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执政官 > 第474章弯弯道超车

第474章弯弯道超车

 热门推荐:
    第474章 弯道超车

    东海议会大厦,今日是会议日。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钟楼似大厦,陆铭心中感慨万千。

    远远看了一会儿后,陆铭轻轻叹口气,转身上车离开。

    现今虽然自己东海议会议员的职务还保留着,但自己现今身份,再去讨论东海那些家长里短的小议题便不太合适,更别说,黑山的部下们知道的话,心里会不舒服,会觉得自己在自我矮化。

    安提瓜拉那边,橡胶园由自己的商业管理团队和高家的谈判仅仅用了半天,这笔交易就正式签约,现今处于交接之中。

    绘里香也已经成为了圣托洛商学院的新生。

    青海旅游公司在安提瓜拉的注册工作,自己一个团队在陈焕行及中洲商会帮助下正在进行中。

    在安提瓜拉暂时没什么需要自己插手的,是以去盛京及黑山转了圈后,回了东海。

    ……

    卧龙小馆清幽的茶室内。

    陆铭慢慢品茶,对面坐着的清瘦老人,正是方守望方老。

    帝国大公党的三号人物,也就是整个大公党的党鞭,同时,他也是大公党东海党部魁首。

    东海党部,是包括东海大区在内,共一大区、六州、一省的党分部,都归于东海党部领导。

    而东部经济联盟,实际就是这一大区,也就是东海大区,加之六州一省。

    和大公党东海党部管辖的党分部州、省如出一辙。

    不过现今东部经济联盟,加入了黑山特区这个新成员。

    东部经济联盟的六州,有四个传统的西洋人州,在东海南部和西南部,两个传统的中洲人州,在东海北部和西北部,一省,为中洲人聚居省份,和江南五省相邻。

    除了一省经济实力稍弱外,其余六州,都是东部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不过,王国有六十多个州、省,大多数州省人口就在千万左右,东部联盟的州省大抵便是如此,如安提瓜拉那种四五千万人口的州,便如巨无霸了,也多处于偏远地带,地域极为辽阔,安提瓜拉州,便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行政疆域。

    陆铭脑子里盘算着这些,却听对面方守望笑道:“你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是怎么了?终于想起我们这些老朋友了?还以为你在黑山做土皇帝,权势滔天,已经忘了我们呢!”

    陆铭笑道:“怎么会?但前阵子确实比较忙,现今稳定一些了。”

    方守望微微颔首,“你最近发展的不错,我也很欣慰。”语气很是真诚。

    陆铭品了口茶,问道:“方老,帝都的影子内阁,还在运行吗?”

    从全帝国序列来说,大公党是在野党联盟中排名第三的政党。

    在全帝国党派中,大公党占有联邦帝国议会暨格瑞芬尼王国下议院的席位,排名第五。

    以前的大公党,也有过和其他党派结盟联合执政的辉煌期。

    就算现今在野,但却是任何超级大党都不敢小觑的力量。

    方守望方老,在本党序列中,排第三位。

    他也是东海市政委员会五名委员之一,格瑞芬尼王国下议院影子内阁的能源大臣。

    “影子内阁?”方守望苦笑:“好久没消息喽。”

    影子内阁由在野党组成,专门给执政党的真正内阁挑毛病。

    现今看,帝国议会、内阁体系等等,早已经处于不正常状态,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崩塌。

    “伱还认为自己是大公党员吗?”方守望突然问。

    陆铭一笑:“我又没退党,当然算了。”这种党派的所谓党员,和党魁都算不上上下级关系,本质算是合伙人,合则来,不合则分,所以,是不是大公党党员,本来也没什么要紧的。

    方守望沉吟着,“那你在党内的地位,可有点对不起你现今的身份,何况,东海党部和帝都总部,差不多也算分开了,我和帝都那老几位,想法不太一样,沟通不畅,最近也不联系了。”

    陆铭品着茶,不说话。

    方守望抬头看着他,“我明日召集临时会议,千行,你就做个本党的高级顾问吧,法务委员会,不都聘请你为高级顾问了吗?”

