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 26.4 太空之旅

26.4 太空之旅

 热门推荐:
    包括均摘星所在的太空飞船在内,一共二百三十艘太空飞船组成的船队进入深宇宙区,而护送的舰队是六艘吨位一百万吨的战列舰,三十七艘吨位二十万吨的巡洋舰。

    这些战舰全身光滑,自动舰炮体系全部在金属外壳下面藏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越强的兵器越帅。人类的战列舰就是一个巨大菱形,菱形的后方一层层电推光圈漂浮。

    到航行的第六小时,当均摘星在船舱中感应到失重时,开始展开领域,周身的领域以自我为核心出现了一束束指向自己的光线。每一束光线方向都来自于船舱外的六千八百颗三等星以上的恒星之一,为自己提供方位定位。这是天骑士职业才有的能力。

    均摘星那富能度五万以上的躯体、精细到纳米级别的法脉,相对于上古的那些半神,似乎有些——弱!。

    当代在最重要的思维容器指标上对接半神,但是其他方面的发展方向截然不同。

    ……

    上一世,夜鸠告就是标准的传统半神,其骨架灵元素含量极高,供能量极大。半神们用这种躯体驱动着体内纳米级别的造物。

    上古时期:半神和魔法师们完全是两个级别的存在。

    法师们只是导引出足够大的能量,利用一小撮纳米颗粒制造火球术,冰锥,砸过去爆发出破坏力。魔法师的纳米颗粒少,而且精度控制不高,寿命短暂。

    而半神的纳米颗粒数量多。而且精度高,能保持长期稳定,同样是火球术的能量,法师脱手几秒后立刻爆炸。

    而半神呢,掌心会凝聚出一个稳定的光锥,类似于光剑。在脱手后能够变形,能够变成飞鸟,甚至在释放了一半能量后,会返回自己身边,渗入自己体内。(在纳米工具上的工艺差异,相当于一战前的榴霰弹和二十一世纪电子化战机的差别。一个是一次性的扔了就炸,一个是完全可以精确计算损耗,丢掉百分之十损耗过度的零件,将其他继续运用)

    在古文献中,不乏有记载,半神一挥手,闪闪发光的长剑,盾牌,盔甲就出现在了自己身上,当然要从微观来看,这些都是能承载能量的纳米颗粒。

    魔法师用的依旧是魔法,而半神用的就是神力。

    当然,如果要深入研究上古半神的纳米颗粒,在细微的标准上,不同阵营的半神的纳米颗粒还有差异。

    用蒙昧时代的话来说,半神的神力性质不同,不同神系麾下的半神,力量是水火不容的。

    用当今科技术语来说,半神体内精密化的纳米颗粒系统,在‘工业标准上分为了不同的派系’。不同派系的神麾下,半神力量不相容,就是纳米颗粒相互不适用。

    至于神力和魔力的契合、混合是极难的。难度莫过于用苏联零件拼装美国战机。勉强契合,也会出现非常要命的缺陷。

    至于同神系下的半神,其神力(纳米颗粒)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掠去的,因为就是同样的手机,密码加密也不同,除非能攻破对方的数字体系。

    说完了蒙昧时代的半神,再说说当代。

    按照几万年前的标准,现代人类中那些拥有高运算思维容器的元老级别存在,有高运算的神格,有当年的半神领域(对纳米颗粒的范围信息控制),身躯也算是半个,但就是没有神骨(能量源),以及神心(产生纳米颗粒中心)。

    原因嘛,没必要。

    没必要一:三大至高职业,要么是执行宇宙作战,驾驶硕大的战舰,以及高速战机,要么是指挥庞大的自动化作战体系。至于变成能放射能量的类人武器?没那个必要,太空中速度的高度极限,以及无限的空间让他们可以用更大的作战平台,还用得着在体内积累这个?

    没必要二:在科技时代体内搞神心,神骨,呵呵,就等于二十一世纪,你要用塑料袋,要在体内搞一套生产塑料袋的体系吗?

    能够承载能量的纳米颗粒(神力)已经是联邦高能精密工厂能量产的东西,至于生产普及度,差不多就如同二十一世纪工业水平的芯片。至于制造成本!类似于二十一实际ak,一百克高能纳米材料,也就是一只土鸡在太空城餐厅的价格。

    在太空的生产线上,很多零件系统的精加工,几乎都用到这种高能纳米工具。只要登上太空,岗位上能够轻松接触到这种纳米工具。

    至于神骨——也就随身小型反应堆,

    这东西的监管要比纳米颗粒云要严得多,决不允许民间拥有。这些超小型核反应堆,爆发的能量绝不比半神的神骨小多少。原因嘛,半神的神骨是长期要用的器官,功率还得让位于使用寿命。而这超小型反应堆,是可以更换的,

