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薛老太爷的震惊!

第一百七十四章 薛老太爷的震惊!

 热门推荐:
    薛奇听完,有些傻愣,这还是以前那个带着自己纨绔逍遥的堂哥么?

    “好了,这瓷瓶很不错,太爷爷很喜欢,涛儿这会是有心了。£∝,”薛经天摆了摆手,他要再不说点什么,这俩孩子恐怕真吵起来了,认真说起来,这几个孩子,没一个是让他省心的。

    当然,薛萱除外,但可惜是个女娃。

    薛涛一听薛经天这话,明显就是站到了他这边,顿时心里爽爽的,更是得意,“赶紧带你那骗子朋友下去吧,别让太爷爷看了生气。”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薛奇正想反驳两句,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吟诗声,回头望去,霎时喜出望外。

    “咣当!”

    薛经天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以至于手里的瓷瓶都没有拿捏得住,咣当一声落在的地上摔了个稀碎。

    薛涛简直肉疼无比,可是,一扭头,他也被惊住了。

    原本,苏航只是想敷衍了事的,毕竟,太露锋芒了不好,但是,这个薛涛的到来,却是让他改变了想法,这关系到薛萱在家族中的竞争力,他如果不好好表现一下,这姐弟两人恐怕得被这个薛涛踩得抬不起头了。

    薛萱帮了他很多,他没什么能帮得上薛萱的地方,但至少能帮她在薛家老祖宗面前涨涨脸。

    用学神系统提取了薛奇的青莲剑法能力,之所以没选择薛萱,是因为薛萱的境界比薛奇高。在剑法上的领悟肯定也更高,领悟的剑法讯息就更多。学习时间更长,选择薛奇。完全就是为了节约时间。

    苏航经历多次特长提取,意识力早已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点讯息量,很快就能消化了,薛奇所学的青莲剑法并不精深,但是,对于苏航来说已经足够,他只需要证明,自己真学会了这门剑法就行。

    手里拿着薛经天刚刚用过的那只毛笔。苏航一边诵念着剑歌,一边自信的舞者方才学会的剑招。

    毛笔代剑,往水缸里一挥,只听轰隆一声,一股水浪瞬间激起,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顺着苏航的笔尖,如同一条飘带飞上半空。

    一招黄河之水天上来,水浪汇聚成一柄巨剑。轰然斩下,气势非凡。

    刚要斩到地面的时候,水剑轰然散开,没有对地面造成丝毫的伤害。显然是苏航故意为之。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毛笔回收。眼看那散开的水珠就要落到地上,即刻诡异的随着苏航的舞动飞了起来。化为一支支雪针,向着桌边的几人呼啸而去。

    薛涛等人都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而那漫天的雪针却并没有伤到他们,而是在薛经天面前半米处,仿佛时间静止般的停了下来,随即哗哗落地。

    罡气外放,这是先天高手所独有的能力,将真气外放形成屏障,这样的攻击,根本近不了薛经天的身。

    苏航并没有滞留,一招接着一招的施展出来,整套剑法如行云流水般的潇洒顺畅,飘逸若仙。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最后一招,毛笔凌空虚划,缸水飞起,化出朵朵水莲,如天花乱坠,将至地面时,有轰然破开,洒落一地。

    待苏航收手之后,院子里的地面已经像是遭了一场水灾。

    “呼!”

    苏航长吁了一口气,这青莲剑法当真是一招一式都那么潇洒飘逸,恍如舞蹈一般,真不愧是剑仙留下的剑法。

    虽然是从薛奇哪儿提取来,薛奇恐怕也只学了个皮毛,但是,苏航内力深厚,境界也高,使出这套剑法来,肯定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导气归元,抬头看去,几个人,包括薛经天在内,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仿佛几尊泥塑的雕像一样。

    “晚辈献丑了,还请前辈指正。”苏航双手捧着笔,对着薛经天躬了躬身。

    这时候,薛经天才回过神来,若是让旁人看到他刚才那惊讶的模样,恐怕打死都不会相信吧,什么事能让这位老祖宗惊讶成这样?

    “好,好,好。”

    薛经天使劲的鼓了鼓掌,连道了三个好字,直接起身站了起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让她太意外了。

    他给苏航出这么一道难题,可以说是难到了极限,事后想来,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单凭他在几行字上留下的剑意,怎么可能学会一门高级剑法?

