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 第九九百九十一章亲兄弟,明算账

第九九百九十一章亲兄弟,明算账

 热门推荐:
    龙永麟正色道:「杜哥,有些事儿我也没有百分百把握,但咱们哥们儿的情分,那是你家舅哥,不知道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我不跟你说肯定过意不去.....」

    杜飞一听这话,脸色严肃起来,示意他继续说。

    龙永麟道:「上回我说过,我练的少北拳,我师父张先生有个闺女,就是我师姐,在机关上班.....」

    杜飞静静听着龙永麟吧啦吧啦说。

    朱威去了锦z,跟他师姐在一个楼里上班。

    龙永麟这个师姐虽然级别不算高,却是个万事通'一样的人。

    龙永麟道:「我师姐说,他们区里有个叫胡静的女的,想勾引朱大哥.....」杜飞听着,却没太大反应,他知道重点肯定不是这个。

    任何时候,都有人想走捷径,一个女人尤其是长的漂亮的女人更不足为奇。如果只是这点事儿,龙永麟不至于大费周章跑来。

    从刚才龙永麟提起这事儿,杜飞就明白他这次来开会是次要,来说这件事才是主要的。这不仅是卖杜飞一个人情,更关系到朱家的名誉和布局。

    朱家'威震天'哥仨儿虽然发展的都不错。

    但这次把老大朱威调到地方任职,已经展现出了朱爸的倾向性。

    朱爸虽然也是行伍出身,但现在已经彻底偏向文职,在部队的影响力大大削弱。当初把三个儿子都放在部队,未尝没有避嫌的意思。

    到如今,大儿子转业,以后肯定要投入更多资源。偏偏这个时候,有人要对朱威下手....

    果然,龙永麟接着道:「杜哥,胡静这个女人您没见过,长的非常漂亮,外号狐狸精.....」说着居然从兜里摸出一张照片!

    杜飞微微差异,这货准备的还挺充分。

    接过照片一看,虽然是黑白照片,却不难看出的确是个大美人。

    虽然外号叫狐狸精,但照片上的女人打扮并不出格,深色的双排扣收腰上衣,标准的齐耳短发,看着干净利落。

    脸是很标准的鹅蛋脸,五官精致,比例很好,乍一看就给人一种国泰民安」的感觉。唯独一双眼睛,即使是在照片里,依然掩不住那种狐媚之气。

    那双眼睛改变了整个人的气质,大概也是她那个外号的由来。

    杜飞看着照片,心想如果这个女人留起长发,烫个大波浪,再抹个红唇,肯定更有感觉。

    龙永麟接着道:「杜哥,这个胡静是我们那儿张副主任安排的人.....」经过龙永麟解释,杜飞终于明白七七八八。

    胡静就是市葛委的张副主任给朱威挖的大坑。

    杜飞跟朱威的接触不多,说不准这个大舅哥会不会入套。但这种事,肯定早有防备为好。

    杜飞拍拍龙永麟肩膀:「老弟,谢谢你了!」

    龙永麟嘿嘿一笑,有这个「谢」字他这趟就没白来。又说了一会儿话,杜飞送走龙永麟。

    从楼下回来,朱婷已经从屋里出来。

    刚才杜飞和龙永麟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朱婷跟了杜飞之后,体质比常人强大一些,依然听了只言片语。

    问道:「小飞,我大哥怎么了?」

    杜飞也没瞒着,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朱婷听完皱眉道:「这个张副主任是谁的人?」

    「我哪知道~」杜飞笑着道:「行了,这事儿用不着咱们瞎操心,等明天我跟咱爸汇报一朱婷点点头,她现在马上生了,也是在没多余的精力。

    况且涉及到男女关系,瞎掺和进去弄不好还招人烦。然而,就在第二天,杜飞来到单位。

    正打算给朱爸打电话,汇报昨天的情况,却来

    了两个令他始料未及的人。

    杜飞坐在办公室外间的会客室,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的一男一女。

    两人都是一身绿军装黄胶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身上仿佛带着硝烟味儿。

    男的左眼用黑色眼罩盖着,从额头到左耳儿垂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应该是被一刀划过直接把眼球捅破了。

    而这个彪悍的男人,正是跟随黎援朝远走单国的胡林。旁边的女人则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张红英。

    杜飞是真没想到,他们两口子会突然上门,更没想到当年那个文质彬彬的胡林已经变成了这样。

    如果说胡林之前是一条狡猾的狐狸,现在却变成了一头又狡猾有凶狠的恶狼。「胡哥,红英姐~真没想到....」.杜飞笑呵呵的:「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虽然胡林的改变很大,杜飞却没什么忌惮。