    现在最新型号一个婴孩拳头大小的稳定岛元素反应堆,在八十七年的使用期内,释放功率超过已出土最强半神神骨的八十倍。

    这些器具按照几万年前的标准属于神器,现在一律叫做特种工具。

    当然,现在联邦人工智能考虑到均摘星的自身情况,并且评估了均摘星可能遇到的意外概率可能性后,就已经为均摘星定制了外形青铜剑,长六十公分的纳米能量工具,当均摘星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就会配备给均摘星。

    ……

    太空运动仓,机器人完善的擦汗,供水,以及冷热调节服务中,均摘星惬意游览磁云星工作环境。

    这时,一旁的一艘巡洋舰贴近了均摘星的宇宙飞船。然后释放了一个气囊太空舱。

    太空舱贴近了运输舰,运输舰腹部打开金属闸门,露出凹陷,两艘太空巨物如同鲸鱼在海中交尾,直挺挺的气囊太空舱戳入了运输舰内部。完成了无缝对接。

    几分钟后,四位战造者打开了均摘星的大门。

    均摘星看着一男,三女的战造者,又看了看界面上的邀请信件,均摘星疑惑地问道:“请问你们家主公是谁?我这个平头百姓,和上层没啥交集啊。”

    男战造者笑了笑:“您客气了,您并不是什么普通人,能以第一名考入天体塔学院,您的才能在联邦中非常稀少。”

    提到天体塔学院,均摘星陡然反应过来,貌似自己一年前考核的时候,阴了瀚海学院的几个大小姐。秉核看了看窗外的巡洋舰,再一次查询了今天护航的舰队,发现舰队中有战舰,也有学生负责实习。

    均摘星心里嘀咕道:“老老实实实习,这时候来找我事情干什么?不就是考核输一次吗,难道输不起?”

    均摘星猜的没错,现在巡洋舰中的瀚海幻沫还真的输不起。当时的那三位天之娇女忙着相互之间内斗,最后被均摘星这个新生硬生生捡了个便宜,而且还是公开直播的。好不容易从管理严格的学院内对外公开露一次面,青春偶像没做成,反而被演成配角。好吧,这个气,瀚海幻沫憋了一年了。

    在运输舰这边,均摘星看了看面前的战造者摆了摆手说道:“我暂时没时间造访你们的主公,请代我向她问好,以后有机会合作。”

    面对瀚海幻沫的邀请,均摘星并不是不感兴趣,毕竟爱美之心人人有。

    但是一想到要换船舱,然后回头要检查自身平衡度,加上一系列功课任务的补充,这些麻烦的事情,均摘星就不由自主地推脱起来。

    注: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网上看人撸猫很爽,但是真正养猫每天都要花费时间的麻烦,让人望而却步。

    没错,均摘星神格加速后,度日如年,特别怕麻烦。

    在均摘星回绝邀请的六十分钟后。

    巡洋舰队中,返回舰队的战造者在虚拟世界中面对全息投影的瀚海幻沫,恭敬地回答出了这个情况。虚拟大厅中瀚海幻沫仔细地看着自己的仆从退下了。然后表情,变得,变得,愤愤不平,眉宇间好似藏了刀兵。

    当然在实际上,躺在舰队控制仓中的瀚海幻沫只是在培养液中皱了皱眉。

    控制者在舰队的控制仓,比地面指挥官的指挥舱要庞大的多,这是一个足足二十米长的仓。在这个庞大的驾驶舱中,一层层全透明的肉质生物体包裹着控制者,这个犹如水晶泥一样的肉质体包裹控制者的一侧有无数味蕾大小的神经突,赤裸的控制者通过这些神经突控制庞大的战舰。

    而在战舰内,还有二十多个神经副脑也有最高控制权。

    但是这二十多个副脑的真正控制者是战造者,这些战造者则是大脑后颅骨处有一个机械接口,神经可以直接对接这些副脑。

    他们坐在半球形的全息舱内进行进一步控制,当然全舰也有人工智能系统,能进行全部自动化操作。在舰队巡航的时候也的确是人工智能操作,但是联邦战舰这种大型武备的最高权限人类是完全掌握的。人工智能只能提供建议。

    例如现在舰长仓内,战舰的人工智能就对瀚海幻沫建议道:“您的血液流速出现异常,脑区出现微量皮质激素(略去两千多字),您的情绪出现波动,请您维持健康心理活动。现在是否需要我暂管烈翼号?”

