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年轻与革命(二)

15.年轻与革命(二)

 热门推荐:
    [sp=http://player.ku6./refer/1zsrrfpszsxatwyonasj2q../v.swf]qb少佐的演讲,福利内涵。//欢迎来到78小说网阅读 www.78xs.com//

    “我们已经无法继续忍耐现状,掀起和人类的冲突只是迟早的问题。”

    话题已经挑明,掩饰或者否认是不智的失礼举动,提尔堂堂正正的发出了观察试探的体温。

    “你所说的【革命】——将以何种方式进行?”

    “好问题。”

    放下茶杯的双手碰撞在一起发出低沉的撞击响声,雕塑般精致的面孔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

    提尔的发言理应得到这样的褒奖。一个比【什么时候动手】、【我们合作吧】之类的浅薄莽撞开场白好上千百倍的审慎提问无愧此项殊荣。

    “首先,包括尼福尔海姆山谷的诸位在内的精灵一族实力还很薄弱。虽然遗憾,但这是个事实,并且在短期内无法改变。所以现阶段还是只能蛰伏忍耐,这是由现状决定的,没办法。”

    扬起右手拦在托尔涨红的面孔前,理解对方想法,但拒绝别人打断的笑容继续说着:

    “不是一味维持现状,托尔先生。毫无作为的愚行是不会被容许的,你们不会,我更不会容忍白白浪费时间这种蠢事。”

    “那个……我是乡下人,说敬语真的很累人耶。能换种称呼方式吗?至少把先生(herr)去掉行吗?感觉像老头子哎……”

    难为情的搔着后脑勺,以勇力闻名的大个子精灵少年的局促表情显得颇为质朴可爱,一直保持严肃的提尔也忍俊不禁,勾起了嘴角。李林耸耸肩,将带歉意的苦笑浮现到脸上。

    “该抱歉的是我,一直和一群没办法省心、年纪有比我大的家伙们呆在一起,不知不觉,说话时一张嘴都是秃头中年的腔调呐。”

    没见过所谓【中年上班族】这一人类群体,不过眼前的黑发少年揉着肩像中年大叔一样叹气发牢骚的场面到也很【别致】。

    老实说,作为活跃气氛的搞笑,还算合格。

    “你太贪心了,李林。”

    提尔促狭的笑了起来,故意像是指责般口吻说着:

    “不提那位【古代种】。看看你的身边——喏喏,有侏儒还有杀手。我们年级说起来和你差不多,可是身边可没有一个【中年大叔】围着打转呢,他们甚至从不拿正眼瞧我们。已经到这种程度你都没有半点满足的意思,还对我们发牢骚。不得不说,你真是个挑剔的贪心鬼。”

    “只靠他们,距离达成世界变革还很遥远呐。”

    手指交叉在一起摆放到简陋木桌上,红色眼瞳中已经不复玩闹的笑意。

    “你给要明白,提尔。世界是非常广阔的,假设有名年幼的旅人突发奇想开始了周游世界的旅程,在不借助交通工具的情况下,至老死之日也只能带着未能踏遍世界的遗憾结束一生。尼福尔海姆山谷的精灵们加上这些中年部下全部出动也不可能撼动运行世界的体制分毫,占领一个小镇大概就已经到上限了。冒失的举动不能达成目标,反而造成不要的损失这一点,我想你也很清楚。为了在不引起敌人注意情况下,我特意准备了策略。”

    嗫饮一口凉掉的苦茶,预料中随心情的起伏而变化的面孔正对着李林漫不经心的姿态。

    “韬光养晦。”

    散漫的微笑在提尔的视网膜上倒映变化出讥刺似地刻薄,仿佛脱口而出的像是哲理又或是某种策略的词汇是个奇怪的东西。

    那的确是策略,在另一个世界被用烂了的词汇,很少有主政者和国家能够坚持下来的策略。精灵们能否采纳坚持尚未可知。

    精灵和主导这个世界的势力之间的差距对比要远大于地球20世界末21世纪初两大国之间的对比,地缘态势更是恶劣得一塌糊涂。想重现太平洋两端的超级大国间风流搅基大戏(注)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也没有那个必要。

    但策略本身并不存在问题,只需根据实际情况最初调整,同样适用精灵一族。

    “你们暂时还用不着去理解过于复杂的策略,继续维持日常就可以,在适当的时间,我会慢慢的详细解释。”

    轻松的言语驱散两个精灵陷入未知事物变得难以为继的思路迷雾。不过不清不楚的结束话题让他们感到些许不满,脸色还是严肃认真,呼吸频率稍稍有些加快。

    “明天带上同伴陪我去人类的集市转转如何?哦,对了。那地方该叫【黑市】才对。”

    红瞳眯起来的笑容对面,提尔和托尔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

    一群年轻的精灵;

    他们准备跟着一个种族不明的家伙,还是个少年的小家伙到山谷外面去活动!

    他们去的是人类的集市,还是黑市!!

    ——【这真是发了疯了。】

    获悉这个惊悚消息的埃米尔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在不断的盘旋放大,干瘦高挑的身子气得直打哆嗦。

    和所有上了年纪的顽固祖父一样,埃米尔不会认可这种危险的念头,更不会许可那些小混蛋将着个疯狂的念头付诸实施。

    他一定会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不管是用绳子把村里的年轻人都拴起来还是用拐杖敲断混小子们的腿都可以。

    混小子们可以走出尼福尔海姆山谷,但他们必须跨过一个真正热爱村庄、热爱生活的老精灵的尸体!

    抱着不惜一死的觉悟,埃米尔族长拄着拐杖死盯着眼前正做出苦笑表情的少年,平时充满威严矜持的眼睛在此刻仿佛能喷射出致命的火焰来。

    又是这小子!

