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界大盗 > 第375章.诸多限制

第375章.诸多限制

 热门推荐:
    万界大盗第375章.诸多限制麻烦才刚刚开始,周一说的没错,冰神身为曾经叱咤整个苍辰世界的存在怎么可能会不留一点后手?

    他挑选传承弟子又怎么可能不会精挑细选?将五百名天资极高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让他们厮杀,力量最强、运气最好的那一个活下来,再将自己的毕生精华全部都交给这个人。

    和大多数死去想要挑选传承者的大佬一样,以养蛊的方式来挑选传承者。

    “唳!”天空中一只冰鸟发现了周一他们的踪影,双翅一振,刮起寒风。向着站在洞口的周一等人冲去。

    雪清凝见状,抬手间就是数十根冰刺凝结,然后冲向冰鸟。

    冰鸟速度极为灵活,在天空中变换着身形,一一躲过了攻击它的冰刺,速度也快了几分。

    “嘭!”冰鸟没有如愿以偿的杀死自己看中的猎物,反而撞在了一面盾牌之上。

    那一声撞击听起来就很疼!

    周一撤回盾牌说道:“虽然看起来很强大,可是没什么脑子,而且攻击手段匮乏!嗯?”正说话间,纯质阳炎在他们的面前燃烧,将飞过来的冰刺蒸发。

    天空中聚集了上百只冰鸟,它们的叫声十分刺耳难听,一只只冰鸟都紧盯着他们,还有几只将因为撞在盾牌上昏倒的那只冰鸟带走。

    “挺团结的嘛!秋婳,雪小姐我们走了!”周一说完,群鸟惊飞,巨大的蓝色巨人站起,看着惊慌逃窜的鸟群周一哈哈大笑,巨人的脚踩在冰雪森林当中,不知踩踏倒多少冰树,留下一个个巨大的脚印。

    “怎么一直没有接近冰神宫?”周一感到奇怪,无论他怎么操控着须佐能乎,和冰神宫之间的距离都没有缩短。

    身边的季秋婳突然说道:“周一,让我下去走,而你们继续向前走!”

    “你知道问题?”周一问。

    季秋婳点点头,说道:“大概,我只是猜猜,不知道符不符合我心中的猜想。”

    闻言,周一将季秋婳挡下,而他本人在带着雪清凝继续向前走。

    “这里的空间被人做了手脚!”雪清凝说道。

    “嗯,你也这么觉得?”周一问,他刚刚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猜测了,现在季秋婳和雪清凝这么说反而更加笃定了他心中的猜测。

    “停下!周一!”下方,季秋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须佐能乎之上,周一停下了脚步,季秋婳说:“走下面,空间是正常的,你这样走永远也到不了冰神宫。”

    “明白了!”周一点点头,让须佐能乎消失落到雪地里,透过冰树树枝间的缝隙,周一依稀可以看见远方白雪皑皑的冰神宫。

    “看起来要跑好久呢。”根据季秋婳的调查,想要抵达冰神宫只能一步一脚印的走过去,就算是贴着地面飞行也不可以。

    念及此,周一使用了兔符咒的力量,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速度没有一点点的提升,兔符咒的力量在这里居然被压制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

    面对这种情况,周一手足无措的时候,季秋婳说道:“在这里步法不能使用,只能依靠灵力自己跑过去,我们领先那些人不断的距离呢。”

    “嗯,我们走!”周一点点头,在前方带路,身后季秋婳二女跟在后面,防备着来自背后的敌人,三人互成犄角之势,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去保护受袭的人。

    “总感觉这座森林不会那么简单!”周一道,看了那么多的,哪位大佬的坟墓不是危险重重,周一可不相信这一路上不会出什么幺蛾子,肯定会出事情,这是周一的直觉。

    “簌簌!”脚踩在柔软的雪地上,走一步,一只膝盖就陷了进去,把周一搞烦了,一把火燃起,然后就是周一整个人陷进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以前的雪地里。

    抬头无语问青天,周一看着三米多的洞壁,叹了口气,这里还真是坑。

    “等什么呢?还不快上来?”季秋婳探出头笑道。

    “哦!”周一飞出来只能一步一步走,这大大妨碍了他们的速度。

    有了,不知道给不给这样!