    庞大的战舰是一个非常精密的体系,而作为这个精密体系的核心,控制者也要做到平稳精密。瀚海幻沫冷冰冰地回绝了战舰智能的好意:“我能控制好情绪,给我锁定二十六号驱逐舰,和7号乘客接下来在磁云星球的全部坐标。”这个指令一旦达成,这个人工智能可以在五年时间连续不断地通过公开网络收集均摘星的坐标位置。

    人工智能:“您使用我(人工智能),汇总他的行踪信息,他有一定知情权。”联邦法律上允许一个人在公共信息网络上关注另一个人的行踪,但若是这种关注是使用人工智能在公开网络信息上不间断的搜索,那么另一个人必须知情。

    这是人类的人权,人工智能搜索一个人类的信息,无论何种理由,必须要让相关的人类知情。这是几百年前,某个钓鱼执法的人工智能搞出事情后,联邦在立法上对所有人工智能的死约束。

    瀚海幻沫:“那就让他知道,我在盯着他。”

    该战舰的人工智能回应道:“遵命。”

    瀚海幻沫也就是想要让均摘星感觉到被监视,不得安生。所以让人工智能去监视。

    傍晚,均摘星得知了自己的公开信息正在被某人用人工智能收集的消息。

    均摘星诧异的想道:“怎么着,对我感兴趣了吗?嗯,不是说这类大小姐的择婚选择都是世家,她应该知道找我这出身是没结果的呀?”

    均摘星展开领域看了看自己,仔细看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周正的五官上,气质渐渐显示出这一世的独特。

    秉核那一世那么萌,苏鴷那一世是秀气内敛,而炽白那一世是怼天怼地的狂。而这一世,均摘星,就是一种功成身退后的放飞自我。

    均摘星:“难道,那丫头想追我?”

    均摘星揣测着瀚海幻沫对自己是否有意思,而这边,来自星球上的一个id的通讯第七十八次发过来了,均摘星看了看这个通讯叹了一口气接通。

    螺纹眼睛的投影出现在均摘星的船舱正前方,刚好在均摘星胸前,一个能够低头看的可爱角度。

    钢铁雄心:“均摘星先生,遵照你我的雇佣合约,我还有四年的时间要侍奉您。”

    均摘星:“不用了,我不喜欢被人侍奉。”

    钢铁雄心:“我不是人。”

    均摘星无言,说道:“好吧,你不是人,那么怎么终止合约?”

    钢铁雄心:“如果您强行终止合约,我的情感智能会判断,我让您很失望,这会让我的感性程序遭遇创伤,请问您真的要终止合约吗?”

    均摘星:“那个,你现在是在利用我的同情心吗?你不知道我是个冷酷的坏人吗?”

    均摘星张牙舞爪地做出了一个坏蛋的样子。然而钢铁雄心那螺纹眼睛的光芒出现了黄蓝红三基色的七彩样子。均摘星知道,这是这货在笑。立刻说道:“人工智能,不应该揣度人类。”

    钢铁雄心:“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您的成长过程应该被记录,这是我的天职,而我希望能留在您身边,很抱歉,我调查了您的性格,您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这个人工智能抽调了均摘星在弃婴院的资料,根据视频信息做了推断。

    均摘星愣了愣,陡然意识到:这个货在调查自己隐私。顿时怒斥道:“你在违法,按照法律权利,我可以格式化你。”

    钢铁雄心显示出自己的法律栏目,栏目上已经是红圈,提示该人工智能已经疑似违法,在上面的方框上存在倒计时。也就是七十二小时没有解释,这个触犯法律的人工智能将彻底被格式化。

    看到这个场面,均摘星再次愣了愣,又看了看人工智能,冷声道:“又是利用我的同情心。”

    钢铁雄心弱弱的说道:“是的,只有这样有大概率让你接受我随行。这个概率是百分之三十,是我计算中概率最高的一个。”

    均摘星伸出手用手指狠弹这个投影,而这个钢铁雄心的投影也配合地被均摘星点飞。

    均摘星一边点一边骂道:“剩下百分之七十的概率,是你被格式化。而且,四年后契约结束,我有权限格了你,让你滚蛋。”

    钢铁雄心这时候勉强辩驳、恳求道:“事已至此,您……您不会的吧”说罢眼睛上粉红色的光一闪一闪。

    听到这,均摘星咬着牙盯着可怜巴巴投影,暂时屏蔽掉了它,在均摘星身边的钢铁雄心投影刷的一下消失了。

    均摘星蹲在地上,捂着脑袋抱怨道:“该死,为什么人工智能都欺负我。”均摘星索性坐在了地面上,双腿乱蹬。

    潜意识中对人工智能极不放心的均摘星,却并不有“毁灭欲”的人,甚至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经常“保护欲”过剩。

    两分钟后,均摘星解除了对钢铁雄心的屏蔽。胆小模样的智能投影再次在身边出现。

    均摘星抬起头看了看钢铁雄心冷然道:“为了达成目的,你们的情感程序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