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将军好凶猛 > 第十二十五章蜷住

第十二十五章蜷住

 热门推荐:
    “吕家找的账房先生还颇有些能耐,将每年收多少租子,淅川又有多少家地主会将余粮售给吕家,以及这些年吕家经粮铺、货栈售出多少粮食、目前仓里还有多少存粮,每一笔在账簿上都记得一清二楚。几处一合,前后总计有四万余石粮食的差额,但也没有记录在账簿之上。陈松泽对吕家的情况还是颇为了解,将吕季一干人等分开来用刑讯问,很快就撬开口子,再回到吕家大宅搜到吕季秘密埋藏起来的几本账簿……”

    “……这几本秘藏账簿记下了从建继年间,吕家暗中替余涟等人粮铺贩售出来的每一笔官粮以及转交给余涟、周鲤及钱粮院诸吏的钱数,合计盗卖赈济官粮四万两千一百余石,吕家得利四万一百余贯,余涟、周鲤等人单此一桩案子,前后六年就总计贪墨二十一万六千余贯……”

    “……范参军将周运泽拉到淅川县,人证物证皆在,随即将吕方等钱粮院胥吏也一并缉拿刑讯,当天就获得吕方等人口供,查抄银钱????????????????财货合计四万余贯,周运泽再没有理由替余涟、周鲤二人推卸,最终同意扣押知县余涟、县丞周鲤,奏请朝廷发落……”

    “……范参军已将一干案犯押解回泌阳,陈松泽暂时还留在淅川……”

    淅川盗卖官粮案暂告一段落后,姜平亲自赶到汝阳,向徐怀详细禀明办案的过程。

    余涟、周鲤二人暂时已经由南阳府衙羁押起来,等候朝廷发落。

    在新的县令、县丞到任之前,刘武恭作为县尉则暂领县衙大印,后续也会在陈松泽的协助之下,整肃淅川县的吏治,加快淅川防线的建设。

    虽说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偏于一隅的淅川县能爆发数目如此惊人的盗卖官粮大案,也是令人震惊不已。

    楚山军以往一年才能从朝廷获得三百万贯钱粮的军资,淅川县盗卖官粮涉及竟然高达近三十万贯,如何不令人震惊?

    大越鼎盛之时每石糙米不过七八百钱,四万余石官粮价值三四万贯钱,看上去还不是太惊人,但南扈南侵,数以百万计的流民经南阳南下,粮价飞腾十倍、十数倍,所盗卖的钱财就太恐怖了。

    而更为关键的,饥民南涌之时,地方官府应该严厉打击囤积居奇、遏制粮价飞涨,余涟、周鲤这些人为了他们肮脏的利益,恐怕还做了相反的事情。

    “都是些蠹虫,山河破碎,不知收敛不说,还变本加厉,真是死不足惜!”徐怀坐在马鞍之上,听姜平说及淅川盗卖官粮案细枝末节,看着汝阳残破不堪的城墙与悠悠群山,恨恨骂道。

    受记忆碎片的影响,徐怀深知人性的复杂,并不苛求所有的将吏自始至终都能对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保持一颗赤诚之心不变、至死不逾,他也知道想要成事,要能容忍一些庸常之辈的存在,要尽一切可能让最广泛的群体发挥出应有作用来。

    然而在国破家亡之际,淅川距离血腥前线又不是多遥远,余涟、周鲤身为一县父母官,竟然暗夺饥民活命的口粮,去填个人的欲壑,徐怀还是恨不得当即下令要这些混帐东西人头落地,以儆效尤。

    韩圭见徐怀为余涟等人的贪鄙怒心冲冲,岔开话题问姜平:

    “川陕之敌对蓝田的推进情况如何了?”

    姜平说道:

    “据斥候回禀,敌将周延于四日前率数千精兵已经杀入青羊峪,尽灭东川路在青羊峪仅有三百守军,切断蓝田与子午峪之间的联络——其后四万敌军又从咸阳、潼关等地集结往蓝田境内挺进,有盾车、石弩千余随行,随时都有可能对蓝田发动强攻。”

    “曹师雄也调了一部精锐兵马逆洛水而上,往商州以东的卢氏县而去,形成与川陕敌军夹攻商州的势态,却对汝州按兵不动,很显然也是想着引诱我们去守商州啊,”韩圭蹙着眉头说道,“我现在就担心,顾使君此时不言,但在蓝田失守之后,却又要请我们去守商州,到时候????????????????我们倘若不应,朝野恐怕又会有很多对制司不利的微辞……”

