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霸武 > 第375章近神极招求订3阅

第375章近神极招求订3阅

 热门推荐:
    第375章 近神极招(求订阅)

    二十个呼吸之后,七个黑衣人尸体都已瘫在了地面,或是炸散成了血肉碎片,星星点点的洒落四方。

    计钱钱看着自己的手,眼神略含惊奇。

    她万没想到自己的刀意会增强到这个地步,没想到自己的横练霸体与无敌刀意结合,竟能有如此神威,强到七个四品高手合力都无法撼动。

    而就在片刻的惊奇不解之后,计钱钱的目光就又渐渐坚定起来,宛如岩石般坚硬牢固。

    她的‘唯我独尊刀’更强大了,也就意味着她现在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接下来,计钱钱只能静静等候。

    天罡法‘指天画地’是地煞术‘画地成牢’的进阶版本,在分割天地的同时,也将自身困锁于这方天地当中。

    故而在指天画地持续的时间,计钱钱也拿这天罡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等了足足半刻,指天画地的术法效果才渐渐消失。

    计钱钱与周围五百丈方圆世界,次第回归到了云海仙宫。

    就在周围的空间恢复正常之后,计钱钱就直接御空而起,全速往北面飞去。

    她猜自己多半是追不上楚希声了,怀疑自己已经没有进入下一关的机会,却还是想要跟过去看看。

    不过就在她在浓雾中奔行了二十五里之后,却遥空望见了前方十三里外,楚希声与楚芸芸兄妹,还有舟良臣等人的身影。

    他们都在这里等着她,没有离去。

    楚希声更是背负着手,眼含期待的笑望着她。

    计钱钱顿时感觉自己的泪腺有些发酸,她忙抽了抽鼻子,就把泪水压了回去。

    堂堂的‘刀独尊,箭无影’,怎么能掉马尿?

    “主上!”

    仅仅片刻,计钱钱就飞到了楚希声前方。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楚希声:“你们怎么还在这等我?其实——”

    计钱钱想直接道明自己的身份,向楚希声道个歉,就此结束掉这段卧底生涯,也将一应之事做个了断。

    可当话到嘴边时,计钱钱却嘴唇嗫嚅,说不出哪怕一个字。

    她的嗓子就像是被毒哑了一样,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计钱钱一想到从此离开楚希声,就有一股强烈的不舍与不甘,遍袭全身。

    她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

    楚希声对她明明也不算好。

    她心里冒起了一个荒唐的念头,自己不会是喜欢上楚希声了吧?

    问题是她看楚希声的脸,也没有那种心砰砰乱跳的感觉啊?

    “我放心不下,又猜你的事应该拖不了多久,所以在这里等一等,看看情况。”

    楚希声大概能猜到计钱钱想说什么,他面上含笑,不动声色道:“我既然把你们带了进来,就得负责全须全尾把伱们带出去。看你的模样,你的私事都办完了?”

    其实不用问。

    他已闻到计钱钱周身萦绕着淡淡的血腥气味,还有那还未完全消散的凌厉杀气。

    楚希声心中生出明悟。

    眼前的少女,已经被他完全染黑了。

    怪不得最近那‘近墨者黑神通卡(三品)’,他怎么刷都刷不出来。

    他的这个系统是有着灵性的,可以随机应变。

    计钱钱则冷着脸点了点头:“是!”

    她又想开口说话,却还是说不出来。

    计钱钱心内深处强烈的抗拒。

    此时不但她的喉咙像是卡住了,就连自身的思绪也完全僵滞。

    总之就是不想告别,不想离开楚希声的身边。

    “办妥了就行。”

    楚希声拍了拍计钱钱的肩:“我们去下一关,我们已经落后别人很多了,不知对接下来的几个关口有没有影响。现在还是仙宫传承更紧要,有什么话出了云海仙宫再说。”

    计钱钱心神微动,情绪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她想再等等无妨。

    等到出了云海仙宫,再把话说明白也不迟。

    她的身份应该是瞒不住了,不过拖到云海仙宫之争结束没问题。

    这一路尽力襄助楚希声便是,算是补偿自己的亏欠。

    楚希声此时却将他的武道宝库打开,看向了其中的一个商品图标。

    这图表位于部众经营模块。

    神殇(十阶)天赋卡——需要5000个血元点兑换。

    ——可令部属觉醒十阶血脉天赋‘神殇’,使用对象要求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天赋评价80点,悟性评价85点以上。