    ……

    “你确定这样可以?”季秋婳看着脚下的滑雪板问道。

    “这里只是妨碍了我们的身法,灵力什么的都可以运用,这样也可以啊!”周一笑着。

    “那就试试吧!”季秋婳无奈的说,自己这个丈夫啊,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是一些鬼点子,不过滑雪还是挺好玩的,不妨试一试,以前可没有玩过呢。

    “那就走着!”周一手掌一推,纯质阳炎蒸发大量的白雪,然后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很长很缓的小坡,周一道:“走你!”说着,就像是要滑板一样,开始自己的单板滑雪。

    “呦呵!”周一一马当先,季秋婳紧跟其后,雪清凝也跟在周一的身后,身为修士,周一随便解释了一下该怎么使用滑雪板,她们就能很熟练的掌握,并且凭借着强大的反应力,完全可以媲美那些世界级的滑雪运动员。

    他们的速度很快,远超于刚刚的速度,距离冰神宫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小心!”季秋婳说话的同时改变了自己轨道,雪清凝也是同样如此,周一差一点翻车,回头一看,一只巨大的胖虫子慢悠悠的爬回刚刚出现的雪洞。

    “吼!”一声兽吼,随后一只巨大的猿猴拦住了三人的去路,雪白毛发和四周的风景融为一体,四肢雄壮,獠牙外翻,一双浴缸大的拳头拍击着自己可以夹死人的胸肌上。

    “吼!”又是一声怒吼,显然刚刚的吼声就是从它的口中发出的。

    “吼!”这个时候,又有一道声音回应着这一声怒吼。

    “该死,他还有同伴!滑雪板不要了!干掉它!”周一一收滑雪板,取出四尺来长的斗鬼神,蓝色的电流回应着周一,被他一剑斩出,苍龙一般的电流汇聚,向着那只雪白猿猴撕咬而去,冥冥中,有苍茫的龙吟声在耳边回荡。

    季秋婳冷哼一声,金色的丝线从她的袖子中飞了出来,飞入冰雪森林中,紧接着,一个比起刚刚的雪白猿猴还要巨大几分的身影从一边冲了出来,浑身捆缚着皇极剑茧,有些地方已经被皇极剑茧伤害到,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白雪。

    趁着季秋婳暂时牵制住这雪白猿猴,雪清凝在空中凝结出一根根尖锐的冰枪,向着季秋婳牵制住的那只猿猴刺去!

    噗!

    鲜红滚烫的鲜血洒在雪地中,雪白猿猴身上插满了冰枪,可是这并没有结果掉它的生命,反而让它凶性大发,挣脱了皇极剑茧的束缚,向着吃了一记苍龙破的雪白猿猴冲去。

    或者说是周一冲去!

    周一后退,躲开刚刚那只雪白猿猴势大力沉的一拳。

    冷哼一声,死棘枪被他握在手中。

    “吼!”

    “吼!”

    两只雪白猿猴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大声的嘶吼着,似乎是想要召集同伴,季秋婳说道:“周一,我们快走,他们在召集同伴,我听见他们的回应声了。”

    “我知道了!”收起死棘枪,与季秋婳一起踩在一棵冰树的树枝上,下方两只身受重伤的雪白猿猴对着他们嘶吼一声,然后追着他们的背影跑去。

    被人在背后追杀真的让人很不爽,周一他们的速度加快几分,周一不时的向后吐出一口火球,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那两只雪白猿猴都是带着伤死死地咬在他们的后面。

    甩又甩不掉,实在是恶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