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一百零七章 惊变

第一百零七章 惊变

 热门推荐:
    第一百零七章 惊变

    云端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见草丛里窸窸窣窣一阵响,立刻警觉的退后几步。虽然此刻时已寒冬,昆虫稀少,可是小心戒备还是必要的。不过从草丛里钻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昆虫,而是全副武装的一队精灵,为首的那个带着一脸笑意,望着被托在云端手里的那个精灵道:“原来你在这里呀?快,快点回去,长老有急事找你。”

    “什么事?”精灵长老的孙儿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憾中,根本没有紧张感,只是无意识的答着话,心里还在猜测刚才与云端的那番对话有没有被这些精灵听见。

    “我也不知道,长老只说事情非常重要,让我们立刻找到你。”为首的精灵说话的时候,将头压的很低,但身子却挺得笔直,好像一根绷紧的弦,随时都可能一触即发。

    “既然有事那你先回去吧。”云端也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整理下自己的思绪,不过他刚弯下腰,想要将手里的精灵送到地面上时。突然发现那队精灵全都分散着站立,每个人手里的弓箭都拉了满弦,箭尖直指着他的脸。

    那已经不是戒奋而是敌意了,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队精灵的紧张,云端直觉的认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下意识的将摊开的手掌握了起来,迅速站起了身。

    “你——”精灵长老的孙儿前脚刚触到地面,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云端握在了手里,腾云似的急速高升,不禁转过头,惊疑不定的望了他一眼。

    “放开他!”地下的精灵们看见这一幕,立刻愤怒起来,有两个精灵控制不住情绪,手一抖,搭在弦上的箭就飞射出去。

    云端早就已经有了防备,根本不跟他们多说,站直了身就掉头跑了,迅速与那队精灵拉开了距离,而那两支箭疾飞了一阵,还没等落到云端身上,就已经因为力竭而跌落在地。

    “怎么回事?你放开我啊!”精灵长老的孙儿再迟钝也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使劲挣扎着想从云端的掌握中脱身。

    “别吵,事情不对头,等弄清楚了再放你走。”云端边跑边道:“你总该相信我不会伤害你吧?”

    说的也是,要是云端想伤害他,早就可以把他捏死了。精灵长老的孙儿听了这话。总算冷静了下来,不再挣扎。可是他面对着云端,刚巧能够看见在他身后追赶的精灵们,他们满面都是急躁之色,嘴里骂骂咧咧的,似乎把云端当成头号敌人来看待了,他又觉得不解,精灵对朋友一向都是真诚友善的,究竟能有什么事惹得他们翻脸呢?难道是他们刚才听全了自己与云端的对话,认为自己意图叛变?

    想到这里,精灵长老的孙儿又惶恐起来,大声喊道:“放我下去,让我跟他们解释清楚!”

    云端没理他,跑得反而更快了,没过多久就将那群身小腿短的精灵远远的甩在了身后。他生怕夏洛他们也遇到了危险,一口气奔回营地,却见屋外的平地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在,只有软糖被栓在木桩上,看见他出现,兴奋的吼叫着。

    “夏洛——”云端放声喊起来。他的心跳有点急促,不知道是奔跑还是担心的缘故。

    没人回答,他有点惶恐起来,又急着喊:“夏洛——”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夏洛面色苍白的探头出来,看见云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急急道:“你总算回来了,快进来。”

    云端此刻一肚子疑问,但眼下显然不是追问的时刻,他立刻闪身进了门,入眼就见莫非浑身血迹的躺在一张长桌上,周正等人都在,团团的围在莫非的身边,江纤纤拿着柔软的布巾在替莫非擦拭血迹,而南宫嫣然来回端着水,看上去差点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莫非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太像已经死掉的人了,云端的心猛跳了两下,急跑上去推开拖宾,拿手探了探莫非的鼻息,幸好,虽然鼻息很微弱无力,但他还活着!

    “他怎么了?”云端松了一口气,但面色凝重起来。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莫非身上的那些伤痕全是密密麻麻的箭伤,是精灵那种微型弓箭造成的,有些伤口还没处理,许多微小的箭枝扎立着,好像用力一压。就能全部没入体内的样子,教人心惊。

    “还用问吗?肯定是那群精灵干的!”拖宾扭头啐了一口,刚巧看见云端手里那精灵豆子大的眼睛盯着他,立刻厌恶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抬起手,比划了一个捏蚂蚁的手势。

    精灵长老的孙儿被他吓得浑身一颤,感觉全身的骨头好像都在他那虚空的一捏一搓中粉碎成末,失声辩解道:“不对!肯定不是精灵干的,我们没有理由伤害他!这一定是误会!你们放我回去问清楚!”

