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所谓友百谊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所谓友百谊

 热门推荐:
    第四百二十七章所谓友谊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我回到了孩子们的营地,手里还拎着一只野兔。拽着耳朵,那兔子的腿还在那扑腾着。活力满满。

    当然,这也是我为了解释出去办事这么久的一个说辞,而孩子们在接过兔子一顿揉之后,也就把它放生了。毕竟孩子们没有能力自己将这野味做成料理。

    另一边,晴华也回到了他们那边的营地。不过看她的面色,刚刚我们对话的内容显然让她陷入了沉思。

    “这,这位先生,您真的愿意帮我吗?”十几分钟前,晴华还唯唯诺诺的向我发问着。

    怪不得我觉得这个声音熟悉。当我打开追踪系统确认委托人后。看到晴华的资料,说实话,我是震惊的。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在明面上我已经看出这个大小姐并不是真的。

    只是想不到,这个叫做晴华的大学生还有着不小的胆量敢只身来到暗网中。

    “我会给你五百万价格的指引,别浪费时间。”我冷漠道。

    “啊,是。”电话另一边,晴华调整了呼吸,开始叙述起自己的计划。

    “我们,我们其实这一次有出来露营的。我打算利用我租来的房车做一次嫁祸式的杀人。”

    果然,我就知道跟着柯南出来准能遇到杀人事件,不过还好,这次我提前发现了。

    “我会在大家准备露营的时候,把泰美叫到车里让他帮忙清理房车顶玻璃的污垢,借机用石块将她砸死,然后。。然后在。”

    “怎么处理尸体,血迹。怎么嫁祸。”我打断了晴华让她直奔主题,毕竟我已经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去柯南就要满世界找我了。

    “用薄垫减少摩擦,将泰美的皮带挂在车顶用天窗夹住防止话落。在开启车子后,借机打开天窗,让她自然滑落,我们有开天窗的时机,可以避免被怀疑。衣服的话,我有带一套备用的。”

    “怎么处理血衣。”

    “我。。我把它烧掉?然后”晴华有点慌乱。

    “尸体被提前发现怎么办?”

    “我们一般不会上车顶的。”

    “你tm在逗我?”

    “我,我。”

    “你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吧?”听了晴华毫无逻辑全靠运气的杀人手法,我已经觉得这次案件柯南已经能随随便便解决了。

    “她是你同学的话,你怎么会有这么深的仇恨?无非就是花了你的钱,嘲讽你。你的恨来源完全是你的自卑。这样毫无逻辑,破绽百出手法的嫁祸杀人,你觉得你能成功?”

    “可,可是。。”

    “好了,就你这样的手法我没办法指点,全是漏洞。”我的声音变得生冷起来。“如果你真的要杀她就好好规划一下,否则就老老实实的放弃!”

    “您,您为什么。。”晴华的声音略感疑惑,毕竟我现在所说的话早已超出了委托的范畴,而是劝解。

    “只是为了对得起那五百万的酬金。”我收敛了一下心思,声音再次冷了下来。

    劝解?不,我只是希望孩子们能有个完整的露营罢了。每次跟着柯南都遇到案情,所以每次都要跟孩子们重新来露营,就好累。

    所以这次如果能把晴华劝住的话,说不定孩子们能有个不错的露营体验,下一次的露营也可以不用这么频繁的到来了。

    “漏洞百出的杀人手法,如果你想事后自首,我不拦着你。但如果你想对得起五百万。。”话至此我稍微顿了顿。

    “我可以在一周后给你一种毒药。那是一种慢性毒,速度虽然缓慢,但绝对有效。最多半个月,她就能死于某种疾病。这比你那漏洞百出的手法要强多了。在这一周里,你可以仔细想想。”

    “这,我。。”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已经不想听晴华的话语,因为志保已经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了。

    “一周后,我会给你个地址,你自己去拿药。你只要放在她喝的水里就够了。具体要不要做,全看你自己。”

    话落,我挂掉了电话,向着营地的方向走去。

    “你真的是去打野味了吗?”营地建好后,志保坐在我真边小声问着。

    “没有。”我摇摇头。“刚刚去接了个任务,巧的是任务的委托者和目标就在我们身边?”

    “诶?”志保微微惊愕,毕竟现在这里除了我们外,就只剩和我们后面相遇的四个大学生了。“他们四个。。”

    “那个叫白藤泰美的,跟天堂晴华确实有很深的矛盾。导致晴华准备就在今天送走她。理由,说实话蛮奇葩的,当然,手法更奇葩。”

    “所以呢?你做了什么?”

