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马赛(七)

1.马赛(七)

 热门推荐:
    <co>

    摆出标准营业用微笑的服务员在桌上依次摆下咖啡和清水,中年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塞给穿黑白女仆制服的女孩一马克小费,自觉幸运的女孩忙不迭的弯腰致谢,殊不知自己的开领制服在弯腰时露出深深的沟壑,差点亮瞎了中年男人的氪金狗眼。

    “您出手可真阔绰。”

    年轻人露出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像是在鄙夷的笑容,眼角的余光不时扫过周围和随身携带的《信号》杂志——在杂志下面压着一个牙医用的小镜子,侧后的情况在小镜子里一览无余。

    他们背靠墙角,右手边是窗户,左边是过道和大片的空桌子,此刻临近午餐时间,阅读室里禁止用餐。大部分人都还在附近的快餐中心等待热气腾腾的薯条、鸡翅、芬达套餐出炉,除了前方三张桌子外有两个不知廉耻的混蛋小子,剩下的就只有他们这一桌了。

    以密谈的场所来说,除了两只穿青年团制服的苍蝇有点碍眼之外,已经算很不错了。

    即便如此,也大意不得。

    “小钱而已,有时候一马克的投入会获得预期之上的丰厚回报。”

    中年男人端起咖啡杯,吹散氤氲,手指在满是雾气的桌面上快速写下一个词。

    ——见鬼去吧。

    “确实,毕竟是个发财的好年景。”

    ——皇帝!

    年轻人的手指画完惊叹号的那一刻,中年男人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舒缓了一些,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满腔的激动和欣喜化为略带颤抖的水迹文字。

    ——欢迎来到吕德斯,同志。

    用文字而不是语言来表达欢喜之情多少有些扫兴,但在吕德斯——在这个遍地都是告密者、政治侦探、秘密警察的地方——这种谨慎小心绝不多余。要知道那些个以神经质、强迫症、控制狂著称的秘密警察是连自家车库、卧室、厕所都会窃听、监控的混蛋。

    阅读室的墙角、天花板,他们坐的桌椅,使用的杯子里有没有安装窃听装置或摄像头,在远处的房间里会不会有什么人拿着定向集音装置对准他们,或者干脆在地板下搞个夹层,让专人呆在里面用听诊器监听地板上的人谈话……等等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监控手段,在吕德斯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没有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这是帝国社会秩序保障局的自夸之语,也是对事实的简单称述。

    小到家庭暴力、邻里纠纷、学生打架,大到黑帮犯罪、恐怖活动,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帝国各种强力部门的监控,有时候还会发生同一个人被好几个部门监控,吃喝拉撒睡等等生理活动被全方位观察审视的事情。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交流的又是会掉脑袋的事情,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我心底的热情犹如最旺的火炉。”

    “是《天空骑兵队》?”

    “不,是《空母雷击队》。”

    “那本不是烂片么?”

    “只是演员演技不到位罢了,大场面的视觉效果还是不差的。毕竟那是出动真实部队和装备,战舰更是自己演自己。”

    伪装成电影爱好者的交流声中,桌面上正在快速交换情报。

    有好消息,比如地下小组持续保持着运作,而且还成功的发展了成员和协助者,还有近期帝国防卫军调动的消息。

    也有不好的消息,比如哪里的小组被侦破,哪几条联系线路要废弃,哪些站点和重要人物需要转移。

    以上勉强还能算是日常,接下来的消息就不怎么让人愉快了。

    这个世界,无论何时何地,争斗都是永远的主旋律。这两位革命者所属的组织也不例外。

    与帝国的、与犯罪组织的,与其他抵抗组织的。

    没有看错,抵抗组织之间并不全都是共同进退的伙伴,除了私人的、意识形态和诉求上的各种冲突之外,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摆在帝国境内的所有抵抗组织面前。即资源有限,要想在帝国严格管控之下生存下来持续斗争,国外的援助和慕名而来的归附者是必不可少的。可那些外国人也不是慈善家,他们一个个都是精于算计的投机客,只会在最有潜力的黑马身上下注,以最少的投资给帝国带去最大的麻烦。而那些潜在的抵抗战士也会思考类似的问题。

    于是问题就来了,谁是最值得投资的?谁能排挤甚至消灭掉其它竞争者来获得援助?

    轰轰烈烈的生存竞争就此展开,各支抵抗组织为了争夺资源,将染血的手伸向了同胞们。

    其中既有其它抵抗组织,也有毫无关系的平民。

    ——复国战线打算在青年团的体育交流活动上制造爆炸和无差别攻击。

    ——他们疯了?

