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3.风冰风森林(十四)

13.风冰风森林(十四)

 热门推荐:
    “那些天杀的杂碎!吸血鬼!喝血的畜生!下水道里的蛆虫!私娼狗腿下的野种!!!”

    安东诺夫军士挥舞着拳头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诅咒和脏话喷吐出来,一旁的军医摇了摇头,将白色被单拉上,彻底盖住雅科夫少尉只剩一半的脸孔。在少尉的右手边,整整一打覆盖着白色被单的遗体,每具遗体的“狗牌”都已经折断,一半挂在亡骸的脖子上,一半攥在军士的拳头里。周围的士兵们耷拉着脑袋,军帽攥在手里。有几个士兵半跪着小声祷告,祈望战友们的灵魂能安然回归。

    这个步兵排刚刚遭受了一次血腥的打击,当他们扛着木筏和木制小艇试图冲向河岸时进行强行渡河时遭到了河对岸拉普兰军的射击,伴随着撕裂麻布般的声音,冲在最前面的第一梯队就被打成了筛子,紧跟在后面的第二梯队猝不及防间停顿了一下,顿时成了敌军炮兵的绝佳标靶。类似女人哭号的声音划过头顶,81㎜迫击炮发射的白磷燃烧弹在第二梯队头上炸裂。因为有木筏和小艇遮挡,他们免于被当场烧成干尸的命运,但他们抛下沾满白磷的木筏和小艇后,立即遭到了机枪集火射击,两个班的士兵和带队冲锋的雅科夫少尉当场牺牲,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场试探性攻击生生被打成了单方面屠杀。最后还是胳膊挨了一枪的安东诺夫军士匍匐着把少尉给拖了回来,但终究还是没能挽救少尉的生命。

    流经科乌库涅米角的泰帕莱河宽约两百公尺,水流湍急且缺少合适的渡河滩头。拉普兰军根本无需封锁整条大河,他们只要在少数几个可以渡河的地点周围准备火力点,事前计算好射击诸元,之后就可以静待猎物自己把脑袋伸进这个死亡陷阱里。

    ——就像之前的战斗。

    军士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清楚的认识到要想突破这种得到强大炮兵火力支援和堑壕工事加强的天堑,唯一的办法就是投入更多的兵力和火力支援。用炮兵压制敌人的炮兵和机枪火力点,然后以足够的数量兵分多路,同时从宽大正面进行冲击。进而分散敌军的火力,使其顾此失彼。

    新任排长拉弗索夫少尉和连部的想法大致也是如此,他们一边敦促士兵挖掘工事(拉普兰军不但将沿河的船只搜刮一空,还砍掉了河岸靠公国一侧的树木,使得公国军难以就地获得木材,同时还保障了射界和视野),一边将现场情况和作战方案上报。他们相信只要上面不傻,应该明白面对这种防御体系,没有强大炮兵的支援是不可能进行攻略的。只要在后面的炮兵一上来,他们有足够的信心突破泰帕莱河,建立起稳固的桥头堡。

    回复来得很快,让一众军官感到吃惊的是这并非来自师部的回复,而是第七集团军司令部的直接命令——在浮空战舰炮火的支援下,立即展开渡河突击。

    有经验的军官和士官立即就明白了。炮兵一时半会儿赶不到,师部恐怕向集团军司令部申请调拨浮空运输舰进行紧急运输。结果收到申请的集团军司令部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直接越过师部对前线的连队进行指挥了。再看看,这命令里连哪挺机枪该在哪里设置阵地,哪个步兵排应该走哪条路线在几时几分进行渡河突击都讲的清清楚楚。根本不给下面置喙和反驳的余地。

    一众军官、士官面对这份神奇的命令书,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感谢上峰无微不至的关照呢?还是痛骂集团军司令雅科夫列夫一级上将瞎指挥。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大家觉得再怎么说这也是集团军司令部的命令,他们这些基层军官完全没有抗拒的权力。再说虽说没有重炮,好歹有来自空中的火力支援,只要火力压制的效果够好,突破泰帕莱河建立桥头堡总是能做到的。于是大家开始集结部队,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强行突击。

    所有人都遗忘了两个简单的事实。

    首先,拉普兰人是否会遗忘来自空中的威胁,对空地协同突击毫无准备?

