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夏洛 > 第六章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第六章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热门推荐:
    闷头走了不知道多久,除了偶尔遇见点蚱蜢、蚊子、苍蝇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之外,一个人都没有碰到。

    夏洛忍不住问道:“人呢?为什么没有人?”

    “人?”云端脚步微顿:“你想看见什么人?住在这里的,还是一起跳下飞机的?”

    “随便啦,只要是人就可以了。”夏洛张望了一下身周,满面沮丧:“我怎么感觉像是走在荒野里?看见的除了草之外,还是草。”

    云端沉默了片刻:“你最好祈祷不要遇见住在这里的人。”

    夏洛一怔,还没傻到要问为什么,低下头去不说话了。是啊,这个世界里鱼鸟昆虫的体型尚且那么巨大,如果有人,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子。

    她不敢再想下去,也没办法再想下去,仿佛要印证她的猜想一般,草丛里沙拉一响,突然从中窜出一只巨型的兔子,紧接着一片如滚雷般的喧哗吵嚷和脚步声就在他们的头顶上空炸起。

    夏洛受到突然的惊吓,差点失声叫了出来,还是云端反应快点,一把将她搂到自己身边,示意她蹲下,然后伸手拉弯两三片草叶的叶尖,将两人遮蔽起来。

    刚刚躲好,一只巨大的脚就在他们身边不到半米的地方落下,震起地上的泥尘,踩塌了一大片草叶。夏洛捂着嘴,看见鲜绿色的草汁从断草里渗了出来,空气里顿时弥漫起一股带着尘土味的微涩清香。

    混乱持续了不过半分钟,夏洛却感觉漫长得仿佛有半个世纪,直到那阵末日降临般的震动渐远渐隐,她还浑身僵硬的蹲在那里,感受着自己急促如擂鼓的心跳。

    云端坐在她身旁,看着被踩断碾烂的草叶,苦笑着咕哝:“你还真是乌鸦嘴……”

    “什么?”受到了言语攻击,夏洛立刻醒过神来:“是你说最好祈祷不要遇见住在这里的人,所以我才在心里稍微祈祷了一下,乌鸦嘴的明明是你!”

    云端站起来:“不跟你吵……”

    “你以为我爱跟你吵啊!”夏洛倒不是蛮不讲理,而是忍不住想说些话,宣泄一下心里的恐惧和压力。

    两人吵了几句嘴,彼此都觉得气氛轻松了点。

    夏洛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站起来拿手肘撞撞身旁的云端:“喂,你有没有听清楚刚才那几个巨人在喊什么?”

    “听清了,不过没听懂,言语不通的问题吧。”云端远眺巨人离去的方向:“我想他们可能只是几个孩子,悄悄躲在草丛里逮兔子玩,要不然在他们靠近之前,我们就应该能听到点动静。”

    孩子?孩子的体型就庞大得像铁塔,那成人会是什么样子?夏洛打了个哆嗦:“我们……误入巨人国?”

    云端折了段草茎放在嘴里嚼:“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也有可能是我们变小了。”

    夏洛问话的时候,其实满心里期许着云端能给出否定的答案,此刻听见他这么说,当然失望的很,低头拿脚蹭了半天泥地,喃喃道:“我想回家……”

    云端叹了口气,轻拍拍夏洛的肩:“你就认命吧!”

    “什么意思?”夏洛瞪他:“你难道不想回家?”

    “我想回去。”云端的目光望向不知名的远方。

    回去?和回家有什么区别?夏洛狐疑的瞟了两眼云端,突然觉得,这个家伙应该是个有故事有经历的人,要不然为什么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他的侧脸显得分外寂寥忧伤?

    夏洛正在心里幻构云端狗血八卦的身世和遭遇,下一刻,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温暖之极的笑容,望着她柔声道:“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窘!难道她的心思都毫无保留的显现在脸上?夏洛从云端那温柔之极的态度里品出一点警告的意味,尴尬的摇头否认:“没,我什么也没想……只是奇怪你既然也想回去,那干嘛叫我认命?”

