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安章、一封报平安的信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安章、一封报平安的信

 热门推荐:
    一秒記住『爱♂看÷520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快更新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

    “是你让人动的手?会不会让人发现?”邵宛如一双眼睛晶晶亮的看着楚琉宸,有些惊讶,但又觉得本就是如此,心里一片温软,唇角微微勾起,好心情怎么也瞒不住,特别的明显,显然是被取悦了!

    “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元安醒来的确也是要找玉颜公主拼命的,给她这么一下算是轻的。”楚琉宸不以为意的道,脸上的笑容俊艳,透着一股子闲适和魅惑,就这么看着邵宛如,看的邵宛如已是脸色微红。

    这个还真是,任何时候都不忘记显示他的魅力。

    任何第一次看到他的人都会觉得他如同天上下来的仙人,不只是形似,而且还神似,这样的人又岂会算计他人。

    但偏偏他就是,长着一副温雅良善的样子,做事绝对心狠手辣,不过她喜欢,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她其实又何止是喜欢这一点。

    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出气,玉颜公主再不是,现在也被贬成这个样子了,但做为一国和亲的公主,还是糈国的体面,也不能真的把她如何,而自己必竟也没什么大事。

    “可是那狗……不会查到什么吧?”邵宛如想了想又问道,还是有些不放心,瑞平大长公主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而且这事还发生在她的府上,狗如果有异样,事后也是很容易查的。

    “那狗的确有事,可也怪不得本王,元安自己有这么一个心思,还特意的找人去买了药,只是还没来得及用上罢了。”楚琉宸伸手拉住她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捏了捏,不以为意的道。

    所以只是一个顺水推舟,邵宛如松了一口气,忽然想了想又嫣然一笑,估计就算原本不顺水的,楚琉宸也会让元安郡主想出这么一条“顺水”的妙计来的。

    反手拉着楚琉宸的手,黑白分明的眼眸越发的流转出媚色,晕染的那一份绝色的容颜更是动人心魄。

    有这么一个一心护着自己的人,她又怎么会不感动。

    “这几天,我可能还要去一次兴国侯府,放心,这次不会有事的!”这会气氛正好,邵宛如道,偷眼看了看楚琉宸,果然看到楚琉宸脸色冷了下来,自打上次邵宛如去兴国侯府回来之后,楚琉宸就反对邵宛如去兴国侯府。

    并且说兴国侯府太夫人如果一定要让她去,她可以把这事推到他的头上,或者身体不适,反正以她的身份,再加上兴国侯府对她所做的事情,就算一直推着身体不适不去,也没人会说什么。

    今时更不同于往日,时机已成!

    宸王妃虽然出自兴国侯府,但兴国侯府自打把她认回来之后,就不慈的很,不说二房蒋氏一再的陷害她,就连太夫人也一直没把她当成亲孙女,不是逼迫就是厌恶她,这样的传言早在楚琉宸有心的宣扬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再有之前太夫人回来的事情,还是宸王妃求的情,可是太夫人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斥责宸王妃,把宸王妃斥责的伤心不已,一个承受不住,当时就晕了,之后还是宸王府的人把昏过去的宸王妃带回府的……

    这样的事情林林总总,有的是大家知道的,有的是未知的,现在被串了起来,越说越觉得是,之前大家隐隐有这么一种说法,如今把所有的事情联起来,可还真是,兴国侯府根本不待见宸王妃,也不喜欢这位宸王妃,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则小小年纪那里会才认回来就去庵堂。

    宸王妃着实可怜,兴国侯府实在可恶,自家的骨肉都没打算认回来。

    传言在有心的引导下,基本上已经一边倒了!

    所谓的长辈不慈,已经成了一边倒的说法,长辈既不慈,又怎么要求小辈尊敬,况且连太后娘娘都斥责了那位太夫人了,可见也是极厌她了,这就使得人更加的不敢多说什么了,难不成还想惹太后娘娘生气不成

    “的确是有些事情,总不能避而不见吧,最多我就去坐坐,多带一些人就是,你知道的,她们也不能拿我怎么办。”邵宛如晃了晃楚琉宸的手,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娇嗔道,“我不会有事的,会有事的是她们!”

    “真不会有事?”楚琉宸脸色微微和缓了下来。

    “我保证不会有事。”邵宛如微笑着点头,乖的不行,软软糯糯的样子让楚琉宸的脸色越发的和缓了几分。

    他当然知道邵宛如并不是那种需要养在温室中的鲜花,但他就是不太放心,总想把邵宛如放在手边,甚至觉得一直带在身边才好。

    “有什么事情,记得跟我说。”再一次叮嘱邵宛如道,唇角轻轻的在她粉嫩的小脸上印了印,声音如春风拂面。

    邵宛如觉得自己如同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似的,身子主动靠过去,轻轻的依着他,眼眸微微闭起,感应到他的手回护着抱着她,心安定下来……

