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界大盗 > 第49章.拒绝

第49章.拒绝

 热门推荐:
    (求推荐!求收藏!)

    “前辈你莫不是被我一拳打傻了吧?就我这样的还当道子?您别逗我了!这不好笑!”周一目瞪口呆的看着飞云道长,他感觉自己刚刚出现了幻听,面前这个白发帅哥因为自己的忽悠,准备把自己带回去当帮派继承人。

    “道长,这…”季秋婳想说什么却被飞云道长打断,飞云道长认真的说:“小友,你对道的理解在贫道,甚至是师兄和道门诸位太上长老之上!你当的起道宫道子之位。所以请随贫道回道宫,接受道子之位!”

    周一心里那个悔啊!现在就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让你多嘴,让你装逼!现在装过头了吧!

    “那个,其实吧,我说的这些都是我师尊告诉我的!”周一准备把刚刚说的话全都推给自己那个莫须有的师父。一来可能会帮自己把飞云道长忽悠过去,二来嘛,也可以给自己搞一张护身符,让他们投鼠忌器不会随意对自己动手!

    飞云道长这下心里平衡了,心说怎么可能这小子对道的理解比我和师兄都高,原来是有一个师尊,不过心里也有些失落,如果这些真的都是这个孩子悟出来的多好啊!这样我道宫可添一位真正的道子!

    周一所谓的“师尊”对道的理解让飞云道长钦佩不已。于是问:“敢问小友师从何人?”

    周一说:“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中菩提老祖便是我师尊!”

    胡说八道的时间又到来了!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老祖?为什么贫道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这个人?”飞云道长问。

    周一说:“这我也不知道师尊他老人家他在何方,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梦中,他说我遇见他是缘分,于是就收我为弟子!我刚刚说的这些也是我师尊在梦中和我说的,因为是梦中,我能记得的也就这么多了!”

    季秋婳和飞云道长观察着周一的面部表情,聆听着周一的心跳,发现没有丝毫的撒谎,对周一的谎言也就信了几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又双叒是系统帮着周一扯谎,帮他蒙骗飞云道长他们。

    “令师真乃奇人哉!”飞云道长由衷的赞叹。听了周一的描述,他猜测周一可能是上界大能的弟子,大能魂游天地,无意发现周一,将其收为弟子。

    季秋婳也明白了为什么周一可以进境如此迅速了!有这么个师尊进步想不快都难,不过这也是楚河的悟性高,不然也不会进步如此迅速。

    周一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做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季秋婳看的眼角一抽。有一种把周一踹到池塘的冲动。这货太欠揍了!

    “那小友可有入我道宫的打算?”根据师兄算到的,我道宫的道子就在这元武帝国国都,先把周一骗回去,虽然他已经有了师父,可是有抓错没放过,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好苗子的!

    周一呵呵一笑说:“前辈,我要加入势力。便要去这天下第一势力,昆仑!”

    这里的昆仑宗可不是武侠世界里的昆仑,而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昆仑。

    天下第一宗门,天地间第一位人族飞升者所创立的宗门,出现过无数惊才艳艳的天才,从古到今飞升上界的人近百人,实力强大,底蕴深厚!

    哪怕是道佛两门联手也不是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历史上昆仑曾经数次差点灭门,可是它最终依旧屹立在中州大地,依旧是天下第一势力。

    飞云道长哈哈大笑:“有志气!有志气!不过昆仑可不是那么好进的,那些人对门下弟子的天资要求很高,小友,别嫌贫道说话难听,你的天资只能说是中下之资,恐怕在第一轮天资测试的时候就会被刷下来!”怎么有种大学招生的既视感?

    周一虽然不知道昆仑的入宗方式,可是他知道自己这天资对那些大势力来说,就像是大白菜,甚至说是比大白菜还要廉价!而且像昆仑这种天下第一势力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加入,自己只是说的玩玩的,就是为了应付飞云道长的。没想到这人还当真了!

    周一呵呵笑道:“我这还没有动身,道长就给我泼冷水,道长的嘴有些毒啊!”

    飞云道长的俊脸一僵,干咳一声:“小友此言差矣,贫道觉得你这悟性去那昆仑实在有些浪费,我道宫正是需要你这等悟性高绝的天才啊!我们道宫对个人天资的要求反而不高!”

    “道长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能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呢?我们要一视同仁,所以如果我未来没有被昆仑选中,我再去你们道宫不迟,像我这种天才我想你们道宫应该不会嫌弃我吧?”周一笑道。

    合着贫道说了这么多,你一直把我们道宫当做是第二选择啊?

    见飞云道长的脸色有些难看,季秋婳叱喝道:“楚河你这是在辜负道长对你的厚爱,道宫的势力之大,难以想象,你能加入道宫是你的幸运!”说着,还偷偷的给周一打眼色。希望周一重新考虑。

    这姑娘真有意思!周一觉得季秋婳挺可爱的,刀子嘴豆腐心,面冷心热的代表啊!虽然嘴上说的无情无义,可是心里是为了自己考虑,虽然是为了楚河!

    周一说:“道长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去你们道宫吗?”

    “为何?”今天你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出来,贫道就是绑人,也要把你绑回道宫!

    周一咳嗽了一声指着季秋婳问:“道长你觉得公主殿下漂亮吗?”

