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一千三十九章 阿鲁

第一千三十九章 阿鲁

 热门推荐:
    苏崆心充满了报复般的快感。

    数天前在墨白州,他被林寻偷袭,遭受重创不说,还背负了勾结黑魇天狗族的骂名。

    这让他视为耻大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第一时间开始疯狂地寻觅林寻的踪迹。

    经过分析,在他看来,林寻欲在东胜界崛起,有极大可能会参与到此次小巨头榜之争。

    故而,苏崆早早抵达此地,蛰伏隐忍了下来。

    一个踏足长生二劫境的王者,却为了对付一个晚辈而不惜这般做,可见他被气成什么样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林寻出现了,蓄势已久,欲报仇雪耻的苏崆哪会再有任何犹豫。

    并且吃了次的惨痛教训,这一次他甫一出手,动用全力!

    恐怖的王境威压犹如山崩海啸般压迫而来,笼罩乾坤,压迫得林寻和萧青河连行动都困难。

    两人心震荡,根本没想到,在即将进入星棋海的这一刻,苏崆这老畜生竟会冲出来。

    并且甫一动手,是全力一击!

    一尊生死境王者的力量足以灭杀任何五大境修者。

    更何况,这苏崆还是一位渡过两次长生劫的王者。

    这一击的威力,换做是一位真正的王境,都不敢撄其锋芒!

    然而,在这危机无的关头,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一根漆黑的铁棍猛地横空暴起,犹如一道擎天之柱显现,撑破天宇,挤爆虚空,散发出毁天灭地般的神圣力量。

    轰隆!

    铁棍掠空,简单粗暴地狠狠一砸。

    那原本覆盖天地间的王道神威,如同乱云般,轰然爆碎,发出震耳欲聋的嘶鸣。

    与此同时,正自森然狰狞冷笑的苏崆猛地一愣,眼珠凸显,差点惊得魂飞魄散。

    都不等他反应,铁棍已狠狠扫在他的躯体。

    砰!

    在林寻和萧青河惊愕的眼神注视下,苏崆如一只沙包似的,嗖的一下被砸飞了出去。

    筋骨断裂声密集响起,能够清楚看见,苏崆威猛无的躯体竟被砸成弯曲的弧形,脊梁骨都断掉。

    在凄厉而惊恐的惨叫声,他整个人飞向了天边,坠入到了茫茫风雪深处。

    “我操。”萧青河瞠目结舌。

    林寻也有些眼晕,这一幕无疑过于震撼人心,一个踏足长生二劫境的王者,竟被一棍砸得像陨石一样飞得不见踪迹了!

    星棋海畔,一些还没展开行动的修道者也都倒吸凉气,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轰!

    那擎天而出的漆黑铁棍,被收了起来,落入一道身影昂藏如山般的高大身影手,而后消失不见。

    刹那间,那弥漫空气的压迫人心的神圣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见。

    这高大身影是一名青年,肌肤呈古铜色,面容粗犷,浓眉如墨,一对眼眸大而明亮。

    特的是,他穿着一身兽皮,浓密的长发乱糟糟的,裸露出的臂膀肌肤如一块块岩石般贲张。

    整个人站在那,宛如来自原始莽荒的野蛮人似的,透发出一股令人心颤的狂霸气息。

    此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这兽皮青年身,神色间带着惊疑、好、凝重之色。

    林寻和萧青河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这次能化险为夷,还多亏了这兽皮青年的出手帮助。

    只是,不等他们表示感谢,那身影高大,浑身散发狂野气息的兽皮青年瓮声瓮气开口道:“我叫阿鲁,想去参加小巨头榜之争,你们手若有路引秘图,带我一起,若没有算了。”

    他声音隆隆若雷鸣,言辞直来直往,显得很干脆。

    “你也要参加小巨头榜之争?”

    萧青河睁大眼睛,难以置信,这家伙一棍子都能砸飞长生二劫境王者,还用跑来这里凑热闹?

    阿鲁挠了挠头,疑惑道:“我今年才十九,为啥不能参加?”

    十九岁!?

    附近又是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说实话,他们之前都还以为这相貌粗犷的家伙是一位“老前辈”,哪会想到,却竟会这般年轻!

    而此时,林寻恢复冷静后才发现,这阿鲁周身的气息虽强大无匹,但还不曾超出衍轮境的范畴,身也并无属于“王境”的独特气势。

    “可你刚才怎么一棒子打飞了……”萧青河怔怔,感觉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不等说完,阿鲁翻了个白眼,咧嘴笑道:“你这家伙可真够白痴的,那是我的‘龙骨棍’威力,可不是我个人战力。”

    萧青河额头直冒黑线,心郁闷,被一个十九岁的傻大个骂白痴,这滋味让他很不爽。

    不过看在对方救自己一次的份儿,他还是忍了。

    “龙骨棍……看来那应当是一件强大无匹的圣宝才对。”林寻想起刚才苏崆被击飞的那一幕,终于做出了一个判断。

    “阿鲁,你刚才救我们,是想让我们带你一起进入那不死禁地?”萧青河忍不住又问道。

    阿鲁又翻了个白眼,道:“我还没那般无聊,刚才出手,完全是看那老家伙不顺眼,都踏足王境了,还要跟我们年轻人作对,也忒不要脸了,活该挨揍。”

    萧青河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家伙的白眼,仿佛看弱智似的,让人控制不住地直冒火气。

    他咬牙说道:“因为看不顺眼?”

