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三十五章 集(结(下)

第七百三十五章 集(结(下)

 热门推荐:
    密室。

    一头以凶狠著称的四阶凶兽夜火斑纹狼,躲在角落里小声的咽呜着,它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恐惧,这咽呜的声音就像是绝望的哭泣声。

    而接着密室中昏暗的光芒,仔细看去,这头强壮的,几乎可以认定为有头狼潜力的夜火斑纹狼不仅在悲鸣,而且颤抖的厉害。

    它似乎在逃避着什么,用爪子捂着头,拼命的想要挤入墙角,若不是这密室是用s级合金打造的,恐怕这墙角早已被它因为恐惧和求生欲望而爆发出的力量而洞穿了吧。

    除了这头夜火斑纹狼发出的动静,整个密室安静无声,只是在更加黑暗的另外一旁,似乎隐藏着一个隐隐绰绰的影子,但又让认定不确定可是,就算真的有人在密室之中,也不会想要去确定。

    因为那更加黑暗的深处,散发一种让人压抑又惊惧的血腥恐怖气息,让人根本不想也不敢靠近。

    密室外,夜火斑纹狼的悲鸣咽呜声隐约的,却不断的传来。

    在门外两个明显是华夏人的年轻男子,面面相觑,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在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唾沫以后,男子甲扭过头去,看着远处夜色中如同巨兽脊背一般的山脊线,低声的说道:“你进去,上一次是我打扫的。”

    “不,你进去。上一次说是你打扫,实际上呢?你还不是非要我站在背后”男子乙抬头,望着天上的紫月,即便山巅的雾气也没有遮挡住紫月那略显黯淡的光芒。

    可又如何呢?紫月自出现起,就没什么变化,莫非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你去,大不了我还你情,跟在你背后。再说了,万一遇见那位清醒过来,事情就简单多了,我觉得差不多也该清醒了吧?”密室总是要收拾的,如果不及时的更换凶兽,耽误了里面那位修炼,不,或许应该说是发泄?后果是严重的。

    男子甲显然不能让男子乙又耍滑头溜了过去,他说出了让男子乙不能拒绝的话。

    男子乙沉默了几秒,虽说这是整个家族最苦的差事,可想要蒙混过去也是万万不行的,既然男子甲也已经答应了自己一同进去,那就去吧。

    皱着眉,男子乙拿出了一张晶卡,一脸苦哈哈的贴在了密室的铁门上,男子甲松了口气,也拿出了另外一张晶卡贴在门上。

    大门打开了。

    “你先进去,我只是跟在你后面。”见男子乙迟迟不愿意挪步,男子甲催促了一声。

    男子乙犹犹豫豫的进入了密室,还仍不放心的回头,看男子甲跟上来没有。

    整个密室依旧安静,虽然光线昏暗无比,却也没有什么恐怖骇人的场面,更没有什么让人难受的味道,就比如血腥味什么的,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原本这密室就是山上的一个洞穴。

    但即便如此,这密室中的那种压抑气氛就像已经凝结成了实质,让人大气都不敢出。

    要知道这两名男子好歹也是三阶紫月战士,远远不应该如此的胆小。

    两人朝着密室走了几步,忽然一个巨大的影子如同逃命一般的就扑向了两人。

    走在前方的男子乙惊得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就捏住了挂在脖子上的链坠,毋庸置疑那是紫月战士的盔甲,而且不是普通的大路货,是家族特别打造的,只有族人才有资格穿戴的盔甲。

    这一向是男子最大的依仗,但毕竟是紫月战士,他反应也非常的快,想到了这个密室实际的情况,又到底没有捏碎链坠,唤起盔甲。

    走在后方的男子甲表现的稍微好一些,还不至于要做出唤醒盔甲的举动,只是握紧的拳头也出卖了他的心情非常紧张。

    不过他倒是看清了扑来的巨大身影不就是那头夜火斑纹狼吗?原本很是危险的四阶凶兽,此时扑过来后,竟然就像一条小狗一般的躲在了两人的背后,不停的瑟瑟发抖。

    比起从前的那些凶兽,这夜火斑纹狼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好了,至少没有伤痕,没有癫狂,更没有变成‘白痴’。