    甭管是狐狸还是恶狼,从他决定去单国那一刻,就再不会对杜飞产生威胁。张红英笑了笑:「昨天晚上的火车,小婷怎么样?快生了吧~」

    杜飞道:「快了,大概下个月。」

    说着看向胡林:「胡哥,这次你和红英姐回来,准备待多久?」杜飞并没问他们还走不走。

    开弓没有回头箭,况且张红英也给拐去,深山老林,刀头舔血,张红英爹妈怕是要恨死胡林了。

    胡林道:「待几天就走.....」说着深深看着杜飞。

    时隔许久,再次见到杜飞,让他的心情十分复杂。杜飞还是那样英俊,比当初更意气风发。

    而他却成了少了一只眼睛的残缺之人。

    但胡林没自怨自艾,经过战场的洗礼,他的意志更坚定,不会没意义的胡思乱想。这也是为什么,他敢跟张红英一起回来,坐到杜飞的面前。

    前阵子打的那场大仗,让他失去了一只眼睛,也打破了他心里的执念。经历一次死亡,他已经无所畏惧。

    张红英接茬道:「杜飞,这次我和老胡回来,援朝有封信带给你。」杜飞看着递过来的信封,里面鼓鼓囊囊。

    当面拆开,从里面拿出足足十张信纸。杜飞仔细看了起来。

    是黎援朝的亲笔信,字迹有明显模仿毛体的痕迹。杜飞原先见过黎援朝的字,比这个更规矩。

    看来到了单国,黎援朝也变了许多。

    第一页就是单纯叙旧,字里行间颇有些情真意切。

    接下来就是分析现在单国局势,以及现在黎援朝的情况,写的非常详细。希望杜飞给出一些建议。

    当初黎援朝去单国,杜飞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在经过一次胜利,彻底站稳脚跟之后。

    面对接下来的问题,黎援朝本能的仍希望看看杜飞的意见。甚至在信的最后,还附了一张手画的地图。

    上边标注的非常仔细,令信上描述的情况一目了然。杜飞看完信,抬头看向胡林。

    现在,胡林成了黎援朝身边的左膀右臂。

    杜飞抖抖信纸:「胡哥,这是你和援朝一起商定的吧?」胡林点头,等待杜飞下文。

    杜飞略微沉吟:「胡哥,大方向上肯定没错,想在单国搞出名堂,必须搞到稳定财源,否则早晚变成流寇。」

    胡林微微抿唇,仔细听着。

    杜飞继续道:「单国北部,能称为财源的无非两个,一个花,一个玉。」说到这里,胡林只剩的一只眼睛眯起来盯着杜飞。

    杜飞与他对视,不疾不徐道:「但对你们来说,只有一个选择。咱们种花对那东西的态度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一旦碰了那个,等于自绝后路,所以.....下一步,你们只有一个选择,占领翡翠矿区!」

    胡林皱了皱眉。

    道理摆在那,看出来说出来不难。

    虽然因为种花国内的市场冻结,翡翠的价格还没被炒起来。

    但翡翠就是翡翠,即使只有港澳和南洋的市场,利润依然相当客观。现在占据矿区的噶瓦将军,跟周围的军阀相比,可谓兵强马壮。

    黎援朝他们想啃这块硬骨头,还真不一定能啃得动。

    他们又是外来人,跟着黎援朝去的那些人,死一个少一个,一旦损失太大,把心气打崩了就彻底完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黎援朝,看似胜利之后意气风发。其实却如履薄冰,经不起任何失败。

    想到这里,杜飞已经明白,这次胡林和张红英回来干什么了。他们在单国,想要把下一步走稳了,必须获得国内的支持。要不是那边实在离不开,估计黎援朝就亲自回来了。

    可惜,这个时机并不好。

    现在龙江那边已经已经吞噬了全部资源,很难再分出来。正因如此,胡林和张红英才出现在杜飞这里。

    他们知道,杜飞搞出两条装备外销的渠道。

    还专门为这个,成立了一家所谓的消防器材公司。既然能够外销,手里肯定有存货。

    片刻后,听胡林把话说明,杜飞皱眉沉思片刻,反问:「补充一些弹药肯定没问题,正好手头就有一批,子弹手榴弹都有,但我想这应该不是你们想要的。」

    胡林道:「这些虽然不富裕,却不是最要紧的,问题是噶瓦那边有坦克.....」杜飞一听,也皱起眉头。

    坦克这个东西在正规部队不稀罕,几十辆几百辆都不算什么,就更甭说稣鹅威震世界的钢铁洪流了。

    可在单国这种地方,却是宝贝得紧。

    别说几十辆,就是有个三辆五辆的,就能成为决定战场胜负的大杀器。而那位占据矿区的噶瓦将军,手下就有十二辆坦克。

    虽然都是从印杜那边私下买的,二战时期英g人留下的老爷坦克,却成了黎援朝迈步过去的一道坎儿。

    其实对付坦克最好的办法就是坦克。可惜,黎援朝现在还没那个家底。

    国内这边更不可能直接给这种重装备。剩下的就是反坦克地雷和反坦克火箭筒。杜飞道:「你们没有火箭筒?」

    胡林苦笑:「当初接手那个武器库,都是当年封存的小鬼子的。」杜飞这就明白了。

    因为抗战时期,种花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装甲部队。小鬼子几乎不用考虑反坦克的问题。

    「要多少?「杜飞直接问道。

    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火箭筒的技术难度跟迫击炮弹差不多8270厂那边就能生产,都不用求人。