    阿鲁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而后不悦道:“我问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你哪来这么多废话?简直跟一只聒噪的臭乌鸦一样,令人腻歪,换做我心情不好时,早一巴掌拍死你了。”

    萧青河唇角狠狠抽搐起来,暗自咬牙,太嚣张了!这野蛮人的每一句话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

    “好,我们一起走。”林寻开口,直接拍板,他反倒感觉,这阿鲁很有意思。

    “这么答应了?”

    萧青河恼火传音,嘀咕道,“你不担心被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说话还喜欢翻白眼的野蛮人给气死?”

    林寻笑了,拍了拍萧青河肩膀,没有多说什么。

    最终,萧青河拗不过林寻,带着阿鲁一起,朝星棋海掠去。

    哗啦~

    甫一抵达海面,神异的一幕出现了。

    犹如天地反覆,斗转星移,眼前的景象倏然一变,一道道银灿灿的星光从天而降,垂落在那海面矗立的岛屿。

    密密麻麻的岛屿,于此刻犹如从沉寂苏醒,流淌出璀璨若梦幻般的星光。

    放眼望去,星空辽阔,汪洋浩瀚,银色的星光流转天地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瑰丽虚幻之感。

    萧青河的神色却是变得庄肃认真之极,祭出一道玉石打磨而成,烙印着繁密晦涩纹理的秘图,仔细对方向。

    半响,他霍然抬头,朝远处一座岛屿掠去。

    林寻和阿鲁也连忙紧随而。

    这星棋海犹如一盘天地棋局,神秘无垠,一旦在其乱闯,纵然是圣人,都极可能要迷失其。

    不过,有萧青河引路,在前进的路途,倒也没有发生意外。

    林寻注意到,随着深入,沿途所见到的海岛屿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星罗棋布,宛如洒落海面的一颗颗棋子,流溢着如梦似幻的星辉。

    放眼四顾,宛如进入了一片浩瀚星空深处,无法辨认东西南北,连来路都也寻觅不到。

    林寻心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一位老者身影坐在汪洋虚空之,满天星斗在他头顶汇聚、循环……垂落下亿万道银灿灿的星光。

    而他的躯体,则如一口黑洞深渊,将这倾泻而下的星光吞没、湮灭……源源不绝,周而复始。

    这一刹,天地寂寥,仿似只剩下老者唯一的身影,如此的庄肃、威严、至高,犹如亘古至今的一位主宰,坐忘天地间,吞纳周天星斗!

    莫名,林寻胸口一阵发烫,本源灵脉无声无息地释放晦涩的大道力量,涌识海。

    瞬间而已,林寻脑海浮现出一座晦涩玄微的阵图。

    此阵,纳周天星斗为基,由三百六十五幅大周天星斗阵图,和一万四千八百幅小周天星斗图组成。

    仔细品悟,整个阵图宛如一方星空宙宇,其内星辰璀璨、多不胜数,沿着不同的轨迹循环,繁密复杂到了极致。

    周天星斗圣阵!

    这赫然是一座神秘而惊世的圣阵传承,其奥秘汇聚于识海,化作了一副周天星斗图!

    这离的一幕,让林寻都不免有一种做梦般的恍惚之感。

    这星棋海,难道是由一座“周天星斗大阵”所化?

    而那一道曾坐在此地,吞纳周天星斗的老者的身影,仿似是曾狂奔于周虚深处的那一道圣人身影!

    “星湮吞穹道、本源灵脉、大渊吞穹、星棋海、周天星斗大阵……这其似隐隐皆有一种妙的联系和呼应……”

    “正因本源灵脉,我才能于论道灯会,参悟出星湮吞穹道,窥伺到那一位圣人狂奔于周虚深处的经历。”

    “也因为本源灵脉,令我在这星棋海,无意间获得了‘周天星斗大阵’的传承奥秘……”

    想到这,林寻心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深深的疑惑,自己那大渊吞穹灵脉天赋,究竟藏着多少还不曾被自己知道的秘密?

    “林寻!”

    蓦地,耳畔响起萧青河的呼唤声,让林寻猛地从那种恍惚般的缥缈思绪惊醒。

    抬眼看去,见萧青河和阿鲁皆以一种看怪物般的目光盯着自己。

    ——

    ps:照旧,二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