    接下来兴国侯府都不会平静,她必然会去兴国侯府!不只是二房,还有三房的事情,三夫人那里既然有投诚的意思,她也会点拨一下,让她在最合适的时机提出分家。

    娥娘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这个新的身份是外祖母安排的,和亲人失散的世家小姐,流落在外,为报恩,跟了恩人成为没名份的外室,说起来也是极可怜的。

    这个娥娘倒是会来事的,时不时的就往外祖母身边凑和,意图接近外祖母,其实把她找回的事情虽然是外祖母安排的,但发现她是那一家御史的女儿的事情,还是这位御史府上的一个婆子意外中发现的。

    之后便有了这么一个身份。

    自打有了这个身份之后,娥娘还来过宸王府,被邵宛如冷淡的让人打发了,之后又去了瑞安大长公主府,大长公主倒是见了她,但也只是随意的问了问她的处境,让人赏赐了一些衣料给她,然后就让她回去。

    比起邵宛如的做法,瑞安大长公主和善多了,对她也亲近许多,是比较好接近的,有事没事的想往瑞安大长公主府靠。

    这些消息,邵宛如当然是知情的。

    她眼下在等一个时机……

    “玉颜公主出事了?”邵靖烦燥的按了按手,手托在桌案上面,心烦意乱。

    原本以为玉颜公主的事情对于自己的事情来说是一着缓棋,甚至于有心想暗接触中玉颜公主,没想到自己这里才派了人稍稍试探了一次,玉颜公主那里就出了事情,而且还是在瑞平大长公主府出的事情。

    “是这样说的,侯爷,主子的意思是让你别轻举枉动,免得又惹出其他的事情来,之前的事情屡屡失手,主子已经很生气了。”侍卫并不是侯府的侍卫,是铖王府的侍卫,虽然现在是在兴国侯府,主要的责任却不是护卫兴国侯府的安全

    (本章未完,请翻页)

    。

    铖王特意把人手按到了兴国侯府,一方面固然是想帮着邵靖,另一方面也是盯着邵靖。

    邵颜茹的这一次的计划有铖王插手,表面上却是楚琉玥和楚琉周有关联,朝中的局势发展到这种程度,铖王也忍不下去了,他怕再这么忍下去,最后这么多年的隐忍都成空,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好时光。

    从年青时到现在,这么多年了,铖王觉得自己算是一个能忍的了!

    “我知道,我不会坏王爷的事情的,可之前跟玉颜公主的人接触,王爷也说好的。”邵靖烦恼不已。

    “可现在你办砸了!”侍卫不客气的道。

    “不是我办砸了,是瑞平大长公主那里不知道犯了什么蠢,居然让自己的孙女真的对付了玉颜公主。”邵靖听侍卫的话不悦话,恼道。

    站起身来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子,这什么大长公主的,都不是什么好的,瑞安大长公主是这样瑞平大长公主也是这样,着实的不让人省心。

    元安郡主还是未来的周王妃,做事情也不经过脑子。

    瑞平大长公主进宫请罪的时候,虽然说是一个意外,并且保证会把玉颜公主的伤看好,但这情形和之前的事情相提并论的时候,谁都觉得这不是一个意外。

    意外,还真是骗人的。

    那宠物狗怎么就好死不死的要去咬玉颜公主,还追着她咬,不咬别人光咬她,当别人都是傻的吧。

    玉颜公主固然很讨人嫌,只是眼下邵靖却想拉拢玉颜公主,原本这件事情不难办。

    玉颜公主到了京城,眼下也是孤立无援,自己暗中伸手,她一定会接住,没想到这才几天,就躺在床上起不了身了。

    真是一个没用的!

    邵靖愤愤不已。

    “侯爷还是把贵府小姐的事情办妥吧,这是她托王爷送过来的信,侯爷看看就明白了。”侍卫把怀里取出一封信,递到邵靖的桌上,行止之间没有太多的恭敬。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邵靖烦乱不已,直接挥手。

    侍卫退了下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邵靖,“侯爷如果不快一些,吃亏的可是你们府上的小姐。”

    这话让邵靖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脸色冷了下来,“我知道了。”

    心底泛起一股子怒意,他的女儿,原本是要当皇后的女儿,眼下只能不明不白的偷偷逃到外面,如果没有身份相当,到最后只能成为铖王的侍妾,就算将来铖王登上皇位,自己的女儿撑死就是一个低位嫔妃。

    想到这里越发的烦燥,他得快点把娥娘弄进府,得让蒋氏死到邵宛如的手上。

    信拆开,果然是邵颜茹写给他的信,信的开头报了一下平安,说她已经安然出宫,接下来是催他动作快一些,这让邵靖的心火升了几分,心里很是烦燥,如果能快,他又怎么不想快一些,可现在是根本快不了!

    之后忽然看到最后一处,眼睛微微一亮,居然还有这事,他以前居然不知道,如果有了这事情,有些事情倒是好办一些了!

    拿起信仔仔细细的再看了一遍,品明白其中的意思之后心头大喜,文相府就在自己的边上,那一处的侧门,他可以让人悄无声的打开……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