    陆铭笑笑:“怎么都行。”顾问这个岗位,用来安排自己这种不好安排角色的人物,倒是恰如其分。

    “千行,你觉得,本党要不要改革?掌握自己的武装?”方守望突然问。

    陆铭一怔,深深看了方守望一眼,笑笑道:“方老最近受费德勒派思潮影响了么?党派么,我个人认为,还是不要自身拥有什么权力才是民众之福,一切权力来自民众和选民,选民才能赋予你执政的权力,也能将你选下去,这么简单的政治哲学,方老……”顿了下,拿起茶杯喝茶。

    方守望一笑:“哈哈,千行,看来,你不是合格的军阀。”一脸的安慰,也就不再谈这个话题。

    但陆铭感觉得到,老人家方才的试探绝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这两年的混乱局面,真的很难令这种巨擘心内古井不波,尤其是,面对的后辈,掌握了一方军政大权。

    生出一些不切实际的野心很正常,希望还是能正本清源保持初心吧。

    自己呢,以后,会不会渐渐迷失?

    “东海议员的差事,千行,我看你主动辞了吧,议会那边也是骑虎难下,如果取缔你议员资格,你脸上也不好看,可保持着你的议员身份,又好像矮化了你的地位呢!”方守望笑道:“当然,你是东海出身的政治人物,和东海的特殊渊源谁也抹杀不了,你辞去了大区议员,市政委员会也好考虑,授予你一些特殊的职务或者称号,既体现我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又不会有轻视你现今身份地位的诟病。”

    又道:“克莉丝汀殿下亲自和我们几个市政委员都谈过这个话题。”

    陆铭笑道:“也没什么吧,我来到东海,就是东海的普通公民,不需要什么特殊待遇。”

    方守望笑道:“那还是不同的,你自己也明白,咱们这东部联盟各成员体之间,已经有点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感觉了,你可是其中一方联盟成员的元首人物,最起码,也得有类似外交豁免权之类的待遇嘛!”

    陆铭摇摇头:“我还是不希望那种特殊待遇,回到东海,我就是东海公民,如果能参与东海的政策讨论,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被矮化的。”

    琢磨着又道:“现今咱们帝国可还没有真正解体,我是帝国特派的一地特区行辕督办,但人是东海人,所以,如果方老觉得我够资格,市政委员会,能不能赋予我参与会议的权力?”

    这可就有点狮子大开口了,不过今日话题聊到了这里,那就不客气,开价便是了。

    方守望拿着茶杯的手都颤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陆铭,大概现今,才感觉到了面前后生,早已经不是昔日吴下阿蒙,野心太大了,当然,这偌大野望,以前可能只是因为身份地位不在,所以隐藏在心里而已。

    现今,这个年轻人显然觉得,他坐进东海大区市政委员会的会议室,也并不是不够资格。

    陆铭又笑道:“方老,我知道你们需要讨论,我等消息就是。”

    方守望苦笑道:“市政委员,是需要选举的。”

    陆铭摆摆手:“方老,我还没那么狂妄,参与会议,不见得我要有投票权。”

    方守望稍微松口气,“如此,倒是有了变通的可能,比如,市政委员会,特聘你为顾问?或者,观察员这种?”

    其实方守望在五名市政委员中,地位也就是第三第四的样子,但今天好似很有底气,大概是因为郁金香庄园那边,有类似的话风传出来吧。

    现今的大公枢密院和公储的郁金香庄园,地位可大不比以前。

    其可是凝聚东部民众的主心骨。

    如东部经济联盟存在的法理基础,便来自东海大公的授权,不然,很难保持和平稳定,对大皇子和二皇子的纷争,东部地区可以暂时置身事外,各种政治势力还可以正常运作,民众们也不恐慌,也是因为有东海大公在,承认谁或者不承认谁,自是跟着皇族极为尊贵的这一支走。

    陆铭端起了茶杯,“有劳方老了。”

    方守望同样举起茶杯,“千行你客气了!”显然,短短时间,已经将陆铭看成了完全平等的政治人物,再不是他眼里曾经的党内后起之秀。

    陆铭却是琢磨,从方守望话语,此事应该有很大成功的可能性。

    顾问?或者观察员?什么名目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参与市政会议,没有投票权,但可以发言,可以影响这几名市政委员。

    毕竟自己说的很有道理的话,市政委员们,也不好非要无视自己的建议吧?

    而且自己能参与东海政策的讨论,对黑山特区的发展,也是极大利好。

    如果仅从东海政坛痕迹看,自己成为东海大区议员,还不满一届呢,却又可以参与市政会议了。

    这也算是弯道超车了。

    甚至按原本外界猜测,自己这个最年轻的大区议员,下届肯定落选。

    但机缘巧合,自己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后,却直接进入了大区市政会议列席人员行列,怕是又创造了许多新纪录,也是莫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