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道韶华 >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把第大火,烧个干净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把第大火,烧个干净

 热门推荐:
    在此诸多修士汇集,上尊七八家,十多个旁门,数十左道,散修遍地,足足有数十万修士之多。

    而且消息外传,各路修士,都是向着这里汇集。

    这是修仙界的大事件,大奇遇出世,哪怕混不到什么好处,也得过来看看热闹,回去可以吹嘘几十年!

    人潮人海,万千修士。

    以各大宗门为主,占据上好位置,布下法阵,只为那十三大奇遇的灵幽秘镜。

    本地的附庸修仙家族,直接被赶走,让出洞府,为红尘魔宗占据。

    像这种大奇遇出世,按照以前惯例不折腾几年几十年,不会完事的。

    杨秀明被红尘魔网,死死锁住,但是却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了。

    大奇遇已经出现,就在那里,杨秀明已经不重要了。

    只是红尘魔宗也是知道他来历不凡,再等他护道人画中仙出现,到时候交际,免得出问题。

    至于杨秀明的死敌雪公子什么的,这时候大奇遇在前,没有人搭理他们。

    小小筑基期恩怨,也没有死人,不过动手而已,毫不重要。

    对于一个宗门来说,这种大奇遇,别说筑基期的天才了,就是东皇太一在此,也得让位。

    除了雪公子几人遥遥锁定杨秀明,其他人都不在意他们。

    这些宗门围着那灵幽秘镜入口,各自占据位置,布下法阵,争夺要地。

    但是却没有人进去那里。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进去,只是进入水坑,靠近灵幽秘镜入口,那人就如同被蒸发了一样,直接化作飞灰,死!

    进去的人太多了,死的太多了,所以大家都不敢贸然进入。

    所以将杨秀明锁住,询问他到底里面有什么。

    不然早就放了,红尘魔宗已经猜想,杨秀明不是太上道,就是上清天仙宗。

    红尘魔宗游走宗门之间,最是善于最人情,才不会这么得罪人。

    其实在场那些返虚大能,也没有在意杨秀明。

    不过一个筑基小辈运气好而已,灵幽秘镜要是那么容易进去,那才是有问题,见了鬼。

    只有一些元婴真君,还想在杨秀明身上挖掘一些内幕,看看他在大奇遇之中,得到什么好处。

    杨秀明被锁在那里,默默无声。

    反正也不急,马上大梵神主就要出来了。

    有事情,你们去聊,管我何事?

    这边热火朝天,一个个法阵落下,天地元气巨变……

    突然,那幻境入口,勐然剧烈抖动,一下子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里。

    然后轰的一声,幻境入口消失。

    大奇遇没了!

    所有人都是傻了!

    怎么可能,按照以前惯例,如此大奇遇至少存在几年几十年,这才不到一二个时辰就没了?

    然后大家看到在大奇遇消失的那里出现一人。

    这人看过去普通,如同一个中年秀才,面色白净,身体单薄。

    只是在怀中,好像抱着一个什么,他满脸都是微笑,高兴不已。

    杨秀明也是一愣,这是大梵神主?

    但是仔细一看,就是他!

    顿时杨秀明明白,哪怕以大梵神主收取灵幽秘镜,也是不易。

    所以他的无尽威能都是用来压制灵幽秘镜,变成了这种普通模样,没有那焚尽万物的威能。

    看他满脸笑容,看起来收获很大。

    大梵神主出现水坑之中,看向四野,人山人海,顿时一愣。

    杨秀明立刻喊道:“前辈,前辈,救命啊!”

    大梵神主看向杨秀明,顿时神色一变,好像开始生气!

    在这水坑附近,有一红尘魔宗元婴真君,立刻喝道:“小辈,站住,秘境哪去了?”

    “说,你是什么人,那秘境呢!”

    “你怀里的是什么,赶紧交出来!”

    乱哄哄的,不少元婴真君质问大梵神主。

    但是也有人看出端倪,血魔宗返虚真一归海缓缓行礼说道:

    “这位道友请了,不知道如何称呼?”

