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九十七章 群葬

第九十七章 群葬

 热门推荐:
    第九十七章 群葬

    这世界里的地图画得不算精确。但是主要城镇和地界的大体位置方向是不会错的,依照地图的指示走,夏洛等人想迷路都很难,一路上虽然也遇到了一些小惊险,但还是相对顺利的回到了茉香镇附近的地域上。

    一看到那熟悉的巨大世界,不知怎的,有一种归乡的心态。夏洛百思不得其解,她分明不太喜欢这样危机四伏的地方,怎么会产生这样的依赖感呢?不过她也无法否认,这里的空气比外面的要清新数倍,深深一吸气,整个人就好像与大自然溶成了一体,而且在这里居住,会有种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感觉,淡化了现实的残酷和利禄之心,只想安静的与云端倚着一棵巨树说说话,或是躺进一朵花里睡个懒觉,甚至还可以骑着红壳娘驭风乘云而行……

    大概云端和莫非也是这样的心态吧,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唇角带着抹不自觉的微笑。

    “还是这里好,采一株草药就足够用很久了!”莫非说着。伸手摸了摸比他人还高的草叶:“以前指导过我的老中医总对我说他的梦想,就是退休以后在郊野里弄上一片地,搭间小木屋,屋前种几畦草药和蔬菜,引一泓清泉,自给自足,安乐晚年。只是他这个梦想一辈子都没有实现过,没想到我倒是替他完成了这个心愿。”

    云端微微一笑道:“是啊,就算现在能回去,说不定我们也不太适应那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了。”

    三人说着话,离茉香镇愈近,打算先去那边瞧瞧,将他们托夸休带回来的物事取回,再回去见同伴。谁知走进茉香镇,就见那往日虽然人少,但相对还算热闹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都闭着门,好像整个小镇的人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静寂的让人有点心慌。

    “发生什么事了?”夏洛直觉的感觉到不对,许是这段时间来她经历的灾难太多了,一有风吹草动,神经就紧绷了起来。

    莫非有他的担忧:“该不会是狂犬病在这里蔓延了吧?”

    三人走到夸休家门前,听见里面悄无声息,顺着以前栓的绳索爬到阁楼里,绕着房子找了一圈,发现根本没有一个人在,想想无措。还是云端提议先去长老住处瞧瞧,也许能打听到什么事。

    还没走近长老的住处,就听远处一片哭泣声传来,三人相互看看,不解其意,加紧步子跑过去,就见长老住处的门外停着许多简易担架,许多人围着担架在哭泣,而担架上躺的都是茉香镇的居民,但看他们那灰败着脸,紧闭着眼的模样,就可以知道这些人都已经死了。

    “他们——”夏洛爬到高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躺在担架上的都是跟着商队出去的那些巨人,想必是狂犬病发作后死的。替他们悲哀的同时,她紧绷的情绪也稍缓和了一点,庆幸没有发生什么意料外的祸事。

    隔着人群,她还看见了夸休和夸聚,各自站在家人的身边,尤其是夸休,被他姐姐紧紧搂着,好像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一样。

    人群里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此刻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彩,那是夸列。他那天受伤很重,可是竟然幸运的没有像同伴一样染上疾病,但是看旁人都远远的躲着他,引得他一脸颓丧的情形,可以猜测到他心里大概是巴不得自己也染了病,和那些人一起死了算了,就不用再面对这种明显而又无声的指责了。

    所有的茉香镇民聚在一起是为了告别这些灵魂已经远去的亲友,听到长老命令大家把尸体抬出镇子,焚火净化的时候,一片恸地的哀哭声响起,有些死了亲人的,更是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还有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冲上去推搡揍打夸列,夸列也不还手,只是呆愣愣的站着,任凭他们发泄心里的怨气。

    夏洛远远的旁观着,有点忧伤,有点感触,低声道:“虽然我不喜欢夸列吧,但是凭良心说,那事也不能怪他……”

    当然有人的想法与她一样,这时夸聚的父亲夸归大概与夸列私交甚好,而且自己的儿子没有出事,平安归来了,此刻看不惯众人指责夸列。站出来替他说话道:“我看这事就不能怪他,听说当时随商队去的还有三个精灵,说不定就是他们引来的灾祸!要怪,也该怪那些精灵!”

    此话一出,夏洛听见后当即恼了,远远的冲着夸归道:“我呸!怎么能怪我们!”

