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金蚕蛊皇!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金蚕蛊皇!

 热门推荐:
    薛经天微微颔首,他也是早就注意到古天星了,只不过这时候才适时的问上一句。

    曹清雅道,“回薛老的话,我俩回来也有些时日了,前段日子家母过世,因为守孝期未满,所以并未回南云。”

    很好的一个理由。

    薛经天点头道,“你外嫁多年,是该留下来多陪陪你父亲。”

    曹清雅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薛经天言语温和,但是,她十分清楚,薛曹两家是有些芥蒂的,而源头其实就是她。

    当年曹家六妹之名艳绝京华,那年代的婚姻不像现在这般的自由,曹清雅和薛家老五薛仁戊自小定了亲,郎才女貌,一时佳话,可以说这段婚姻被很多人看好,薛仁戊本人也对曹清雅十分喜爱,甚至可以说是倾心相待。

    然而,就在婚期前夕,郎才女貌成了郎才绿帽,那个动荡的时代,到处都是战火硝烟,世家子弟多被派往战场,或者执行特殊任务,曹清雅被派往南云,说服南云三十三寨参战。

    南云三十三寨,确切的说是南云苗族的三十三个分支,统御这三十三寨的,是一个传承千年的势力——巫蛊门。

    历朝历代,巫蛊门闹出过不少事,但大多数时候都是隐居深山、自给自足,就算战火已经燃烧到了南云,只要没打进寨子,他们就不想往里面掺和。

    也就是在那次行动中,曹清雅被巫蛊门少主瞧上了,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最后,甚至放言。只要曹清雅嫁入巫蛊门,巫蛊门上下愿倾其所有襄助曹家。

    世家想要保住地位。就必须想办法敛聚实力,联姻是一种十分简单粗暴的方式,薛曹两家的联姻便是如此,然而,这其中也有利害之分。

    消息传到当时曹家的老太爷耳里,老太爷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单方面撕毁了薛曹两家的婚约,转而与南云巫蛊门缔结秦晋之好。

    而且,巫蛊门也按照诺言。全力襄助曹家,助曹氏一脉立下赫赫战功,曹氏也是五大世家之中,唯一在战争中损失最小的一家。

    当时那种情况,曹家做出那样的选择,虽然让人不齿,但是,那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如果和薛家缔亲。薛家绝对不可能像巫蛊门那样全力襄助,而且,仅仅只是互为依托而已,但把曹清雅嫁入巫蛊门就不一样了。当时巫蛊门的实力并不比薛家差,将巫蛊门拉入了战局,对曹家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此事一度让薛家颜面无光。眼看都在准备婚礼了,新娘却嫁隔壁去了。薛曹两家断了往来,这一断就是五十多年。直到十多年前,犹豫一些经济上的合作需要,两家的关系才慢慢的开始解封。

    薛家五爷也因为这事受了情伤,耿耿于怀几十年,从未再娶,一直孓然一身,当然,五爷不是不想再娶,而是因为有种东西,叫自尊。

    说起来,曹清雅见到薛经天还是相当尴尬的,好在薛经天没有带薛仁戊一起来,否则的话,可能会更尴尬一些。

    薛经天话音落下,苏航多少知道了面前这黑衣老头的身份,正准备行礼,黑衣老头已经取出一瓶丹药,往苏航送了过来。

    “多谢前辈。”苏航称了声谢,伸手去接瓶子。

    “咝!”

    不小心触到了那黑衣老者的手指,苏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老者的手,好冷,冷得根本不像人,倒像是冰块儿一样。

    以至于苏航内力游转了一圈,才将寒意驱退。

    这老者可有点邪门儿啊,苏航诧异的看了那老者一眼,旋即退回了薛经天的身边坐下。

    薛经天和曹宗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过往,没苏航什么事,苏航便趁机用超级隐形眼镜,查探面前这几人。

    曹宗南、曹严华、曹严攀都没有什么异状,但苏航看向曹清雅时,心中却是咯噔了一下,在眼镜的清晰透视下,苏航能十分清楚的看到,在曹清雅的丹田之中,盘着一条金色的蠕虫。

    确切的说,是一只蚕,一只金色的蚕,大概有一指来长,头上长着两只犄角,如同一只龙头小怪兽。

    那迷你小怪兽十分慵懒的趴在曹清雅的丹田之中,放肆的吞吐着曹清雅丹田内的真气,看模样,道是有几分萌的可爱。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苗疆金蚕蛊?”苏航诧异了一下,旋即也想通了,曹清雅嫁入巫蛊门几十年,就算没丢下家学,恐怕也是将修炼重心转移到了巫蛊门的蛊术之上。

    “不知道这个黑衣老头体内又会是怎么个情况?”从曹清雅的身上收回目光,旋即,又将目光转向古天星,这个让苏航感觉极度不适的老头。

    “唔?”

