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一百三十章 不寻常的夜

第一百三十章 不寻常的夜

 热门推荐:
    第一百三十章 不寻常的夜

    江纤纤绕着桌子转了一圈。把每人手里攥的字条都收到了自己手上,然后低下头去一张一张的翻看。

    “周正、云端、周正、周正……夏洛……”

    “什么?”云端扬了扬眉,拒绝相信:“不对!这不可能!”

    周正则是激动得满脸通红,一个劲的说:“谢谢,谢谢。”

    “谢什么,又不是颁奖典礼!我可没投你啊!”云端说着从江纤纤手里扯过那几张字条,嗯,他要自己亲眼看清楚,才能相信惨败的事实。

    最上面那张写着“夏洛”两字的,不用看就知道是夏洛这个家伙的毛遂自荐,忽略!写着云端的那张,是他自己的笔迹,不会错,忽略!最重要的是写着周正的那三张字条,其中字迹清秀又稍嫌柔弱的那张,是出自南宫嫣然之手吧?为什么?连南宫嫣然都觉得周正比较适合出去找人?

    云端挫败的抬头望向南宫嫣然,明显是想要一个解释。

    南宫嫣然被他一看,不知怎的有点结结巴巴起来:“我觉得……我觉得这是他的事……还是他自己去解决比较好……”

    “那你呢?”云端的目光又转向江纤纤。

    “我?”江纤纤摊手道:“觉得偶尔打击你一次也不错啊!”

    “就这样?”云端咬牙。

    “或者我说,你留在这里保护我们,让我们更有安全感的话,你心里会不会好过一点?”江纤纤挑衅。

    “可能。也许,大概是……”云端继续咬牙,这些家伙,都学会整他了!他应该高兴他们有了自己的主见,不需要他在身旁时时刻刻提点呢,还是该悲伤自己居然也被整到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甘道:“我要等莫非回来!”

    周正不答允:“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出去好几天了,说是要采药顺便找找拖宾,结果到现在一点信也没有。”

    “对啊,他回来也没有用,就算他投你一票,也是2v3,你赢不了!”江纤纤听到拖宾的名字,神情黯了一黯。

    周正深知云端具有极强的说服能力,生怕情况有变,哪敢让他多说?连忙催促道:“少数服从多数,不改了啊!就这么决定了,我去!”

    “既然你这么想去,就让你去吧。”云端妥协,站起来拍了拍周正的肩:“记得小心一点。”

    “嗯,我会的!”周正感动之极,就知道云端故意跟他作对的目的,只是不想他遇到危险。

    “啊,这样就完了?”夏洛也是难得看见云端吃瘪,见他只是咬牙了片刻,又恢复了常态,不禁有点意犹未尽。不过。她显然没评估一下云端现在的心理状况,这一句话出口,立刻惹来一道带点****又危险的目光。

    云端眯着眼看夏洛,唇角微微一弯,露出点笑来:“洛洛,你跟我出来私谈一下好吧?”

    洛洛两字,炸得夏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瞪着云端,心里嘀咕着,要不要这样肉麻啊?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战战兢兢的伸出两根手指:“我坦白,我刚才只是偷偷笑了两次……”

    云端满怀柔情的望着她没有出声。

    “好吧,事实上是三次,真的只有三次!”夏洛发誓:“看在我快憋出内伤的份上,有什么话就明天再聊吧?”

    云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要不我们就在这谈?”

    这里?夏洛转头看看保持沉默的众人,他们脸上都带着看好戏的八卦神情,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不情不愿道:“那还是出去谈吧……”

    她乖乖的跟着云端走出屋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好清爽,夜色真美好,可是身后跟着的人,有点可怕!

    两人一时半会没有说话。夏洛又不敢先行挑衅,四周静得好诡异,可是借着夜色的掩护,屋里那些偷窥的家伙却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沉默,只是一个劲的往门缝那边挤,边挤还边推搡着同伴——

    “别挤我!”

    “周正,你让开点。”

    “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啊!拜托,大声点!”

    “啊啊啊——”

    随着一阵惊叫,原本装得就不太牢的门,在这三人的体重压迫下,发出“吱吱呀呀”的****,最后很不给面子的彻底塌坏了。

    门板砸在泥地上,激起一阵尘烟,呛得三人咳个不停,偏偏他们还要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顾左右而言其他——

    “哎呀,这个门怎么突然坏了?”

    “对啊,没人碰过它。”

    “早说要修修了嘛,我……我去拿工具……”

    ……

    三人在那里掩耳盗铃,让夏洛好生羡慕,真想加入他们,而不是站在这里忐忑着云端究竟要对她说什么。

    “这边蚊子太多了,我们去别处。”云端拉起夏洛的手,态度还是好温柔。

    夏洛迷迷糊糊的跟着他走,心里想着,蚊子?冬天?蚊子?

