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七十四章 照片的来源

第七十四章 照片的来源

 热门推荐:
    第七十四章 照片的来源

    云端极其挫败的苦笑了一下:“真拿你没办法……”

    夏洛见他一向无往不利。难得吃瘪一次,忍不住“噗嗤”笑了。

    云端摇摇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抬手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尖,随后顺势托住了她的腰,将她往红壳娘背上送去:“走吧,再迟点,他们又有笑话说了。”

    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但那问题令她纠结了许久,赶了一段路,夏洛还是没忍住问了:“你钱包里怎么会有纤纤的照片?”

    “这个嘛——”云端偏着头想了想:“那不是江纤纤。”

    “呃?”夏洛愕然:“明明就是啊,那脸一模一样。”

    “那是她姐姐,叫柳残梦。”

    “双胞胎?”

    “是啊,同卵双生的,所以长得很像。”

    “那你怎么会有她姐姐的照片……”夏洛问得心虚,好似泄露了自己的在意,但又的确很好奇,不问明白心里憋得难受:“而且她们的姓也不一样,一个姓江,一个姓柳。”

    “这事有点复杂。”云端皱了皱眉:“而且涉及到她们的**……”

    “哦,如果不方便那就不要说了。”夏洛有点失望。

    “本来是不能说的。但眼下流落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告诉你也没什么。” 云端想了想道:“其实,我的职业是私家侦探,这张照片是柳残梦委托我调查江纤纤时拿来的,说是两人长得一样,她的照片就可以用来辨认江纤纤。”

    “啊!”夏洛吃了一惊,差点从红壳娘背上摔下来,幸好云端及时伸手搂住了她。她坐稳了身子,回头望了他一眼:“私家侦探啊,好像小说里出现的人物……”说着,她抬手捏了捏云端的脸:“你是个真人吧?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嗯,要不要试一下,如假包换。”云端捉住夏洛的手,邪邪一笑,那双摄人的眼,仿佛要勾了人的魂魄去,让人心甘情愿沉溺在那一片能醉死人的眼波里。

    夏洛急忙转回头,惊慌道:“不……不用试了……我相信你就好啦!你继续说……”

    看见她的慌乱,云端闷声笑了,停了一会才继续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就是这对双胞胎在刚出生时,被亲生父母分送了出去,交给别人抚养。姐姐柳残梦长大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想把亲妹妹认回来,但是她知道妹妹当年是被送到富人家里养的,大概眼下生活得很好。又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认她,因为这很可能破坏她目前的平静生活,于是就委托我替她调查一下江纤纤的情况,包括住址,生常生活习惯,结识的朋友,念过的学校,平时常去的地方等等,反正要求我调查得越细越好。”

    夏洛反应不慢,立刻得出了结论:“所以你就跟着她上了飞机?”

    “是啊,坐过几十趟飞机都安全无恙,但是一遇上你就遭殃了。”云端玩笑道。

    “诶?”夏洛不服气道:“那我是不是可以把话倒过来说,我活了二十年,一向风调雨顺的,但是一看见你就倒霉了!”

    “嗯。”云端眼里露着笑意:“这就证明我们是天生一对!”

    “皮厚如城墙啊……”夏洛说不过他,只好低声咕哝了一句,随后感觉到云端搂着她的手更紧了些,心里又泛起些甜蜜,两人就这样默默行了段路,谁都没有说话,仿佛在细细的品味这与以往不同的独处时刻。

    半晌。夏洛忽然“咦”了一声,惊道:“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云端微挑了挑眉梢。

    “大概是我多心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夏洛不太确定自己想到的事情,不敢说。

    云端依稀知道她想到了什么,鼓励她道:“说说看,反正又没别人在,错了也没关系。”

    “我怎么觉得柳残梦的居心有点叵测呢?”夏洛犹豫道:“想要知道妹妹过得好不好,并不需要这么仔细的调查啊。”

    “嗯,还有呢?”云端笑意更浓。

    “她俩长得一样,她……该不会是想李代桃僵吧?”夏洛话一说完,就急忙道:“我随口胡说的,你别笑我哦。”

    “没想到你脑子还挺好用的。”云端憋着笑道:“还以为你就只会做傻事呢!”

    “谁傻了?你才傻——”夏洛习惯性反驳,话说到一半才睁大眼睛,回望他道:“猜对了?”

