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界大盗 > 第18章.海棠

第18章.海棠

 热门推荐:
    周一一拳打在成是非的肚子上,把成是非打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直叫唤:“啊呀!老周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啊?你下这么重的手,把我打死了怎么办?”

    周一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就这么怂?我来没有内力呢!师父叫我训练你的身手,是怕你以后吃亏,再来!”周一摆开架势,准备再和成是非来上那么一回合找一找虐菜的快感!

    昨天古三通和成是非父子相认之后,古三通就开始让周一开始训练成是非,周一白天把成是非训练的就跟个死狗似的,而到了晚上古三通就拉着周一开始喂招。

    周一被古三通打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在不用内力的情况下周一每次在古三通的手上撑不过三招,每次出手,古三通都能很快的找到周一的破绽,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周一撂翻在地。

    合着你是在给你儿子找场子是吧?徒弟就不亲是吧?行!老头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你打我我就打你儿子!这叫父债子偿!

    于是周一今天一大早就把成是非从被窝里拽了出来然后就开始报复…不是,训练成是非的艰难任务。至于云罗则被周一用几本武功秘籍和小皇帝在找她的借口给打发走了。临走时,周一嘱咐云罗别把成是非是古三通的儿子这件事说出来!

    虽然这件事迟早会被发现,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不过越晚让神侯知道越好,周一现在有些后悔为毛当时脑子一抽留了个纸条给云罗。

    “成是非!周一师兄我又来了!”云罗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还在对练的两个人对视一眼,成是非问:“她怎么又来了?你昨天不是打发她走了吗?”

    周一回道:“我怎么知道,话说咱们现在应该关注的不是这个吧?”说完走到大门前,打开了大门。

    大门口除了一身男装的云罗之外,还站着一个白衣飘飘,面如冠玉的佳公子,手里摇着折扇,微笑的看着周一。

    周一一眼就认出来了面前这个白衣公子是谁,上官海棠,护龙山庄玄字第一号密探,掌管天下第一庄,天下第一庄里聚集着大量的天下第一人士,什么天下第一大力士,天下第一神偷,天下第一剑客之类的。势力极其庞大,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掌管着可以说是江湖第一大势力,而且打理的井井有条。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个管家婆!

    “上官海棠见过周兄!此次前来是义父让我给古三通老前辈带一封信!”海棠收起折扇抱拳微笑着说道,礼仪气度一看就是专门过的。

    看到海棠周一有些牙疼,这个女人可不好对付啊,这个女人就是太聪明了,最后死也是因为她太聪明了,猜出来杀人凶手是柳生飘絮还他么的说出来,结果被柳生飘絮给弄死了!

    “师父出去了,你们先进来吧!”周一有些无奈的让开,云罗和海棠走了进去。

    成是非见状就不满起来:“郡主大人,你怎么又来了,你没看到我成是非大爷在练武功吗?识相点就走开,不然我待会用力过猛收不住手,伤了你这万金之躯可就不好了!”

    云罗冷笑着说:“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被本公主打的满地找牙,也就过了一晚上就恬不知耻的跟本郡主叫嚣,来本郡主给你松快松快筋骨,让你长长记性!”说着就把一双玉手握的嘎嘣直响!

    成是非吓得直后退,他也就嘴皮子利索而已。现在他的武功和云罗相比他成是非根本就不是对手。与她交手只有被揍的份儿。

    周一和海棠站在一边看着云罗收拾成是非,周一说:“并不是神侯让你来的吧?”

    海棠好奇的问:“周兄是怎么知道不是义父派海棠来的?”

    “你若是来了,归海一刀会不来?你的武功是三大密探里最弱的,哪怕你再聪明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别想用轻功逃走,我不信你能跑过丐帮的四方行!无痕公子哪怕再强,可他是他你是你,你根本就跑不出这三里镇!”

    周一相信段天涯的人品,他说三天就是三天,不会多也不会少。神侯就算手眼通天可这毕竟是古代,可没有什么卫星寻人系统。凭着一幅朦胧的画像找人,周一实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人认出来的!

    两天是神侯发现他们最快的时间,而海棠提前到了这里,最有可能是她担心自己这个大哥,找到了三里镇,最后遇上了云罗,凭她的聪明才智在聊天过程中,就可以不知不觉的把话套出来!

    海棠脸上还保持着微笑:“周兄此言差矣,海棠可不敢说自己聪明,家师无痕公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五行八卦无物不精!海棠在他身上也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对的确是皮毛,神侯送段天涯去了扶桑,送你去了无痕公子那里,尽是学到一些没用的!漫天花雨撒金钱?范围不大,杀伤力不强,接着你师父的威名吓一吓江湖上的人就可以了!”周一所说的后一半是对的,前一半就是在瞎扯,段天涯已经很牛叉好吗?

    不过不得不佩服海棠的养气功夫实在是好,要是和一刀说他学的霸刀、绝情斩是垃圾的话,周一可能已经被他给砍死了吧?和那个杀胚说这种话会死的很惨的,被砍成一堆马赛克也说不定。

    海棠的脸上笑容依然保持,不过周一知道那是皮笑肉不笑,只听海棠说:“周兄的确是学到古三通老前辈一身的本事,海棠不及周兄!”

    哈?讽刺我?敢嘲讽我的一身功力都是我师父的?我只是因为运气好,才会成为我师父的徒弟,传承他的一身功力。今天就吓一吓你这个男装大佬!让你知道我们这些来自大天朝穿越者的厉害!

