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九十二章 麻藤粉

第九十二章 麻藤粉

 热门推荐:
    第九十二章 麻藤粉

    收拾东西的时候都是云端和莫非在忙碌。夏洛失魂落魄的站在一旁发呆,问她,似乎也说不清在想什么,只是一直都很茫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也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不知不觉就站着发愣了。

    “我说,她好像有点不对劲。”莫非悄悄将云端扯到一边低语。

    其实他此刻就算是站在夏洛身边说话,只要不特意放重语气和音调,估计她也是左耳进右耳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

    “是有点不对劲。”云端早就觉察了,但是仔细想想,除了夜里睡觉时,三人几乎都待在一块没有分开过,他和莫非都好好的,那么夏洛也不至于有什么问题啊。除非……

    他想着又摇了摇头,每天都逛到很累回去,她不可能夜里再一个人出去乱逛的,常常锁上门就睡着了,有时天亮了要喊她才醒呢。

    “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云端有点担忧。

    “看这样子也不像,先前还好好的。一点征兆都没有。”莫非说着,借故走过去搭了夏洛的脉把了一会,她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跟木偶似的怔怔站着。

    查不出原因的病症最让人头痛,莫非有点束手无策了,恰好他们身边还站着几个玛雅城主留下来看守监视夸族人的侍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懂夸族语言的,虽然听不懂他们在拿汉语说什么,但夏洛的反应还是人人都能看见的,其中有个侍卫忍不住用夸族语言咕哝了一句:“看这样子,她是麻藤酒喝多了吧!”

    “麻藤酒喝多了会这样?”云端耳尖,身形往前一窜,右手已经紧拽住了那侍卫的胳膊,似乎生怕他跑掉的样子,脸上的急切神情表露无遗:“但是她只喝过两口麻藤酒,这还是几天前的事了。”

    “几天前的事了?”那侍卫微讶道:“那不至于啊,麻藤酒要一次性喝很多下去,才会有这种反应。”

    “很多是多少?”莫非是中医,用药讲究精准,此刻探病由,也十分讲求精准。

    “总要一口气喝上几百杯吧。”那侍卫说着,偷眼瞟了瞟夏洛,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像是有那种酒量和肚量的人,因此不等云端追问又道:“要不就是她不小心直接吃了麻藤,没有酒的中和,只要吃一点,就会变成这样子。要是吃多了,可能一辈子都会陷入幻梦中醒不过来。”

    “那有没有解法?”莫非追问。

    “这个……好像有,而且一定要在十天之内解掉,不然就算有解药也没有作用了,但我记不太清楚了……”那侍卫说着,鉴于刚才夏洛替他们解了城危,对她略有好感,也希望她能被治好,就转头询问同僚。无奈麻藤不能直接吃的事情是所有玛雅人都知道的,既然不会吃,就不会有人去关注解法,因此他们也不太清楚,只不住的摇着头。

    云端双眼微微眯起,将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细细的在脑海里虑了一遍,突然松开紧拽着那侍卫的手,叮嘱了莫非一句:“你照顾好她,我去去就来。”

    “你上哪去?”

    莫非看着云端往城内奔去,不由追了两步,但云端此刻显然焦心如焚,压根就没有搭理他,头也不回的去了。他停步转头再看看夏洛。见她还是低头盯着脚尖,魂游天外的样子,又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最近真是多事呢!看来下次要是再出门,一定得看看老皇历,但是这个世界上又哪有皇历这东西呢?似乎连历法都有些不同呢!

    云端去的时间不久,很快就赶回来了,但这次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右手上还拖着个不断挣扎,脚步显得有点踉跄的女子。莫非坐在那里眯起眼辨了辨,发现那女子竟是他们初到庞贝城时,去光顾的那家酒吧的女待。

    “给解药吧!”云端拖着那女子走到近前,将她往夏洛面前轻轻一推。

    那女子停步不及,趔趄两步,要不是撞到了莫非,差点就跌倒在地上,此刻她满脸都是委屈之色,轻扯了扯滑到肩头的衣衫,泪汪汪的盯着云端,只是不说话。

    旁边的侍卫有点怜香惜玉起来,微微皱起了眉头,但云端还转头向他们道:“麻烦你们替我翻译一下,她听不懂夸族语。”

    先前那个与他们说话的侍卫犹豫了一下,才照实翻译了他的话。

    那女子睁着无辜的眼,连声辩解道:“这事与我无关,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害她呢?”

    云端似乎认定了这事是她干的,根本不在乎她的辩解,冷冷道:“这个问题我也很纳闷。请你解释一下!”

    “我都说了不是我,你们这些人真野蛮!”那女子说着就转身想走,却被云端拦下了。

    莫非在旁低声问道:“会不会真的冤枉了她?”

