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红云的记忆!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红云的记忆!

 热门推荐:
    “吼!”

    然而,让柳如絮瞠目的是,那两只怪兽,连着一阵咆哮,紧接着声音却是越来越无力,那泼过去的东西,仿佛不是什么秽物,而是某种麻醉的‘迷’‘药’一样。。

    两只怪物都是脑袋转了会儿圈圈,随即一头栽倒在地上,那只河豚鸟的鼓鼓的肚子很快扁了下来,而另外那只土鳖马也是呼呼的打起了呼噜。

    “神尊,你看!”

    几名弟子本还很害怕和担心,但是,此时叫两只怪兽倒下,立刻惊喜的大叫起来,一个比一个兴奋。

    苏航见了,心中也是难以压制的‘激’动。

    看样子,这些域外生物,的确对这些秽物,或者说是臭味很敏感啊。

    苏航都忍不住有些佩服自己了,如果不是让这些弟子们胡搞瞎捉‘摸’的研究,哪里会发现这些域外生物还有这样的弱点。

    “主人,这?”柳如絮也惊住了,万没想到,这些弟子们居然能把暴躁的怪兽给安定下来,而且还这么的随意。

    这时候,杨戬也来了,见到眼前的场景,杨戬‘激’动不已。

    “知道还怎么做了吧?”苏航含笑的看着杨戬。

    杨戬连连点头,他我是活了几时万年的老怪物了,还能不知道该怎么做么?

    “我这就让弟子们将‘玉’虚宫中的茅厕清空,全都灌入那地窟之中!”杨戬道。

    苏航微微颔首,“那地窟空间颇大,但你‘玉’虚这点存货,怕是不够,最好再往别处入借点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航都感觉到一阵恶寒,这尼玛的算什么事儿?到头来几泡翔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希望能如此简单吧!

    杨戬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也这就去借,另外还得在那地窟之上建个茅厕,最好能让它们永生永世的沉睡下去。”

    这倒是一劳永逸,苏航都有些佩服杨戬的想法,真是有几分难以想象,这老头去其它‘门’派化缘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一番场景。

    什么都不借,就借茅厕中的秽物,这下只怕很快‘玉’虚派的“威名”就会再次传遍地仙界了。

    ……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大量的秽物,一股脑的倾倒进地窟之中,又是三伏的天气,整个昆仑山前,搞得那叫一个臭气熏天,红云她们这些‘女’子,自然是待不下去的,若非苏航一心要留下看看情况,她只怕早就扭头就走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玉’虚派准备在山下建一个沼气池呢,一向形象正面的‘玉’虚派,这回真的是把无节‘操’进行到底了。

    用大粪来封印域外生物,这话就算说出去,恐怕都难有几个人相信。

    “我这两天走了好些‘门’派,陪了我这张老脸,把能借的都借了,就连龙皇宫的家底都被我给掏空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神尊,你觉得呢?”山前,杨戬有些担心的对着苏航问道。

    苏航道,“两天了,没什么动静,应该是有效的吧,至少能给咱们争取一点时间,这些东西始终是个祸害,迟早得想办法除掉才行,否则的话,一旦逃出,那就是万魔出‘洞’,非你我能够阻止。”

    “此事还须得神尊你多费心。”杨戬微微点头,“这次也多亏了神尊,否则也发现不了这些怪物的弱点。”

    苏航苦笑了一下,“要谢就谢你那些弟子吧,办法又不是我想出来的。”

    “是是是,神尊说的是。”杨戬道。

    “你们真能互吹互捧,这儿真是太臭了,和你一样恶心。”

    红云捏着鼻子,虽然隔着远,但是山下的味道隐隐传来,还是让她觉得恶心,光是想想就够受了,更何况,苏航和杨戬还似乎当这是多光荣的一件事,在那里相互吹捧,真是让她难以忍受。

    “没大没小的,有你这样跟师伯说话的么?”苏航瞪了她一眼,完全是下意识的。

    “唔?”

    红云愣了一下,转而意外的看着苏航,“你说什么?”

    苏航顿了顿,没有答她,转身而去。

    “喂,你把话说清楚啊。”红云哪里受得了苏航这说半句留半句,连忙追了上去。

    ……

    红云这‘女’的,也真是有够缠人的,一路缠着苏航,非要问个所以然出来,苏航刚刚那一番话,明显让她感觉到苏航和她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苏航怕是知道一些关于她以前的记忆。

    对现在的红云来说,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失去的记忆最重要,一天找不回记忆,她便一天不能完整。

    苏航只怪自己嘴贱,这‘女’人是惹不起也躲不起的,被红云缠来缠去,终于是松了口。

    房间里,一尊巨大的琥珀宝石竖立在红云的面前。

    红云看着面前的这块琥珀,确切的说,是琥珀中封着的那个男子,整个人仿佛触电了一样,站在原地呆愣了好半晌。

    “怎么样,想起点什么来了么?”好一会儿,苏航才问道,看红云那惊讶的模样,应该是想起了什么吧?

    这不就是当日在盘王冢外自己见过的那个男孩么?那个给自己一种奇特感觉的男孩,不对,好像又不是他,他是谁?

    “他,他为什么?这……”红云的言语有几分‘乱’了伦次,看看苏航,又看看那块琥珀,“他,他是?我,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好像很熟悉,我,我脑袋好‘乱’,头,头好痛……”

    仿佛是有尘封记忆突然冲破了记忆的枷锁,让她感觉十分的痛苦,红云突然抱住了脑袋,整个人都蹲了下去。

    这倒是让苏航有些始料未及的,当下上前拍了拍红云的肩膀,安慰道,“不急,慢慢的想,总会想起来的,是我不好,害你们受了那么多的苦……”

    说到这里,苏航有几分的愧疚,声音也变得有几分哽咽,他把薛奇几乎是当亲弟弟看的,抛开他姐姐薛萱的这层关系,薛奇也算的上是苏航少有的朋友。

    他和红云,一个不知什么缘故被封琥珀之中,一个更是沉睡无数岁月,记忆全失,若不是他们认识自己,哪会有这般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