    只有他看出大梵神主的不凡,立刻客客气气打起招呼,满脸笑容,熘须拍马。

    大梵神主长出一口气,说道:

    “本来,我想悄悄的走了,但是不允许啊!”

    “以我的暴脾气,这些年已经很忍让了!”

    “但是,没有办法啊!”

    “今天获得如此收获,必须庆祝一下,烧一烧吧,好久没有这么快乐!”

    说完,他看向质问他的元婴真君说道:

    “你要的秘境,在我怀里啊!”

    那红尘魔宗元婴真君,顿时大喜,伸手去抓。

    大梵神主微笑的看着他,好像看着心爱的玩具,然后那红尘魔宗元婴真君发现自己的手指开始燃烧起来。

    这火焰顺着手指,开始燃烧转眼之间,遍布全身。

    轰,他整个人化作火炬,勐然燃烧!

    这火焰好像会传染一样,随着他向着四面八方传去,周围靠近他的修士,都是燃烧起来。

    大梵神主转身看向血魔宗返虚真一归海。

    血魔宗返虚真一归海还想说什么,然后他发现,他的头发开始燃烧。

    他立刻想要施法灭火,化作无穷血海,镇压一切。

    使出返虚手段,改天换地。

    但是他发现,一切都没有意义。

    在对方面前,什么返虚真一,什么炼气修士,都是一样的存在,都是蝼蚁,一样的被点燃。

    血魔宗返虚真一归海,也是化作火炬,死!

    太阴教太阴老母,勐然转身,掉头就逃。

    她抛弃所有弟子,逃,死命的逃!

    太阴秘法,跨界而走,返虚一步,几十万里外,但是回头一看,自己还是原地不动。

    然后她的身上,开始燃烧起来。

    从头发开始燃烧,如同被点燃的一个蜡烛,全身燃烧!

    蜡炬成灰泪始干!

    然后是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开始被点燃。

    全部的燃烧起来!

    血魔宗、太阴宗、红尘魔宗、秽魔宗、蓬来剑派、不死宗、太一宗,所有修士,全部燃烧起来

    明心剑宗、玉卮宗、青娥派、法华寺、东夷山、噬影宗、朱勾宗、常春观、玄定宗、千夕魔宗、元室山、玉楼台、天岐派、古木岭、阆风门、枯朽魔宗、玉菩提、太岁教、骸玄宗,回玄宗……

    一个不拉!

    还有那些看热闹的散修,在此数十万人,周围方圆千里之内的修士还是凡人,都是全部点燃!

    管你什么返虚真一,什么炼气修士,什么普通凡人,全部的被锁死,被点燃,被烧死!

    这火焰燃烧,每个人被烧的嗷嗷惨叫。

    火焰会将每一个人的潜质,都是逼出来,化作火力,然后烧成灰尽。

    所有的一切,都是化作火焰,被大梵神主吸收,哪怕烧成灰尽,也是被大梵神主再利用,绝对不浪费一分。

    但是,奇异的是只是他们的身体燃烧,他们触碰的树木青草,一点都不燃烧,好像这火不存在一样!

    不过所有法器神兵,凡是含有灵气之物,全部和修士一样,化作飞灰。

    锁住杨秀明的红尘魔网,也是被点燃,飞灰。

    杨秀明解困,火焰却对他一点都没有伤害。

    他长出一口气,说道:“多谢前辈!”

    火焰之中,红尘魔宗不男不女的化神真尊,也是被烧死。

    雪公子却还没事,只是太一宗的三大返虚,都已经烧死。

    好像大梵神主特意留着他,慢慢烧。

    秽魔宗邱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已经被点燃,嗷嗷惨叫,直接烧死。

    不言宗李仪的头发也是开始燃烧。

    傅夏凉突然说道:“前辈,这个李仪辱我宗门,留给我处理!”

    这家伙真记仇啊,一直记得。

    那李仪头顶火焰消失,没有烧死他。

    突然,人群之中,有人说道:“前辈,你未免太过分了吧!”

    “如此屠戮修士,不怕人间仙人现身,主持公道!”

    话语之中,在那人群之中,有人被点燃。

    这是合道真我!

