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户出山 > 第1070 轻轻轻哼起了歌

第1070 轻轻轻哼起了歌

 热门推荐:
    云水涧”,黄梅第一次近距离打量眼前的女孩儿,十八九岁,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皮肤算不上白,但透着淳朴的风味,长得很漂亮,不是一般的漂亮,是那种充满灵性的漂亮,就像是山里的精灵,或者是、、鬼魅。

    她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儿不是普通女孩儿,但见识过很多男人和女人,真还没遇见过这种让人一见就看得清澈,但又看不明白的女孩儿,这种感觉相当矛盾。

    “小妮子,这是第三个了,收手吧”。黄梅担忧的说道。自从前天刘妮让她提供吴家人的信息之后,这两天吴家旁支的两个子弟接连死去,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干的。

    小妮子浅浅笑了笑,看上去天真烂漫,比学校的学生还纯朴。

    “梅姐,在我们村里,被打了一定要打回去。有一次村里的陈叔和隔壁村的王麻子争地接被打了,李村长带着我们村所有青壮年去砸了隔壁村的村委会,打得他们整村人都不敢再踏入我们村半步。李大发村长说了,俺们不欺负人,但被欺负了,一定要打回来”。说着甜甜一笑,“不管打不打得赢,吴家的核心人物不好杀,那就杀他们的旁支,一个不够痛就两个,两个不够就三个”。

    “要是这个还不够呢”?黄梅担心吴家利用几个旁系子弟做鱼饵,他们损失一两个一般子弟无伤大雅,要是小妮子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跟陆山民交代,毕竟信息是她帮忙提供的。

    “那就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八个”。小妮子嘴角翘起,流露出淡淡冷意。

    黄梅有些拿不定主意,长此下去,先别说吴家会不会下饵,要是让警察抓住蛛丝马迹也要完蛋。

    小妮子眼珠子转了转,呵呵笑道:“梅姐你放心,爷爷说我是天生的杀手,别说杀一个普通人,就是杀搬山境后期巅峰,我也不会留下痕迹”。

    “但是”?

    “别忘了,我和山民哥一样是猎人,我知道哪些地方适合捕猎,那些容易对我下饵的危险地带我是不会去的,之前你给我提供了五个人,我不也是只对其中两个人下手了吗,另外三个在拿不准的情况下,我也没动手”。

    黄梅长袖善舞这么多年,知道小妮子是不会听她劝的。

    “那你打算杀到什么程度收手”?

    小妮子冷冷一笑,“出来混是要还的,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没那么容易”。

    .............

    ............

    有句话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有句话叫“花有百样红,人与人不同”,吴家也一样,有雄心壮志的,就有混吃等死的,特别是一些旁支子弟,反正不可能更进一步,何不逍遥自在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当初江州的薛家有,吴家这个更大的家族只多不少。

    吴世勋其实算不上混吃等死的那一类,名牌大学毕业,在吴家的一家三级子公司也当上了副总,三十多岁的年纪,算是不错了。老婆是个三线女演员,长得很漂亮,还有个孩子,看起来也是生活幸福。

    但是,家里的饭

    菜好不好吃不重要,外面的屎没吃过也是新鲜的。饱暖生淫。欲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又有资本尝鲜,喜欢犯男人都容易犯的错。

    老婆吵过闹过打过,没什么用,最后也就放任不管了。

    他也乐得逍遥自在,常年在外边包养模特、大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

    最近迷恋上了一个学生妹,软磨硬泡终于拿下,正处于荷尔蒙飙升期,怎么舍得放下,直接在学校外边买了套房子,连家也不回了。

    停好车,在楼下小卖部买了包烟,兴致勃勃转身就往楼上跑。

    刚转身,只感觉撞到了人,然后听到惊慌失措的‘哎哟’一声。

    正准备大骂谁走路不长眼睛,当看到眼前的女孩儿,硬生生的把话给吞了回去。眼前的女孩儿绝对是极品,以他阅女无所的经验判断,这个女孩儿跟他以往遇到过的都不一样。

    吴世勋脸上堆起笑脸,“同学,对不起,有没有撞到你”?说着伸手去拉女孩儿的手。

    女孩儿下意识后退一步,大大的眼睛里尽是委屈。

    吴世勋心里一阵瘙痒,完全忘却了楼上还有个美女在等着他。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宝马车。