    就算是他薛家的天才后辈,有哪一个不是从小就开始学剑,日积月累而来,这门剑法有多高的难度,薛经天比任何人都清楚,单是要入门,都至少得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去打磨,更不用说掌握到苏航这样的地步。

    连剑法演练都没有看,光看了剑歌,凭着些许的剑意,一个小时都不到,居然真把这门剑法给练成了,可以说,薛经天的内心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好多年没有被这么震惊过了。

    真是天才,薛经天由衷的赞叹,招呼苏航过来,仔细的打量了片刻,“告诉太爷爷,你是怎么做到的?”

    “呃……,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这么做到了。”苏航讪然,这老太爷,忽然的有些热情过了头。

    这种事,当然是要模棱两可,反正这个世界上解释不清的事情多了去了。

    “真是难以置信,你居然真的做到了。”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想过会得到答案,但是薛经天依旧赞叹不已,这简直颠覆他对武学的认知。

    有这么逆天的能力,也就是说,苏航可以随意盗取别派的武学,而且分分钟学会,其潜力有多么的巨大,薛经天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到,这简直就是不世出的奇才。

    薛涛在旁边有些看不下去了,“太爷爷,你可别轻信了这人,说不定是萱儿她们早就把剑法传给他了。”

    言罢,薛涛转向薛萱叱道,“你们姐弟胆子也太大了吧?连家传剑法也敢外传?”

    就因为苏航,薛经天把他特意买来孝敬的青花瓷瓶都给摔碎了,薛涛怎么能不火?虽然是亲眼见到,但是他依然不肯相信有人能如此轻易的学会青莲剑典。

    没错,一定是这姐弟两事先传了这人青莲剑法,再打着为家族招揽人才的旗号,在老太爷的面前演这样一出戏,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住口。”

    薛经天喝止了薛涛。

    “太爷爷……”薛涛有些不敢置信,这么明显的他们就是在演戏,难道这老太爷就看不出来么?

    薛经天没有再理会薛涛,活了一百多年,他不仅是人瑞,还是个人精,心里可敞亮着呢,这些后辈间的竞争,他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因为他知道,一个家族如果要保持战斗力,族内的竞争力是必不可少的,只有竞争才能让一个家族保持血液沸腾。

    眼前这三个重孙,算是和他比较亲近的,薛经天对他们的性格也很了解,三个人中,薛涛会骗他,薛奇会骗他,但是他不相信薛萱也会骗他。

    而且,就算薛涛说的有几分可信,但是,薛萱去蓉城也才几个月,就算打一开始薛萱就把剑法外传了,几个月就把这门剑法修炼到这样的程度,其天赋也不是寻常人可比。

    “别说了,你先下去吧。”薛经天对着薛涛摆了摆手。

    薛涛是一百个不愿意,狠狠的瞪了苏航一眼,旋即乖乖的转身离去,他可不想惹老太爷生气,毕竟,老太爷的重孙子不少,不差他这一个,老太爷一句话,可是关系到他在族中的地位的。

    “航哥,干得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和我姐失望的,你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这会儿,可就轮到薛奇得意了,刚刚真被薛涛憋得没话说,现在看到薛涛被喝走,可真是太解气了。

    苏航白了他一眼,对着薛经天道,“前辈,这剑法学了,该不算是偷学吧?”

    薛经天摆了摆手,“是我让你学的,怎么能算是偷学?剑法虽好,但是比起人来,却是差了天远,再说,你也不算是外人,也别老是前辈前辈的,叫多了生分,和萱儿她们一样,叫太爷爷吧。”

    “呃……太爷爷!”

    苏航略有些尴尬,不是外人,还是内人不成?老太爷很热情啊,热情的他都有些不适。

    薛经天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家族要振兴,人才更重要,像苏航这样的奇才,遇上了肯定要想办法笼络,他能从苏航的身上看到无穷的潜力,肯定不会放过。

    “来,太爷爷送你点东西。”

    薛经天将苏航拉到身前,从左手小指上取下一枚古朴的绿木戒指,直接往苏航递了过去。

    “太爷爷你太客气了,我都没给你带什么礼物,怎么还能要您的东西呢。”苏航连忙推辞了一下,虽然他知道薛经天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普通的货色。

    “诶,拿着,权当是太爷爷给你的见面礼了。”薛经天不由分说,戒指放在了苏航的手上,“这是一只神奇的戒指,名叫储物戒,虽然里面只有半尺的空间,不过,这东西在武界可不常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