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 17.2 意犹未尽的结束

17.2 意犹未尽的结束

 热门推荐:
    学生兵们赶到之前,炽白就已经把持住局面。

    机甲飘行于鳞人部落房屋上,一个个长满苔藓似乎连为一体的破瓦房顶,在机甲一踩之下,出现了大片的断裂。

    在炽白的座舱中,屏幕上播放鳞人的资料:

    “体表有厚实鳞片,半直立。两肩膀上有着长条骨骼管道,内部的肌肉空腔能够将陶瓷圆锥高速喷出。并且在气流的作用下旋转稳定……”一行行蓝字和图片在屏幕界面上滚动。

    【千川的官方记录非常简单且不带任何情绪,仿佛异种就是耗子般难以剿灭的害兽】

    而在炽白领域的观察中,在山体中有着它们修建的巢穴通道。

    一点二米高的洞道,成年人需要弓着腰才能进入。复杂的洞穴中有储藏粮食的区域,有储藏燃料的区域,有储藏陶瓷工具的区域。整体犹如迷宫一样。

    普通动物做不到这么高等的工具制造能力的。

    通过领域扫描祭坛上的头骨,炽白大致测定了它们的脑容量,并不下于人类。但从其修建的巢穴歪歪扭扭,极低的数学运用上看,这智力简直是惨不忍睹。

    ……

    神泽修改基因,并非是以削人智力为主要目的,那只是副作用。

    神泽的修改只是造成了这个被修改的物种后“天性”不习惯使用自己的脑子了,出现学习障碍,导致整个物种表现出一种“低智”的情况。

    例如:男人对化妆品表现的低智,女人把足球球星和篮球球星搞混的蠢。

    神泽物种经常会带着“暴躁烦躁冷漠”。对知识没有激情,在感性上也不容易形成高等人文,所以就一直维持着原始状态。

    异种在战斗和敌对的时候,经常不习惯用脑子,遵循于神泽后造成的兽性。额,少数学会用脑子的个体,也只是用在了计谋上。

    人类的大脑属于生存需要所进化出的先天智慧。这就如同设计完美的飞机,一旦修改,就好似将左边的零件安装到了右边,必然会造成难以挽回的错误。

    ……

    因为鳞人在很多方面不用脑子,所以剿灭它们其实很容易。

    其修建的巢穴因为没有合理运用几何学,有着大量力学支撑上的弱点。炽白很快就通过计算机物理计算,标注了山体四十多个疑似脆弱点。

    只要塞几十个炸药就能让现在的山体进一步塌陷。

    炽白在通讯中对准军官的毕业学生进行了任务分配。

    1:让张似然和叶戟等十几个人在作战服上换上机械钻带着几十公斤爆炸物在山体陡峭的山脚下端起钻炮眼。

    2:其余学生则是带着重机枪在高地点上,在为打炮眼的那几个家伙进行火力掩护。一旦有异种敢露头,就立刻火力压制。

    其实也没什么好掩护的,鳞人根本没有战术概念,而且山顶上炽白一个人就在山顶上承包了所有鳞人的仇恨。

    话说:炽白直接降落在祭坛上,龙卫兵机甲弹出的翼刀直接掰断了图腾旗帜,其实可以不碰断的,但是某人干这事就是“路边一个易拉罐,不去踢就脚痒”。

    残存的稀少蜥蜴人因此爆发出了凶性,。

    在其弹药库爆破后的碎石瓦砾。一个体格壮硕,但断了一只爪子的鳞人钻了出来,摇摇晃晃的扛起了火箭发射器,对准了炽白。

    天知道这种军方制式武器通过什么渠道被走私给这帮鳞人的。

    然而这枚火箭弹刚刚出膛,距离炽白只有四十米距离,就被闪烁的高能激光拦截了。

    在烟尘弥漫的环境下,激光的发射能够看得到极为科幻的淡蓝色路径,并且能听到空气中散射的颤鸣声。这让战斗画风偏向成了星际战士大战外星人的画风。

    激光强有力地熔穿了飞行的火箭弹头,弹头赤红的裂口中,大量火星喷溅,使得其蹦出了一个滑稽的路线弹跳翻滚到了另一边,将一旁的棚屋炸出了一大片烟尘。

    而这个发射火箭的鳞人,则是随着炽白扬起手中的枪械,溅血倒下。

    炽白的子弹是空头弹,进入肉体后翻滚,造成的空腔效应比达姆弹还狠。在近距离扫射中,鳞人最后一股余勇被收割。

    就在炽白再一次完全压制。

    座舱中的电子通讯来了。

    叶戟:“融,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

    炽白:“嗯,我马上下来,你们快退到安全线外。”

