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级学神 > 第五百零九章 真心实意露!

第五百零九章 真心实意露!

 热门推荐:
    苏航顿了一下,好熟悉的人、妖恋情啊,可是,你干嘛会喜欢上一头母牛呢,未免也太重口味了吧?

    这么说来,牛尊是半人半牛,后代自然也就是牛大力这副德行,他们天生长得像人,只是因为身上有人族的血脉而已。

    “我还有一个秘密,在我三岁的时候……”

    还没等苏航开口说些什么,牛大力又开始没完没了。

    清羽斋。

    秦佩瑶站在窗口,紧锁着眉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小姐,你在担心那头蠢牛惹事?”一名侍女走了过来,对着秦佩瑶问道。

    秦佩瑶闻言,眉头舒展开,轻轻的摇了摇头,“几滴真心实意露,还惹不出什么事,我只是在想,这个苏航,究竟是什么来路?”

    “能让小姐动用真心实意露的人,这世上可不多。”那侍女道,一张脸上也是充满了好奇。

    她是十分清楚秦佩瑶的本事的,寻常人,秦佩瑶只需要看一眼,便能知道对方大部分讯息,甚至连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她都能凭借羽族天赋给读出来。

    可是,今天,一个苏航,竟然值得秦佩瑶亲自设宴,而且还动用了族中圣水真心实意露,可是大大出乎了她9≈,..们的意料。

    这真心实意露,是羽族所特有的一种药水,只需一滴,便可让人主动的吐露心声,甭管你嘴巴有多严,它都能把你的嘴巴撬开。让你自己说出被你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而且。你事后根本就回忆不起来自己说过什么。

    今天的晚宴上,秦佩瑶在酒水里加的佐料。就是这东西,本来是想窥探一下苏航的秘密的,却没想到会被牛大力这厮给搅了局。

    秦佩瑶苦笑了一下,“能让我感觉无从下手的,怕也只有这一个,这家伙,太神秘了。”

    真心实意露,不算毒,而且无形无迹。以秦佩瑶所知,根本不可能被察觉,但是,想想苏航在晚宴上,饭也吃了,菜也吃了,却唯独不喝酒,这分明就是有所察觉。

    可是,他是怎么察觉的呢?

    从一开始。自己主动示好,他便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要说是性格使然么?看苏航的性格,明显就不是这一类。

    难不成他也有自己一样的特殊能力。能够侦探到自己的意图?

    秦佩瑶很苦恼,这就好像一个偷窥达人,一个百分百得手的偷窥达人。突然遇上一个包裹得十分严实,令她根本无从下手的人。内心那种渴望,那种煎熬。根本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

    用通俗的一句话来说,越是不给看,她就越要看,其实也不一定说她就有什么恶意,或许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单纯的只是想去了解,但是这种行为付诸于行动之后,就变得不纯了。

    而苏航又有预感异能,秦佩瑶的这种不纯行为,就被苏航本能的排斥,可以说,秦佩瑶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小姐,要不咱们再设一次宴席,请他过来,这一次肯定能成功。”旁边那侍女道。

    秦佩瑶听了,却是摇了摇头,“请他一次尚且不易,更何况是第二次,他明显就是有所防备,以后想接近他,恐怕更难。”

    侍女没了话说。

    秦佩瑶独自望着窗外,目光远远的落在虚空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航的院子里。

    苏航坐在石桌上,不停的打着瞌睡,牛大力这厮依旧在絮絮叨叨个没完,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着他那并不长的一身,尤其是那些被他压在心里的小秘密,简直就像是在催眠一样。

    他说的这些秘密,压根就没几个是苏航感兴趣的,苏航听得真心是累,当真有种想把这家伙直接打晕的冲动。

    当然,苏航也意识到这家伙的不对劲了。

    这货肯定是吃错药了。

    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秦佩瑶给的那瓶凤凰雨露在搞鬼。

    苏航也相当的心惊,倘若自己当时喝下那杯酒,恐怕现在也和牛大力一样,正拉着秦佩瑶,一个劲的说自己的秘密呢。

    果然,那女人真心是不简单。

    如果不是预感异能示警,他怕是已经中招了,他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一旦吐露出来,他根本难以想象会是怎样的后果。

    好在喝下那壶酒的是牛大力,这货直肠子,一根筋,压根就没什么秘密,说的也只是些不疼不痒的。

    “喂,你有没有听我在讲?”看苏航打瞌睡,牛大力有些不悦。

    苏航连忙提了提神,“在听,在听,你继续。”

    牛大力又开始酝酿感情,“我还有一个秘密,其实,我很嫉妒你。”

    “嫉妒我?我有什么好让你嫉妒的?”苏航一听,有点乐了,这还有自己的事儿呢?

    牛大力一脸的严肃,“虽然你长得只比我帅那么一点点,但是,佩瑶她好像对你更感兴趣。”

    “所以你就嫉妒我?”苏航真无语了。

    牛大力使劲的点了点头,“没错,不就长得好看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苏航乐了,“听你讲了这么久,也就这一句话,最是动听。”

    牛大力满脸的黑线。

    “讲完了没?还有什么秘密么?”苏航索然的对着牛大力问道。

    这话才刚一出口,苏航就有点后悔了,牛大力直接捏着下巴思索了起来,“等会儿,你让我捋捋。”

    尼玛!

    苏航只想骂娘了,都讲了一夜,你特么还没讲够啊,我听都听够了。

    正好,这时候薛奇起床了,苏航赶紧把他叫了过来,让他给顶上。

    薛奇稀里糊涂的就被牛大力给拉住了手,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倾听牛大力的长篇大论。

    苏航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夜,真是有史以来最煎熬的一夜,太特么难受了,简直比大战十场还要累。

    趁着薛奇把牛大力拖住,苏航赶紧遁了,走时听到牛大力还要从头给薛奇讲一遍他的秘密,苏航不禁在心中暗暗的给薛奇祈祷。

    对不住了兄弟,不是哥有意要害你的,哥真的是实在扛不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