    “放你回去?”老好人周正此刻都是一脸震怒:“没这个可能!”

    夏洛在旁向云端解释道:“昨晚你走后,莫非说要去散个步,结果****没回来,我们找了很久,才在精灵谷附近找到了他,他就这个样子,躺在地上……”

    她声音有点哽咽,面容也十分疲惫,说到一半低下头拿手揉了揉眼眶,再也说不下去了。

    事情显而易见,除了精灵之外,没有人有能力造出那样微小而又密集的伤口,而且莫非脚上也粘着胶,众人当时是掘了地,连带着泥土一起铲起。才将他抬回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他们友善的精灵,会在****之间突然翻脸不认人。

    众人事后替莫非处理伤口的时候讨论过,如果出事的是拖宾,他们还有理由相信是拖宾不知轻重惹到了精灵,可出事的人却是莫非,这个一向稳重平和的人,很难想象他会被精灵敌视。

    “已经喂了点水,处理了一部分伤口,他应该会没事。”江纤纤说话的时候,语气有点不肯定,毕竟这里只有莫非才是学医的。而这个医生,此刻却躺倒在那里,持续昏迷着,无法替自己救治。

    云端点点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在他手里挣扎不止的精灵,觉得问他似乎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随手将他抛在桌上,然后迅速拿起一只碗,在精灵还没来得及跑的时候,将他倒扣在了碗底。

    这时他的注意力才转到莫非身上,在不影响其他人处理莫非伤口的情况下,在旁仔细观察了一阵,发现他沾满泥土的手紧握着,于是用力掰开,看见被他握住的是一株颜色绿中带紫的青草。

    “这是什么?”云端不认得这种草,暗自猜测会不会是这株不起眼的小草惹出的祸事。

    “不认得。”夏洛看了看,摇了摇头:“可能是什么草药吧,莫非有随手采药的习惯。”

    其他人也都不认得这草,云端只好将精灵放出来问,得到的答案却是普通的草药,似乎有点止血的功能,在精灵谷中随处可见,根本没有人看重这东西。

    既然不是这株小草惹出的祸事,那么事情就更复杂了。如果说精灵将莫非当成了入侵者,在误会的情况下伤害到他,那么事后肯定会有所解释,但事实却是没有任何解释,精灵长老甚至还派了人忽悠云端,为的只是将他的孙儿安然带回精灵谷,可见他们已经知道了莫非的身份,还执意与他们为敌,那就不存在什么误会了。

    “会不会是因为时空镜?”夏洛想来想去,觉得只有这件事有可能令精灵长老翻脸了:“可是,他前两天就知道我们在打听时空镜的事,要是想翻脸,当时就可以对我们下手,用不着拖到现在对莫非动手啊!”

    她说着。又看了看倒扣在桌上的那只碗,精灵长老要是想拖延时间布置周全再来对付他们,也不可能任由他孙儿跑到这里来当人质。

    云端点点头,除此之外,能让精灵长老翻脸的就只有他们无意中偷窥到宝石下掩藏的秘密这件事了,但这事他刚刚才在精灵长老的孙儿面前微露口风,而莫非却是在昨晚受的伤,时间根本对不上。

    “管他们为什么要翻脸呢!”拖宾已经被凝重的气氛压抑得有点受不了了,暴躁道:“不就是翻脸吗?谁不会啊!我也会!我翻脸比翻书还快呢!既然他们不仁,我们也不义好了,今后出门看见精灵我就踩踩踩!我就不信一群比蚂蚁大不了多少的小人,还能翻了天了!”

    拖宾一番话说得众人哭笑不得,但凝重的气氛的确也被缓和了一些,他们也不去猜测事情的真相了,只要知道现在莫非伤得快死了,而且这事是精灵干的也就行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将莫非身上的那些尖锐短小的箭枝全拔出来,然后找些消炎止血的药物,替他敷上,但是能不能成功将他救醒,就谁也不知道了,毕竟他们发现莫非的时候,他已经在那冰冷的泥地上躺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伤势没有及时处理,血流得有点多,情况非常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