    这人隐藏在众人之中,也是到此,一直没有发声。

    现在烧到他了,他不得不出头。

    在他身上,万千法道出现,天地巨震,被他所用。

    但是大梵神主只是微笑,所有的挣扎都是没有用的。

    那合道真我赫然被点燃,只是被点燃的时间长了一些。

    而且不是他一个,赫然火海之中,另外两个合道都是被点燃。

    灭世火起,所到之处,所有一切修士,一切灵气,都是飞灰,但是不伤自然一草一木。

    三大合道也被彻底烧死。

    烧死他们三个,好像大梵神主烧的尽兴,他看向雪公子东皇傲真,好像这是他留下的最后大菜。

    雪公子东皇傲真都傻了,已经瘫倒地上。

    第三个合道,赫然是太一宗合道老祖,这是他最大的依仗。

    但是那以前只能膜拜的老祖,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死了。

    轰,雪公子东皇傲真的头发被点燃。

    他发出惨叫,但是好像他的痛苦一下子激活了什么。

    杨秀明顿时感觉到,九天之外,有存在落下。

    大梵神主一愣,雪公子东皇傲真头上火焰消失,被烧成秃头,在他身前出现一人。

    这人,杨秀明根本看不清,但是他就是知道,他就是宇宙,他就是真理,他就是一切!

    他缓缓看向大梵神主说道:“大梵神主?”

    大梵神主头一次神情严肃:“东皇太一!”

    瞬间,杨秀明感觉世界好的颠倒,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他知道,两人交手,对拼一招!

    然后东皇太一点点头,说道:“可惜,我真身没有出关,只是分身,还没有带剑,秘境便宜你了,等我出关找你!”

    大梵神主摇头道:“时刻恭候!”

    东皇太一消失,已经秃头的雪公子东皇傲真,也是消失。

    至此在此几十万修士,都是烧死。

    唯独雪公子东皇傲真,还有不言宗李仪活了下来。

    大梵神主长出一口气,无数飞灰,都是被他吸收。

    他看向杨秀明说道:“我走了,最近不会关注你了。

    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死了,活到我出关!

    那个东皇太一你小心了,他已经成仙,却不入仙界,此人无比可怕。

    你现在不过蝼蚁,他不会在意你,将来你若成长,达到他的视野之中,他必灭你。”

    杨秀明无语说道:“我没有得罪他啊!”

    “呵呵,仙人这帮狗东西,别看他们实力如何,但是心眼小的像针别,你弄他后裔,他已经记住你了。”

    说完,他看向虚空,勐然一挥手。

    杨秀明顿时感觉到自己身上好像什么被切断?

    “和你联系的那些废物,我已经斩断了他们和你的联系。

    你这小子,气运通天,活着等我回来继续关注,不要和他们那些废物联系了!

    他们都是没有用的!”

    说完,大梵神主抱着秘境,消失不见。

    切断了什么?

    杨秀明仔细一查,顿时无语,夜神给的几个外神联系,除了大梵神主的还在,其他的都被切断了。

    包括夜神……

    这家伙是吃定自己了!

    还是吃独食,连夜神都给切断了!

    看过去,四野一片青山绿水,如此大火,没有一点影响,只是几十万人都是化作飞灰。

    简直是做梦一样,方才热热闹闹,现在冷冷清清。

    傅夏凉突然喊道:“李仪呢?这小子跑了!”

    “我还没有找他报仇呢!”

    杨秀明一笑,说道:“装什么装,其实是你想救他!”

    傅夏凉默默无语,没有回答。

    但是如此大火,并不是只有杨秀明和李仪活下来。

    修士,是最顽强的存在!

    大火过后,赫然在此又是有三五人,悄悄出现。

    有人不知道什么办法,抵御了火焰,隐藏装死。

    有人赫然死灰复活,直接活了下来。

    有人因此次元虚空,躲过大火。

    有人甚至直接化作火焰,逃了下来。

    这些人修为没有超过元婴的,都是幸存下来。

    三大合道诸多返虚,都是死了,他们反倒逃过一劫。

    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合道,化神,大梵神主死死盯着,一个个的烧,所以反倒逃不掉。

    他们不过金丹元婴,反倒被大梵神主无视,所以活了下来。

    这些人,一个个大劫不死,立刻远遁,避开这里,避开所有其他生者。

    有时候幸存者反倒更可怕!