    “不会错的!”云端自信的望着那女子道:“既然你不承认,那我问你,为什么那天我们离开酒吧后,你也借口有事请了假?”

    那女子听了翻译的话,失口喊冤道:“那是她把我衣裳浇湿了,我总得回去换衣裳吧?”

    云端摇摇头,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听说你们那里是按时间付工钱的,而你最近似乎急钱用,很久没有请过假了,单只为了换一件衣裳,用得着出去一整天吗?还有昨天,你又请了一天假,也是被客人拿酒浇湿了衣裳,回去换?”

    “我也有私事要办呀。”那女子不惊不慌,反倒向云端飞了个媚眼过去,柔柔媚媚的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吐气道:“怎么,你很想知道我去办了什么私事么?想知道,你好好问我,我不就告诉你了么?”

    这种****的场面,看得那几个待卫都有点面红耳赤起来。翻译的时候都结结巴巴,很尴尬的样子。谁知云端却不为所动,照旧冷然的望着那女子,眼里根本没有半分被**起来的****,只是淡淡一笑道:“照你这么说,那天你走了之后,酒吧里的调酒师发现少了一包麻腾粉的事,你也不知道了?”

    怀疑归怀疑,云端也不是没有道理就拖了这女子来的,只因这几天内,夏洛唯一得罪过的人就是她。自然嫌疑最大的也就是她了!而且他事先找了那天被他整醉的那个招待作翻译,问过酒吧里的许多人了,觉得一切迹象都表明是她下的药,有了把握才行动的。至于那招待和酒吧里的其他人为什么要老实回答他的问题,那就要感叹一下金钱攻势的巨大威力了,它可以把一切不合作甚至是敌对的人,都改变得合作起来。

    “店里少了麻藤粉,说不定是那调酒师用掉但忘了,何况人多手杂的,怎么就能断定是我拿的呢?你们不要冤枉我!”

    那女子听见他这话,眼里第一次闪过一丝慌乱,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还是被云端敏锐的给捕捉到了,他心里更加清明,不止不听她的辩解,连问都不再问了,只追着她要解药。

    “一会我们就要走了,你要是不给解药,那对不起,只好委屈你跟着我们一块走,什么时候想通了给解药,什么时候再放你走。”云端的语气强硬起来,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事,害得夏洛变成现在这样,而且症状好像还越来越严重,他十分自责。

    那女子一听这话,反倒露出一脸轻松的神情,歪歪的腻到云端身边娇媚笑道:“你想要我跟着你走,直说不就得了,我也很愿意呢!何必要这样冤枉我呢?”

    “我也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什么事,既然你愿意,这就好办了。”云端也跟着笑,顺手还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纸包,在她面前晃了晃道:“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你只有十天时间,十天之内不给解药,这纸包里的药粉就送给你了。”

    侍卫结结巴巴的翻译着这些话。但是那女子根本没有在听,一见云端摸出纸包,嗅见那熟悉的味道,就已经清楚纸包里装的是什么,她再偷眼瞟瞟夏洛,见她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似乎对身周发生的事根本没有好奇,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心里不由焦急起来,她可不想变成这种木偶模样,那一辈子就被毁了!

    说实话,她给夏洛下药,只是出于不忿,说到底还是个脸面问题,当时头脑一热就随手偷了包麻藤粉,跟在夏洛等人身后出了酒吧,仗着对地形的熟悉,跟踪时没有被发现,但是等她清醒一些,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只是一直跟着他们,见他们住宿到旅店里才悻悻的回去。

    次日再次日,她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终于在昨天又抽空去了趟那家旅店,发现他们三人外出未归,就跟旅店老板闲聊了两句,给他灌了点**汤,探问到了夏洛住的房间,随后就趁那老板出去解手的机会,偷了钥匙进了夏洛的房间,将麻藤粉下到了她桌上的茶壶里,然后再迅速溜走。

    这事她自认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压根没留下丝毫破绽,还暗自得意呢!怎能想到云端这么快就寻上了门呢?只好来个抵死不认,这才闹成了眼下这种局面。偏偏云端在她的感觉里是个出手阔绰,看上去很有钱,长得又俊的人,若是让她跟着云端走,她真是心甘情愿,但眼下的情况显然与她期望的不同,带她走就是为了逼她拿出解药呢!除此之外云端没有半分对她心动的反应,由此可见,夏洛在他心里的份量比她要重得多,那么跟他走,就变成了下下之策……

    这样的估算没有错,但这女子还是自作多情了点,她在云端心里可以说没有半点份量可言,他身边从来没少过自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早就习惯淡然应对,自动忽视了,如果不是出了这挡事,没准再过几天,云端都压根不记得她这个人了。

    “再让你考虑一阵,你可要想清楚了。”

    云端见她站在那里沉吟不语,也不催她,只要找到了下麻藤粉的人,他有的是方法拿到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