    年轻人差点把话语直接喊了出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前面两个正在小声笑着的青年团成员。

    想要行销自己,想要凸显自我价值,最简单最快捷的办法就是搞个大新闻,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从这一点上来讲,和网红没什么区别,都是通过某种手段成为话题,并以此聚敛人气和金钱。区别只在于,网红是通过搞怪、卖萌来吸引眼球,某些打着“自由战士”、“复国志士”旗号的恐怖组织却是用杀戮聚焦全世界的目光。

    “卖国贼的斩首秀”、“犬决通敌者”、“与敌人通奸者被车裂”……

    那些既不敢正面挑战帝国军事力量,又迫切需要外援的组织发现无差别袭击平民是个很不错的差事——只用很少的投入便造成了大骚乱,成功吸引了眼球,而且还令帝国防不胜防。不过这一次和以往带有“锄奸”色彩的行动有着明显的区别。

    ——那帮家伙希望以力量和恐怖来改变这个国家,排除帝国和帝国的一切,让扭曲的社会恢复应有的形态。

    ——疯了。

    年轻人和中年男人的评价都是这一个。

    这已经不是什么争夺外援的表演,而是名副其实的恐怖主义了。

    恐怖主义的目的就是用恐怖进行控制,恐怖即是手段,也是手段。

    比方说,公开杀死帝国的高官或者经济界巨头,其它人在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的恐惧前不得不闭紧嘴巴。愿意为帝国拼上性命的只是极少数,这极少数的人是无法撼动大势的,最终在恐怖主义掀起的狂潮中,帝国将步上覆灭崩塌的命运。

    这便是恐怖主义的基本逻辑和战略。

    可如此一来,对相关组织和思想的取缔也会越来越严密,一般市民也会抛弃这群除了杀人放火啥都不会的家伙。

    于是恐怖主义便开始转入下一个阶段,将目标转向一般市民,也就是所谓的无差别袭击。

    不同于时刻都要确保补给线路,否则只能选择撤退的正面作战。在城市村镇里展开活动的恐怖活动很容易获得补给,基本上只要有钱,就可以半永久的进行下去。

    只要不断对普通市民展开杀伤,那些高举着“和自己无关”的免罪符,整天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市民也不得不注意到,不管他们是愤怒、是悲伤还是哀求,这种杀戮都不会停止,牺牲者会源源不断的被量产出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市民们便会将矛头指向当政者,指责政府的不作为和无能,最终压力不断积累变成足以令政府垮台的革命浪潮——

    以上便是恐怖组织的构想,换成别的什么国家,他们的想法或许有很大机会按部就班的变成现实吧。然而他们面对的是神圣吉尔曼尼亚帝国,有着强大军事力量、高度发达的情报传输网络、高效行政体系以及强大行动力的巨大机器。在此之上还有独自一人便拥有强大武力和高效支配方式结合在一起的皇帝,和那种恐怖的存在相比,制造爆炸也好,人群密集区域制造无差别袭击也好,独狼式恐怖袭击也好,与其说是颠覆帝国的一步,不如说是垂死前的最后哀鸣。

    他们没有一点机会。除了把更多平民团结在帝国和皇帝身边,任何正面意义的结果都不会产生。

    ——要阻止他们吗?

    ——我们正在持续跟进,帝国社会秩序保障局和史塔西似乎也察觉到了,冒冒失失的出手很可能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我们身上。

    ——要我做什么?

    ——设法取得参加交流会的资格,进入现场,万一“复国阵线”想要强行采取行动,你要见机行事。

    ——明白。

    就算没有那群滥杀平民的家伙,人类也会打赢这场战争,取回尊严和骄傲。同时还要让其它组织弄清楚,吕德斯地下抗战的主角到底是谁。尽管顺便保护了帝国和醉生梦死的家伙们多少有些令人不快,不过也没必要去计较这些了。

    胸中充满了使命感的年轻人准备起身离开,之后中年男人也会相机离开,如此一来这次碰头就算是顺利结束,接下来就是准备伪造证件,准备新身份,事前踩点……总之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活。

    然而,人生之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刚刚站起身子的年轻人突然变了脸色,中年男人也绷紧了表情,同时将手探向怀里。

    马赛和李卡多还在继续努力学**国的丰功伟业,可能是太过投入,可能是位置的关系,更可能本来就是外行人,所以没有发觉。

    明明午餐时间已经结束,照道理该有陆陆续续的人群进入阅读间,此刻依旧只有他们和另一桌客人。

    阅读室紧闭的大门外,正有一大群受过训练的家伙用不发出声响的脚步一点点逼近阅读室。</co>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