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南宋风烟路 > 第1850章 一峰晴见一峰雪

第1850章 一峰晴见一峰雪

 热门推荐:
    “完全不是一个水平……”辜听弦最先不济,意识到必输无疑。

    可叹这一战明明以多打少,却从头到尾经历着寡不敌众的困顿——每回合都是这样,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却又立即再陷“兵”阵,以至于大部分时间他们仨的感官都与旁观者脱离……对面区区一人就能打出一整个军队的气势,且还动静变化,既架构庞大又奥秘无穷,除他范殿臣,就问还有谁?

    “我这万能破阵术,遇到了万中无一啊……”吟儿额上沁出细密汗珠,很快她也到强弩之末,别说参悟、提升,就连巩固刚才的“闲与仙人扫落花”都困难——

    总算穿过那无时无刻不在动荡离乱的刀枪剑戟,上次见天光还是白昼,突然就落日,似将要入夜;待再被掩埋进范殿臣的专属时空,周围环境真可以用幽暗昏惑形容……久之,更连空气都难呼吸,林阡说过,天火岛有个毒气罐叫张书圣,看来是他被揉进了范殿臣的武学体系?

    “盟主,还有我……”穆子滕看出吟儿想拼死去九层剑境,赶紧极力劝阻——

    那一瞬,他心里唯余一个执念:第三局我失了,第五局,说什么都应我撑起!

    现实也就只剩他一个体力还算充沛了,趁辜凤还能断续维持,最后几招,穆子滕凝神静气,以父亲所教的“漫观红尘”心法,努力窥视起范殿臣的破绽……

    范殿臣这变幻莫测的战技,是优点也是缺陷——有变幻,就有缝隙,缝隙就是破绽——切换自如?那要看在谁的眼中。

    穆子滕早已达到“纵枪横棍随心拈”的枪法水准,那也是父亲传授给他的最高境界。从刺抖、到抽打、再回扎挑,步活身灵,流畅轻盈,一气呵成。是的他什么都不如范殿臣,却刚好能在辜听弦和凤箫吟的帮助下,比范殿臣快那么一瞬。

    但,“一瞬不够……”速度和心法只帮穆子滕找出破解的理论。付诸实践,却力道不足,仓促出手只会打草惊蛇。再一擦身的卷缠格挡,不经意间他余光扫及听弦已嘴角渗血,好在盟主因为厉夫人暗器的穿插暂时无恙,然而勉强扣提了又一枪之后,穆子滕知道就连自己的状态都要下滑。

    呵,下滑?还未登顶,怎就下滑!虽说父亲只教到这里,然而下一步,合该自己走!

    把自己逼得太狠,魂灵不禁又飞回过去,难忘年少跟随寨主、壮年投奔主公的每一个战场,触目惊心的日日夜夜,从来是牛羊与虎狼交汇,多数见荒凉与热血交织,永远是青山与白骨交迭,他穆子滕就没过过几天安宁日子,可霜雪凛冽中何处胸膛不暖……下一步,该是“横看成枪侧成棍”了,枪棍合一,不分彼此,因为它俩一体两面——十八般兵器里,就属它俩的变幻最没缝隙!

    打一个十八合一的范殿臣,反而要化繁为简,如此,才能更快。

    对于招式的斟酌,其实穆子滕早就在试,但因为缺了父亲这个引路人而患得患失——他不敢在重要关头打出来,所以面对封寒也宁可吃老本……可吃老本的坏处在哪里?现在就是恶果……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问:穆子滕,血气方刚的年纪,凭何不敢拼搏?怎可让引路人倒下后就拦了路?你传给孩子的枪法,难道全是她爷爷谱写!

    “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一线之间他又想起彭义斌在襄阳送给他的兵书,他之所以拿个盒子装起来好好供起来,就是因为那上面写着越野曾经手把手教过他的、林阡一得到他就给他送连环画提点的内容,可惜很惭愧的是他很多时候都只记得一两句……一人敢挑万军,何以惧怕自己?因为记性太差,所以才不自信……可是,那么多战友支持他,真真实实做了南宋十余年的枪王,别说他了他徒弟杨妙真都已成长为枪神,还等什么,等着还没推完前浪、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义斌,我找到《军形篇》了,从未丢!”穆子滕再也不怀疑,在正确的道上一路开冲,必然能实现爆发式成长!