    数分钟后,炽白从山头的悬崖上滑翔而下,而原本众多盘旋在山头上控场的无人机,如同丛林中受惊的鸟群,开始腾飞到更高处。

    ……

    爆破开始了。

    岩石的山体宛如豆腐一样崩裂,而原本扎根在山体内的青松,则变成了这坨碎裂豆腐脑中的葱花。

    山体上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裂缝出现,然后冒着白色的烟雾,这些烟雾不是水汽,完全是山崩震颤在山体产生的粉尘。

    裂纹沿着陡峭的部分开始蔓延断裂,而内部那些木头和岩石支撑的隧道中开始崩坏垮塌了。山崩地裂的巨响遮蔽了鳞人的惨叫。

    短短几分钟,在弹药殉爆后的第二次人为爆破中。

    鳞人部落所在的大半个山头没了,巨石从满是植被的山坡上滚穿了一条条伤疤,坠入壑涧中,崩塌的断裂口裸露出参差的石纹。

    当随后搜索队再次抵达山顶后,一切都触目惊心:

    在细碎的石粉末中,到处都是断肢,还有在岩石出口中奋力挣扎半个身子的幸存者。如果是人类遭遇这样的伤害,已经不可能有反抗力量了。不过鳞人属于神泽后的物种,它们生命力够强悍,半个身子被砸烂,还有一口气。

    当它们吐出的舌头察觉到空气中,属于装甲电池散发的氧化铝粉末气味,在碎石中还想着挣扎蠕动。

    炽白想要对这些可怜的物种进行补枪,但是看到周围其他人的举动,抬枪的手停了下来。

    这些士兵们正在对幸存体进行药剂注射然后进行固定,俨然是准备送到后方进行“再利用”。

    而在一些洞穴中,幼小鳞人相互抱团,哥哥模样的大鳞人,保护着小鳞人,却被机械兵直接用机械钩,钩了出来。

    展开领域的炽白百感交集地观察这一切。然后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神之星的方向,闷声说道:“这是亵渎!”

    【四十分钟后,炽白从前线山头撤回了营地】

    炽白还准备再在前方的碎石堆里走走看看,看看能否在自己炸完的山中,捡几块漂亮的石头。

    但是那几个学生头头一直紧跟着自己,一副生怕自己再搞出什么风险事情的样子。

    他们盯梢很累,炽白应付他们的搭话,也很累。为了让大家都轻松,炽白答应了他们撤离前线危险地带。

    在回到前方营地后,炽白更是宛拒了两位学院考核带队导师的邀请这两家带队导师对炽白未来入学很关心,这种关心以至于双方之间为此产生了新矛盾(抢生源)。

    炽白觉得自己没能力解决这个因自己产生的矛盾,所以非常识趣地回避。

    ……

    炽白在营帐中开始写总结。

    凝神执笔的模样和先前疯玩时的状态判若两人。

    不过若是看炽白笔下所书内容,这似乎是为以后的更飘的未来,打草稿。

    炽白个人在进行此次军方之行的总结:在这一个月中,炽白全面地了解了,当代军事组织是如何保障通讯、后勤运输,以及机械自动化技术在这六百年来对战争形势的改变。

    在营帐内,炽白看着满页的总结,缓缓地说道:“组织力还是不够!”

