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界大盗 > 第26章.分别

第26章.分别

 热门推荐:
    路上成是非叽里咕噜的问个不停:“老周你为什么抽风去帮段天涯啊?他不是还曾经追杀过我们吗?而且你废了柳生飘絮有什么用?她还不是恨你吗?”

    “停!”周一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现在废了她,她就算是重新练武也对我们产生不了威胁了,至于为什么要帮段天涯因为有意思啊,跟柳生家死磕这么多年,终于把他们祸害的就剩一个女儿了,现在这个女儿也被他给娶了,柳生家终于被他给祸害完了!”说到后面周一眉飞色舞的,成是非越发的感觉周一的恶趣味很强。

    “不是废了她怎么还能重新练武啊?”成是非不解的问。

    周一说:“魔教的化功大法化去别人内力于无形之中,刚刚我就化去了柳生飘絮的内力不过并没有毁掉她的根基,如果我在抓的久一点,飘絮这辈子就别想再练武了。现在她除了内力没有了和受了一点内伤其他的没有什么大碍,内力这玩意重修是很快就会回来的!”因为接触只是那么一瞬,

    成是非知道这是周一自己给柳生飘絮的一次机会,希望她可以放下仇恨安安稳稳的和段天涯过日子。

    周一跳到一棵树上说:“咱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成是非你现在的武功对付云罗已经不在话下了,怎么样准备给云罗一个惊喜了吗?”

    “当然准备好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老周啊,我现在就想看见云罗那个女人惊讶的表情,哈哈哈,现在就想让她知道我成是非大爷的厉害!”成是非大笑道。

    “可以!那你一个人回去吧,我还要去处理一些私事,你一个人只要不去得罪那些用毒的人比如五毒教的人,保证你可以活下去!”周一决定和成是非分开走,他去一刀母亲的住处拿到一刀父亲生前的衣服里刻着的阿鼻道三刀,就又可以完成一个任务。

    成是非一听周一要离开连忙问:“你要去哪啊?为什么不能带我?”和周一相处久了成是非有些不舍得他了,虽然周一经常欺负自己,充满恶趣味,但对他还是不错的。

    “都说了是我的私事了,你跟去干什么?放心现在没有多少人可以威胁的了我,你还是去找师父和云罗吧!想办法把云罗娶到手!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周一坐在树枝上晃悠着腿,成是非的关心让周一的心里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装着生肌丹的瓷瓶丢给了成是非说:“里面有三颗药,一个是治疗外伤的,一个是解毒的,最后一颗是治疗内伤的!”

    成是非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三颗药丸静静地躺在瓷瓶里,一股药香散发出来沁人心脾。

    成是非问:“给我了你怎么办啊?”

    “我这里还有几颗,够我用的了!”周一走拿出来一个瓷瓶晃了晃里面的药丸撞击着瓶身发出清脆的声音。

    “行!那你什么时候走啊?”成是非把瓷瓶踹到了怀里,周一想了想:“明天早上就走!”他算了算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虽然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可是八大门派实在是太远了!他还想着等完成了所有任务到处浪一浪呢!

    成是非知道了周一什么时候走后就说:“那我明天早上也回去了,一个人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跟在周一的背后,二人一起回到客栈里。

    到了自己的房间,周一调开了系统面板查看自己的任务。

    现在让周一头疼的也就只有学会八大门派所有的武功秘籍了,古三通在他身上写的都是他在天牢第九层里杀的人会的所有武功,可是这不代表一个门派的所有武功。所以等完成其他任务之后,他还在前往八大门派跑一趟。

    不给秘籍?抢啊!除了少林寺的几个老和尚周一谁?不对!里面最厉害的老和尚是被柳生宗严暗算死的他没道理打不过啊?嗯还是去抢吧!

    泡在浴桶里周一舒服的呻吟一声,不过看到自己一身密密麻麻的武功秘籍周一就有些不舒服,他还记得自己屁股上好像还有呢,真不知道古三通是怎么写下去的?

    “系统能不能把我这一身的字都给弄掉?”周一忍了几个月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叮!宿主身体上的武功秘籍本系统可以收录进功法区,日后方便宿主翻阅!”系统说。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开始!”周一说。早就想搞掉了,只是一直忘了这回事,以往洗澡的时候没想起来这茬儿,现在想起来刚好可以解决。

    “叮!开始收录!”

    系统的声音刚刚消失,接着周一就发现自己身上的字就开始像水一样在他的身体上流动。不过不是向下,而是向上向着自己的额头流动。

    如果现在有人的话,一定可以发现周一的脸上爬满了黑色的蝇头小字,并且在不断地往额头汇聚,在他额头的中心好像有一个漩涡,把那些小字吸了进去。

    没有多长时间,周一身上的字全部都消失了,周一眼前的系统面板上又多了一个功法区。周一点开一看,原来古三通写在他身上的所有的武功秘籍全部都在里面。

    像什么金刚不坏神功啊!吸功大法啊、少林分筋错骨手、武当两仪拳什么的全部都在里面。

    看着自己白净的手臂周一觉得看着舒服多了,然后又在浴桶里多泡了会儿!