    回头看一眼门边瞪眼的三位,忍不住偷偷的笑,向他们挥挥手道:“冬眠去吧。”

    “该死!他们嘲笑我们!”江纤纤有点恼。

    “那也没办法,谁让我们偷听了呢!”关键是没有听到啊没听到。南宫嫣然有点小失望。

    “偷听的确不太好,我们……呃……”周正犹豫着:“南宫,我也有话对你说,我们私聊一下?”

    周正就快要远行了呢,当然有话想私下里同南宫嫣然说,江纤纤很识趣的回自己房里去了,只是关上门的那一刻,突然觉得有点寂寞,带着点悲伤的寂寞。

    且不说周正与南宫嫣然的亲密私语,只说夏洛跟着云端走到溪边,见他还是在沉默,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呀?”

    “你讨厌看见我吗?”

    云端问得好突兀,夏洛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怎么会。”

    “那你投票时填自己的名字?”云端的声音低软,目光有点幽怨。

    “我……我……我只是觉得好玩嘛,你明知道别人都不会写我的名字……”就为了这个?让他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夏洛觉得有点好笑,正是因为觉得好笑,所以没觉察云端也在微笑,笑得有点邪恶。

    “那你承认喜欢和我在一起?”云端的手缠上了她的腰。

    “是啊是啊!”那语气,像是一个要求人疼爱的孩子,让夏洛不忍心说假话来气他。

    “可是我当时觉得很受伤啊!”云端将头搁在夏洛肩上。

    太撒娇了吧?夏洛忍不住红了一下脸,有点结巴道:“你……不要这样说话好吗?”

    “我受伤了。”云端坚持的重复着一句话。

    “那你想怎么样啊?”夏洛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在此时此刻,风清月明。溪流湍湍的夜里,这样的语气,这样撒娇的态度,会让她忍不住去主动将云端拥在怀里安慰他,可是又明知道这个人没有这样脆弱,而且她主动?她她她,会不好意思,因此为了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丢脸”的事,她觉得有必要跟他保持距离,所以假装自己有点恼怒是很好的伪装,接下来就可以不动声色的把腰上缠的那只手挪开。然后……

    还没等她计算好然后如何,云端已经将她的身子转向自己,轻轻咕哝了一句:“我就想这样……”

    紧接着他火热热的唇就贴了上来,夏洛在有其它反应之前,脑子里只掠过一个想法——

    他的眼睛好亮,就像是倒映在溪水里的星星,带着点水光的波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沉溺其中,一直,永远。

    那是怎样的感觉?明明寒夜里的风很凉,吹得她感觉有点冷,而溪水的湍湍声更凭添了几分寒意,可是为什么她身上和脸上却似着了火一样的滚烫?头很晕,有点站立不住,喘不过气,胸膛里十分憋闷,可就算如此“不舒服”,她仍然不想推开云端,反而不由自主的踮起了脚尖,贴近他一点,再贴近他一点。

    天堂和地狱,从来就只有一线之遥。

    两人相拥相吻了不知道有多久,最后还是云端惊觉过来先放的手,然后看着那个弯着腰,在大口大口喘息,脸上却带着抹羞红之色,更添娇艳的夏洛,心里感觉有点好笑,更多的是怜惜,还有拥有的幸福。

    “你……不会是一直憋着气吧……”云端该为她的“生涩”觉得高兴,还是头痛呢?这个家伙,明明都快憋死了,居然一直忍着没有说!如果不是他发现她快要晕过去了,而且明显不是他吻技太好造成的,太激情太投入之下,他甚至还没有觉察到她没有呼吸呢!

    “你……你……”空气多么美好,夏洛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把用来呼吸的时间浪费在跟他吵架上。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没有经验……不过……”云端脸上显出一抹偷了腥的坏笑:“我很高兴你没有经验……”

    忍不住了!靠!夏洛不知是被“嘲笑”得生气了,还是为了他的有“经验”而生气,抬起头怒道:“难道你很有经验吗?这肯定不是你的初吻了吧!”

    “对啊!”云端很理直气壮的点头:“当然不是初吻。”

    “你——”那也不用这样直接的说出来吧?刚偷吻了她,然后还嫌她吻技不好!夏洛心里有一把火在烧,不过不是刚才那种****带来的火,而是怒火!她擦擦嘴唇,瞪他,很用力的瞪着他,并且在心里发誓,这家伙,今后,别想再吻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