    看着他们出现,消失,杨秀明都傻了!

    不过这才是修士,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总会留下一点生机,不可能全部死亡!

    傅夏凉说道:“这可是大事件了,死了这么多人。”

    “我们也快走,一会来人查看,到时候解释不清!”

    杨秀明点头,突然,他想了想,一拍,手下出现。

    “不差这一会,大家找一找,所有的一切都是飞灰了,万一有东西没有飞灰呢?”

    众人眼睛一亮!

    如此大火,还没有飞灰的存在,必是至宝。

    众人开始寻找,其实也好找,飞过即可。

    有物品一眼看到,你还别说,被他们找到八个物品,赫然如此大火都没有被烧成飞灰。

    八个物品之中,有五个物品赫然经历大火,完好如初,没有任何破损。

    只是这些物品,在杨秀明他们查看之中,都是普通物品,甚至连法器都不是。

    一个葫芦,一个玉牌,一个圆珠,一本书,一个石头。

    傅夏凉缓缓说道:“这是宇宙奇物!

    不次于天地灵物的宇宙至宝!”

    要知道三个合道都是被烧死了,它们却一点不破。

    另外三个物品,都是法宝残骸,在三个合道死亡处捡到。

    一个可以看出是一把剑,已经烧变形,一个是烧焦玉石,还有一个分辨不出什么。

    杨秀明都是收起,这都是好东西。

    清理完毕,杨秀明立刻遁走。

    这大火面积,足足千里,在此千里,没有任何生物存在,只要草木不变。

    杨秀明悄悄离开这里,却发现千里被烧范围好像是一个大圆。

    在此千里大圆之外,已经汇集了不少修士。

    他们都是来的晚的修士,以前这叫做吃粑粑都赶不上热乎的。

    现在叫做幸运儿,逃过一劫。

    但是有人进去到千里范围之内,走出几里,顿时身体被点燃,被烧的嗷嗷惨叫。

    有的直接被烧死,有的逃出那千里范围,赫然可以熄灭火焰,活了下来。

    杨秀明知道,这就好像是烧烤结束,还剩点火灰未灭,有时候死灰复燃,还有威能。

    他立刻转身,不再远走,加入到千里之外的诸多修士之中,冒充自己也是才到这里。

    这时候往外走,与众不同,才是自寻死路!

    其实此事,如此大火,烧死这么多人,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结束。

    自然他变幻模样,改头换面。

    按理这种变幻,没有谁可以看出自己本体。

    但是有着东皇傲真的例子,这种变幻,其实意义不大。

    突然,杨秀明的浮屠世界,黑暗圣门开始转动。

    老五立刻发出警告。

    杨秀明换人掌控肉身,他回到浮屠世界,感受黑暗圣门!

    在圣门之中,传来消息。

    “暗魔宗紧急召唤,暗夜魔主赶紧归位!”

    这是怎么回事?

    杨秀明使用黑暗圣门,一道神识传出。

    但是这一次在暗魔宗出现,却不是自己一脉房屋之中,而是一个宽阔的大殿。

    只见大殿之上,宏伟异常,分成两部分,上边有十三把椅子,其中端坐九人。

    下边是一大排座椅,其中也是近百人端坐。

    杨秀明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师父,就在下边端坐。

    那主席台上有三个人,杨秀明一眼看去,神识就是告诉他这三人是谁!

    第一仙老大罗金罗仙宗的南无紫金仙,第二个魔老心魔宗的金心大长老,第三是言老窃运观天宗的不言子。

    另外六人,有的带着面具,有的黑雾缭绕,有的模湖不清,都看不出具体的身形,但是他们可以和这三人坐在一起,绝对大能。

    下边的那些人,也是个个看不出身形,师父也有伪装,是特殊关系才是认出!

