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章节目录 第2513章 宴席

章节目录 第2513章 宴席

 热门推荐:
    太乙城中震动,各种议论声四起。

    “依照我看,林寻已丧命在大道遗迹中,你们都不知道,当时的场景何等壮观,铺天盖地的邪灵,犹如发疯一样冲向他一人……”

    一个曾参与试炼的大帝,在一座酒楼中感慨出声。

    “没办法,当时我等也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去营救。”

    “说起来,我们这些人能活着返回,皆应该去感激林寻,若非是他一个人牵引了绝大多数敌人,这一次能够活着离开大道遗迹的试练者,绝对寥寥无几!”

    这样的谈论时,在太乙城不同地方响起。

    林寻久久未曾归来,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个曾凶威震太乙的绝巅大帝,已折损在大道遗迹中。

    这让人唏嘘。

    可这就是大千战域,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耀眼如烈日的大帝就此折戟,化作枯骨一堆,消散在岁月中。

    或许过上许多年,就会渐渐被遗忘。

    “要我说,林寻即便能活着返回,怕也活不了多久,别忘了,他可是彻底将文、横、洛三大不朽帝族彻底得罪了。”

    城中,一个华袍男子冷笑,“古来至今,哪个和不朽帝族作对的,能有好下场了?”

    “你他妈说什么?”

    远处,彭天翔勃然大怒,指着那华袍男子大骂。

    在他身边,独孤悠然凝眉,正自望着天宇外怔然出神。

    华袍男子脸色微变,可还是梗着脖子,道:“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位道友纵然再愤怒,可也改变不了那林寻陨落的事实。”

    “那文、横、洛三家的强者,似乎没有一个活着返回的。”忽然,独孤悠然开口。

    彭天翔一怔:“好像是这样。”

    华袍男子则不禁笑起来:“以这三大不朽帝族的力量,是断不可能陨落的。”

    正说着,附近忽然响起一阵惊呼。

    就见天宇外,三道耀眼的神虹挪移而至,绚烂夺目,而那为首的,赫然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人。

    “林寻!?”

    华袍男子登时瞠目,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林兄!”彭天翔已激动得大叫,两眼发光,发自内心的喜悦。

    旁边的独孤悠然唇角泛起一抹弧度,内心也暗松一口气,这家伙……果然不是那般容易就出事的。

    “竟真的是他!”

    “不是说,他被邪灵大军重重围困了吗?这该不会是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附近轰动,沸腾起来,许多人都睁大了眼睛。

    这一刻,整个太乙城中,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幕,都不禁吃惊,在那般绝境之下,竟还能活下来?

    尤其是那些曾参与试炼,曾见过林寻被围困的修道者,此刻简直如目睹一场奇迹发生,感觉那般不真实。

    唰!

    林寻飘然落地,出现在场中。

    “你怎可能还活着?”那华袍男子下意识地问。

    不等林寻开口,岳独秋已皱眉冷冷道,“莫非你巴不得我等都死在大道遗迹?”

    华袍男子连忙摇头,讪笑道:“我……我只是太过吃惊罢了,道友千万莫要误会。”

    “你是文家的人?”向小园问道。

    华袍男子呃了一声,神色一阵不自在。

    彭天翔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冷笑道:“好啊,怪不得刚才那般阴阳怪气,原来是文家的人!”

    华袍男子愈发不自在了,转身就打算匆匆而去。

    林寻忽然善意提醒道:“你不必等了,我之前返回时已看到,文、横、洛三家的修道者,已经全军覆没了。”

    轰!

    附近响起一阵哗然,无数人被惊到。

    那些远不如三大不朽帝族的强者都已捡回一条命逃了回来,可三大不朽帝族的强者却全军覆没了?

    “不可能!”那华袍男子脸色大变。

    “信与不信,你自己掂量。”

    林寻懒得理会此人,朝独孤悠然走去,道:“之前多谢姑娘提醒了。”

    独孤悠然很意外,根本没想到,林寻竟会主动前来致谢,这简直让她怀疑林寻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变得整个人不正常了。

    否则,他……怎会跟自己致谢?

    太反常了!

    完全就不像他的风格啊!

    憋了半天,她才冷哼道:“谁让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你若死了,我找谁去报恩?”

    林寻一呆,这女人竟还惦念着报恩的事情?

    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后她还会像个麻烦精一样出现在自己身边?