    吴世勋敏锐的发现女孩儿看到宝马车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心里阳光明媚,暗叹今天运气不错。

    女孩儿余光扫了一眼路边的摄像头,没有说话。

    吴世勋心里狂喜,以他的经验判断,这个女孩儿手到擒来,但尽量还是保持风度的走过去打开车门,站在车门旁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女孩儿显然还是有些犹豫,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吴世勋含笑道:“你放心,我是好人”。

    女孩儿眨了眨眼睛,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亮晶晶。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从不骗人,特别是不骗女孩子”。

    女孩儿嘴角翘起微微弧度,更加迷人。

    “我知道附近有家诊所,那里的医生特别好,我每次生病都是他治好的”。

    “没问题,你指路”。吴世勋心里乐开了花。

    汽车启动,吴世勋笑着说道,“我叫吴世勋,吴氏集团的公子,你怎么称呼”?

    女孩儿脸上带着微笑,但没有接话。

    “你不知道吴氏集团吗?天京四大家族,我们家在天京可不是一般有钱人可比”。

    汽车驶出去一段距离,女孩儿指了指一条巷道,那是学校背后一条不起眼的小路。

    “从这边走”。

    进入小巷道之后,周围越来越黑,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吴世勋不但没有怀疑,反而愈发高兴。他其实早已发现女孩儿并没有受伤,这条路又黑乎乎的,压根儿不像有诊所。之前还担心要花一番功夫,现在看来这女孩儿还挺上道,不过想想也正常,以前那些女孩儿在他亮出身份地位,撒出钱的时候,哪个不是倒过来粘着他不放。

    越

    想越得意,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朝女孩儿伸了过去。

    在手还没碰到女孩儿的时候,他的余光发现女孩儿的笑容有些诡异,而且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女孩儿手上戴着一双透明的橡胶手套,正当他有些疑惑不解的时候,女孩儿的手已经扣住了他伸出的手,而另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汽车失去控制,砰的一声撞在围墙上,将围墙撞塌了半截。

    几秒钟之后,女孩儿打开车门下车,轻轻的哼起了歌。

    ‘小丫小二郎呀,背着书包上学堂、、、、’

    ...........

    ...........

    一个易髓境后期巅峰高手的分量有多重,不可估量。

    一般的豪门之家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就连那些所谓胡润榜上的有钱人,恐怕也没见识过。

    能拥有这样高手坐镇的豪门贵胄,绝不是有钱那么简单,没有足够的底蕴和驾驭能力,根本就留不住。

    吴青峰知道费维的价值有多高,高得远远超过吴家一般子弟,若他不是主脉核心,他的爷爷不是吴家家主,这次恐怕难逃一死。

    他非常清楚逃跑躲避没用,吴家人要找到他太容易了。

    宏图壮志、勃勃野心,早已化为飞灰,他只求父亲和爷爷不要把他逐出吴家就心满意足了。

    吴青峰做好最坏的打算回到吴公馆,但坏事往往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没有打、没有骂,连爷爷和父亲的面都没见到,直接被软禁在了一间连电视手机都没有的房间里。

    相比于打骂,无言的冷暴力尤为可怕,这说明吴家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失望得连打骂都不屑一顾。

    整整三天三夜,除了每天三顿饭由保姆送进来之外,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也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过话,就连送饭的保姆也没有。

    为什么监狱里的犯人最怕关禁闭,因为见不到阳光,因为没有人跟你说话,人的思维会渐渐飘忽,会渐渐失去存在感,会感觉到被整个世界抛弃。

    吴青峰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他感觉被吴家遗弃了,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房门打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女人端着饭菜了走进。

    吴青峰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抓住女人的手,“兰姨,我爸呢,爷爷呢,他们在公馆里吗”。

    中年女人无声的叹息了一声,作为吴家的保姆,他在吴公馆呆了二十多年了,也算是看着吴青峰长大。

    一个向来稳重懂事的孩子变成现在这样胡子拉渣,精神恍惚,她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不过她并没有回答,放下饭菜就往外走。

    “兰姨,陪我说说话好吗,求求你,就对我说一句话”。吴青峰带着恳求的哽咽声乞求道。

    中年女人没有理会他,唯一理会他的声音是关门时那“砰”的一声。

    房间里哗啦啦一阵碗筷碎裂的声音。吴青峰将饭菜狠狠的砸在地上,绝望的坐在地上,抱着头,扯着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