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最强小神医 > 第1533章 新朋友帮少年

第1533章 新朋友帮少年

 热门推荐:
    罗阳又不给花花公子台阶下,场面一度很僵硬。

    若坚持不让花花公子跟进去,那又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毕竟罗阳算是进了两次祭坛,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到底遇到过什么。

    现今罗阳好像很欢喜单独进祭坛,这本身就容易惹人疑。

    是以,花花公子坚持要跟进去,罗阳只得由他了。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祭坛,不说话。

    以罗阳对花花公子的脾性了解,知他待会要发难。

    跟花花公子交过手了,算是知根知底,罗阳也不惧他。

    快要走到那片会升降的地面时,果然不出所料,花花公子便转身有话要说了。

    “你小子想挑战老子?好了,现在就咱俩,让老子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花花公子怒道。

    里面的光线昏暗,二人影影绰绰的,杀气弥漫其间。

    罗阳也不惧花花公子,进了这儿,其实罗阳还有一个帮手。

    对,就是血煞子。

    血煞子还要向罗阳拿魂珠,单凭这一点,它就会帮他。

    是以,罗阳淡定得很。

    “想玩,就来!”罗阳冷道。

    “老子就跟你玩到底!”花花公子怒道。

    在地面上,要么有花袭伊帮罗阳,要么有十三姨帮罗阳。

    现今只罗阳一人,花花公子觉得是时候发泄发泄火气了。

    毕竟就算赢不了罗阳,那也不会输。

    这是立于不败之地。

    正当花花公子要扑过来的时候,周围忽然噗噗地爆闪出几团光焰,正是血煞子来了。

    只见那数团光焰合在一起,随即便如有数把利剑刺向花花公子。

    “血煞子!”

    花花公子惊喜交加,可是面对攻击,他又担心会被杀。

    以花花公子的身手实力,避开第一波攻击,那并不难。

    可他不清楚那是幻影还是实剑。

    若是实剑,被刺一剑,那就阿弥陀佛了。

    数把利剑又忽地合而为一,这次割中花花公子的裤子,嗤一声,好像有火焰烧过,裤子开了一道口子。

    由此可知,血煞子的攻击是有效的。

    面对盛名已久的血煞子,花花公子胆战心惊。

    二个人,却只攻击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此时是心里有苦说不出口。

    手上又没有兵器可抵敌血煞子,除了逃跑之外,别无选择。

    几个纵跃,花花公子连滚带爬向入口处疾奔而去。

    血煞子追了一阵子,却不追了。

    当出现在罗阳面前时,罗阳又能听见那轻轻的声音。

    “给我。”

    罗阳不可能把魂珠给血煞子,否则血煞子的实力暴增,那就更没有办法封镇它了。

    此时已几乎听不见花花公子的脚步声了,可知那厮奔远了。

    罗阳轻声道:“血煞子,你想出去吗?”

    安静了一会子,便听血煞子说道:“你现在带我出去。”

    于是罗阳拿出了混沌球。

    “你进这里面吧。那就不会被发现。我可以带你出去的。”罗阳说道。

    “不行!”血煞子一口拒绝。

    若不先把它弄进混沌球,罗阳也不敢把它带进《神农经》山水画的空间里。

    讲得更明白些,只有先用混沌球来封镇住血煞子,那才万保无一失。

    “你要我怎样带你出去?”罗阳问。

    或许血煞子有特别的方法,了解一下也行。

    “你不是说你有方法?”血煞子反问。

    “这就是。”

    罗阳晃了晃手中的混沌球。

    他终于相信骷髅堡堡主的话,混沌球应该是能封镇住血煞子的,不然它也不会拒绝进里面。

    “我不进塔里!”血煞子再次拒绝。

    罗阳听了,甚觉好奇。

    明明是一只圆圆的球,为什么血煞子会说是“塔”呢?

    罗阳问道:“这不是塔。”

    血煞子冷道:“它实质就是一座镇妖塔!”

    再看看手中的混沌球,还是圆的,而不是塔状。

    心想或许这是幻象,只有法眼才能看穿。

    普通人的眼睛,还难以看到混沌球的本尊。

    血煞子说是镇妖塔,估摸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若非是真的害怕,又怎么不敢进混沌球?

    这反倒更加坚定了罗阳的信心,知道必须要用混沌球来封镇它才行。

    否则带它出了祭坛,它悄悄的溜走了,那就白忙了。

    罗阳可不是来做慈善的,而是要拥有血煞子。

    只有得到了血煞子,才能修炼狂暴功和飞剑剑术。

    这飞剑剑术也挺棘手的。

    如果血煞子不是诚心要跟罗阳,那他还是难以修炼飞剑剑术。

    毕竟要用意念控制血煞子飞来飞去,才能千里夺人头。

    “血煞子,你出了祭坛,那打算去哪?”罗阳问。

    只有弄清楚了这一点,才可大抵看出血煞子在外面会不会大开杀戒。

    血煞子沉吟不语,罗阳又说道:“你是要去寻找另一把血煞子?”

    只见血煞子爆闪出很盛的光芒,可知说中了它的心事。

    又过了片刻,才听血煞子缓缓说道:“我还要报仇!”

    一听这话,罗阳吓了一跳。

    这么看来,不把血煞子弄进混沌球里,是绝对不能带它出去了。

    以血煞子的能耐,出了祭坛,罗阳是没有能力镇住它的。

    想要一人占有血煞子,那就不能告诉别人。

    让八仙堂等大势力得知血煞子在罗阳的手里,就算能把血煞子封镇住,但罗阳都不可能再拥有血煞子了。

    事情总是让人麻烦。

    罗阳又问道:“你在这里住了那么久,还有什么仇不能忘记呢?”

    血煞子的话音恨恨道:“那个把我炼制成这样的人,一定要杀掉!还有,把我俩分开了,千古独处幽暗处,悲苦无数,我要让那人也尝尝这种寂寞的滋味!”

    原来是要找单个人来报仇,那倒还没那么可怕。

    人的寿命,一般最高就百岁左右。

    那封镇血煞子的人,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那血煞子还去哪儿找人报仇?

    难道血煞子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

    罗阳忍不住说道:“你要报仇,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那个把你炼制成这样的人,还会活着?”

    结果血煞子的话把罗阳吓了一跳。

    “她还活着!”血煞子幽恨道。

    活着?

    难道传说有还没成仙的人也活上八百岁,这事也是真的?

    那能炼制血煞子的人,即使不成仙,也有两把刷子吧?

    这么一想,罗阳又说道:“你是不是记错了,现在过了很多年了,你不会以为才过几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