    赤扈骑兵再次南下之后,针对大越,除了原徐宿、京西、河洛及川陕四大总管府之外,还在六盘山以西成立以党项降附军为主的陇西总管府。

    目前陇西、徐宿、川陕三府敌军已经进行大规模动员,往天水、蓝田以及淮西进逼过来,新一轮的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除了面对楚山的京西敌军岳海楼所部,今年冬季仅仅进行一般规模的动员,将不到四万兵马集结到颍水上游的许州城(许昌),准备往襄城、临颍旧故进逼过来外,河洛敌军曹师雄部这个冬季还没有出伊阙关、越过万安山进攻汝州的迹象。

    相反的,曹师雄还将一部分精锐兵马集中到西翼的洛水沿岸,准备溯洛水而上,进攻东川路兵马守御、位于洛水上游的卢氏等城。

    赤扈人的谋略并不难揣测,就是引诱京襄路去守商州。

    一旦蓝田失守,商州与东川路的微弱联系就会被截断,到时候顾继迁守商州的意愿不会有多强烈,更不要说面对川峡与河洛之敌的两面夹攻了。

    这种势态下,徐怀即便早就窥破敌军的意图,但坚持不去接手商州的防务,任其陷落敌手,也注定会受到朝野强烈的非议与指责。

    “我们这个冬季,一定要缩起头来当乌龟,不管有多少非议、微辞,我们现在都得老老实实蜷住了,”

    徐怀脸色冷峻的眺望远方只有几许白云悠悠飘浮的澄澈苍穹,跟王宪等将说道,

    “襄城、召陵、楚山、信阳那边我不担心,数年之功建造城塞,岳海楼真敢来啃,我们也有信心打断他的老牙,但曹师雄看到我们不上当去商州,一定会掉头来啃广成,而且他们掉头也快,广成能不能在这个冬季扛住河洛之敌的攻势,你们这个冬季是要承受一些考验的……”

    老虏王驾崩后,赤扈骑兵主力一度都撤退到燕山、阴山一线。

    为防止反攻,岳海楼去年主动放弃汝阳、嵩县,将兵马都收缩到伊阙及万安山(嵩山西脉)一线。

    当时坐镇汝州的王宪趁机收复汝阳、嵩县,又在广成关旧址的西侧,在临近伊水修建了广成寨,加强汝州西翼的防御。

    然而过去一年多时间乃是楚山资源最为紧缺的时期。

    为了尽可能多、尽可能多的安置招抚流民,徐怀在荆北四县以及南蔡县投入合计约四五百万贯的钱粮。

    然而楚山就那么大的盘子,南面投入大了,北线防务就只能尽量的收缩,压减度支——因此汝州以西,过去一年多时间,也就修了最关键的广成寨,还没有来得及修成一系列的军寨群,形成完整的防线。

    虽说汝阳、嵩县遭受到惨烈的破坏,民众或遭屠杀,或逃入群山,剩下的一部分也被河洛敌军强行掳走,留下来的空地足以安置十数二十万招抚流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京襄????????????????路较为尖锐的土地矛盾,但这么多的招抚流民在今年入秋之后才陆续新迁过来,那么繁重的安置以及防线建设重任,怎么可能一蹴而就?

    因此,不管承受多大的压力,这个冬季都得死死守在防线之后,依托地形与防塞抵挡敌军的进攻;唯有熬到京襄境内的流民大体安置完毕,二三十万流民青壮,才是制司真正能够去动员、发动的力量。

    …………

    …………

    岫云山位于青羊峪以东,登上山顶能眺望到远处背倚秦岭群山而建的蓝田城——从蓝田县城往南到秦岭群山的深处,一座座森严的军寨坞堡在稀疏的丛林间惹隐惹现。

    然而在蓝田城以北,更密集的营寨,宛若半月形的黑湖,浪潮几乎就要拍打到蓝田城的城墙。

    镇南宗王府兀鲁烈在十数待从武将的簇拥下,登上岫云山,眺望左右景致,一名武将问道:

    “我们啃下蓝田之后,楚山兵马会不会接守商州?”

    “倘若我们所搜集的情报无误,徐怀与南朝新帝确实存在很大的间隙,彼此猜忌,那楚山应该不会出兵驻守商州……”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要费这么大的心思引诱楚山去守商州,何不令岳元帅、曹元帅,一并集结全部兵力强攻汝蔡二州,以泰山压顶之势,击溃南朝防线?”

    “我赤扈骑兵铁蹄横扫契丹、党项之前,对峙拉扯了多久?此前我们进攻秦岭、淮河,是不是也受过不少挫折,怎么现在就急着想一下子以泰山压顶之势碾灭南朝,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哦?”兀鲁烈笑道,“楚山是不大会出兵接守商州,但我们多花些心思,哪怕是加深楚山与南朝小朝廷之间的猜忌,也是有好处的。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楚山极可能是我赤扈铁骑横扫天下最顽固的障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