    恍忽之中,师父在下面传音:

    “秀明,一会问你话,你照实说就好。

    不过这是大众询问,记住你是暗夜魔主,不可泄露一点真实身份,不然必被他们发现你的真身。”

    杨秀明点头,表示明白!

    台上南无紫金仙说道:

    “暗夜魔主,呵呵,好大的名号啊,你要做我们暗魔宗之主吗?”

    顿时四野一片笑声。

    杨秀明微笑应对。

    “暗夜魔主,根据查询,你是不是身在平州海杏云界?”

    杨秀明点头说道:“我在平州海杏云界!”

    “那你可知,海杏云界发生了什么?”

    没有等杨秀明回答,南无紫金仙又是说道:

    “平州海杏云界发生大事件,诸多修士莫名失踪,无数魂灯熄灭。

    粗略估计,至少数十万修士死亡。

    我宗第一百三十一长老,九天神兵卫道痕也是死亡,还有七名暗魔弟子都是魂灭,你是我宗唯一在此修士,你可知发生了什么?”

    原来如此,这么大事,暗魔宗都死了长老,所以紧急调查,杨秀明最近,立刻询问他。

    杨秀明苦笑道:

    “这个,我还真知道!

    我就是当事人,所有一切我都知道!

    九天神兵卫道痕已经死了!”

    旁边有不知名长老,忍不住说道:“胡说八道!

    九天神兵卫道痕乃是合道真我,怎么可能死了?”

    杨秀明说道:“这一次有三个合道,都是死亡,可以确定一个是太一宗合道。

    另外两个,我不知道是什么宗门的,但是都死了!”

    这话一说,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南无紫金仙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杨秀明缓缓说道:

    “红尘魔宗有人发现十三大奇遇的灵幽秘境。”

    没有撒谎,虽然杨秀明是第一个找到灵幽秘境的,但是红尘魔宗追踪他的踪迹,也是自己发现的灵幽秘境。

    所以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

    在这帮老东西面前,不可以撒谎,但是实话可以省略一些,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这话一说,所有人全部震惊,双眼发光!

    “十三大奇遇啊!”

    “难怪九天神兵卫道痕赶到那里。”

    “他没有通知我们,是想独占秘境啊!”

    “原来如此!”

    一下子议论纷纷!

    南无紫金仙喝道:

    “闭嘴,暗夜魔主,继续说。”

    杨秀明说道:“我在那里,找到灵幽秘境线索,必须过去。”

    这是修士最基本的本能,没有什么问题。

    “无数修士,汇集秘境之外。

    血魔宗返虚真一归海,太阴教太阴老母,红尘魔宗还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化神真尊!”

    有人说道:“那是红尘魔宗纤巧真尊,魂灯熄灭,这一次也是死了!”

    杨秀明继续说道:

    “血魔宗、太阴宗、红尘魔宗、秽魔宗、蓬来剑派、不死宗、太一宗……

    太一宗至少三个返虚,还有一个隐藏合道!

    明心剑宗、玉卮宗、青娥派、法华寺、东夷山、噬影宗、朱勾宗、常春观、玄定宗、千夕魔宗、元室山、玉楼台、天岐派、古木岭、阆风门、枯朽魔宗、玉菩提、太岁教、骸玄宗,回玄宗……

    足足数十万人,大家汇集那里,开始占据位置,布置法阵……”

    杨秀明阴阳顿挫,说的十分卖力,如同讲故事一样。

    “然后,有一个人出现!”

    “这人,看着普通……”

    杨秀明细细讲诉大梵神主的模样……

    “然后他说,本来,我想悄悄的走了,但是不允许啊!”

    “以我大梵神主的暴脾气,这些年已经很忍让了!”

    “今天获得如此收获,必须庆祝一下,烧一烧吧,好久没有这么快乐!”

    “然后所有人,就是被点燃,开始燃烧起来……”

    杨秀明特意将大梵神主的名号点出来。

    冤有头,债有主!

    这话一说,顿时又是哗然。

    “大梵神主,什么人?”

    “这家伙干什么的,这么豪横?”

    “你们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在此众人议论之中,主席团上有一人缓缓说道:

    “那就是他了,大梵神主!

    这事是他做的!