    众所周知,有三种人是不能惹的:霓虹国的高中生,米国的流浪汉,最后还有我大天朝的穿越者。

    穿越者怂点的改变历史发家致富,要是牛叉点的就是吊打一个世界的强者教你跪在地上唱征服,行走带风,装逼打脸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话下!

    周一笑容可掬的说:“那又怎么样,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有本事你也和我一样啊?没这运气就不要乱说,小心我去衙门告你诽谤我的名声!”

    海棠被周一噎得说不出话来,周一让她重新刷新了人不要脸可以到什么地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还有你有个屁的名声啊?搞得什么人都知道你似的!

    “你知道昨天段天涯,也就是你那个便宜大哥来找我后面怎么样了吗?”小妞,该我报复你了!

    “怎么样了?”海棠急切的问,她想去找古三通被神侯拒绝,一刀去了他的母亲那里,段天涯已经和她失去联系了,顾不得联系神侯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寻找段天涯了。

    此次的任务与往日不同,是寻找不败顽童古三通与其弟子,十分危险,他们可以保证古三通自持前辈身份不会对他们出手,可是如果他将一身内力传给了其弟子,他的弟子出手怎么办?

    金刚不坏神功,可是连神侯也忌惮的武功。

    海棠的急切的表情正是周一想看到的,周一用怅然若失的语气说:“昨天呢,我们赶着马车他挡住了我们的路,然后就被我用金刚不坏神功给杀了!哦对了,他手里的刀和腰间的精钢软剑都被我拍成了好几节,现在想想我是不是下手重了点?对啊!难得的好对手啊,我应该留他一条性命的!”

    海棠听的一张原本就白的脸,猛然变得苍白无比,牵强的笑道:“不可能的,大哥他的武功那么高,就算打不过也不可能逃不了吧?”

    “不相信?成是非!”周一转过头喊了一声正在被云罗蹂躏的成是非:“你说,昨天那个叫段天涯的是不是被我们给弄死了!”

    成是非推开云罗,他听出来周一是在说谎,除了昨天他们四个和那一匹马没有人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成天扯谎的人怎么可能不会配合周一这个“小小”的谎言。找点乐子嘛!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遗憾的说:“你说昨天那个拦路的人啊?不是被你给弄死了吗,你也是的,把他那个牌子都给拍碎了,让你下手轻点我还打算把他当了给我去赌场里快活一把呢!”

    海棠一瞬不瞬的盯着成是非的表情,希望可以找出撒谎的痕迹,可是要让她失望了,成是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早已大成,怎么可能会被海棠找出破绽呢?

    “不可能的,大哥他的武功那么高!除了义父曹正淳他们,没有人能够留住他…”海棠一脸的不可置信。

    成是非站在一旁,挖了挖鼻孔满不在乎的说:“搞得他能打得过老周似的!”

    成是非这刀补的可以啊!

    这时云罗看不下了说:“行了成是非,还有师兄你就别骗海棠了,昨天你们还说段天涯和师兄你打成平手不相上下呢,怎么今天就说他死了,你们这不是骗人吗?”

    海棠转过头,看到了周一的嘴角有些不自然的上扬,明显是想笑忍不住了,恼羞成怒的说:“你们!你们这两个人…”

    “我们怎么了?撒个小谎嘛!”周一比了比自己的小指头表示这个谎很小,的确是很小,就骗海棠她一个人嘛!

    成是非也在一旁不满的说:“郡主你真是的,为什么要说出来啊!看老周骗人多有意思啊!”

    “骗人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学些武功呢!”云罗鄙视的看了一眼周一和成是非。

    “不败顽童古三通的弟子要是不会骗人那就真的是对不起我师父的一身功力了。”周一耸耸肩,忽然想起了什么好玩的突然说道:“成是非带你玩个好玩的,干不干?”

    成是非来了兴趣就问:“什么好玩的?说说!”

    “那就是…”周一扬起自己的右手十分快速的砍在海棠雪白的脖颈上。

    “你们…”海棠完全没有料到周一的动作,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喂!师兄你干什么呢,海棠可是皇叔的人,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皇叔肯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云罗在周一身边大喊大叫。

    周一没有理会说:“现在找根绳子把她绑起来,然后…”周一在成是非耳朵边上小声说着自己的骗人计划。然后又把云罗拉过来说:“郡主啊,带你玩个好玩的,保证你喜欢!”

    “真的?”云罗狐疑的问。

    “自然!”周一拍着胸脯说。然后开始和云罗说起了自己的计划,云罗听的两眼放光十分感兴趣:“好啊!好啊!这很有意思啊!”

    “行!那就开始吧!海棠武功还行大概会在半柱香后醒过来,到时候云罗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成是非你自由发挥!”

    两个人表示没问题,成是非去了房里找了根绳子把海棠双手绑住,然后和云罗把海棠塞到了一间空房里,锁上了门,成是非临走的时候还在笑,云罗打了他一巴掌:“有什么好笑的,不过师兄真的是得到师父的真传啊!”

    “我爹可是天下第一高手!手里漏点东西都够老周吃很久了!”

    “瞧把你给嘚瑟的!师父是你爹也没看你武功有多高!”

    “滚蛋!我才刚刚学!等过几年我一拳下去就能打死牛!”

    “你吹死牛我信!”

    周一:“……”

    这对话怎么这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