    目光穿过古天星的身体,来到古天星的体内,苏航下意识的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差点没吐出来。

    这老头的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之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米粒般大小的虫卵,甚至,还有许多小虫在上面蠕动,恐怖无比,如果换个有密集恐惧症的来,恐怕会直接晕死过去。

    这是在以身养虫么?这样的身体还能用么?

    就算是苏航,也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恨不得使劲的抓挠抓挠,然而,就这样,苏航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往古天星的丹田看去。

    丹田中央,竖着一个金色的茧,大约有鸡蛋大小,从那茧子上,分离出来一根根金色的丝线,丝线穿越丹田,分向各处,苏航倍感诧异,循着其中一根丝线找去。

    终于在心脏上找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虫卵,金丝没入虫卵,苏航运足目力往里一瞧,当看清里面的东西,眉头瞬间皱了皱。

    黑色线虫,虫卵里是线虫的幼体,而金丝的一端就捆缚在那只线虫的身上。

    当看到线虫,苏航的心中已经有些自己的盘算了。

    “这是什么情况?”苏航不懂蛊术,也不懂这些金色丝线的意义,只能猜测是控制蛊虫的方法。

    目光重新落在古天星丹田中的那个巨茧上,那一条条从巨茧上分出的金线,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意念调整视距,如同抽丝拨茧一般,慢慢的将视线渗透了进去,放大,调节清晰度,一切都像是在眼前一样。

    一只金蚕,与曹清雅丹田中的那只金蚕蛊有六七分相似,准确的说来,这只金蚕要比曹清雅那条大上些许,金色也要更浓一些,最重要的是,这只金蚕的背上已经生出了一双如蝴蝶般金色的翅膀,

    如龙角一般的两只犄角,蠢萌中带着几分的凛然霸气。

    蚕是变.态生物,这只金蚕,它在蜕变,等到破茧之时,就是展翅高飞之日,这个古天星的实力,恐怕要比曹清雅还强上不少。

    就在苏航准备再仔细看看古天星丹田内这只虫子的时候,忽然,茧中的金蚕动了动,小脑袋转了过来,两只漆黑的小眼,只盯着苏航。

    没错,仿佛穿越了空间的限制,苏航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眼神。

    “吼!”

    一声低沉的咆哮,震慑人心!

    苏航吓了一跳,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那霸气的一吼,实在是太吓人了,苏航有些心有余悸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难道被发现了?苏航感觉相当的怪异,他可是用超前沿的科技产品超级隐形眼镜在窥探,居然会被发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唔?”

    旁听中的古天星,几乎是下意识的往苏航看了过来,丹田中的金蚕蛊皇才刚刚异动,他便已经感觉到了。

    从金蚕蛊皇的身上传来一段讯息,让他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猛一转脸,看到的就是苏航。

    只不过,苏航已经避开了他的目光,好似若无其事。

    “难道是我多疑了?”

    皱了皱眉,古天星旋即摇了摇头,就这么一个小家伙,怎么敢窥视他,又怎么可能有那个本事窥视他?

    “阿嚏!”

    一个喷嚏,打断了薛经天和曹宗南二人的谈话。

    薛经天和曹宗南讲得起劲,正准备寻个理由让曹宗南找几个族中的青年精英过来看看,苏航这个震天铄地的喷嚏,让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苏航看来,苏航揉了揉鼻子,干笑了一声,道了声抱歉,实在是有些失态。

    薛经天往外看了看天,起身道,“曹老,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唔?”曹宗南起身,有些疑惑,“我这还命人备了家宴,薛老难得来一趟,还是用过午饭再走吧。”

    “不必了,我这刚闭关出来,还得去其它几家走走,小航这孩子刚来京城,我也有心想让你们这些老前辈都认认这张脸。”薛经天委婉的拒绝。

    曹宗南听了,疑惑更甚,“曹老,冒昧的问一句,小苏有什么过人的地方,能让薛老你这么看重?”

    照理说,这种场合,薛经天就算要带,也是带重孙,而且是重长孙,或者是四代中最出挑呃,怎么会带了个重孙婿,而且还是八字没一撇的重孙婿出来晃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