    另一边,飘絮缓缓的醒来觉得自己虚弱不堪完全使不上力气,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外衣被人脱去身上盖着被子。

    偏过头,月光下段天涯坐在床前的桌子上,手撑着头坐着睡着了,窗外吹来微风吹起他额前那一绺长发,显得静谧安详。

    飘絮想要坐起来,可是却没有办法,她太虚弱了,而且她感觉不到体内一丝内力的存在。可是她除了受了一些内伤外,就没有其他的伤势,连丹田上也没有破损。她现在就像是一个被抽干了的池塘,池塘干涸,没有了水,需要自己重新蓄水。

    飘絮的动静把段天涯从睡梦中叫醒,段天涯见到飘絮醒了,走到床前把飘絮扶了起来问:“你感觉怎么样?”

    飘絮说:“我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我的内力没有了需要我重新积累。”她表现的很淡定,完全没有内力消失了的惶恐不安。

    “也就是说周先生只是化去了你的一身内力,你还是可以练武的!”段天涯喜出望外,他刚刚照顾飘絮的时候,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丝的内力,这让他十分的担心。害怕飘絮醒来后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飘絮看着段天涯脸上的笑容说:“嗯!不过要好几年才能练回到以前的程度。开始的第一年我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没关系,我照顾你!”段天涯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

    “不需要!”飘絮扭过头,却被段天涯拉了回来,段天涯把她抱在怀里认真道:“飘絮,我想清楚了,你跟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你这辈子都会是我的妻子!”

    飘絮的心跳的很快,她想推开段天涯可是她使不上力气,而且身体也是越来越软完全生不起反抗的力量。

    “飘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段天涯问。

    “嗯!”飘絮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可能是因为内力尽失吧?她答应的声音很轻,轻到段天涯这个练武之人都差点没有听清。

    “好好!等你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带你回京城,带你去见义父,到时候我们就成亲!”段天涯开心的说。他觉得周一虽然化去了飘絮的内力可是似乎帮了他的忙!

    飘絮幸福的被段天涯抱在怀里,她想,她等这一刻有多久了,很久很久了吧?久到她自己也快数不清了!

    这一夜段天涯在飘絮的闺房里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从房间里出来散步,正好遇到了同样早起的小林正。

    “段师兄?你怎么?”指着不远处的飘絮房间忽然明白了什么,竖起大拇指佩服道:“厉害厉害!段师兄实在是厉害啊!”

    段天涯有些哭笑不得,他看着小林正说:“小林师弟你就别笑话我了,等过几日我会带飘絮去京城,带她去见义父然后我会和她成亲!”

    “嗯!你也是要成亲了,可惜段师兄你成亲的时候我没办法到场!”小林正遗憾的说。

    “为什么?”段天涯不解。

    “柳生家主死了,我们在中土的布局彻底被打乱,师父让我带着师弟们回扶桑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小林正和段天涯走在一片林子里,二人边走边说。

    “咦?这是?”小林正捡起一块面具,面具上沾着清晨的露水,小林正说:“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刺客脸上的面具吗?怎么会在这里!”他手上的这是成是非昨天晚上戴着的。

    段天涯也在四周找了找,果不其然他找到了周一昨天戴着的面具心里疑惑道:“难道昨天晚上真不是他们?”

    周一的说辞是他们把人打死了,抛尸荒野然后尸体被狼给叼走了。于是问:“小林师弟这里晚上有狼吗?”

    “狼?我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听到狼叫声,哪里来的狼?”小林正说。

    果然是他们!段天涯把面具扔了,想去找周一他们算账,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还不一定能和飘絮在一起呢。而且自己还打不过周一,想一想还是算了!

    周一早上起来和成是非吃饱了早饭,两个人又买了一匹好马,勉强算得上!

    然后两个朝着两个方向分道扬镳,周一骑着马哒哒的走在官道上,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周一停了下来,因为后面是东厂的人。

    “周先生!这是督主给你的亲笔信!”那人递过来一张用蜡封好的的信封。

    周一接过来打开快速的看完,信上大致就是在讲要他帮忙牵制段天涯,能拖多久是多久,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周一对送信的人说:“你去和曹公公说我给段天涯找了个媳妇儿,估计以后他出任务的机会不多了。还有你对曹督主说我想让他帮我一个小忙……”

    送信的人带着周一的一堆口信走了,而周一则准备前往天山把素心,也就是自己的师娘复活过来。也不能算复活吧。应该算是救回来!

    到时候等神侯前往天山的时候没看到素心估计会急死,想一想神侯那个焦急的样子周一就觉得好笑。一想到这里周一又让马儿加快奔跑!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