    “差不多吧。”云端点头笑道:“柳残梦当年也是被送到好人家去的,因为长得漂亮,就算是女孩也有人愿意收养,但是她十二岁的时候,养父投资失败破了产,家境一落千丈。过惯了舒服日子,她当然不甘心忍受眼下的贫穷,恰好又得知自己有个日子过得富足的同卵双生妹妹,大概就起了****的心思。不过她到底怎么打算的我还不太清楚,但显然跟她自己说的不一样,我只知道她现在经济很拮据,似乎还染上了毒瘾,委托我的钱还是找人借来的。”

    “这些她不会说给你听的吧?”

    “我顺便调查出来的。”云端微微一笑道:“我有自己的职业原则,不喜欢让人愚弄,想花点钱就拿我当枪使,那可不行!”

    “那你干嘛还帮她调查纤纤呢?”夏洛不解:“还收了她的钱。”

    云端苦笑道:“收钱的时候我还没调查呢。只是有点怀疑她的动机,本来打算把事情弄清楚,回头把钱丢还给她的,结果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钱被我用来擦屁股了……”

    “咳咳……”夏洛想憋笑,但没憋住,只好用咳嗽来掩饰。

    云端无奈的轻拍了拍她的头:“那天晚上你看见我和江纤纤说话是不是误会了?我其实就想打探一下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知道就好办了,可以提醒她留点神,因为就算我不接这活,没准她姐姐还会找别的私家侦探。不过目前也回不去,看来这样小心也是多余的。”

    “那她到底知不知道啊?”夏洛拔啊拔啊,把他的手拔开。

    “不知道。”云端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得保密,人有时候糊涂点,才会过得比较开心。”

    “嗯,那就不告诉她。”夏洛点头答应,忽然觉得与云端这样分享同一个秘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被拉近了许多。起码,她现在知道了云端的职业,以前那些疑惑都迎刃而解,觉得他不再那么神秘而不可捉摸,变得能够让她真实的看清,触摸到。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让她安心且欢欣。

    路上耽搁了一阵,等他们赶到湖畔边时,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活,望着他们笑。其他人还算含蓄,没有什么言语上的取笑,但拖宾的嘴相对就没把门,当场脱口道:“你们不会是去野战了吧?小心**到一半,草丛里蹦出只蚱蜢!”

    即便夏洛早就对他有所了解,还是被他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窘到了,一时不知该回什么话反击好了。倒是云端面不改色。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淡淡回道:“那倒好,午饭都送上门了,省了时间。”

    这不是明摆着默认了拖宾的话吗?夏洛黑线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却听云端在她耳边低声道:“忍忍吧!他就喜欢起哄,你越窘迫,他越兴致勃勃,要是你没什么反应,他觉得没意思,也就不说了。”

    果然,拖宾明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只是言语调笑而已,见云端答的坦然,倒觉得没趣了,何况江纤纤在旁还直皱眉,他立刻就顿住了嘴不再说下去。

    几人合力将机上的行李搬运下来,然后一趟趟的利用红壳娘拉回营地。因为前一天晚上云端去找过夸休和夸聚,请他们帮忙将镇里那些孩童带到别处去玩,因此今天湖畔边很安全,根本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干活的进度还是很快的。

    夏洛也找到了她那个大大的背囊,伸手进去一阵掏摸,结果摸出两大块巧克力,当场递了一块给江纤纤,自己剥了另一块的锡纸,就掰了一角送进嘴里,然后在阳光底下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她一向喜欢甜食,尤其是巧克力,是她的最爱,简直无时不刻要带在身边的,到了这世界之后,别的事情还可将就,就是没有巧克力吃,着实让她有点难过。近来每天夜里入睡前,她都在幻想自己吃过的各式各样口味的巧克力,苦味、酒心、榛仁、夹心……

    很想吃但是吃不到呢!就连背囊里也只带了这两块,看来要省着点慢慢吃啦!夏洛满足的叹了口气,要是早知道坐上那飞机会掉落到这个世界里来。当时她就该背上一整包的巧克力!不不不,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该坐那架飞机……可若是不坐,又不能认识云端……好矛盾啊!

    想到这里,她抬眼瞧了瞧在边上搬行李箱的云端,心情如同嘴里慢慢融化的巧克力一样,甜蜜而又微苦。自古世事难两全呢,如果要拿巧克力换云端,她干脆还是戒了巧克力吧!

    恰好此时云端抬起眼来,两人的目光如同胶着在了一起,就那样痴痴对望了片刻,直到莫非在边上假装咳嗽了两声,夏洛才醒过神来,慌忙移开了目光,低下头微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