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章节目录 后第十九章 破而后立,方得长存!

章节目录 后第十九章 破而后立,方得长存!

 热门推荐:
    两人肩并肩地走入村子,天刚蒙蒙亮,村道上已聚集了不少的人,有往来的游商也有当地百姓,都是来这里倒卖物资的。九幽山作为蜀山和昆仑山的边界,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每天都有大量的游商聚集,使得两边的物资得以交换。

    走过人群,子弃指着卑微的凡人说道:“看到这些人了吧,蝼蚁一般活着,一辈子庸庸碌碌看不到希望,卑贱如同尘埃,却自得其乐,如果不是蜀山和昆仑山两边常年交战,他们的人生永远没有波澜。”

    “两军交战苦的是百姓。”

    “只有九州大地合而为一,彻底消灭门派之别,人们才真的能安居乐业,再也不受战争的荼毒。”

    “谈何容易,两派恩怨根深蒂固。”

    “总会有解决的法子的。”

    “就像你说的,只有各派统一战争才能停止,但那……”

    “那就统一啊!让天下归心。”

    “这种春秋大梦只有你这样的疯子会做。”

    “只有疯子才能创造未来。”

    “和平统一根本不可能,若是靠战争取胜,那么倒霉的都是百姓。”

    “破而后立,方得长存。”

    “代价太大了,不划算。若是两派能够各自保持克制,划疆而治,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划疆而治?呵呵,叶飞你虽然出身蜀山正统,但似乎对两派的历史知之甚少啊。”

    “哦?愿闻其详。”

    “神魔大战以后,人类失去了神族的庇护,为了在妖魔横行的大陆上生存下来,不得不抱团取暖。其中有三个国家发展的很好,一个是商国、一个是巫国、还有一个就是昆仑山。

    这三个国家都是在神族陨落之后探索出了一条于乱世间自保求生的方法,进而存续下来的。比如说商国,据说商国找到了一个在众神大战中受了重伤的古神,主动帮助它治病调养,恢复生气,就此得到庇护,维持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比如说巫国,他们这一族的人在神明存在时期便已经学会了使用巫蛊之术去攻击敌人的方法,神明陨落后,巫蛊之术进一步被加强,只是,这种诡异的术法为了获得力量往往需要献祭自己的身体,导致巫国始终徘徊在边缘地带,人口数量不是很多,能够自保却不能做大,一直传承到今天。

    最后一个在众神大战以后逐渐兴旺的人类部族就是昆仑山了。昆仑山绵延千里,除了是高山还是火山口,火山口正下方有着千米地穴,里面岩浆滚滚,吞吐的火舌高达百米。虽然条件恶劣,昆仑山地穴却能天然囤积能量,是修炼者静修的绝佳场所。

    居住在昆仑山的人,慢慢发现了在地穴中修炼获得力量的方法,不断精进推演,最后完善成为一套成熟的修炼体系,不仅力能移山填海更甚之开始追求长生之道。慢慢的,昆仑山修士成为了九州各族都要畏惧的存在,素有“昆仑剑出、血海汪洋”之称。这是因为在那个年代,昆仑山修士实在过于强大了,在凡人眼里便如同洪水猛兽,和横行九州的妖魔没什么区别。而且,由于昆仑山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修士们只有在地穴附近才能达到修炼的最佳效果,为了追求强大,为了追求永生的法门,修士们很少出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保昆仑山一方水土平安,这就导致外面的人们对昆仑山了解不多,又敬又畏,慢慢生出很多猜疑。

    到一千两百年前,一个法号无涯的人在昆仑山地穴闭关十三年出关,他不是什么天纵奇才,出关之后已是半百年纪,实力中等,在众多昆仑山修士面前算不得强大。

    但无涯有一点与常人迥异,就是他怀有的野心简直深不见底,无涯自知资质有限,想要在同辈的修士中称王几乎不可能,出关以后便开始寻找长生之道。

    短短几年时间,他几乎走遍大江南北,都没有找到自己期待的东西。这个时候,他将目光瞄准了在当时被视作绝境的地方——蜀山!那个年代,蜀山常年被毒瘴遮蔽,毒瘴下穷山恶水,到处都是变异的猛兽、穷凶极恶的妖怪以及巨大的虫子。

    无涯心想,昆仑山作为火山口本是绝地,却能赋予修炼者难以想象的力量,蜀山同样是绝地,在环境的恶劣上甚至犹有过之,常年没有人踏足,说不定也能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力量。

    此时,他已年近六十,不能往前一步便只能坐等老死,干脆破釜沉舟,登山寻找长生之道。后来,就是你们耳熟能详的故事了。无涯道人倒骑黑驴等蜀山,在方栦主峰观星悟道,自创逆转逆转乾坤之道术,以旷古烁今的伟力逆转风云,让蜀山恶劣的环境变得适宜人类居住,更在此创立蜀山派。