    注:此卡融入一枚‘神血源晶’,可以额外开拓血脉容量,用于容纳神殇。

    他可以确定,这是计钱钱没有的天赋血脉。

    就只是这兑换价高了点,楚希声的神殇血脉九到十阶,也只需花2500个血元点。

    且目前来说,‘神殇’在他所有血脉当中已经不算出色,除了对所有身体素质的增幅比较优秀之外,也就天赋能力‘神之殇’可以一看。

    问题是‘神之殇’只有在面对术师,面对修为比自家高的敌人,才会起作用。

    不过考虑到这张天赋卡融入了一枚‘神血源晶’,可额外开拓血脉容量,不会让计钱钱的血脉天赋出现臃肿与冲突的现象,还是颇有价值的。

    神血源晶这东西,楚希声之前用过,让他的血脉有了觉醒万古千秋之血的冗余。

    楚希声稍稍犹豫,还是将之兑换了下来,随后就标记住计钱钱使用了。

    他想自己既然染黑了别人,那就该负起责任。

    这张卡,就算是他的补偿。

    说起来,他还是首次在部众经营模块中,刷到计钱钱这个层次的绝代天骄能用得上的东西。

    楚希声随后又若有所思。

    如此一来,他的亲信部众与道侍里面,就只有一个厉天工没有‘神殇’。

    不对,几月前他曾对厉天工,使用过一张‘御云想人物模板卡’。

    现在的厉天工,说不定也觉醒了这一天赋。

    楚希声心内暗暗凛然。

    他感觉一只巨大的命运之手,正在拨弄着自己,还有他这些部众的命运。

    自己身上的‘系统’,到底是什么来路?又是什么东西?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楚希声随后就摇了摇头,压下了杂念。

    至少目前来看,系统没有一点对不起他的地方。

    不但没有对不起他,反倒是给他提供了绝大的助力。

    楚希声深知他这一身的天赋是怎么来的。

    否则他现在,多半还在秀水郡哪个旯旮里面混呢。

    自己该防的必须要防,却也不能端起饭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

    且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对抗自身的命运,现在想这些杂七杂八的没什么用。

    这‘系统’的真面目,迟早会暴露在他的眼前。

    计钱钱则是另一种感觉,她感觉浑身上下忽然火热。

    随着血髓深处一股瘙痒感,计钱钱的体表之外,蓦然喷发出了一股银白色的火焰。

    “神殇?”

    计钱钱见多识广,一瞬间就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她眼神惊奇,不解这是什么缘故。

    自己毫无因由,突然就觉醒了神殇之血。

    她的一身血脉天赋,也该达到极致了。

    除非是寻到了开发血脉的天材地宝,很难再容纳新的血脉天赋。

    可她现在却没有感觉到体内有任何胀滞之感。

    计钱钱的心念随后又平静了下来,收起了身上的神殇之火。

    她意识到自己果然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楚芸芸也察觉到计钱钱的情形有异,她先是‘唔’的一声回望身后,又侧过头凝神的看着楚希声

    这是第三次遇到这种情况了,有人在楚希声身边,莫名其妙的就觉醒了血脉天赋。

    她难免猜疑,这与楚希声之间是否有着什么关系?

    还有计钱钱。

    刚才他们隔着三十多里的距离,哪怕强如剑藏锋也看不清那边的情况。

    楚芸芸却看清楚了。

    这女人将她的‘同伙’放了进来,然后亲手将他们斩杀!

    这意味着这个锦衣卫出身的道侍,已经彻底倒向了楚希声。

    楚芸芸为此惊奇不解。

    楚希声哪来的这魅力,能够让一位圣传级别的锦衣卫天骄背叛朝廷,倒戈于他?

    就凭他的罗睺血脉,还有他的这张脸吗?

    楚希声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不由斜目以视:“芸芸你盯着我作什么?我脸上长了花?”

    楚芸芸闻言笑了笑,收回了视线。

    她很好奇这其中究竟,却知自己哪怕问了,也只能听楚希声胡言乱语的瞎扯。

    楚芸芸懒得听。

    此时他们六人,也已抵达那座山崖前。

    之前他们在几十里外,隔着浓雾看这山崖,就觉这山崖挺拔险峻,颇有气势。

    此时近距离观睹,才发现这所谓的山崖,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山石雕刻。

    这一整座大山,竟都被人雕刻成了一只无比巨大的神兽。

    它螭头鳌背龟足——造型正是龙之九子之一的霸下!

