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女儿何必不如男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女儿何必不如男

 热门推荐:
    慕容兰咬了咬牙:“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为了狼哥哥当然可以做任何事,哪怕这条性命也不要。但是若是我的行为连累了他,置他,置他的家人和兄弟于危险之中,那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做的。”

    支妙音微微一笑:“现在这样,与世家,与黑手党为敌,连北府军都不会支持他,因为刘牢之,刘毅这些人是想跟世家联手,成为其在军中的代表而已,绝不象刘裕那样想着把世家的田地分给百姓。至于那些跟着刘裕的兄弟们,一次两次可以,但是如果一直跟着他做这种提着脑袋,却得不到自己好处的事,时间一久,谁又会一直追随呢?”

    慕容兰冷笑道:“百姓们得了田地,就会感激给了他们的人,就会报恩,这是人之常情,刘裕北伐所需要的丁口,粮食,都会有。”

    支妙音叹了口气:“普通的百姓哪会知道是刘裕在给他们争这些?他们只会以为皇恩浩荡,是皇帝,是朝廷给了他们这些田地。司马曜的为人,我最清楚不过,他收回皇权不是为了有所作为,而是为了能让自己更舒服地花天酒地,醉死温柔乡。就算裕哥哥真的帮他夺回权力,最后一样是落得个鸟尽弓藏的下场,因为,北伐大业,必然会影响到皇帝的享乐。现在哪怕是黑手党还不一定要取裕哥哥的性命,但是司马曜此人,却是更加地翻脸无情。”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你把司马曜当成什么了?只怕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慕容宝,也不至于此吧。”

    支妙音微微一笑:“你家的那个宝宝只不过是因为怕别的兄弟得了皇位会要他的命,所以才拼命地要保自己的太子之位,实际上如果一有机会,他照样会花天酒地,本质上,司马曜,司马道子,慕容宝,慕容纬都是一类人,太平世道当个守成之君没什么,但在这个乱世之中,无能又贪图享乐的人,占了高位,就是天下人的灾难。”

    慕容兰冷冷地说道:“你究竟在为谁做事,谢家?还是黑手党?!”

    支妙音的秀目中光波流转:“为什么我要为别人做事,而不是别人为我做事?慕容姐姐,在这个世上,你就生来要为别人而活吗?”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你,你的意思是…………”

    支妙音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我们都是女子,不管我们能力有多强,多么优秀,世人眼里,我们都不过是男人的产物,被他们争来夺去,为他们生而育女,不能自己真正地主宰自己的命运,更不用说天下了。就好比你,贵如公主,掌大燕的情报系统,但仍然你大哥的一念之间,就要么得和亲远嫁草原,要么去色诱刘裕,虽然你在跟刘裕在一起的时候,找到了真爱,但就算你根本不喜欢刘裕,为了大燕的利益,也得嫁给他,对不对?”

    慕容兰咬了咬牙:“我的命运由我主宰,我大哥也不能强迫。”

    支妙音冷笑道:“只不过是因为你爱刘裕,愿意这样,如果没有裕哥哥这个让你倾心,让你敢于背叛家国的男人,哪怕让你去嫁拓跋珪,恐怕你也不会反抗吧。就象我一样,家中大人让我嫁刘裕就得嫁刘裕,让我嫁皇帝就得嫁皇帝,若不是我想出这个遁入空门,落发为尼的办法,只怕刚才你在大殿门口要拦的,就不是张贵人,而是王皇后妙音了吧。”

    慕容兰点了点头:“可是男尊女卑是天经地义的事,我等也不可以逆天道而行,毕竟,男人在这个世上,占了绝对的统治地位。”

    支妙音沉声道:“是的,男人的力量,体力远远胜过女子,这是他们在这个世上占统治地位的原因,但是,要是最高权力,就是斗智不斗力了,这点我们女人未必会弱。司马曜这样的人占着皇帝位置,难道就是天道吗?刘裕这样的英雄要给这样的草包所驱使,难道就是应该吗?”

    慕容兰咬了咬牙:“你到底想说什么,给个痛快话吧,不要拐弯抹角,我不喜欢这样。”

    支妙音微微一笑:“我想说的就是,只要我们联手干掉皇帝,或者说稍稍松懈,让皇帝给黑手党害了,这样对刘裕,对我们都有好处。你不必自己出手,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

    慕容兰断然道:“不行,刘裕现在负有保护皇帝的职责,皇帝如果出了事,那就是他的责任,跑不掉的,我这样做,是害了刘裕,万万不可。”

    支妙音冷冷地说道:“难道我就不用担责任了?刘裕只是负责殿外的守护,殿内的值守可是离不开我,真要是皇帝死了,第一个要找的还不是刘裕,而是我,那天在戏马台上,你们站在皇帝一边,可是我们谢家也第一个跟其他的大世家拉开了距离,他们想要干掉我们的心,并不比干掉刘裕来的少。我都不担心,你有什么好怕的。”

    慕容兰沉声道:“那你有什么办法,让刘裕脱身,让你谢家脱身?”

    支妙音微微一笑:“你放心,这个世上除了刘裕,大概没有人希望皇帝继续活着,真要是皇帝死了,那些人更看重的只会是皇帝身后的权力分配,顾不得追究皇帝之死的责任,甚至因为马上就要爆发的内战,刘裕还会有用武之地,只要皇帝不是死于那些明显的刺杀,我们就是安全的,慕容,我知道你也不希望刘裕继续保着皇帝,因为那意味着他会很快北伐,跟你的族人刀兵相见,到时候,你夹在中间又要再次两头不是人,对吧。”

    慕容兰咬了咬牙:“你想要皇帝死,究竟是为了谁,给我实话,我才会考虑要不要帮你!”

    支妙音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绝色的容颜,变得可怕起来:“为的是我自己,因为,如果皇帝大权在握,他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逼我还俗,做他的皇后,如若不从,谢家王家都给给满门抄斩!慕容兰,你告诉我,换了你,会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