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章节目录 第2569章 小师弟,你真了不得

章节目录 第2569章 小师弟,你真了不得

 热门推荐:
    宙宇中,动荡不安,恐怖的威压如席卷的飓风,横扫星空。

    蚩苍浑的到来,成为第三位来自不朽巨头势力的涅神境存在!

    见到这一幕,还没有退走的帝祖境角色也终于承受不住了,扭头就走,根本不敢再逗留。

    这太吓人!

    之前的南飞渡等人,就如传说般,令人敬畏,如今,随着第八天域的不朽巨头们掺合进来,让得局势一下子变得恐怖起来。

    向小园和柳相缺也走了,是被林寻传音劝退,告诉他们返回朝天城。

    两者皆带着沉重又苦涩的低落心绪离开,他们留下也无用,只能成为累赘,甚至那等战斗一旦爆发,他们被说插手,极可能都挡不住那等战斗余波!

    唯有离开,才是最现实的抉择。

    如此,既不会拖累林寻和其师兄,也不会遭遇危险,只是,就这般离开,让两者内心终究很憋闷。

    实力太差,徒呼奈何!

    “就凭你们,怕还不够。”

    宙宇中,灵玄子神色淡然,掌指间一缕晶莹剔透的拂尘丝掠出,将他身后的林寻、空绝皆缠绕起来。

    如此,在战斗时,林寻和空绝就会和他一起行动,受到他的庇护。

    “不够?那若加上我们呢?”

    蓦地,一阵阴冷的声音响起,极远处虚空中,一座青铜战车隆隆驶来,混沌气汹涌,战车之上,立着一个中年男子,黑发披散,眸子闪动银色光辉,刺人神魂。

    牧江山!

    第八天域不朽巨头牧氏的一尊大能!

    而另一侧虚空中,响起一阵鬼哭神嚎,苍宇无声碎裂,血雨倾盆,这是一种可怕的天地异象。

    就见一个浑身覆盖在阴影中的枯瘦男子,脚踏着尸山血海而来,一头血发显得醒目之极。

    东皇空!

    一尊从不朽巨头东皇氏走出的巨擘。

    这片激荡翻滚的宙宇星空,忽然压抑下来,压抑得快让人崩溃,因为无所不在的不朽神威,充斥在每一寸虚空,那等力量,足以令任何帝境人物崩溃掉。

    此时的场中,随着钟离觉、蚩苍浑、牧江山、东皇空的出现,再加上之前的祁天临,已足足有五位不朽大能。

    他们身上释放出的威能,将这片星空完全遮蔽,恐怖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而被围困中央区域的灵玄子和林寻,心境皆变得沉重起来。

    他们早已猜到局势必有惊变,却没猜到,一切会来的如此之快。

    “还真是瞧得起我们方寸山啊,不错,很不错,这样才刺激。”

    灵玄子忽然笑了,眼神深处闪过一抹疯狂之色,“今日,我灵玄子倒要看看,咱们谁能活到最后!”

    “大言不惭,方寸之主在此,怕也不敢如你这般狂妄。”东皇空脚踏尸山血海,声音阴冷,响彻寰宇。

    “这两个方寸孽障怕是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师尊,当年犯下了何等大错,才招惹来一场弥天大祸,至今生死未卜,再不敢出现在永恒真界。”

    蚩苍浑声如雷霆,一对银色羽翼拍打,简直若垂天之云,覆盖星空,掀起滚滚不朽飓风。

    闻言,灵玄子和林寻对视一眼,皆闪过一丝惊疑,师尊犯下大错,招惹了一场弥天大祸?

    这世上,谁能定师尊的错!?

    这其中,定有他们所不知的隐情!

    而很显然,这来自第八天域不朽巨头势力中的家伙,皆对此了然于心。

    “瞧瞧这两个方寸余孽,连其师尊遭遇了什么大难都不知道,还敢明目张胆在此行凶,简直是自寻死路!”牧江山冷笑,充斥蔑视。

    “何须废话,杀了便是,本座只要那方寸之主所留的无终塔和三千浮沉。”钟离觉一袭金袍,鹤发童颜,容貌慈祥,可话语却最冷厉和霸道。

    “莫急,还是先商量一下,该如何划分这一场造化最好。”东皇空声音阴冷,“这样吧,本座只要此子身上的一道秩序力量。”

    显然,他盯上的是林寻的涅槃秩序。

    “哼!”

    蚩苍浑露出不悦之色,“依我看,无论是什么造化,还是各凭手段最好,省得有人不服。”

    “可。”

    牧江山点头。

    他们是为报仇而来,同样也是为了夺取林寻身上的造化。

    无论是鸿蒙万道树、还是无终塔、三千浮沉、甚至是被孕养在无渊剑鼎中的涅槃秩序,皆足以令他们这等存在都动心。

    而见到这一幕,灵玄子不禁怒极而笑,都还不曾开战,可这些老混账竟视他们为砧板鱼肉,要进行瓜分了!

    那等漫不经心的姿态,分明就是不把他们师兄弟放在眼中啊!

