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章节目录 第2514章 云幕遮

章节目录 第2514章 云幕遮

 热门推荐:
    大殿的气氛寂静起来。

    阵阵丝竹声不知何时已消失。

    一切皆因那突兀而来的玉袍男子。

    他的确太过非凡,眸光湛然,风采绝尘,一举一动,莫不契合大道,给人以身如大道,无懈可击之感。

    “抱歉,打扰了诸位的雅兴。”

    男子显得很平和,刚一抵达,先朝林寻等人微微拱手,神色间带着一丝歉然,并无任何盛气凌人之势。

    可谁都看出,男子那谦和的外表下,有着一种绝对的自负和底气。

    彭天翔似认出对方身份,长身而起,神色竟罕见地紧张,有些拘谨和敬畏,道:“道兄……不必客气。”

    竟有些失态!

    玉袍男子微微一笑,道:“我认得你,彭家嫡系中的俊杰。”

    彭天翔不免有受宠若惊之感,意外道:“道兄也知道我?”

    仿似,被玉袍男子知道,就是一件足以自豪的事情般。

    这时候,任谁都看出,这玉袍男子来历不简单了,彭天翔乃是不朽帝族出身,可在他面前,却完全没有了以往那种高姿态。

    “你就不能等我把这一顿宴席好好吃完?”

    不等玉袍男子再说什么,独孤悠然忽然开口,声音透着冷淡。

    “悠然,事态紧急,我也不得不宠如此。”

    玉袍男子苦笑了一声,“族长已下令,十天内见不到你,就要拿我问罪,他老人家的脾气……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独孤悠然精致的眉毛拧成一团,烦躁道:“究竟是什么事,非要我回去?”

    玉袍男子长叹:“这我可真不清楚。”

    “该不会又打算给我牵红线相亲吧?”独孤悠然有些郁闷。

    说着,她长身而起,道,“罢了,回去就回去,大不了再偷跑出来便是。”

    玉袍男子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没有吭声。

    “林兄,只能等你抵达永恒真界,再找机会报答你的恩情了,等下次再见时,可千万不要吃惊哦。”

    独孤悠然朝大殿外走去,经过林寻身边时,朝他不着痕迹地眨了眨眼睛,眸光流转,透着狡黠。

    她用的传音,只林寻一人听得到。

    声音落下时,她人已消失在大殿外。

    “想必这位便是林寻林道友了。”

    玉袍男子正待离开,不知想起什么,又顿住脚步,目光看向了林寻。

    林寻点头道:“不错。”

    玉袍男子含笑道:“我听说了和你有关的一些事情,对你很欣赏,若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尽可以报我的名字,想来在这大千战域,还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

    他言辞看似谦虚,可却有着一股绝对的自负。

    林寻一怔,不禁也笑了,道:“好意心领了。”

    “走不走?”大殿外,响起独孤悠然不耐烦的声音。

    “这就来。”

    玉袍男子顿时爽朗一笑,朝大殿外行去,而他的声音,则在大殿响起,“记住,我叫云幕遮。”

    声音还在回荡,人已离开。

    “这家伙风采独绝,令人心折啊。”岳独秋感慨。

    云幕遮虽出现的时间短暂,可那等无形的威势和风采,令他也不免又自惭形秽之感。

    无可置疑,这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存在。

    “因为他是云幕遮,是永恒真界首屈一指的一位帝道传奇,是第七天域绝巅十帝祖之一,修行不过七千六百年,就横压一世,令无数老怪物都低头!”

    彭天翔喃喃,眼神透着狂热,以及发自内心的敬仰,“知道吗,如他这般绝巅帝祖,若是驾临我彭家,我那闭关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祖父,也必会第一时间亲自迎接!”

    一番话,让岳独秋倒吸凉气,心中震撼。

    虽早已猜出云幕遮不凡,可他却没想到,对方身上的光环竟如此之耀眼!

    “原来是第七天域十大绝巅帝祖之一,怪不得言谈举止之间虽谦逊有礼,顾盼之间却有无敌睥睨之势……”

    向小园也不禁吃惊出声,显然也听说过一些传闻。

    林寻忽然问道:“在永恒真界,绝巅帝祖很少吗?”

    “少!非常之少,一万个绝巅大帝中,也不见得能涌现出一尊这样的传奇。”

    彭天翔不假思索,“据说,绝巅道途和成祖之间,只存在万中无一的一丝证道契机,似这等证道契机,一般绝巅大帝根本就触碰不到,即便有能耐把握住,可在证道时,则会历经一场不可预测的浩劫!”

    “此浩劫,被视作‘究极道劫’,在永恒真界的历史上,不知有多少恐怖无边的逆天之辈,就是丧命于此劫之下!”