    可越是这样,事情才越发的让人畏惧,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那位已经开始收放自如,只是按照心情喜好将对方折磨成他想要的样子,这种被控制的感觉

    男子乙沉默的给发抖的夜火斑纹狼注射了一支家族秘方,配出来的对凶兽都有着短暂麻醉效果的珍贵药剂,可怜堂堂四阶凶兽竟然毫无反抗的就任由男子乙注射了药剂,接着就顺利的昏迷了过去。

    即便昏迷了过去,它还是在瑟瑟发抖。

    “这头凶兽看起来很好,恐怕还是废了。”男子甲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帮助男子乙一同扛起了这头夜火斑纹狼。

    “废了也珍贵过那支药剂,赶紧干活吧。”男子乙嘀咕了一句,收拾走这头凶兽,工作还不算完,因为必须还要挑选一头合适的凶兽放入密室。

    两人扛起夜火斑纹狼,虽然极力的克制,那快速走出密室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像逃命一般。

    偏偏在这个时候,从密室黑暗的伸出传来了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你们那么匆忙做什么?”

    听见这个声音,两名男子的身体同时僵硬了,即便万般不情愿,还是勉强停下了脚步,只是不敢回头。

    “你们很害怕吗?你们在怕什么呢?”从他们的身后,那个声音又再一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响起的声音显得有些飘忽,时远时近,可当最后一个刚落音时,这个声音就陡然停在了他们背后。

    两个堂堂的三阶紫月战士额头几乎是同时布满了冷汗,勉强控制着想要颤抖的身体,两人放下了手中的夜火斑纹狼,又同时转身。

    不敢不转身,这密室中的姬少爷喜怒无常,一个无心的,不小心的举动说不定就会激怒他,可是以前

    昏暗的光线中,一个有着黑红相间短发的修长身影,裸露着伤痕累累的上半身站在两人的面前。

    这个身影是一个少年人,尽管已经有了五分青年人的气息。他的容貌也算俊秀,关键是他那种既残酷又慈悲的独特气质,让他似乎充满了某种独特的魅力。

    在他的眉心,有一道红色的如同伤痕般的纹路,这纹路若隐若现,就像在闪烁,随着这个眉心纹路的闪烁,在他身上遍布的血色,就像纹身一般的图腾图案,也跟随着若隐若现的闪缩。

    “你们”望着战战兢兢的两个男子,这少年又再一次的开口了。

    随着他开口说话,两名男子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就是一眼,两名男子就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尽管知道是幻觉,他们还是仿若真实的看见一道血河,这血河中怨魂累累,带着从尸山血海中才爬出来的恐怕气息,像要将人拽入深渊。

    “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少年微微勾了下身体,饶有兴趣的望着两人,似乎有着什么恶趣味,他那一双带着隐隐红光的眼眸,偏偏还要和两人对视。

    两人没有勇气移开视线,在那一刻他们闻见了真实无比的血腥味,这血腥味是新鲜的,就像那奔流不息的血河散发出来的味道,而伴随着这血腥味,这血河中的怨魂忽然伸出了双臂,无限的靠近两人,嘶吼着眼看着就要抓住两人

    “姬少爷。”两人忍不住腿软,要不是因为紫月战士的尊严,他们几乎就跪下来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被称之为姬少爷的少年,好像觉得意兴阑珊,再一次站直了身体,神色变得一脸冷漠。

    他的神色一变,所有的幻觉都消失了,整个密室之中只剩下他冷漠到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没有意思,下一次找一个更厉害的凶兽来。”

    说话间,他又走向了黑暗之中,忽而又停下了脚步,用一种让人捉摸不定的语气说道:“要厉害到能给带来伤痕那种。”

    说到这里,那姬少爷莫名的开始兴奋起来。

    两名男子脸色难看,心中泛起沉重的压力感,但半点不敢出声,只能连连点头,也不管那位姬少爷能不能看见。

    “小胖子,看来你的控制力还是差了许多啊。”此时,洞开的密室大门外,夜色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听见这个声音,两名男子立刻松了一口气,顾不得擦一下脸上的冷汗,同时转身恭敬的喊了一声:“老祖。”