    其次,所有馊主意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在被发现是馊主意之前,看上去都像好主意。

    第七集团军司令部想出来的恰恰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还是所有选择里最糟的一种。可以降低损失,轻松突破防线的办法明明有一大堆,比如用浮空运输舰搭载突击队在防线后方登陆,对敌军防线实施前后夹击;又比如做出强行突击的样子,引诱对方开火,将机枪阵地、炮兵阵地暴露出来后加以标记,通过地面和空中的观测校正,由浮空战舰从安全范围外逐个清除火力点。反正只要认真思考,分析敌我形势,做好协调工作,发布适当的指令。就算是精心准备的防御体系也是有很多可乘之机的。可雅科夫列夫一级上将不知道是心理压力过大,还是纯粹只是想要确保每一个排都在他的指挥之下,完美的实行他的既定规划,亦或是太过低估面对的敌人,又高估了自己人。总之,一级上将阁下认为“我方优势很大,前线立即给我a上去!”,然后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

    于是乎,和所有类似的案例一样,这场进攻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灾难,一场单方面屠杀。

    公国军的无线电还在起步阶段,魔法师士官又是稀缺资源,最多配属到团和加强营一级(考虑到公国军庞大的基数,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浮空战舰和海军战舰更是只有驱逐舰一级才有资格配置。赶来增援的两条巡防炮舰享受不了配置魔法师的待遇,和地面之间的联络只能靠光线反射器(其实就是个镜子,用光信号和地面进行摩斯电码联络)。在实战中,受烟尘和火光影响,光线反射器的信号很难被看清楚,加上公国制造的光学观瞄设备性能不佳,两条巡防炮舰不得不降低高度进入战场。结果就在公国军士兵的欢呼声中,两条炮舰当场被打成了碎片。

    至少有8门88㎜高射炮进行了集火射击,第一轮齐射就有六发取得了命中,其中一条被直接打中弹药库,伴随着弹药库诱爆的闪光与轰鸣,那条炮舰连带着船员炸成了碎片。

    因为88㎜高射炮的对地轰击能力和优越的反战车能力,很多人忘了这其实是一门用于防空的高射炮,对付各种大型空中目标才是它的本行。为了对付那些有装甲防护和隔舱化设计的浮空战舰,帝国设计师还特意为其研发了对空穿甲弹和延时引信,以便穿透外层装甲后在船体内爆炸,利用密闭环境增加杀伤效果。别说眼前这两条薄皮巡防炮舰,就是巡洋舰级别的浮空战舰在同一部位连续吃上两发这种炮弹也可能导致龙骨变形,舰內管线严重受损,结构脆一点的驱逐舰闹不好当场就短成两截。

    八门重型防空炮齐射的威力是如此震撼人心,以至于直到僚舰殉爆,幸存的那条船才反应过来,拖着黑烟的小船急忙开始侧滑调头转向。以其受损程度,根本跑不出敌军防空炮的有效射程,还不如降低高度,利用森林的掩护避开敌军的打击,逃到安全地带后再进行迫降。

    那位舰长的判断很正确也很及时,换成任何有经验的指挥官遇上类似状况都会做一样的处置。

    如果不是拉普兰人热情好客,想要把他们留下来,这条小船还是很有机会逃走的。

    隐藏在树林里的机关炮阵地开火了,一条条橙红色的光鞭来回抽打满身疮痍的小船,悬挂在船舱外的发动机舱更是受到了重点关照。随着一连串曳光燃烧弹钻进发动机舱,燃烧的黑烟与泄露的高压蒸汽混在一起,为垂死挣扎的巡防炮舰描绘出一条蛇行的坠落轨迹。最终,那条小船带着一船惨叫的船员和已经开始燃烧的弹药,一头扎在了河滩上,殉爆的火球和暴风让泰帕莱河两岸的军队都不得不暂时停止一切行动,或是就地卧倒,或是在掩体里缩紧身体。钢铁、火焰和焦黑尸块的风暴掠过战士们的头顶,空气中开始弥漫着可怕的烤肉味,呼啸的爆风中隐约能听到垂死的哀嚎和诅咒。

    瑰丽又可怖的战争画面近在咫尺,两国士兵却没有一人想要去欣赏这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壮观风景。军官们掏出了左轮手枪和一起配发的小铁锤(退弹壳用),嘴里叼着哨子。士兵们默默将刺刀套上枪口,上膛,打开保险。机枪手的大拇指压在扳机上,副射手俯卧在一旁,手里捧着帆布弹链,后面的弹药手半蹲待命,脚旁摆放着五个已经打开的弹药箱,套在帆布弹链上的黄铜子弹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军官们看了一下手表,尖利的铜哨声响彻整条战线,“乌拉”的呐喊声中,公国军士兵冲向了河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