    而他们现在看到的,只是霸下的头颅部分。

    仅这个霸下的GUI头,就有足足二百丈高。那座山一般庞大的塔楼,就位于这霸下的龟背中央。

    GUI头的旁边是一座高二百丈的楼宇——也就是他们之前在雾中见到,那座比山崖高出一点的高楼。

    当楚希声聚力于目,凝神细望,发现这座楼,竟是抵达GUI头顶部的唯一通道。

    其它地方都禁法密布,剑气千重,难以通行。

    楚希声遥观了片刻,发现没有空子可钻,就乖乖的飞向那高楼。

    这座高达二百丈的楼宇下方,已经聚了不少人。

    楚希声在人群中没有看见一剑倾城问铢衣的身影,猜测这位已经进去了。

    不过狐心媚与日迦罗等人却还在外面,他们正皱着眉头,凝神看着楼宇前的一座方尖碑。

    这座方尖碑上,也站着一个‘神鳌散人’。

    方尖碑上则是十几行小字,书写着这一关的规则。

    让人惊奇的是,这些聚集在方尖碑前的人,全都是脸色沉冷凝重,眼神犹疑不定。

    “风神楼?”

    楚希声先望了一眼那楼门上方的牌匾,这才看向方尖碑上的文字。

    他的心神也微微一沉。

    这座神风楼共有九层,其中前八层的每一层都留有‘神鳌散人’留下的一式极招绝式。

    只有将这些极招参悟了,才能拥有进入下一层的资格。

    最后一层则是八招合一,衍化成‘神鳌散人’赖以成名的近神之招‘风尽残痕’!

    习成这一式‘风尽残痕’,就可走出这座风神楼,进入下一关。

    如果说前三关考验的只是他们的术法资质,那么这一关,就是考验他们的武道天赋。

    不过关键不在这里。

    如果只是测试武道天赋,还不足以让这么多人面现难色,犹疑不定。

    关键在这风神楼内,会有二十四枚令牌发下。

    令牌分为‘阴令’与‘阳令’,他们每个队伍只能取得其中之一。

    而要想最后走出风神楼,只有齐聚阴令阳令。

    此外令牌齐聚的越多,事后神鳌散人给予的奖励也就越丰厚。

    “要想获得通关令牌,就只能从其他人手中获取。也就是说最后能走出这座神风楼的,就只有十二支队伍,甚至更少?”

    剑藏锋看完方尖碑上的文字,不由眯起了他的绿豆眼:“进入这一关的人,要死掉一半多!”

    不过神鳌散人也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可以现在退出云海仙宫,或是留在‘神风楼’前等候结果。

    这视为自动弃权,给予他们的通关令牌,会随机发放给其他队伍。

    楚希声忖道怪不得狐心媚与日迦罗,武至上这些人会迟疑不前。

    这意味着一半的死亡几率。

    在第二关的广场已经死掉五分之二的人,现在却又来一遭。

    所以哪怕是狐心媚这等修为强大,心志坚定的一品大妖,也生出了畏意。

    就在这时,一个雄浑的嗓音遥空传至:“小楚!”

    这声音略含惊喜,也很熟悉。

    楚希声侧头看过去,发现那正是燕归来。他带着宗三平几人,从东面的另一条汉白玉大道走了过来。

    这汉白玉大道共有四条,东西各有一条,南面则是两条,彼此间隔着一重厚实的山垣,最终在风神楼下,GUI头前方交汇。

    燕归来御空落下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希声,这才放心的拍了拍楚希声的肩:“万幸,小楚你平安无恙。”

    站在楚希声后面的剑藏锋闻言,不禁唇角一抽。

    这位燕师叔是不是把他忘了?

    同是宗门的圣传弟子,这待遇差别未免也太大了。

    他随后就注意到燕归来身后,宗三平几人的形状都颇为狼狈。他们身上的法器都有了些许破损,一身气息也略显晦涩。可见这几位的身上,都有着难以愈合的伤势。

    剑藏锋不禁眸光微凝:“看来师叔那边,经历过一番苦战。”

    “苦战个屁!”