    而背对着大门的那名姬少爷神情却变了,下撇的嘴角又是不屑,神情却又有着忌讳,眼眸中那一丝丝的红光,变成了一片红芒,时而又被压制下去,让眼眸变成正常的黑眸。

    “你们下去吧,这夜火斑纹狼赶紧抬走,免得浪费了药剂。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说话间,那苍老声音的主人已经走入了密室。

    毫无疑问,在姬家能被称之为老祖的只有一个人,他是姬家最重要的定海神针吗,实力让人捉摸不透,心思也让人捉摸不透的姬家老祖。

    听得老祖的吩咐后,两名男子如释重负的扛着夜火斑纹狼赶紧溜出了密室,按照老祖的意思,接下来也不用他们忙碌了,可是一件大喜事。

    看着两个姬家子弟匆忙的身影,老祖脸上浮现出一丝好笑,然后手一挥,关上了密室的大门。

    “老头儿,你叫谁胖子呢?”密室的大门一关,那个姬家少爷就转身,一下子冲到了老祖的面前,面目凶狠,双眸尽是红光。

    面对让两个姬家子弟无比畏惧的这名姬少爷,老祖可没有半分在乎,他不屑的一笑,伸出了干瘦的手臂,一把就捏住了姬少爷的脖子:“你又叫谁老头呢?”

    “叫你,叫你怎么呢?我堂堂”姬少爷更加的疯狂了,眼眸顿时变得通红,身上那原本若隐若现的纹身立刻清晰了起来,在他背后出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虚影,虚影还有些面目不清,但能看清楚虚影四只强壮的手臂从后方紧紧的搂住了姬少爷的身体。

    见状,老者神色也没有变化,仍是不屑的一笑,然后猛地深吸了一口气,高呼了一声:“呔!”

    随着这一声高呼,密室荡起了阵阵如真似幻的水波,若有高阶紫月战士,或者厉害的精跃者在此,一定会一眼就看出,这是罕有的精神力实质化预兆

    而这只是随便的一出手啊!

    可惜这里并没有什么高手,这如真似幻的水波散去也很快,不过随着水波的散去,这姬少爷身后的虚影也散去了,他的眼眸恢复了正常的黑色,身上的纹身也消失不见。

    反倒是那修长的身体开始变胖,越来越胖,他原本充满了奇异魅力的脸也渐渐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张略显憨厚的胖子脸。

    “老,老祖,你怎么来了?”胖子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看见眼前站着的是姬家老祖,神情非常的清醒,他顾不得疑惑为什么老祖的手会抓着自己的脖子,也顾不得询问其他任何的问题,立刻一叠声的说道:“老祖,我这一轮修炼结束了吗?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老祖,我好苦啊,我饿死都快,我想吃”

    姬家老祖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之前那个让人畏惧的姬少爷他不屑,可是眼前这个姬家出了名的废材胖子却真的让他头疼,如果现在不阻止他的话,他一定会像报菜单一样的报出一连窜儿的菜名,然后又啰里啰嗦的问出一堆问题,让人不堪其扰。

    “闭嘴。”姬家老祖一把把胖子扔出了好几米远,胖子也不在意,又死皮赖脸的跑来,准备说一些什么。

    姬家老祖也顾不得要脸,直接捂住了胖子的嘴,说道:“吃吃吃,你看看你因为能量无法顺利的吸收,都胖成什么样了?还吃?!能量彻底吸收完了,再给我说吃的事情!”

    “唔唔唔”胖子拼命的想要说一些什么,可是老祖捂着他的嘴,他能反抗什么呢?

    老祖很干脆的不理他,还是自顾自的说道:“就这样,我怎么敢放你出去?控制力还是那么差,好几次都差点被你身体里那家伙反控制,你能争气一些吗?”

    说话间,老祖似乎想起了什么心事,很沉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松开了胖子。

    显然两年多的时光,胖子是改变最少的,又是改变最多的,可无论怎么改变,都无法让姬家老祖满意一样。

    但胖子不在乎,他直接忽略了老祖所说的所有话,只抓住了一个重点:“老祖,你要放我出去?是暂时不用修炼了,还,还是离开家族一段时间啊?”