    “可千万别报恩了,这次恩情就已经两清了。”林寻连忙道。

    独孤悠然却反倒笑起来,感觉这样的林寻才正常,她挑了挑黛眉,星眸透着一股笑意,嘴角微翘,道:

    “两清与否,我说了算,否则,若让人认为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那就等于是在戳我脊梁骨,决不答应。”

    林寻顿时头疼起来。

    彭天翔则哈哈大笑道:“林兄,悠然这是拿你当朋友,才会这般好心好意,如今你既安然归来,无疑是一桩喜事,走走走,我做东,咱们好好庆祝一番。”

    “对了,还有这两位朋友,一起来吧。”他热情向向小园、岳独秋发出邀请。

    “好。”林寻倒是痛快答应下来,刚历经一场凶险战斗,也该给自己放松一下了。

    “不邀请我么?”独孤悠然问。

    彭天翔一个激灵,露出一个自认最灿烂的笑容,深情款款道:“悠然,我怎可能将你忽略。”

    林寻见此,忽然有些不想去了……

    直至一行人离开,那华袍男子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立在那,犹如一块望夫石似的,等待着,盼望着。

    可直至夜幕降临,也不见文、横、洛三大不朽帝族的人归来,这让他无比绝望地意识到。

    林寻所说,极可能是真的!

    事实上,就在当天,林寻的归来,以及有关这三大不朽帝族强者全军覆没的消息,就如风暴般,席卷太乙城。

    “林寻活着,就已堪称奇迹,而三大不朽帝族的修道者竟无一活着返回,这……怎么感觉更不真实?”

    许多人心绪动荡。

    三大不朽帝族的强者,阵容何等强大,有数位一道之祖坐镇,有一众绝巅大帝跟随。

    在所有试练者中,都已堪称是最顶尖的阵容。

    可偏偏地,就是这样强大的一群人,无一生还!

    “这会否是那林寻干的?毕竟,他们之间可有着深仇大恨。”

    有人如此推测。

    可很快就遭受到了驳斥:

    “笑话,林寻深陷重重围困中,能够活着返回就已让人难以想象,怎可能还有能耐去灭杀那三大不朽帝族的人?简直是乱弹琴!”

    “你怎么不说,是林寻荡平了大道遗迹中的祸乱,化解了太乙城面临的危机?乱扣帽子也要有点脑子!”

    有人冷笑。

    若向小园和岳独秋听到此话,怕是非挑起大拇指,称赞此人慧眼如炬不可。

    因为,荡平了那一场爆发在大道遗迹中的祸乱的人,虽不是林寻,可却和林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若无林寻,这一场席卷太乙城的祸乱,注定避免不了!

    在城中闹得沸沸扬扬之际。

    一座酒楼中。

    灯火辉煌,丝竹悦耳。

    酒席上,林寻、向小园、岳独秋、独孤悠然、彭天翔等人身前案牍上,皆陈列着珍稀昂贵的仙酿琼露,另有各式各样的佳肴美味,琳琅满目,皆是酒楼中最顶级的美食。

    一般修道者即便有充足的周虚源晶,也很难享受到,因为这些美食中的诸多食材,都是限量供应。

    即便是像彭天翔这样来自不朽帝族的贵胄人物,也需要提前预定。

    但,

    随着独孤悠然到来,这一切自然就不成问题了。

    甚至,酒楼将珍藏了多年的一坛仙酿都拿出来,据说是从上个纪元保存下来的绝品,是很久以前一位进入大道遗迹中试炼的大人物,偶然之间从一处禁区洞府中得到。

    这一番酒席,让林寻都不禁大开眼界,搁在星空古道,可根本就没有这等食材,更别说品味到了。

    宴席上,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唯独孤悠然一人,似有些心不在焉,直至酒席即将结束时,她忽然举杯,遥遥看向林寻,笑吟吟道:“林大恩人,我来敬你一杯。”

    不等林寻答应,她已扬起雪白的鹅颈,一饮而尽。

    林寻怔了一下,也端起杯子饮尽。

    见此,独孤悠然笑起来,双眸眯成一对弯弯的月牙,而后,她再次倒了一杯酒,对众人道:“这一杯,敬大家。”

    这时候,就连彭天翔也察觉到独孤悠然有些不对劲,不禁问道:“悠然,你莫不是有心事?”

    就在此时,大殿中忽然涌来一阵无形的威压,就如凛冽的风倒灌而入,将宴席上热闹的气氛冲散。

    众人躯体齐齐一僵,就见一个身材颀长,俊美无匹的玉袍男子,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大殿中。

    龙章凤姿,风采旷世!

    随着他出现,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压也是蔓延而开,让得他就如天神下凡,成为这大殿中唯一的光。

    彭天翔呼吸一窒,手指一颤,掌中酒杯差点掉下来。

    向小园和岳独秋则都不可抑制地露出深深的忌惮,神色惊疑不定。

    即便是林寻,瞳孔也是微微一凝。

    此人,极端危险!

    唯独孤悠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