    同为‘无相三友’之一的任笑我脸色铁青:“第二关我们几乎毫发无损,也就是白师弟受了一点轻伤。这些伤都是通过那剑气天渊时,被那戒律二书的天罚之雷劈的。方不圆这厮没用,那两门术法学的像是屎一样!”

    他说完这句,才发现楚希声这一队六人,不但齐齐整整,且都毫发未伤!

    任笑我不由现出了惊异之色。

    方不圆闻言则面色一红,神色略显尴尬。

    他随即就反唇相讥:“我好歹学会了,不像是某些人,一个月才学了一门‘一语成箴’。我其实学的不错,问题是那戒律二书需要命格,我一个山野散人,注定了要做商贾的人能有什么办法?”

    宗三平与叶知秋则凝神看着那方尖碑。

    叶知秋随即瞳孔一收:“看来又是一场血战,接下来怕是剩不下多少人。”

    “不止如此!”宗三平背负着手:“我们在参研剑招的同时,还得防备他人袭杀,参研这一式近神之招的时间还只给了一个月,难度不小。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优势。”

    他们两个队伍都很齐全,十二人都在,人力充沛。且队中的一众人等,都有着极强的悟性。

    燕归来同样眉头大皱。

    他感觉到几个弟子的视线,都往他注目过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燕归来神色从容的看向了那神风楼的牌匾,还有那扇气势雄阔的大门:“不过这一关凶险异常,之前第二关,我就遭遇了两个极其强大的对手,都有天榜前三十的战力,如非是请来了衡天剑的子体,我现在已经身殒多时。”

    他回过头,看向楚希声等人:“所以你等需量力而行,是否参与,全由你等自决。我不会强迫你们进入,也不会代你们做决定。”

    他说这句话,其实就是想要楚希声知难而退,就此退出云海仙宫之争。

    楚希声的血睚传承,决定无相神宗未来十年气运盛衰。

    燕归来不愿楚希声卷入这场血腥争斗。

    这次的仙宫之争强手如云,他未必就能照看楚希声等人周全。

    他已注意到楚希声手上的‘睚眦幻戒’已经破碎。

    暴露睚眦血脉的楚希声,必是众矢之的!

    楚希声猜知其意,却眼神坚定的一声轻笑:“师叔,我想看看神鳌散人的那式近神之招,对那戒律二书的传承也挺感兴趣。”

    燕归来不由眉头大皱。就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见剑藏锋微一拱手道:“我们这一队足以自保,师叔无需过于担忧。”

    燕归来心神一动,看向楚希声身后那元气旺盛,毫发未损的几人。

    他随后微微颔首:“也罢,那就一起进去。”

    这六人能够全须全尾的通过第二关,又安然无恙的通过剑意地渊,可见楚希声这队人的战力不容小觑。

    尤其是在楚希声的睚眦血脉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更让人惊奇。

    燕归来哈哈大笑,神色豪迈,龙行虎步般往那楼门走去:“说来你们师兄弟二人的‘双平天’,我也期待已久,这次正好见识一番。”

    楚希声剑眉一轩。

    宗三平与剑藏锋的‘双平天’吗?难道还能在平天剑的基础上,再迭加不成?

    听燕归来这么一说,他也挺好奇的。

    楚希声随后也毫不迟疑,跟在燕归来身后走入神风楼内。

    而此时在方尖碑的前方,狐心媚蓦然一咬银牙,往神风楼迈出了脚步。

    不过就在她迈步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大黑天’日迦罗,也在往神风楼的楼门方向走。

    狐心媚的心绪,顿时为之一沉:“你也要进去?”

    日迦罗面色平静,眼神冷漠的与狐心媚对视:“既然到了这里,不试一试,总不能心甘。你狐大先生不也是如此么?”

    他其实身负使命,不得不进去。

    哪怕是拿不到这座云海仙宫的传承,也得搞清楚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受人所制,身不由己。

    狐心媚的面色却黑如锅底:“进去之后,能不放烟就不要放。否则,我第一个宰了你!”

    日伽罗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冷笑。

    你说不放就不放?

    放烟是他的看家本领,不放云烟他还怎么活?

    一旦起了厮杀,难道坐以待毙?

    而此时随在他们身后的武至上也抬起头,他手按着腰间的剑,眼神阴冷的看着大黑天日伽罗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