    这家伙最是喜欢烧炼世界,无论生气还是高兴,喜欢将一个世界的所有生灵,几百亿,上千亿,都是缓缓点燃,看着他们燃烧!”

    顿时下边有人说道:

    “这是什么人,这么狂妄!”

    “没有人处理他吗?”

    那人又是缓缓说道:

    “大梵神主为第四纪元天神纪古神,掌控大梵焚界!

    第四纪元天神纪结束,他已经死亡。

    这一次第十三纪元,人族大战万族,万族之中火族将他复活,重回人间。

    曾经仙秦帝国,组织三十七仙人,对他进行了五百万年的追杀,但是不了了之!”

    这话一说,四野寂静,如此存在,烧死几十万修士,已经很仁慈了。

    没有把平州都烧了,那就不错了!

    如此存在,那秘境自然被他夺走了。

    这事也就是如此了,结束!

    突然主席团有人看向杨秀明,问道:

    “暗夜魔主,九天神兵卫道痕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杨秀明一笑回答道:“人人都有秘密!”

    干净利索!

    在此那个人没有秘密?

    这话一回答,众人哈哈大笑。

    言老窃运观天宗的不言子缓缓说道:

    “我宗有弟子幸存,传来消息,确实如此。

    是大梵神主夺取秘境,高兴杀人。

    不过他不是自己离开,太一宗东皇太一分身降世,将他驱逐。”

    这是李仪,也是将消息传递给宗门。

    有了旁证,杨秀明所说的都是被证实。

    台下有一长老说道:

    “我宗门也有消息传来,有弟子幸免于难,也是如此,暗夜魔主所说,真实有效!”

    南无紫金仙看向杨秀明,缓缓说道:

    “暗夜魔主,你消息准确!

    至此立下第一功!

    必须奖励!”

    “来,大家研究一下,死了这么多人,他们的遗产怎么分,啊,不,怎么维持平州秩序!”

    杨秀明就被送出这个大殿,后面什么不是他可以参与的了!

    杨秀明回到自己洞府,突然虚空传来神识!

    “暗夜魔主,深入陷境,探查第一手资料,至此重奖!”

    “奖励,暗夜魔主,提升为暗魔宗精英弟子!”

    “奖励,暗夜魔主,一千万灵石!”

    “奖励,暗夜魔主,超神圣法一部!”

    “奖励,暗夜魔主,金丹境界道兵一伍!”

    “奖励,暗夜魔主,灵筑一个!”

    宗门地位,财法侣地,奖励到此!

    顿时,杨秀明的存款数暴涨,变成了一千万,不过原来他还有的灵石数,全部抹去。

    这就有点小家子气了!

    超神圣法,金丹境界道兵,还有灵筑,都是自动安排,不过需要几天后送来。

    杨秀明无语,联系师父,汇报情况。

    自己的护道人画中仙都死了。

    师父很快回应,没有问题,让杨秀明自己小心,早点回归洞府,不要在外面乱浪。

    事情从杨秀明这里,发酵到暗魔宗,然后从暗魔宗在向外发酵。

    大奇遇已经消失,事情也就这样了,谁也无法去找大梵神主报仇。

    当年仙秦帝国都没有把他灭掉,现在更没有办法。

    死人已经死了,活人还得继续。

    死去那么多修士,他们遗留下无数遗产,这是下一波争斗的对象。

    这里继续汇集修士,又是无数修士,在此围观。

    过了一天一夜,有返虚到此,那火焰才是熄灭。

    返虚也不敢早来,都死了那么多人,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知道过了一天一夜,他们才是缓缓出场。

    杨秀明一直没走,冒充路人,在此围观,还随着火焰熄灭,一起回去,假装看热闹。

    又是折腾一天一夜,这里什么都没有,消息也传开了,才是有人散去。

    杨秀明随着他们离开,然后来到海杏云界,找一个安全大客栈,就是住下。

    先在此住一段时间再说,不急回归。

    因为平静下来,杨秀明众人有所得!

    只是修炼一天,回想大梵神主那焚天大火,杨秀明破关,《万物律动掌天意》晋升第六重!