    “收了她五百万,一周后给她准备一颗慢性毒的毒药。这一周要怎么做,就看她怎么想了。毕竟她是一时上头,一周时间冷静一下,没准她就放弃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帮她吧?”志保微微笑笑,她知道我在用人的恐惧心理去帮天堂晴华化解这次上头的杀人事件。

    “若真要一周后天堂晴华下了手,你也不会让她成功吧?”

    “嘛。。后面的事情我到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希望这次孩子们能够玩得开心罢了。”我倒在自己的被褥上。“所以志保,能拜托你帮我做一个药吗?就是那种融水无色无味,可以导致人长时间腹泻的那种。”

    “唉。。”志保微微叹气,不过转而挂上了一丝苦笑。“我回去帮你做就是了。”

    “嘻嘻,就知道这难不住我的好志保。”我笑嘻嘻的凑了上去,却被志保嫌弃的拍开。

    “一个泻药能够让那个白藤泰美直接脱水两周,这两周的时间足够让那个天堂晴华仔细反思自己到底要不要杀人了。这样一来,我们也能有个愉快的露营周末。”

    “不怕她今天就安耐不住要下手吗?”

    “如果这样的漏洞手法她无论如何都要用,那我只能说她是真的蠢,我也没必要捞他了。”我摆了摆手继续道。

    “她只是个没见过社会的大学生,一时上头犯了错,值得理解。但若不自渡,我也不会救。”

    “希望她自己能够理解所谓的友情与自我卑微之间的不同吧。”志保美眸微闭“总之,我们这次的露营应该不会在有案件发生了吧?”

    “啊,应该不会了。”我点点头。“万一真的出了问题,我就把案子秒解决。放心吧,她那破手法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趣,直接就抓她现行。”

    “喂!你们两个在这干什么呢?”就在我跟志保聊天的时候,外面的元太突然冲进了帐篷。“我们要去做完饭啦!薰,灰原同学,快来帮忙!”

    “嗨~”

    “嗯。”

    夕阳西下,孩子们在营帐前架起了火堆。因为是露营,所以并没有准备太复杂的食物,简简单单的咖喱熬了整整一锅,足够我们十一个人吃的了。

    “哇。。好香啊。”

    “真有你的啊薰,想不到这么简单的咖喱你都能做的味道这么好。”

    “你也说了是简单的咖喱,只要掌握好水与咖喱的配比,加上新鲜的食材和肉。咖喱就可以弄得很好吃。”面对孩子们夸奖,我并没有太过回应。“可惜了,之前抓到的野兔被你们放掉了,要不然在这里能弄上两道野味的菜。”

    “薰,好过分。”步美有些不满。

    “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

    “就是说啊!”

    “薰,你太残忍了。”

    “好了好了,别玩梗了。”我摆了摆手“去叫那几个人来吃饭吧。”

    “那,我们一起去吧,哀。。哀。。哎呀,灰原同学要不要一起去?”步美磕巴了好几句,最终还是换了词。

    “这孩子,一点不坦率。”看着支支吾吾的步美,我嘴角挑起了一丝笑容。

    这一刻的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这路步美希望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想跟我一样喊志保的昵称小哀。哀酱。

    确实,对于一起长大的孩子们,包括小兰和园子。我跟柯南都是一样的,在彼此熟悉之后,大家都会喊彼此的名字,但是,那些不好相与,或比较陌生的人,才会被称呼姓氏。

    或许是因为志保的性子,孩子们都不太敢过于亲昵的称呼她为小哀,一声哀君已经是极限了。

    而这对于男孩子来说还好,毕竟男女本身就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对于同为女孩子的步美来说,与另一个唯二的女孩子也如此生分,这可会让她感到很难过的。毕竟,她也是下了决心才要与志保交好的。

    “嗯?不,我还是留在这里照看咖喱吧。”志保稍微愣了一下,而后摇摇头。知道真相的志保此时自然是没有心情去看那几个大学生的。毕竟也没有谁能保证那边的泰美还活没活着。

    “去吧小哀。”我给了志保一个眼神。“陪步美走一趟,就当散步了。”

    “诶?”志保回头看了看我,而我则是默不作声的拿勺子在锅边轻轻敲了几个怪异的节奏。

    “去吧,这边有我就够了。”

    “这样吗?”志保微微笑笑,明显是听懂了刚刚我敲得那段节奏的意思,那是我们曾经的暗语,其意思是。。

    友谊。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