    埃米尔憎恨人类,厌恶兽人,警惕着危险种,防备着矮人和侏儒……

    除了母神玛法,无论是智慧种还是危险种,只要对方不是精灵都会享受到埃米尔族长的敌视态度。但最近才来到山谷的李林轻易的从诸多实力强劲对手的环伺下脱颖而出,一举成为老族长最讨厌的对象——绝对没有【之一】!

    蒙骗他善良的孙女,厚着脸皮住进了这个宁静的山谷,片刻不消停的开始折腾邪门歪道的玩意儿,现在还蛊惑村子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到山谷外面去!

    他想干什么?嫌桃花运不够旺,还想交菊花运?建立一个男女通吃的**?

    火气过度旺盛的埃米尔族长丝毫没有发觉,因为情绪激动以及偏见,他对李林的臆测已经完全偏离脱离事实,近乎于【妄想】的范围。

    【虽说是位族长,他的气度也只有这种程度啊。】

    苦笑的表情之下,失去温度的评语一闪而过。老爷子气得通红的面孔、抖个不停的身子显示这位受人尊敬的老精灵现在很生气,听不进劝说也不愿做出任何的妥协。

    毫无关系。

    不管老精灵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项和节奏,除非他把自己的身体气出什么问题……那样的情况比较麻烦。

    不至于无法收拾,但村庄里弥漫起来的悲恸情绪无疑会破坏李林迄今为止在精灵们心目中建立起来的形象,毫无疑问,事端发起人李林应该对族长突发的健康问题应该承担起直接责任。而等待埃米尔族长身体康复的时间,还有重建和精灵们的交往基础花费的时间精力会不断增长甚至翻倍,实属不必要的麻烦。

    埃米尔.腓特烈西亚现阶段保持身体安康最为符合计划的需求,此刻老族长却很生气,后果将会很严重。

    不会有任何糟糕的结果出现。

    事前已经充分推演的备选方案灌输入ai,苦笑淡去了几分,李林恭敬的递出了一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爬虫杀手的羊皮纸。

    恰到好处的歉意微笑,恭敬但不卑微的态度,气度十足的身子微欠、双手呈递姿势。

    最挑剔的人类礼仪教育观也无法从整个流程里挑出骨头。

    抵触不理会的态度继续坚持了片刻,依然满脸愤懑的老爷子像个闹别扭的小孩一般接过了那张薄纸。

    老族长可能占据了某种道德制高点,但不会一直如此。何况李林从头到尾都对他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而不是顶撞冒犯。不想让族人们认定自己是那种【不通情理的老顽固】的话,埃米尔族长也必须拿出些展示容忍气度的姿态才对。

    老族长确实很生气,不过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正因为他是位能够控制住情绪思考的人,李林的小把戏才能有机会实施。

    身为族长必须具备读写能力,就算是当初在流亡的日子里,精灵们一样没有放松对下一代的教育,并且奇迹般的保留了自己大部分的风俗、语言和文化。考虑苦逼的环境因素,实在是殊为不易的伟业。

    此刻【殊为不易的伟业】导致埃米尔族长拿着羊皮纸的枯槁双手如同中风或者是其它急性病症突发一样颤抖个不停。看完最后一行文字后,老族长像不孝子发现长辈遗嘱上关于财产分配的内容力没有他的名字出现一样瞪大了眼睛,开始更加仔细的复读。最后,仿佛看见了什么难以理解的离奇事件,呆愣在村庄的空地上不知所措。

    牲口、农具、铁器、种子、木料……

    在纸上写的都是必需品的名目、数量还有预估的价格,对这个贫穷的小村庄来说是一笔不菲的巨额开销,把村子里全部能换钱的东西搜刮出来也未必买得起这些日思夜想的【好东西】。

    李林想干什么?

    “尊敬的埃米尔族长,出售新制瓷器后的所得将用来购置清单上的货物。这么多牲口、农具什么的,我一个人是没办法顺利带回村子的,只能请村子里的小伙子来帮忙。当然,我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所以除了必要的数量,其它的会全部分发到村子里,作为这段暂住日子里,大家对我和我的下属们照顾的回报。事前没有和您商量,实在是对不起。”

    温和笑脸的背后,老埃米尔隐约窥见小狐狸晃动的尾巴,同时也瞥见村民们——不管是年轻人、小孩还是大人们溢于言表的期盼目光。

    彻底的孤立感伴随着难以进退的无力感一起袭向年老精灵,皱着眉头呆立片刻,像是叹息、像是泄气的垂下了手,握在手上的薄纸分量实在是太重了。

    “你们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必须认真的清理思考一下心中的纠结,尽管答案早已注定。

    %%%%%%%%%%%%%

    注解:看过《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朋友应该对兔子和鹰之间的搅基应该多少有数,没错,很多事情上,这两家根本是一个鼻孔出气。在此举一个案例:倒霉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还没有生效,因为还有很多国家还没有签字。比如白象、巴巴羊、北棒、东帝汶、苏丹、巴勒斯坦;还有签了字说自己国家没批准的,比如波斯狮、大卫国、加纳、利比里亚、尼泊尔、冈比亚。白头鹰和兔子这两个人模狗样率先登上签字台的流氓头子都没批准这个条约生效,这两个常任流氓国全部是暂停。俺们家国会和人大忙啊,这个事必须好好审查……于是乎,高卢鸡和大毛熊发现自己被坑了,因为他们的议会和杜马下手比较快,已经批准了。

    ps:医院检查回来了,状况不乐观,病毒性感冒+轻微肺炎+急性角膜炎,下午还得去挂吊瓶,晚上看情况更新,另外视频懂日语的可以无视……淫兽少佐的演讲估摸着其实是虚渊玄的心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