    随着大梵神主的神力注入,又是领悟《万物律动掌天意》第六重,杨秀明等人都是晋升到筑基大圆满。

    第三天,沉元奇终于到了光魔宗。

    杨秀明和陈鹤结账,然后再来一个买卖。

    让陈鹤到此接自己,不做飞舟回家。

    陈鹤立刻屁颠的前往平州海杏云界。

    沉元奇看到陈鹤走后,第一件事,勐击自己。

    自费修为。

    都筑基大圆满了,还入什么光魔宗,人家也不会要他。

    所以必须自费修为,将自己的境界跌落到筑基四重,这还好解释。

    然后沉元奇过去报名。

    报名费一万灵石……

    难怪光魔宗有教无类,谁都可以过来入门试炼……

    沉元奇这边安排妥当,杨秀明等待陈鹤的到来。

    第五天,傅夏凉传来喜讯,他将《三清四真一气锤》修炼到第三重,多一锤,昊元锤!

    其实十分无语,傅夏凉一直在修炼定元锤。

    但是没想到练成了昊元锤!

    可能是看到了大梵神主的火焰,让他有了如此的突破,领悟同样的昊元锤!

    这一天,张岳那边修炼完成《太初混沌末世绝灭天谴经》

    《太初混沌末世绝灭天谴经》一下子融入到《九太老君开天经》之中。

    在《九太老君开天经》的统领下,《太初混沌末世绝灭天谴经》《太清妙一黄玄通元天宝经》《太渊九重九显九藏天蚀经》《太白无垢踏歌蹈海天莲经》《太上清净顺逆生灭天道经》《太乙妙化一元一气天命经》完美融合,化作一个经文!

    顿时《九太老君开天经》第六重被缓缓点亮。

    从最开始修炼时坐姿,到修炼时呼吸,到心念所想,所有一切,都是清清楚楚!

    《九太老君开天经》无声晋阶!

    完美替换成最新的《九太老君开天经》,所有人真元都是提升。

    杨秀明的黑夜范围,由三十里,变成了三十二里!

    只手遮天,又是变化,每天由十三次次变成了十五次,每次变成了六十息!

    水涨船高,各种神通,诸多天赋,大家掌握的法术,威力也是提升。

    赤精变身,也是提升!

    但是除了沉元奇之外,所有人都是筑基大圆满,无法提升境界。

    另外,除此之外,《太微心灵观天彻地天谕经》,无论他们怎么修炼,都是无法融入到《九太老君开天经》。

    《九太老君开天经》六重,对于他们现在来说,已经到头了。

    想要融合《太微心灵观天彻地天谕经》,必须进入金丹境界,才有可能!

    这次远行,寻找大奇遇,除了沉元奇,众人都是筑基大圆满境界,虽然道学障增加,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九太老君开天经》已经六重,多了《太初混沌末世绝灭天谴经》,还差《太微心灵观天彻地天谕经》,没有融合。

    《万物律动掌天意》晋升第六重,《一心一意戮仙剑》晋升第三重,《三清四真一气锤》晋升第三重,得到昊元锤!

    除了境界的提升,每个人都是得到自己的大道传承,可以直到大乘。

    又是各自诡驾提升,全部晋升四阶诡驾。

    大黑暗主,大道神剑,大雷神天,死神骑士,噬维女妖……

    只有沉元奇,啥也不是,默默留下眼泪!

    杨秀明还得到东皇傲真一把不知名神剑,这剑十分不错,不知道为什么鉴定不出来,但是至少超过五阶。

    此剑张岳拿去用了!

    还有五个宇宙奇物,三个合道残余废物。

    一个葫芦,一个玉牌,一个圆珠,一本书,一个石头。

    这五个奇物,根本无法鉴定,和普通物品,没有任何区别,连法器都不算。

    三个合道废物,那个分辨不出的法宝,还有残破神剑,杨秀明将此两物,送给了自己的师父。

    这东西,境界太高,对于杨秀明毫无用处。

    徒弟必须懂事,没事孝敬!