    “而云幕遮,则是渡过究极道劫的人,在永恒真界的无数生灵眼中,简直就和神祇没什么区别。”

    林寻这才明白过来。

    以前时候,他就清楚欲在绝巅成帝祖,极其之困难,可却没想到,即便是在永恒真界,如这般人物也是少之又少。

    “这么说,在前六大天域中,就没有这等绝巅帝祖?”岳独秋不禁问道。

    “有。”

    彭天翔道,“但每当有这等人物出现,必会第一时间就被来自第八天域的不朽巨头势力接引,前往第八天域修行。”

    岳独秋不禁动容,第八天域的不朽巨头都在争夺这等人物,可想而知,绝巅帝祖这个境界,是何等特殊。

    “唉,说起来,前六大天域终究是没法和第七天域相比的,更远远无法去和第八天域比较,归根到底,还是修行资源的差别。”

    彭天翔长叹,“像在第七天域,可以搜集到天阶秩序力量,足够让一个不朽帝族受用无穷,起码在超脱祖境,踏上不朽道途之后,根本不必为凝练不朽法则发愁。”

    “在第八天域,更诞生着天阶九品秩序力量!”

    “而前六大天域内,别说天阶秩序了,就是地阶秩序,也并不多见,甚至一些不朽帝族,往往会因为争夺某种秩序力量而爆发流血冲突。”

    彭天翔长吁短叹,向小园和岳独秋也听得内心无法平静。

    而林寻则在思忖一件事。

    自己所掌握的秩序力量,并不在少数,如秩序凰炎、涅槃秩序、以及被涅槃秩序重塑的幽冥地府秩序、仙道世界秩序……

    并且,还有一个从上个纪元延存下来的秩序之灵“无双”。

    而按照彭天翔的说法,仅仅是在拥有的秩序力量的数目上,自己岂不是比前六大天域中的许多不朽帝族都……“富有”?

    “彭兄,能否冒昧问一句,这云幕遮和悠然姑娘又是什么关系?”岳独秋禁不住问。

    “应当算得上是表兄妹,据我所知,悠然的母亲,就是来自云幕遮所在的云家。”

    彭天翔眼神浮现一抹黯然,若真的仅仅只是纯粹的表兄妹,那该多好?

    这一场宴席很快就结束。

    林寻谈不上什么感慨,他心中巴不得独孤悠然被带走,省得再给自己添乱。

    甚至,之前那云幕遮若万一是一个狂傲凶横之极的性情,仅仅是在这一场宴席上,怕都会引起什么麻烦了。

    “林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临别时,向小园和岳独秋问道。

    “当然是继续往前走。”林寻笑着回答。

    那大道遗迹中的灾祸看似被平息了,实则只要那帝什邪神不死,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再留在这太乙城,可就不安全了。

    “林兄,不如我们一起行动吧?”岳独秋发出邀请。

    “是啊,我们也打算近期离开。”向小园将目光看向林寻,带着希冀之色。

    林寻这次拒绝了。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想再让两人遭受到牵累。

    毕竟,洛家早已清楚他已出现在大千战域,在以后的道途上,必不会善罢甘休了。

    同时,文、横两家的势力也值得警惕。

    “非是我不想,实则是另有隐情,还望两位见谅。”林寻歉然道。

    向小园和岳独秋虽有些失望,可隐约也猜到,林寻所说的隐情是什么,心中都不禁一叹。

    “林兄,那你可要多保重,说不准在以后的那些不朽天关中,我们还能够碰面。”向小园浅浅笑道。

    “对,莫愁前路无知己!”岳独秋点头。

    “喂,你们就不问问我的打算?”

    一直没吭声的彭天翔不禁急了,自顾自说起来,“我啊,打算立刻返程,前往永恒真界,争取能搞到一个前往第七天域历练的机会,这样,我就又能跟悠然见面了……”

    说到最后,他不禁露出憧憬之色。

    林寻都不禁倒吸凉气,这家伙历经这么多波折,竟还不死心,此情此心,简直是可歌可泣!

    林寻不忍打击对方,拍了拍他肩膀,勉励道:“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彭天翔眼神坚定:“我会的!”

    夜色如墨。

    在林寻等人道别之际。

    城主府,一座传送古阵前。

    白剑辰笑着拱手:“两位,白某就不多留你们了,祝一路顺风。”

    传送古阵内,独孤悠然有气无力嘀咕道:“白叔叔,我宁可这一路出现些波折了。”

    白剑辰哑然。

    他哪会看不出,独孤悠然并不想被这般带回家。

    “就是出现波折,有我在,也不会耽搁时间。”一侧的云幕遮笑容爽朗,丰神俊秀。

    独孤悠然翻了个白眼。

    白剑辰和云幕遮相视一笑。

    下一刻,传送阵就在一阵奇异的轰鸣声中响起。

    而同一时间,白剑辰耳畔传来云幕遮的声音:“白叔,我不想看到那林寻以后出现在永恒真界,这件小事,我希望您可以帮忙,他日,我必有厚报。”

    白剑辰脸上的笑容一滞。

    他刚要说什么,传送阵内,云幕遮已微微一笑,和独孤悠然一起,消失不见。

    ——

    ps:只有不出现不可抗拒的意外,这周末,会再爆一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