    ……

    而在炽白返回前线安全地带半个小时后。

    一架飞机抵达前线安全基地,这架飞机外形奇特。

    翅膀是滚筒,通过滚筒快速滚动来提供升力。设计的好处,几乎是可以不用跑道就能降落,且载荷也比固定翼飞机高。但是高速性能就较低。是一种特定设计的飞机。

    飞机稳稳地降落在了只有十五米长的简易跑道上,机械锄的爪子牢牢地抓地,将飞机快速固定。穿着重型机甲的白千碾和几位宪兵走下来。

    叶戟靠了上去准备叙述一下现在意外情况,而一旁的张似然拽住了他给了他一个眼色。

    白千碾站到了这个准军官方阵中。面无表情的宣布:“任务暂停,所有人停止一切行动。”

    说完这句话后,则是直径朝着炽白所在的营区走过去。炽白的营帐现在已经成为了营地中防守最严密的区域。

    白千碾掀开帐布,看到炽白,一口气松开。

    帐内,褪去战甲的炽白,身上有着长城法脉启动标志的荧光,乍是好看。

    白千碾打开面甲低头说道:“熔新阁下,您本次任务结束了,请跟我返回。”

    炽白面露微笑:“这次多谢照顾了。”

    白千碾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然后咧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熔新先生,您的胆魄让我敬佩。但是如果你觉得我没有得罪你,请您以后不要再这么开玩笑了。”

    炽白:“嗯,下次我来这执行军事任务,一定会多报备。嗯,怎么了,长官,你?”

    白千碾努力挤出笑容:“有关您在部队中的行动,今后会有更高级别的人审批。”

    炽白叹息道:“哦,那可真遗憾。”

    炽白用领域视角再次回顾自己手里平板电脑播放的作战录像,补充:“还是要多实战检验几次。才能确定(自己领域)拦截目标的速度和数量上限。”

    ……

    在两位龙卫兵战兵左右夹着的保护下,炽白被护送上飞机。

    而在营地内,叶戟抬头看着飞走的飞机,用自己都觉得荒诞的语气对一旁的张似然问道:“我们这次算什么?。”

    张似然抬着头,听到了叶戟的话,嗤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天之骄子的行动和想法,我怎么理解。”

    ……

    炽白乘坐的倾旋翼直升机,在返回基地的路上,由六架三角翼的战机天空护航,而且让地面空中管理为炽白的座机清空了一路上航线的其他飞机。

    在机舱内,白千碾一点都不敢放松,他现在被炽白弄得神经质了,如果说炽白现在突然蹦出来夺取飞机控制权,他都相信。

    所以他一直坐在机舱中,隔着狭小的过道看着炽白的。

    但是数分钟后,白千碾松了一口气的是,上了飞机后,炽白表现得非常安静。安静做数据建模。

    炽白的建模模型是以白明勒的基地布局为模板。

    ……

    基地区域,有一个主建造基地,这个主基地虽然各种功能集成。

    但是一旦成功落脚驻扎,就会快速构成防御围墙,在围墙内部署,多个战车工厂,信息工厂(雷达,无人机空军指挥站),发电机组,以及各类仓库等。

    炽白建模上,一个短小翅膀的符号在高速运动,正在模拟突击这个基地火力网的情况。

    炽白现在隐隐觉得:只要组织力足够,且火力调度得当,完全可以利用快速火力压制移动基地数十秒防护火力然后一冲而下。

    炽白:“我上辈子走的早,还没来得及和诸位冲锋较量,颇为遗憾,今世你们咋就玩起乌龟流呢?”

    ……

    白千碾瞄了一眼基地,他倒没看出来炽白心里藏着的危险想法。他发现炽白构建了自己家将军的基地,不禁认为炽白心气高,已经开始设想自己未来的基地。

    故插话道:“融新小先生,长城的基地和将军基地略有不同。”

    白千碾传输了长城支援型基地构图

    白明勒的基地是以地面作战部队为主,移动主基地的平台外形如同四足的战列舰;

    但是支援型移动主基地,外形则像是一个四足航母,顶着平台甲板。

    主武器是四十架十五吨位以上重型无人战机,战机从上方主甲板上发射。至于回收,则是当支援基地在地面彻底展开后,犹如花瓣一样在地面铺设六条一百米的钢板跑道,有履带的钢板跑道,会用液气悬挂将移动跑道调节平整。

    陆地基地依托铁路线运动,依靠铁路线补给;

    支援基地则是依靠河流运动,会驻扎在平坦地区,配备大量的气垫船作为后勤保障。

    炽白转过头看着这个基地构图好一会,抬头说出了让白千碾无语的话:“当代的长城难道就没有冲锋的战将了吗?我是说,导引核武器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