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二十一章 大雨滂沱

第二十一章 大雨滂沱

 热门推荐:
    两人一狗顺着来时的山路下去,沿途看见附近的植物被踩塌一片,再往前走一些,追逐他们的孩子们早就跑得没了踪影,但那只野猪却在一棵松树底下使劲的刨挖着什么东西。

    “汪——汪汪——”

    软糖又开始吼叫,夏洛原先以为它只是有点傻,分不清好意歹意,现在突然觉得它不只是傻,它还有点愣头青,对着她吼就算了,反正她也打不过它,但是它居然对着一只体积足有它几十倍的野猪吼,那不是自个找死是什么?

    云端也有点紧张起来,拿手在软糖头上一拍,轻声喝道:“不许叫!”

    可惜为时已晚,那只野猪早就听见了狗吠声,转过头来向着他们这边望了望。夏洛决定不管这只傻狗的死活,先狂奔逃命再说,谁知那野猪冲着他们哼了两声,又转回头去继续拱土,掘出半块表面有多角形疣状物的黑色物体,吭吭哧哧的吞了下去。

    “趁这机会快走!”

    云端拉着夏洛就跑,软糖那只傻狗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直到看见野猪再次抬起头来,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体积差距过大,再说可以倚仗的人也跑了,立刻撒开四条腿狂奔起来,转眼就冲过了云端和夏洛,窜入草丛里去了。

    夏洛被软糖吓了一跳,以为野猪追上来了,仓皇回顾,结果发现身后只有被风刮得沙拉拉直响的草树,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好险!”

    “是运气好,那野猪在啃松露,要不然早追过来踩死我们了。”

    “松露?”这么有名的东西夏洛当然听说过:“就是那个价比黄金的松露吗?我们要不要也挖点来吃?”

    云端皱了皱眉,露出一脸厌恶:“免了,没兴趣!”

    “不好吃吗?”夏洛好奇的追问,她想不通如果松露不好吃,为什么还要卖那么贵?

    “那种味道……说不清啦……”云端觉得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总之他自己很不喜欢。

    两人边说话边慢跑着,倒也不觉得累,但是顺着软糖逃窜的路线追过去,却发现这家伙瘫倒在草丛里耷拉着舌头口吐白沫。

    “你养的狗还真是……”云端憋着笑道:“特别!”

    真丢脸!夏洛无语望苍天,真想问问老天爷这世上为什么会存在像软糖一样的狗啊!

    轰隆隆——

    天空中有低沉的雷声翻滚而过,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转瞬天色就阴沉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云朵急速聚集在一起,看上去很快就要下雨的样子。

    这是老天给的答复吗?还真是含义深刻!

    空气很沉闷,蜻蜓低低飞旋,草叶被风吹得起伏如波。

    “快走吧,就要下雨了。”云端顺手揪了半片草叶,顶在头上。

    夏洛边跟着他往南宫嫣然的藏身处跑,边迟疑问道:“我们回去的时候要带上狗吗?”

    这问题还真是难回答,云端无奈的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直摇尾巴的软糖道:“你不带它回去,它自己就不会跟着来吗?”

    说的也是,总比在郊野给软糖找个住处,第二天来看它,发现它已经变成一堆白骨要强。再说万一被原住民发现了它,再次追着它跑,夏洛可没有体力跟着继续上演一次马拉松狂奔。

    两人匆匆跑到南宫嫣然藏身处,瓢泼的大雨就哗啦啦倾了下来,虽说雨点是正常的豆大,但是砸在身上还是有点痛,用来挡雨的草叶根本就没用,不到半分钟,他们就浑身湿了个透,阿q的自我安慰一下,就当是洗按摩浴了。

    淋雨不算大事,忍耐一下也就好了,但是南宫嫣然不见了,这问题让人非常头痛,狂风骤雨之下,能见度非常低,要到哪里去找她?

    云端弯着腰在草丛附近四处找。

    夏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焦急的放声大喊起来:“南宫——”

    唯有软糖十分兴奋,在大雨里撒着欢的跑,不时还吠上两声,跟夏洛来个二重唱。

    两人把附近一百米之内的地方翻遍了,完全找不到南宫嫣然的影子,夏洛急道:“你不会是记错了地方吧?”

    “不可能,就是这里!”云端对自己的记忆力非常自信。

    “她会不会遇到什么昆虫攻击,跑到别的地方去……”雨下得实在太大,夏洛每说一句话都要扯着嗓子喊,然后大雨就会灌进嘴里,噎得她半天说不出话。

    “如果没下雨,你的狗还能帮着找找,现在……”云端眯着眼辨认了一下方向,指着远处道:“我们先去避避雨再想办法找吧。”

    云端指点的方向是他们第一次露宿的石屋,两人在茫茫大雨中艰难前行,忽然听见身后一串疯狂的狗吠声,还没来及得转头查看,软糖就跑上来咬住了云端的裤腿,拖着他往后走。

    “雨这么大,别闹!”夏洛被淋得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云端随手扯了草叶遮在额前,尽量避免被雨迷了双眼:“它好像有什么发现,跟着去看看……”

    两人跟着软糖返回,走不多远就在草丛里看见了已然昏迷过去的南宫嫣然,只是雨大草深,如果没有软糖指路,还真的很难发现。

    夏洛见南宫嫣然脸色青白,连忙蹲下身去略略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没有受伤,不知道为什么晕了,先把她抬到没雨的地方去吧。”

    “两人抬太慢了。”云端干脆将南宫嫣然横抱了起来,往石屋的方向走去。

    南宫嫣然昏得迷糊,但是隐约感觉到了身体的震动,挣扎着睁开眼来,才刚看清抱着自己的是云端,心里一松,随即就被雨水冲得再次闭上了眼,不由自主的轻转了一下脑袋,将脸埋到了云端的胸前。

    “你醒了?”

    云端一问,南宫嫣然才发现自己似乎无意间做出了太过亲昵的举动,心里又急又羞,想要辩解,但无奈体力精神实在不济,话还没出口,又再次晕了过去。

    石屋里也滴滴嗒嗒到处在漏水,但是有了点遮蔽,总好过在外面直接被雨浇,只是这夏季天气变幻实在太无常,前一刻还热得浑身冒汗,这一刻被湿衣服一贴,再小风一吹,冻得直哆嗦,夏洛只觉鼻子一痒,一个喷嚏就冲口而出。

    “该死,不会感冒了吧?”夏洛撸着鼻子,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变得有点沙哑起来,又冲着南宫嫣然抬了抬下巴道:“她怎么样?没大碍吧?”

    云端见南宫嫣然脸色青白,但是双颊绯红,便伸手去试了试她额上的温度,结果发现她烧得有点烫手,不觉皱起了眉头:“发烧了。”

    “没有药啊,连火都没办法生……”

    夏洛话说到一半,站在她身旁的软糖突然使劲甩起了身体,皮毛里的雨水四散飞溅,就仿佛下了一场局部的细雨,弄得她刚擦干的脸,又开始往下滴水。

    这只狗太可恶了!石屋里明明有三个人,它偏偏站在自己身边甩水,肯定是故意的!但想归想,夏洛还是没敢吭声训斥它,只悄悄退了两步,躲到云端身后,免得激起了它的怒意。眼下情形已经够糟了,再来一阵狂吠配音,可实在不太美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