    胖子努力的想装出沉重疑惑不舍的模样,无奈他演技实在差劲儿,那股狂喜几乎溢出了他的胖脸。

    出去,出去可好了!可以随意吃了,可以去打听找寻一直牵挂的伙伴,特别,特别是西凤

    还可以去做一些一直想要做的事,不为别的,就为了,为了大哥唐凌!

    只是唐凌他真的,真的死了吗?或许以老祖的神通广大能有什么不同的消息呢?

    想到唐凌,胖子心中涌起无比复杂的情绪,但那带着伤感的刺痛却是明显的,他的喜悦消失了,低头问了一句:“老祖,唐凌他,他是还没有消息吗?”

    看着这样的胖子,老祖眼中罕有的闪过一丝慈爱,这孩子很重情义,或许就是这点坚守,是他无论怎么处在危险的边缘,也到底没有被控制的根源吧。

    “没有消息,你最好不要太多的抱有希望。”老祖本想说,唐凌应该确定是已经死了,但想到他接下来要交给胖子的东西,老祖又决定不这样说,兴许还有一点点希望呢?

    一个完美基因链的少年这样死了,毁掉的可不单单只是他的同伴和朋友们的希望。

    心境已经淡定如他,也是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可心中始终也难以放下那一丝侥幸的希望。

    既然自己是如此,也不必打破小胖子的希望,何况集结令出现,就算唐凌没有了希望,别的希望又出现了呢?

    想到这里,老祖看着明显颓废难过的胖子,从袖口里掏出了那一份集结令。

    胖子疑惑的接过打开。

    只见这看起来很不错的兽皮卷上,只写着一行字:“三月后,送姬承希于xx山谷。”

    xx山谷?什么地方?胖子一头雾水,但看着这行字后两个血色的集结二字,又莫名的让人内心涌起一股股说不上来的热血与希望。

    “走罢,吃顿好的,收拾收拾就出发,让你父亲送你去。”老祖转身,一挥手打开了密室门,朝外走去。

    胖子‘啪’的一声收起了手中的兽皮卷,赶紧的跟上,面露惊喜:“吃顿好的吗?”

    “为什么要我爹送我?能不能是我娘?”

    两人对话间,已经走出了密室,在浓重的夜色下,朝着山下走去,在他们身后,那间让人畏惧的密室轰然一声再一次关上了大门。

    **

    “战种,合!”随着一个还略带稚嫩的青年的声音响起,莽林中的参天大树忽然一阵剧烈的抖动。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只有一道光略过,一个似乎让人不敢相信的人性巨影闪现了一下

    接着,就看见一头巨大的,大到光是高度就快于那参天林的巨树平行的五阶凶兽身影轰然倒地。

    一切恢复了平静。

    一名穿着白色战袍,战袍后有着一个青龙图案的身影带领着四名老者进入了参天林。

    “东阳。”

    “南羽。”

    “北启。”

    “西风。”

    集结!

    隆冬。

    属于科技者的星辰转轮之楼,中层的一间屋子,一个白净文弱的少年在埋头画着稿子。

    在他的手边,有一张兽皮卷,兽皮卷上只有简单的一行字,字是什么看不清楚,但那血红‘集结’二字却分外的清楚。

    “安迪。”

    集结!

    昱,奥斯顿,克里斯蒂娜

    集结!

    一张神秘的集结令,无声无息的,悄悄的出现在了世界的各地,出现了看似无联系,实际上被唐凌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手中。

    这是集结令,另外还有一张更为神秘征集令出现了另外一些少年的手中,这征集令没有任何强迫,只是上面的话要多了一些,而受到这征集令的少年就包括有兰开斯特,有彩舞珠,有塞缪尔还有许多参加过风暴大航海的少年们。

    这征集令出现的是如此神秘,因为它出现在了这些少年们的梦中。

    这背后意味深长,又让人难以猜测。

    是否响应征集?它是真的存在,还是一个单纯的梦?直到有人悄悄的说起了它,它开始秘密的在梦到征集令中的少年们口中流传,成为了一个公开的,却绝对不出圈的秘密。

    这一切都在发生着,而且是在星火大队宣布了那个惊天行动以后,就开始发生了。

    那是什么行动?而唐凌究竟何时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