    “说那么多作甚,直接镇杀。”牧江山开口,催动战车,施展大神通,汹涌的血雾席卷星空,笼罩这里,开始了大战。

    轰!

    那战车撞来,如同一座在宙宇中燃烧的大火炉,焚烧星辰,熔炼虚空。

    灵玄子眸子中杀机暴涌,拂尘挥动,银色的神辉光束犹如亿万剑气般,全部斩了过去。

    密集可怖的碰撞声中,那青铜战车发光,周围混沌气蒸腾,但却被滚滚银色神辉压制,无法前进。

    “哼!”

    牧江山眸子中神芒迸射,锵的一声,挥动一口黑色战刀,斩断九霄,一方天地轰隆隆落下。

    这种景象骇人,一挥刀而已,却仿佛斩落九重天,让一方天宇坠落,化成一界,镇压灵玄子。

    “本座先宰了你这老东西!”

    却见灵玄子一声长啸,脚下涌现出三十六品青色莲台,将他和身后的林寻皆覆盖其中,横移星空,朝前暴杀。

    而在其手中,三千浮沉莹莹灿灿,不断挥动,涌现出万丈范围的斜月三星图,席卷而出。

    顿时,两者激战了起来,恐怖波动惊寰宇!

    这一刻,林寻才明白涅神境的可怕,之前灵玄子击杀南飞渡等人时,何等随意和强势。

    可现在,仅仅一个牧江山而已,就能够和灵玄子抗衡!

    “诸位还等着什么,出手,速速解决战斗!”

    东皇空声音阴冷,躯体发光,涌现出尸山血海、流血漂橹的恐怖景象,他身影被晦涩的光覆盖,抬手催动一柄血剑,斩向灵玄子。

    铛!

    灵玄子以无终塔对抗,将对方血剑震飞,看在东皇空和牧江山的夹击之下,震得他身影也是一个踉跄。

    而这,仅仅才刚开始。

    “杀!”

    虚空中,金色光芒一闪,一袭金袍,面容慈祥的钟离觉,抬手之间,金色不朽法则如狂暴雷霆汪洋,席卷长空,冲向灵玄子。

    轰!

    蚩苍浑也出手了,一对银色翅膀拍打,霞光照耀,犹如一对斩天之刀,裹挟着凌厉霸道的光,狠狠杀来。

    紧跟着,都动了,仅剩下的祁天临也动了,眸光激射紫色光芒,大袖鼓荡,张口吐出一柄玉如意,砸向灵玄子。

    这一刻,杀伐气贯冲宙宇,震古烁今。

    五位来自第八天域的不朽大能一起联手,释放各自威能,令得这片星空都呈现出翻滚崩灭般的迹象。

    那太可怕。

    伫足在朝天城中仰望,也都能看到,那宙宇中星辰崩碎,宙虚断裂,可怖的不朽神辉如乱世洪流席卷,上演一幕犹如末日般的恐怖场景。

    不知多少修道者被震慑,骇然失声。

    这等级别的杀戮,搁在以前的大千战域中,几乎就没有发生过,太过恐怖!

    而这一刻,强大如灵玄子,也不得不避锋芒,不愿被包围,不然的话要在这里饮恨。

    “你已退无可退,逃无可逃!”有人大笑。

    各方巨头全都出手,合力封锁这片星空区域。

    “是吗!”

    灵玄子眸子中疯狂之色一闪,宛如拼命似的,猛地盯上杀来的牧江山,抬手将无终塔祭出。

    轰!

    无终塔凭空出现牧江山头顶,倾泻无尽道光。

    牧江山早已见识过此宝的逆天可怕之处,焉可能坐以待毙,掌指猛地一切,附近那被无终塔禁锢的虚空就被撕开一道裂缝。

    眼见他就将避开这一击,可出人意料的是,他身影却在这一瞬诡异地一顿,出现滞涩。

    也就在这一刹,无终塔隆隆镇杀而下。

    噗!

    青铜战车出现龟裂,被狠狠震飞,而伫足其上的牧江山,躯体直接被砸爆,眼见其元神就将被杀。

    在这生死关头,一道恐怖的秩序力量从牧江山元神中凝聚,硬生生抗住了那镇压而下的无终塔。

    轰隆!

    激烈的轰鸣中,牧江山的元神出现在数万丈之外,随着一阵蠕动,竟是重塑道体,恢复了过来。

    只是他那一张老脸,已是煞白失血,难看之极,眸子中更泛着一抹惊疑和忌惮之色。

    “时间的力量!”他怒吼,响彻寰宇。

    其他正在出手的不朽大能,也目睹了牧江山的遭遇,原本心中也颇为疑惑,认为凭借牧江山的道行,断不会在这一击中就差点遭难。

    现在,听到牧江山的怒吼,让得他们仿似也一下子明白,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时间法则!?

    他们看向灵玄子的目光都变了,有忌惮,也有一丝掩饰极深的嫉妒。

    时间!

    对他们这等不朽大能而言,无疑是最无上的禁忌大道之一。

    与此同时,灵玄子心中也颇为意外,可旋即就明悟过来似的,传音道:

    “小师弟,了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