    这一口坚定不移、视死如归的气焰灌注于招,果不其然速力齐升,够打范殿臣的变幻缝隙。

    “听弦!”“来了!”关键一刻,只要辜听弦一个给他掠阵就可以,好个听弦,心有灵犀。

    须臾后,包括范殿臣在内所有人都被穆子滕吸引,不知他怎会突然有这么强的一招……突然?十几年了!

    “原来越血性,越杀气吗……”吟儿惊魂未定:这才是外招和内功的最相契!

    “就问还有谁?还有……我穆大将军!”辜听弦一边喘气,一边笑着在地上自问自答。

    “兼具令人肝颤的杀伤力和目不暇接的灵活度。”封寒快嘴点评,哲别正待说话,找不到更好的句子形容,便全都咽下:“地魔说得对。”

    

    范殿臣脸上却只有惊艳,没有震撼。

    世上再无人比他临场夺刃、化为己用的能力更强。

    枪如游龙扎一点,棍似疯魔打一片,他也会;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无不通晓——

    一旦内力非人,没特色都能有,范殿臣的阅历告诉众人,特色就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当是时,不再怠慢的范殿臣,大步跃上往穆子滕暴击一枪,却忽见穆子滕鬼魅般抽身,临走前嘴角流露一笑。

    扎得急切,收得利落,起手杀气腾腾,转合优雅飘逸——发生了什么!原来穆子滕又另辟蹊径?才刚演示过一遍“枪棍一体化”,就立即来了一出“大枪变花枪”,眼下他做减法做到手上只有枪术,却完美完成了“百兵之王”到“百兵之贼”的妙用。

    所以他才滑得跟泥鳅一样抓不住……再一刻,范殿臣惊撼而色变,只因为,脚底,不对,

    范殿臣站立之处,穆子滕刚被封寒打下去过,鼻青脸肿,哪能不疼——便是这地方,上实下空,像个凌空石,非常脆,范殿臣踩的力道一重就必裂无疑。

    范殿臣这才醒悟,适才那几回合,他是先被穆子滕极力干扰引发脑热追击,冷不防再被穆子滕铺垫的枪术又扣一环……

    耻辱,实力远胜,可每一步都被预算!

    说时迟那时快,范殿臣几乎已跌落擂台,却凭着胸口这股傲气,奋力以刀拄石从侧壁翻上来,趁势踢回一记“白门四绝艺之脚如铁”,由于这一脚正对着凤箫吟,又刚好用的是李君前的绝技,所以宋方四人都杯弓蛇影本能后退,使得穆子滕对范殿臣不再有反杀可能。

    共立边缘,泾渭分明,范殿臣虽化险为夷,忍不住额头一丝冷汗:“这枪法……”

    “有虚虚实实,有奇奇正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林陌叹尽众人心里话。

    封寒哈哈大笑:“这么比的话,说明这范殿臣打不过我?”

    金军却个个神色凝重,没人点头。久矣,高风雷投来个“你自己开心就好”的眼神。

    “封老头,适才比武,你并未在枪法上打败过子滕,却是被他一步步登攀了。”吟儿笑,与子滕、听弦相扶而起。

    是的,比风格,穆子滕不一定奇,但比枪法精湛,却是真的谁也比不上。

    封寒心里一紧,赶紧啐了一口。

    “不好,不好,清从浊化,脂由痰生,封老头,小心身体。”吟儿说封寒胖,众人都不免一笑。

    然而不容喘息,擂台上的范殿臣,眼看着就是步了封寒后尘,被穆子滕逼得恼羞成怒不遗余力。这下可好,场上气喘吁吁的宋军高手该爆发都爆发过,智取也智取了,再也不可能与满状态的范殿臣匹敌。

    “宋军出局……”哲别预判。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