    无涯道人终获长生,膨胀的野心却没有就此得到满足,他的最终目的,是要以蜀山为根据地一统九州。为了达成目标,无涯道人先是回到昆仑山,假意传授逆转乾坤之道术于昆仑山修士,建立威望获得普通修士的支持,之后鼓动蜀山派门人在昆仑山地界闹事生事,创造事端,使得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派开始生出嫌隙。最后,干脆开战,率领蜀山道士大军压境,与部分追随他的昆仑山修士里应外合,妄图吞并昆仑,一统九州。

    可惜他太小瞧昆仑山了,万年时间里,昆仑山地穴中有着多位大能不死不灭,闭关隐修。在蜀山大兵压境,兵锋所向不可阻挡的时候,这些隐修的大能纷纷出关,以通天之能挽回战局。

    战争从最开始的碾压逐渐转化为拉锯战,两派死伤都很严重,双方围绕九幽僵持不下的时候,无涯又一次展现枭雄本性,假意求和退兵,暗地里却又派出一支敢死队深入昆仑山腹地奇袭。

    正在九幽和谈的昆仑山众修士忽闻老家被攻陷,愤恨攻心却无计可施,只能匆匆率兵折返,至此,九幽山成为了蜀山的地盘,之后虽然又多次被昆仑攻陷,但总的来说,是蜀山占领九幽的时候居多。

    匆匆折返的昆仑山修士们好不容易清理了家中的敌人,但原本和平安逸的昆仑山已化作一片血海,无涯更是已经率军占据九幽了。他们至此立誓,血债需由血来偿还,将不计一切代价,不论何等手段,做尽一切给予蜀山痛苦的事情,报此血海深仇。却万万想不到,就是这矢志报仇的决心,使得昆仑山踏上了疯狂的不归路,慢慢成为今天的样子,成为九州各族人民眼中的魔教。

    仔细想想,九州各族对于昆仑山早有成见,加上昆仑山针对蜀山的报复手段过于残忍,导致昆仑慢慢被妖魔化,成为了人们眼中的魔教。

    其实在无涯率军进攻昆仑之前,昆仑山虽然已成为庞大的修士集团,但是内部不存在真正的统治者,也没有教主,众修士是为了得到昆仑山地穴的力量从而聚集在一起的,这导致昆仑山有教无类,修行方法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无涯率军攻入昆仑之后,昆仑山一众大能被逼出关,普通修士因为外敌的入侵被迫团结在一起,这种团结是暂时的,随着敌人的退却本该结束,却又因为报仇的执念得以延续,使得历代教主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每每向蜀山开战,以仇恨奠定教义,凝聚人心,获得支持,使得昆仑山在去往魔教的路上越走越远。

    反观蜀山,无涯死后青山横空出世,一改往日扩张型的作风,开始扎根蜀山,派遣蜀山道士去往九州各处降妖除魔,蜀山正面的形象得到维护,慢慢地建立起了光伟正的形象,直到今天俨然成为正道巨擘。

    所谓时也命也,为了自保求存的昆仑山成为人们心中的魔教;本来是侵略者的蜀山反而成为人们眼中的正道,何等讽刺。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谓的划江而治永远不可能实现。蜀山和昆仑山永远都是对立的,若不再对立,昆仑山将失去统一的根基,将回到一片散沙的状态,甚至将不复存在。”一番长篇大论,说的叶飞心惊肉跳,他炯炯有神地看着子弃,迟疑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两派真正的历史蜀山的尊者永远不会告诉你。”子弃坦然自若地靠近了叶飞,让他看到自己目光中的坦诚。

    两人对视良久,叶飞蓦然长出一口气,“真相似乎有些残酷,但总在情理之中。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身在蜀山的时候,有一次云师叔不小心说漏了嘴,他说王剑九龙,寿剑星魂还有两仪无相剑都是青山道祖从未可知之地带回来的,那我就不明白了,青山道祖身上的法器怎么会成为了魔教日后的圣物呢?”

    “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其中的残酷之处较之无涯犹有过之,今天我不想说。”

    “历史的真相蜀山的掌门和峰主们知道吗?”

    “除了掌教之外,只有主峰的几位峰主知道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蜀山的开派历史并不光彩,无论是无涯还是青山,他们都是命运的使者,都是天道玩弄的棋子,他们的出现是命中注定的,他们走过的路都是尸山骨海铺成的。”

    “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懂了吧,两派永远不存在和平的可能。只要昆仑山教主归位,一定要向蜀山开战,因为向蜀山复仇就是昆仑山的教义!”

    “将复仇作为教义,昆仑山的人未免太过悲哀了。”叶飞摇摇头,自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人生下来他的命运便已经注定无力改变,“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子弃为什么会对这段隐秘的历史知道的如此清楚?”

    “何止是我,白眉也是深知其中缘由的。所以他长期镇守九幽,不进攻也不后退,目的就是以一己之力维护两派的和平。”

    “白眉上仙真的能够做到吗?”

    “有他在起码和平了几十年。”

    “这么说,白眉是两派和平的幕后英雄喽?”