    胡林倒是没想到,杜飞这么痛快。

    「五十根~」胡林观察杜飞的反应,见他皱眉,又说道:「不行二十也行。」其实几十根火箭筒本来不算什么,但还是那个问题,时间不凑巧。为了防御北方,抵挡稣鹅的钢铁洪流。

    全国的反坦克武器都被填了进去。

    想从正规厂子走后门挤出一些,几乎不可能。他们这才找到杜飞这个不那么正规的地方。

    杜飞愣了一下,知道他会意错了,严肃道:「二十根够干啥的?万一打光了来不及装弹怎么办?拿人命去填?」

    胡林和张红英愣了。

    杜飞想了想道:「我给你们一百根,外加一百门最新的大威力迫击炮。」二人一听,眼睛一亮。

    他们手头有一些小鬼子的掷弹筒,那东西严格来说连炮都算不上。现在杜飞张嘴,不仅给了火箭筒,还外加一百门迫击炮。

    这是什么概念!

    在此前,面对噶瓦将军,黎援朝他们最多只有四成胜算。有了这两样东西,一下子就能提高到七成甚至八成。

    胡林兴奋的脸色胀得通红,忙道:「此话当真!」

    杜飞笑着道:「胡哥,你先别激动,这些东西可不是白给。」胡林和张红英蓦的一愣,从兴奋中冷静下来。

    杜飞道:「你们回来应该知道,我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下边两个工厂,三千多张嘴吃饭......

    胡林皱眉,他当然明白杜飞的意思。

    可他们哪来的钱,到现在也没有军饷,仅仅供上万人吃饭都够呛。

    杜飞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情况,笑着道:「胡哥,不用你们立即给钱,东西先给你们,打下矿区再说,到时候我帮你们联系,直接把翡翠矿石卖到香江去。」

    胡林心头一动。

    现在噶瓦将军那边,买矿石都是等着有人主动上门,价格根本起不来。那些中间商到香江或者南洋,一转手就能翻两三倍。

    到了香江的首饰店,做成镯子或者挂件,又能翻两三倍。

    要是打下矿区,直接卖到香江,就可以吃掉中间商那部分利润。其实,并不是噶瓦将军不明白这里的猫腻。

    是他明白也没有用,因为不卖给中间商,他这些矿石根本运不出去。翡翠矿区在单国北部,要想运出去,就得往南走。

    那边可不是噶瓦将军的地盘。

    如果换成了黎援朝他们,就不用受制于人。

    直接往北,走云楠、广希、广冬,直达香江....

    胡林和张红英临走的时候,杜飞一直把他们送到外边。相比来时,两人眼底的几分愁容已经散了。

    有了这批火箭筒和迫击炮,到时候绝对能让噶瓦将军大吃一惊。杜飞则收获了一张欠条。

    亲兄弟,明算账,没有什么不妥的。而且这对杜飞和黎援朝都有好处。

    黎援朝那边占领了矿区,只要源源不断供应翡翠矿石,自身就能获得造血功能。才能长久发展壮大下去。

    杜飞则为他们提供装备,价格上肯定比卖给外人优惠得多,少赚一点,胜在稳定。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杜飞看着胡林两口子骑自行车走远。

    心里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本来杜飞都忘了,刚才胡林提到反坦克,才让他猛地想起了。

    记忆中,珍包岛的冲突中,面对t62的厚重的复合装甲,就跟王八壳子一样,反坦克火箭筒根本打不动。

    后来还是利用战术,布置了反坦克地雷才在江面上打趴窝了一辆。想到这里,杜飞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可不行!「他嘴里小声嘟囔一句。却听身后冒出一声:「什么不行?」杜飞刚才有些出神,没注意到后边。回头一看,却是周晓白那丫头。

    杜飞瞪她一眼:「还没下班,你鸟悄的,跟做贼似的,想干啥去?」周晓白见附近没人,笑嘻嘻道:「杜飞哥,求你个事儿呗~」

    杜飞看她贼兮兮的,撇撇嘴道:「好好说话,啥事儿?」

    周晓白道:「下星期我妈回老家看我姥姥去,我想请几天假。」

    杜飞还当什么事儿,笑着道:「行,把假条给老张,反正办公室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周晓白不干了,气的一叉腰:「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我怎么了我!我天天上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杜飞直接无视她的一串成语,塌着眼皮看着她,淡淡道:「还请不请假了!」周晓白立即茶了。

    杜飞道:「想请假还那么多废话。」说完了径直往里走去。留下周晓白冲他后脑勺扮个鬼脸,

    气哼哼的回办公室。刚坐下,跟她坐对桌的罗芸就问:「小白,经理批了吗?」周晓白晃晃小拳头:「他敢不批!」

    罗芸掩嘴一笑,又问:「你这次走几天呀?我都该想你了。」周晓白道:「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吧,我妈好几年没回去了。」罗芸小声道:「对了,你跟王春雷说了吗?」

    周晓白白了一眼:「跟他说干什么?我跟他又不熟。」罗芸「切」了一声:「我可听说,他找不少人打听你呢~」周晓白不以为然道:「打听打听呗,让他打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