和符信,也未撤回任命。

    换而言之,对方依然是全权钦命除疫大使。

    “有意思……”他想起了王莽的话:“或许朕能看一场好戏呢!”

    于是,他轻笑着道:“汝去兰台一趟,告诉张安世,让其制诏给张子重,任命张子重为钦命全权京畿除疫大使,负责京畿防疫、除疫事务,直接对朕负责,可便宜行事,先斩后奏!”

    他很期待,张子重怎么将王家和赵家的混账以及那些贵戚锤进土里。

    想了想,可能是觉得这样还不够热闹,天子又道:“再去将金赏给朕叫来!”

    金赏不是有个堂妹是那张子重的侍妾吗?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诺!”郭穰领命而去。

    没多久,在宫里执勤的金赏就奉命来到了天子面前。

    “臣赏恭问吾皇圣安!”金赏现在已经升官了,从侍从升到了建章宫司马,很快的他就会和乃父一样,成为侍中的一员。

    这个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天子也和他谈过话了。

    所以,金赏现在心情很好。

    “朕叫卿来,是有个事情,让卿去做!”天子看着金赏,笑着道。

    “请陛下吩咐!”金赏立刻就抬头挺胸。

    “钦命全权除疫大使张子重欲要稽查京畿除疫之事,朕让卿带一个司马的羽林卫去,保卫和护卫全权除疫大使!”天子笑着道:“若有乱臣贼子,敢不听全权除疫大使号令,卿可从全权除疫之使之令,两千石以下官吏和关内侯以下的贵戚处置,可不报朕批准,自行处置!”

    “诺!”金赏闻言,立刻斗志昂扬的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