    “可以这么说!不过据我所知,昆仑山方面最近又在蠢蠢欲动了,大概是新任的教主继位了吧。”

    “没有九龙王证,教主怎么能继位呢?”

    “自然是有原因的。”

    “如此说来,正邪两派维持了几十年的和平马上就要被打破喽?”

    “正邪终将开战,这是历史的必然。”话及此处,子弃不知为何笑了一下,这一笑很是突兀,像是对正邪大战期待已久,让叶飞觉得很是刺眼,“你知道吧,上一次正邪大战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当时蜀山掌教天之一仙项浩阳与魔教教主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水君月,两人总共战了三场,每一次都是在正邪双方无数巨擘的注视下开始的,旷日持久的战斗令得日月无光、天地变色,总共三次决战,几乎每一次项浩阳都能力压水君月一筹,他的天之一仙的外号便是如此得来的——苍天之下第一仙人!因为这个原因,上一次正邪之战一直被昆仑山视作耻辱,二十年后再开战,是憋足了劲要一雪前耻了,战斗的规模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恐怕要以此作为两派的终结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

    “是啊,两派的恩怨持续了太久太久,昆仑和蜀山名为仇敌,反而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仿佛没有对方自己就不再完整了似的。很明显,这是不正确的,放眼天下只需要一个大派,一名领袖。”

    “你眼中的领袖是……”

    “呵呵……”子弃讳莫如深地笑了笑。

    “总感觉你知道很多内情。”叶飞充满疑惑地望着对方。

    子弃坦然道:“在这百战之地九幽山,情报自然比别的地方多一点。”

    “那我再问你,若是昆仑和蜀山重新开战,你觉得哪边的赢面大一点。”

    “不好说!毕竟现任蜀山掌教也是号称天下第一的,门派之争说到底是领袖之争,若蜀山掌教仍然能在双方教主的战斗中取得优势,那么正道的胜面依然很大。”

    “师父是厉害,这我清楚的很,但若正邪开战我却有些担心。”

    “为什么。”

    “因为那个所谓的冥王宗圣宗主一定不好对付。”

    “哦?”

    “我虽然没见过圣宗主,但我见过他的儿子炎天倾。炎天倾那家伙我不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但现在肯定是个悲情人物无疑了,他会变得如此邪恶大概是亲爹冥王宗圣宗主一手造成的,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尚且如此狠毒,那么对别人就更不会心慈手软了。那个人一定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物。”

    “你说他狠毒?”

    “你知道炎天倾吧?”

    “当然,冥王宗少宗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炎天倾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带着面具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那张脸……”

    “懂了。”

    “一定是无比悲惨的童年,才让他今时今日如此变态的,我觉得用极恶来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可是几次接触下来,他身上的极恶让我感觉并不是本性,而是后天形成的,那么创造了极恶的那个人一定比极恶本身更加变态。”

    “哈哈哈,你这个理论从来没有听说过,非常有趣。”

    “我和炎天倾交手很多次,他给我的只有一个感觉。”

    “什么?”

    “生无可恋,一心求死!”

    “你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冥王宗少宗主一心求死?这个言论让我不能理解。”

    “我至今为止和炎天倾交手过三次,每一次他的战斗方式都是癫狂至极,毫不畏死!我相信世上没有人真的不怕死,志向越远大的人越怕死,他之所以使用如此疯狂的作战方法,一定是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亲手了结了他,让他在战场上光荣的死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早就生无可恋,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感到失望不想让其他人看笑话所以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光明正大杀死自己的人,每每做出疯狂之举,都是希望在战场上光荣死去。他其实挺可怜的,明明怀有万丈荣耀、雄心壮志,却从来不能掌握人生,只能做自己厌恶的事情,他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一定都是痛苦的,只能用极致的疯狂和邪恶去掩盖真实的内心,可总归有迹可循。”

    “呵呵,你似乎很了解他。”

    “在蜀山之上,我和他有过终极对决,当时我俩互相出剑,义无反顾。在长剑刺入对方身体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几乎贴在了一起,我看到了那双红褐色眼睛背后的情感。”

    “什么情感?”

    “绝望和释然!炎天倾一直活在深深的绝望之中,从未快乐过,越是收割人命,越是操控人心他的绝望就更多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最了解你的不是知己就是敌人。”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不,我完全相信。若真如你说的那孩子的面容是如此可怜的样子,一切都很好解释了。很可能,他原本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他的父亲不愿意让他善良,所以用出种种手段逼他邪恶,他越不屈服,他父亲就用出越狠辣的手段,于他小小的年纪小小的身体小小的心灵上留下一道又一道伤口,直到他放弃抵抗彻底屈服,放弃善良成为他父亲手中的利剑。

    以魔教功法之诡异,复原一个人的容貌轻而易举,可他偏要保留残缺之态,每天带着木制的头盔生活,便是要时刻警醒自己,提醒他善良的后果是多么的可怕,提醒他始终要带着可憎的面具去对待世人,只有这样才能不让自己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