    飞云道长看了眼季秋婳赞道:“倾国倾城,天人之资!”

    季秋婳闹了个大红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一,这个楚河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周一又问:“道长你觉得这整个苍辰世界有多少天之骄女能比得上公主殿下的容貌,天资,气质?”

    这次飞云道长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沉思一会儿说:“容貌与公主殿下不相上下的比比皆是,天资与之相比不出百人,气质每个人各有千秋,如果三者加在一起能比过公主殿下之人不过十人!”

    季秋婳暗骂周一不正经现在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这时周一说道:“我从小和公主殿下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虽然我和公主殿下有着婚约在身,可是我和她也只是朋友而已,并没有恋人之间的爱恋,所以我现在还是需要再找一个女孩,可是从小深受公主殿下美貌的荼毒,我现在对一般的女人已经看不上眼了!”这当然都是借口,周一只是对季秋婳有些忌惮而已,而且她虽然漂亮,可是不喜欢自己,又何必去强求?

    季秋婳听了脸色一黑,什么叫深受我的荼毒?

    飞云道长脸色不怎么好看,你就准备这么个理由搪塞我吗?你以为贫道活了几百年是白活的吗?他说:“你不是有红尘道的传人吗?”

    周一嗤笑一声:“红尘道你敢爱吗?到时候爱得死去活来,老婆老婆没弄到,还弄得自己一身情伤!”

    他还真敢!季秋婳和张冷影心想。飞云道长和葛婆婆的对话他们二人都不小心的全都听到了,所以飞云道长年轻时候惹下的风流债他们都知道了。

    周一原本以为飞云道长来一个“我不敢!”到时候他说着自己的想法讲下去,谁知道飞云道长来了个:“贫道敢啊!贫道当年挥剑斩情丝,已经看破情障了!没有成为红尘道以情破道的对象!”

    我去,周一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没想到面前一直坐着一个狠人啊!

    能挣脱红尘道情线束缚的历史上寥寥无几,没想到已经面前就坐着一个,这可是稀有动物!

    周一想起来一个茬儿,他记得戏语花和他说过他们红尘道的情线连当世最锋利的天极剑都没办法割开,于是嘿嘿笑道:“道长你手上的情线应该一直没有断掉吧?小花说过这根线连他们的天极剑都没法儿割开,凭道长所谓的挥剑斩情丝,应该还是存在一定的隐患的!”

    飞云道长的内心一惊,实在没想到被周一给看出来了,不动声色的说道:“这就不用小友操心了,小友还是继续说说吧!”

    周一继续道:“因为公主殿下的关系,所以我想再找一个容貌气质天资都不在她之下的天之骄女,刚刚好昆仑瑶池圣女刚好符合我的要求!”

    “哈哈哈!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飞云道长听了哈哈大笑。觉得周一的理由完全就是在瞎扯。

    周一笑着说:“道是癞蛤蟆,我是癞蛤蟆,所以我也是道!”

    飞云道长一怔,只觉得周一那句“我也是道”中包含着大道理可是他现在暂时又不能弄清楚,现在恨不得马上去闭关,可是还有师兄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虽然他怀疑师兄说的人就是周一,可是师兄也没给他验明真身的方法啊!而且师兄还说要让人家自己自愿来道宫,可是周一不愿意啊!这让他有些着急。

    真麻烦,早知道就不接这个任务了!

    周一继续道:“你们道宫处于西方大漠,就算繁华,我也不想去那里,而且你们道宫一群大老爷们儿,漂亮的小道姑有多少?更别说是和公主殿下这一个级别的了,所以道长等你们道宫有了和公主殿下一个级别的女人时,我会考虑来你们道宫的!”

    飞云道长气的差点摔桌子,这个理由真是…真是不讲理!他知道这是周一搪塞自己的借口,可是这个借口自己没办法反驳啊!道宫女人少怪谁?漂亮的女人就更少了,更别说是和季秋婳一个级别的!

    飞云道长叹了口气,取出一块木牌,给了周一说:“要是回心转意了就向这木牌注入灵力,贫道知道后会来找你的!”

    周一接过木牌道了声谢后,飞云道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季秋婳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知道本宫给你创造这个机会有多麻烦?你居然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自然是想要找个和你一样漂亮的老婆啊?”周一把木牌收了起来,然后说:“我这几天要闭关修炼,这几天你就不要找我了!”

    “你又要闭关?又要见你师尊?”季秋婳对周一所谓的师父一直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不然没办法解释周一恐怖的突破速度!

    当你知道什么是挂逼的时候,周一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那是自然,等我突破筑基的时候,我就去昆仑!”周一哈哈笑道。

    张冷影给季秋婳传音:“公主殿下,属下觉得可以让楚侯爷加入我们极帝宫!”

    季秋婳一听,马上拒绝,“不行!让他加入极帝宫他会被那群人针对死的,他的性子不适合极帝宫里的勾心斗角要是惹毛了他,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出来?要知道他还有一个师尊呢!”

    张冷影想想也是,然后就没有在说话。

    季秋婳回应着周一说的话:“到时候,我让人送你!冷影走了!”

    话音一落,他们二人就消失在周一的面前。

    “真是走的这么快!”周一转过身大摇大摆的走向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