    “问得多余。”云端不知为什么觉得激怒夏洛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果然话一出口,就看见夏洛的脸颊鼓了起来,捏着拳头气呼呼的望着他道:“哪里多余了?你解释给我听!”仿佛只要解释不清,她就要对他饱以老拳了。

    “很简单啊。”云端忍住笑:“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认命有什么办法?只有先认命,你才能冷静的去面对接下来要遇到的事,否则光想着要回家,却没有一点实际行动,能回家吗?”

    “那你现在在干嘛?”压根没看到他有一点想要回去的实际行动嘛。

    “试图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只有弄明白这些,才能知道有没有回去的可能性,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不过在这之前,更重要的是确保自己还活着,死人是回不去的!”云端说着迈步就走:“行了,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你不想呆在这里喂蚊子的话,就闭上嘴跟我走!你的心智显然应付不了这么特殊的情况,以后不许再问这么多问题,只要听我的话就够了。”

    玛丽隔壁的!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夏洛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粗话,但与此同时,她心里的负面情绪又被缓解掉了大半,不得不承认云端这样霸道的态度,反倒让她感觉有一种能够得到依靠的安心。这样想想,他原来也不是坏心的傲慢,只是想让她活得轻松点。但是,他一个人把压力全担下了,承受得了吗?

    看了看走在前面,身躯显得异常高挺的云端,夏洛的心情莫名的复杂起来。

    不知道这片草地究竟有多广阔,两人走了好半天,还在一片葱葱郁郁的绿色里打转,不过眼前的景致总算出现了一点变化,草叶的种类变得多样起来,其间还夹杂着各色野花。若是按正常比例来看,这些缤纷的野花不过是草地间星星点点的小巧装饰,但是对夏洛和云端来说,它们还是显得太大了点,捧在手里,足可以挡去他们大半个脑袋。

    云端随手采摘了一朵花,边走边一片片的剥去花瓣。

    “你这是辣手摧花!”基于爱画画的原因,夏洛对于美的事物,总有一种特别执着的呵护,她最讨厌人没事把花采摘下来****,尽管有时候残缺零落也是一种特殊的美。

    云端笑而不语,将手上的花萼递了过去:“难道你不吃?”

    吃?夏洛接过花萼瞥了一眼,瞧见花柱底下露出的晶莹蜜露,两眼顿时放出光来。蜜哎!是**哎!对于深爱甜食,先前又勉强吃了蚱蜢腿的她来说,这简直是一种无法抵挡的****!

    夏洛小心翼翼的将花萼掰开,趁着**还未流溢出来,就将嘴凑上去慢慢的吮吸。一股沁着花香的甜润瞬间在舌尖蔓延开来,这是能让人感觉到幸福的美妙滋味。

    “好甜!”吸光了花萼里的**,夏洛展颜一笑。

    云端随手将手里另一朵已经剥去花瓣的花萼递给她。

    “你自己不吃吗?”夏洛接过,很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不喜欢吃甜东西。”云端脸上有厌恶的神情倏现即隐。

    “真可惜……”夏洛嘀咕了一句,忍不住又低头吮起**来,片刻后她将吸空的花萼随手一抛,自己又采了一朵花,拿到云端面前晃了两晃道:“试试看?真的很甜,而且不腻,是那种很清润的甜哦。”

    云端抬眼,瞧见斜斜的阳光将夏洛那沾了**的唇涂染出晶莹润泽如果冻般的粉色,不觉伸出食指在她的唇上轻轻刮过,又放回自己嘴里一吮,随后露出微笑道:“嗯,很甜……”

    夏洛被他的举动给惊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一片“嗡嗡”的声响由远及近,慌忙转头一看,原来是五只体型硕大的蜜蜂正盘旋在半空中,如同轰炸机一样往他俩的站立之处俯冲下来,目标似乎正是她手里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