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会议,舞会(五十一)

12.会议,舞会(五十一)

 热门推荐:
    异形停止嚎叫合唱与墙壁的崩溃,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的。

    构成下水道的墙壁和泥土如同骄阳下的冰雪一般融化,下一瞬间,13道蛇一样的影子从大洞中飞了出来,悬停在半空。这时人们才借着照明看清楚,那是13把雕刻着蛇形花纹的折刀。

    原本已经紧张万分的气氛,此刻到达了最"gao chao"。尚还生存,没有失去人所应有之形态的人们屏息凝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大洞,嗒、嗒的脚步声朝着他们走来。

    “……哎呀,大家都聚在一起了呐。”

    漆黑的洞中,他以一种缓慢雍容的节奏出现在幽光之下。

    黑色服装穿戴的整整齐齐,那层黑色甚至比背后的那个大洞还要深不见底,双手交叉在背后,身体挺得笔直,颇有少年得意的成功人士气质。

    但那张脸,绝无法和那种层次联系起来。

    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刘海碎发垂在额前,脸孔、五官乃至肢体的均衡,所有数字全部依照黄金分割罗列,包含在那张少年般的面孔之中,略带神秘感的笑容将整体美发挥到极致。

    在诸多组合出“俊美”这一印象的要素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两种颜色。

    犹如夜空般深邃优雅的黑发,反射出红宝石光辉般的瞳眸——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种族容貌要素之中,冲击性的颜色。

    太过超脱世俗凡尘,以至于让人内心忘了羡艳,产生近似膜拜的冲动。

    但那绝不是让人可以感到安心的对象,证据就是——那些爬满墙壁、在空中飞舞的异形像是对其敬畏一般,全部安静下来,退到黑发少年的背后。

    “真是很努力呢,等级4投入都超过了20分钟以上,诸位还能平安活着。值得称赞。”

    听上去这话像是在挑衅,但在其温文尔雅的语调以及刻意调整的语速放送下,听上去像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因此,更叫人觉得不快。

    “你这家伙……”

    无法忍耐这种态度一般,原本和武装间谍对峙的少年转身开口,褐色的短发带着几分野性,平时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脸孔微微扭曲。会叫人错认为紫水晶的眼瞳映出对方的笑容。

    愤慨和恐惧同时在体内升温,膝盖几乎不受控制的要颤抖起来。

    “之前我曾经有考虑呢,应该用什么样的打扮出场。像是身穿酒红色条纹燕尾服,头戴大礼帽,脸上戴着舞会用假面的绅士形象就很不错,身边再带个10岁左右。喜欢用小刀把人分尸的小萝莉就更好。不过呐,我觉得越是这种时候,越应该本色演出才对得起观众呐。”

    “谁管你的大绅士(hentai)品味?!我问你的是……!!”

    “想问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吗?别太天真了,这是作战,没有所谓对错。”

    抢在罗兰继续开口之前,李林放出欠缺实感的声音。

    “不论是那边的武装间谍,还是你背后的修女。大家都在依据自己的立场和信仰扮演分配的角色。”

    ——你不过是个局外人。

    从红瞳中读懂未尽之意,罗兰攥紧了拳头。

    确实,为了救人,不管不顾的冲进下水道。打退整打的怪物,在迷宫中终于找到目标时,却发现狄安娜已经抢先一步,与米莱迪等人交锋。为了给愈演愈烈的动乱画上句话,罗兰努力的试图说服双方。

    无论狄安娜还是别人。都没有要求自己去伸手。照理来说,依据罗兰的立场,也大可罗列出种种理由来拒绝。没有人强行把他拖进局势之中,他完全可以选择更轻松精明的生活方式,会认为能够说服对方,让事情不至于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完全是他太过自信、想象力不够之故。

    结果。他未能说服狄安娜,也没能使米莱迪放弃成为动乱之源的首饰,在难以施展的僵局中迎来了最恶劣的状况。

    他只是个独善其身局外人,没有能力改变事态。一次次的好运让他忘记了——世界是残酷的。越是诉说美好的梦想,现实的反击也越是残酷,最终只会留下痛苦的回忆。

    这是战争的一部分,没有荣誉,没有思想,没有尊严,只有疯狗一样的杀人者和被杀者。

    李林是正确的。

    一贯正确,并将永远如此。

    就算如此——

    “就算这样,我也不想事后再去后悔!”

    锵的一声,迪兰达尔离开剑鞘,罗兰咬紧牙关瞪着李林。

    独善其身的旁观者确实比四处奔波、最后却一无所获的傻瓜好人要来得轻松,只是站在观众席上,事不关己的发表不负责任的评论——这种事情谁都能做到。想要活得精明,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那终究只是麻木的屈从于现实,不断原地踏步罢了。

    现实确实是残酷的,改变现实也注定要付出许多,甚至会因此变得一无所有,但那个可能性绝对不是零。

    既然不喜欢这样的现在,那就动手去改变吧。

    就算当个得不到任何回报的傻瓜也好,自己也还是不能看着别人陷入危险而不管。

    “坚持自我……是吗?这样也不错。”

    观测着少年的表情和身体指标变化,李林泰然自若地说着。接着,他从原地消失,三枚键刃贯穿适才李林站立的位置,连环踢腿正中键刃柄,三柄利刃倒转方向,以更快的速度反射向狄安娜,猝不及防的修女险些身上多出几个透明窟窿。

    “那就给个机会好了。”

    说话间,接连踢开墙壁和圆顶,灵活的三次元机动避开冰柱和键刃的同步攻击,最终如同蝙蝠一般稳稳倒立在下水道顶部。

    “机会?”

    “没错,只要诸位中任何一人能碰到我,哪怕是沾到衣角也算我输的游戏。为了配合诸位的实力,在下不会动用双手,至于奖品……呼呼。”

    话音未落,倒吊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我会很好心的让你们活着离开。”

    “什……”

    刚要为对方突然杀到眼前感到惊讶,男人的视线和声音被皮鞋鞋底封住,随着一声让人听了背脊发凉的脆响,男人的头部像零距离挨了一发霰弹枪,头骨粉碎之后被掀飞,红白色脑容物飞溅到墙壁上,没了头颅的尸体过了两三秒之后,抽搐着到了下去。

    “爆裂术式吗……不对,玛那并没有产生反应。这到底是……”

    狄安娜溢出难以置信的自语。不用魔法,单纯依靠体力和技巧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男人,在她眼中与怪物无异。边上米莱迪和她仅存的两名部下同样哑口无言。

    唯有罗兰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正因为清楚,他比旁人更从骨髓里感到阵阵恶寒。

    寸劲。

    全身瞬间爆发力集合在拳头上,极端时间内自几近距离上释放力量的拳法绝技,此刻,李林用脚施展了出来。

    更叫罗兰骇然的是,李林在那一瞬间击打了两次——第一次释放冲击,第二次在脑袋的反作用力反射回来的那一刻爆发,连续叠加的力量瞬间将那个男人的头部轰得粉碎。

    尽管心里清楚,这不过是李林实力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罗兰还是对这凶技的威力咂舌不已。再加上那异乎寻常的机动力,逃出升天的几率低到什么程度,完全是一目了然。

    “游戏规则说明完毕,从现在开始,大逃杀开始了。”

    薄薄的嘴唇弯折起来,轻轻松松避开不同角度同时发起的攻击,黑发魔性男子的身影化身为一阵狂风,红色眼瞳的反光在空中留下纵横无尽的鲜红轨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