    她的话镇民们当然听不见,他们的反应也各不一样,有些人坚持夸列该为此事负责,有些人则是开始破口大骂精灵,场面一时乱得无比,吵杂的都快听不清彼此的说话声了。

    有人大喊:“那三个精灵呢?把他们捉出来陪着火葬!”

    立刻有一堆人跟着起哄:“对啊!捉他们出来!”

    “我记得那三个精灵是一直跟着夸休的!”商队里某位幸存者嚷道。

    这下矛头都齐齐对向了夸休,开始有人指责他为什么要带着精灵出行,夸休年纪小,哪里经历过这样千夫所指的场面,吓得躲到自己父亲的背后,一叠声的喊:“不是我!也不是他们!你们别乱说!”

    夸桑看不得自己儿子被人欺负,恼了,伸手推了一下冲在最前面的人,骂道:“关我儿子屁事!”

    商队里那位幸存者看到夸桑不好惹,又喊道:“我听夸言说过,那三个可能根本不是什么精灵,而是玛雅人的奸细!”

    这句话一说,所有人已经急怒的情绪立刻被挑拔至最极点。哗然声响后,一群人跟着喊:“杀死那三个奸细,替死去的族人报仇。”

    这头闹着,那头夏洛气得跺脚,跟着大骂:“夸族人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吗?那么明显的意外都想不明白,非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才觉得心里好受了吗?”

    “算了,他们也是想转移下心里的悲痛,才找诸般理由来发泄。”莫非摇了摇头道:“以后躲着他们一些就是了。”

    他话刚说完,一直在旁沉默着看这场闹剧的长老终于出声了:“够了!我由着你们闹腾一会。发泄下心里的悲痛,没想到你们越来越离谱!要我说,这事谁都不该怪,就像你出门不小心被蛇咬了,你该怪谁?这次的事纯属意外,以后谁都不许再提!”

    说着他又转向那带头闹的商队幸存者道:“还有你,空口白牙的,凭什么说那三个精灵是玛雅人的奸细?你没见过玛雅人吗?玛雅人的眼睛是紫黑的,而那三个精灵的眼睛是黑色的!只有精灵才有这种纯正的黑眸!这是无法掩饰妆变的!何况我活了这么多年,这世上哪个种族的语言我听不懂?唯一不懂的,也只有那与外界从无交集的精灵族的语言!那三个精灵说的话就是我不懂的,毫无疑问,他们是精灵!再说我们这片地域,外族唯恐避之不及,从来不敢靠近,你们活得也算久了,见过哪个族的旅行者或是商人到过这里?与我们比邻而居的只有精灵!”

    一番话说得夸族众人哑口无言,但长老显然憋了许久,还没打算收声,吸了一口气又道:“还有,玛雅人和我们无怨无仇,为何要派奸细来害我们?谁都知道玛雅人最喜安逸,我们这里又没有什么财富珍宝可供他们掠夺,他们图什么?如果不想挑起战争的话,从今往后,不许你们找借口伤害精灵,也不许再提什么玛雅人奸细之类的话!都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夸族众人七嘴八舌的应着。

    “说大声点,不情不愿的像什么样子?”

    长老在族中的威信还是很高的,没人敢反驳他的话,就连不情愿,也不能明显表达出来,因此他这话一说,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大喊道:“听见了!”

    “那好——”长老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带着点悲伤的挥了挥手道:“你们把这些不幸的族人抬去葬了吧,思念就到此为止。他们的灵魂已经远离了我们,会幸福的和神生活在一起的,而你们这些活着的人不要再沉溺在悲伤中。让怨恨这种恶毒的情绪蒙蔽了你们的心灵,否则这一辈子你们都会活在悲哀中,被神遗弃!”

    长老的话一说完,没有人再吭声,都默默的抬起简易担架将死者送往镇外,孩子们也不再吵闹,低着头跟在大人身后默默的走,整个丧葬队伍显得异常肃穆而庄严。

    夏洛等人对望了几眼,被这种气氛感染,也都不说话了。

    这时一只乌鸦嘎嘎叫着,从他们身后的屋脊上振翅冲天。长老独自立在那里,听见乌鸦弄出的动静后往这里张望了一眼,发现了坐在那里的夏洛三人,只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就步履蹒跚的走进了他的屋子里。

    这一刻,夏洛觉得他看上去好像突然老了十来岁,真的是一个行将入土的老者了,心里不禁泛起了点莫名悲伤的情绪,再抬头看看天空,仍然一片碧净,三两只鸟儿翱翔其间,转眼愈飞愈远,消失不见。

    *——*——*——*

    祝大家国庆快乐,假期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