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1341

 热门推荐:
    林夕话音刚落,那边便传来尖细却可爱甜美的嗓音。

    “小梁,瞧咱们遇见了什么?红心林夕和死亡外科医罗诶……有个海军传回来消息,不是说这两个家伙重伤在身,实力也就剩下了一成左右吗?咱们可是中大奖了。”

    定睛一看,是个身材高大且壮硕的男子,脸被完全涂白,抿着嘴,神色严肃,只留下一对黑漆漆的眼睛,瞪圆如铜铃。

    他背着一柄高出一头的长柄双刃巨斧,活如守门将,怒视着门前所有心存恶意之人。

    但是说话的人并非是他,而是他肩膀之上,一个只有一寸长短的蛞蝓。

    白面人,应梁。

    无骨牛,牛妞妞。

    这两个总是形影不离。

    而应梁实力也是明八教徒中最强者,当时牵制了路飞最久的,便是他。

    对方甚至在路飞的四挡状态下,走了几招。

    要记得,路飞的四挡可是能够完虐多弗朗明哥的。

    眼前的人,实力虽然不比明哥,但也绝不会差很多。

    若是以往,林夕和罗绝对不会上心,只要对方没有多弗朗明哥那般克制手术果实的能力,两人联手,轻而易举便能拿下。

    可今时不同往日。

    虽然没有对方说的那么不堪,但实力也只有三成左右。

    万琳幸灾乐祸地说道,“原来你们就是吓唬人的纸老虎啊?”

    林夕瞪了万琳一眼,说道,“就算这样,我们收拾你,也比捏死一只蚂蚁容易。”

    万琳选择乖乖闭上了嘴。

    “真搞不懂你们,两个重伤患者,跑到这里做什么?”牛妞妞说道,话中满是讽刺,“绑架我们的教主夫人吗?还真是富有创意啊。”

    “重伤患者?”罗从容不迫地说道,嘴角带着淡淡笑意,“你们真的是这样以为吗?”

    他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的自信,完全不像是谎话。

    林夕心想,最会说谎的那个人,是他才对。

    牛妞妞没有再说话,应梁依旧沉默地像个木头。

    显然他们在考量着真假。

    林夕悄悄握住了罗的手,建模领域中的景象如一副画卷般,迅速在罗的脑海中展开。

    有几个人的身形是最容易被捕捉的。

    罗也是第一眼,便注意到了他们。

    其中正在和索隆对战的两人,现在只剩下了一人。

    解鸿儒出现在林夕和罗身后,他心中担忧琳儿,便借着祁子骞为其挡招的时候,趁机逃了出来。

    解鸿儒将万琳护在身后,长剑在前。

    他刚才已经看出特拉法尔加罗有些疲于应对他的招式,听刚才的话,身受重伤,应是无疑了。

    “又多了一个难对付的家伙。”林夕低声说道。

    “我们怎样以为的不重要!”牛妞妞开口说道,“只要过上几招,便可见分晓。”

    蛞蝓开始顺着应梁的往下滑,不断延伸扩展,转眼便形成了一件乳白色的武装铠甲。

    应梁拿出身后的双刃巨斧,挽个斧花,立在身前,周身煞气缭绕。

    显然是鬼美人的能力。

    “是吗?既然这么不相信我们那就给你们看看我们的特别给你们留的终结技好了。”林夕笑着说道,右手依旧握着罗的手,左臂向前伸直,五指张开,霸气缭绕,杀气四溢。

    有一种要放大招的既视感。

    解鸿儒抱着万琳,一个闪身,转移到几十米开外。

    而应梁也不由得后退一步,避免波及。

    “穿越时间转轮之门,千年之前的伟大魔兽,响应吾之召唤,降临于世吧!”

    随着林夕的声音,半空之中凭空多出了两人,一左一右,落在了房檐之上。

    一个身穿白衣,一个身穿黑衣。

    两人面容俊朗,威风凛凛,身形笔直的如同两柄出鞘的锋利长剑。

    黑衣人缓缓转过头,看向他们。

    万琳一开始目瞪口呆,可是当看清了两人面容,却觉得自己被骗了。

    白衣青云纹的是白少轩,黑衣火焰纹的是韩世杰。

    韩世杰指着自己说道,“师父……所以,我们是魔兽吗?”

    林夕笑着说道,“就不要计较那些了嘛。看见你们两个恰好在附近,就叫你们来帮为师一把了。”

    韩世杰和白少轩分别陷入和海军中将的混战中,身处困境,可没想到,一眨眼,就来到了这里。然后他就听见什么召唤魔兽之类的……

    有罗的能力存在,林夕可是好好过了一把中二的瘾。

    “哦,对了,万琳也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想问就问吧。”林夕笑着说道。

    本来还有着笑模样的韩世杰,看见那道身影的时候,脸色瞬间收敛。

    万琳现在被解鸿儒抱在怀中,姿势亲昵。

    韩世杰冷哼一声,嫌恶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

    他嘴上是放下了,但心里却还有一丝期盼。

    因此韩世杰问过白少轩,刚才又询过李子昊,在战场上,问过夏穆炎。而现在……

    “恭喜恭喜,又找到相好的了。”韩世杰讽笑着说道。

    “那……白少轩你呢?这里可是有个好女人啊,再不去娶走可就晚了。”林夕连忙说道。

    自从出了艾菲尔的事情之后,林夕就天天盼着白少轩会对万琳余情未了。

    白少轩罕见的露出一抹笑意。

    万琳心中一动,说,当时她误(gu)闯(yi)闭关之地,还是有效果的!

    白少轩说道,“我要是娶了师父,恐怕您旁边的那位,会杀了我吧。”

    林夕微微脸红,笑着说道,“跟着韩世杰,你怎么也变得油嘴滑舌了?不过……的确是实话啦。”

    白少轩旋而笑容收敛,认真说道,“师父,就不要再考验我了。白某心意已决,只要艾菲尔姑娘愿嫁,白某便愿相携一生。此后万琳何种,皆与白某无关。”

    在遇见艾菲尔之后,白少轩才明白,爱和责任是不可混淆的东西。

    而他对于万琳,与其说是爱,倒不如更说是责任所在。

    当初他被责任二字束缚,可到后来,才发现,责任二字也是相互的。

    “韩世杰,我去对付白面人。你去对付兰君子。”白少轩说道。

    “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去对付白面人?我不愿意看见那个女人,你去对付他们。”韩世杰说道。

    “白某也不愿意。”

    “臭屁的家伙……用不用咱俩先打一架啊!”

    “正合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