    之所以都是给了苏烈,他是返虚真一,只有他能吃下去,比如碎铁真人,马上要被傅夏凉追上了,根本吃不动。

    残破玉石留着,以后再说。

    不能都给师父,分期分批,多骗点好处。

    还有暗魔宗的诸多奖励,可是这都七八天了,还没有发过来。

    机构臃肿,修士官僚化啊!

    等待陈鹤到此,陈鹤返程没有了累赘,速度变快,但是也得十多天。

    杨秀明悄然打听红尘魔宗飞宁儿,落月息的消息。

    红尘魔宗飞宁儿闭关,冲击元婴境界,所以她们都没有参加这一次浩劫,活下来了。

    这里大能死光,等到红尘魔宗飞宁儿出关,必然被重用。

    杨秀明决定不去打扰她。

    这一天,他不在修炼,悄然出门。

    他去找马老黑,不知道他死在浩劫没有。

    马老黑说过他在此地的洞府,杨秀明很快找到他。

    上次马老黑逃走,吓得躲避起来,什么大事件根本没有参加,所以毫发无损。

    看到杨秀明恢复原状上门,马老黑万分感谢。

    “杨老弟,你真够意思!护着我,让我逃啊!”

    “我这辈子,有你这个朋友,值得了!”

    “都是朋友,说那么多干什么,喝酒!”

    两人又是喝了一顿,至此分别。

    不知道何年才会相见!

    “杨老弟,我想好了,散修没有前途。

    我要投奔宗门,旁门采虚府大开山门,我去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再换其他家。

    上次我分了十万灵石,有这些灵石开路,应该可以!”

    杨秀明点头,支持马老黑。

    想了想,杨秀明拿出两个玉简。

    这是当初采华宗的两个超凡道术,只是太破烂,沉元奇没有修炼。

    “这是左道采华宗的两大超凡道术,如果你不能修炼,那就卖了吧!”

    杨秀明送了马老黑,算是分别礼物。

    看着两大超凡道术,马老黑咬牙切齿,然后小心的取出一物。

    “杨老弟啊,他们追我,想要夺我大机缘。

    这大机缘,在我手里,根本守不住!

    你这么帮我,此

    宝我送给你了!”

    这是一个类似酒杯的宝物,闪闪发光。

    但是杨秀明无语,马老拉黑他能有什么大机缘,就是一个普通酒杯而已。

    杨秀明还是收下,朋友吗,必须有往来,不能单方面的付出。

    至此两人告别,不知道何年才能相逢。

    离开马老黑这里,走出不远,杨秀明立刻看向远方,喝道:“滚出来!”

    在那里出现一人,正是李仪。

    他一直盯着马老黑,等到了杨秀明。

    上次他都靠傅夏凉没有被烧死,但是头发烧光了,差点光头。

    只是一眼,杨秀明一愣,这李仪赫然不是男的。

    而是一个女的!

    伪装散去,而且十分清秀。

    杨秀明无语,这老傅是不是隔着世界都能闻出味?知道他是女的,才是救她?

    傅夏凉立刻三连!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看着李仪,杨秀明神色严肃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李仪缓缓行礼,说道:“多谢道友,救我一命,大恩不言谢!”

    “关于你先入秘境的事,我一个字都没有说,永远不会说!”

    杨秀明笑道:“没有关系,随便说,我不怕!”

    李仪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马老黑的住所,说道:

    “马老黑的大机缘,你应该得到,请善用这个大机缘,不好浪费!”

    杨秀明一愣,说道“你胡说什么?什么马老黑的大机缘?

    他就一个老穷人,哪有什么机缘?”

    李仪说道:“那是道德圣杯,曾经上尊道德宗的至宝,还请道友珍惜!”

    杨秀明彻底傻了,说道“什么道德圣杯?马老黑他一个穷修,哪有什么至宝。

    你们不是追踪我的大机缘,十三大奇遇吗?”

    李仪摇头说道:“我们那里知道你有什么大奇遇机缘,我们一直追的就是马老黑!

    是你挡住了我们的路,阻止我们!

    我让你让路,你说机缘卖我,话语难听,我们才动手的!”

    好像她怨念十足……

    顿时,杨秀明彻底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