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1328

 热门推荐:
    当林夕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已经换上了衣服。

    此时的她是长袖长裤,而且都是宽松风格,姣好的身材被掩盖了一大半,看起来,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平胸的自己。

    林夕当然没有穿成这样的想法,好不容易获得了好身材,不穿上些配上这种身材的衣服简直是太可惜了。

    但是……

    “穿上。”罗说道,“当艾斯和萨博离开这艘船之后,你想怎么穿怎么穿。”

    林夕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穿上。

    毕竟刚才给他们发的福利,已经足够多了。

    两人出来的时候,萨博等人似乎在和李昭元通话。

    林夕细细听了一会儿,李昭元一开始并不同意,但是后来听说,革命军的首领是路飞的父亲,革命军的二把手是路飞的拜把子兄弟,跟亲兄弟一样,便同意了。

    李昭元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他们对于革命军和外界并不了解,随时可能被卖。但是有路飞在这里做担保,李昭元还是很愿意去相信他们的。

    随后,他们便定了会面的地点,便是在梁都皇宫,而时间是尽快。而李昭元的唯一条件,就是在他和萨博会面的时候,务必请路飞一同前去。

    路飞欣然应下。

    林夕找上了安布里奥,跟他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对方自然是同意帮助林夕,但是她现在的状态,就算利用能力,也只会变成男性。

    罗二话不说便打通了冯灵的小电话虫。

    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给他们留下了电话。而现在草帽的通讯录,已经写满了半本。

    冯灵当听到林夕让她解除的能力的时候,她在无奈地说道。

    “只有碰触身体才能够施展或者解除能力。我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要不,你们过来找我?”

    “你现在具体在哪儿?”罗问道。

    “诶?你们就算现在过来,我也到时候也不在这里了,还是直接……”

    “是在客栈吗?”

    “嗯,对。一个小镇的一家小客栈。”冯灵犹豫了一下,说道。

    罗紧接说,让冯灵等一等,他还有其他的解除能力的方法。

    对此,冯灵格外的好奇。

    等了一会儿,就看见罗端来了一盆植物。

    上面有着七八片椭圆形的大叶子,可以当做小扇子来用了。而在叶子中间,有着几朵白色的小花。

    林夕看着罗将花盆放在桌面上,然后拿出了一堆怪异的蠕虫型傀儡。

    “纹身boy,这是要做什么?”安布里奥问道。

    “这些是吸音虫傀儡,激活后,可以吸纳一定范围内的声音。”罗说道。

    林夕心想,这些傀儡就应该是贴在她房间的墙壁那些。

    【尽管叫吧。也不会有人的听见的。】

    这是罗的原话,他当时的嘴脸就跟反派一样。

    罗将吸音虫傀儡安置在客厅的四角,然后在他们三个人的肩膀上,一人放了一个。

    一些准备就绪,而电话另一边,还传来了冯灵的声音。

    “喂,你们到底要让我等多久啊,好没好啊!”

    罗抬手,动用能力。

    “room,指挥棒。”

    林夕看着罗利用能力,从那个花盆中,拔出来一个暗褐色的东西,那东西圆润的像萝卜,但形状却是……一个小人。

    更恐怖的是,这东西竟然还有一张嘴。

    “竟然是曼德拉草……”林夕说道,震惊之余,还有几分对冯灵的怜悯。

    “呜哇——!”

    在拔出来的瞬间,一股带有冲击力的声波迅速扩散开来。

    砰砰砰——

    客厅中所有玻璃制品直接被震碎,而一些其他物品也都出现了裂痕。

    只有亚当木制成的船身还是完好如初。

    而距离最近的小电话虫,直接被震晕了过去,有没有气都不一定了。

    林夕虽然因为吸音虫傀儡的保护,而暂时听不到,但她已经感觉到肩上傀儡有着明显的裂痕。

    罗在吸音虫傀儡达到吸音上限的时候,赶紧将曼德拉草塞了回去。

    与此同时,林夕的身形开始变化,增高,变壮,只是眨眼间,便恢复成了男身的姿态。

    因为衣服都是宽松肥大,现在穿在林夕男身的身上,就是刚刚好了……虽然从样式上看起来有些娘炮。

    林夕扯下了肩上的傀儡,说道,“所以……让能力者陷入昏厥,也是解除能力方法之一吗?这下,等到见到冯灵的时候,要好好赔罪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林夕现在的短发,竟然意外的适合她男身的样子。

    少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冷酷,有了几分特工的感觉。

    “这个尖叫声,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林夕接着问道。

    “最多会使人昏迷而已。不用为他们担心。这个电话虫都没死,他们怎么可能死。”罗伸手捡起奄奄一息的小电话虫,手上一道白光,似乎在替小电话虫做着医疗。

    安布里奥看见林夕男身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真人比通缉令上的更好看啊……”

    林夕淡淡地说道,“我真希望你也能对女性的我这样说。看来我的要去海军总部抗议一下。”

    “喂,你真的想好要变回去了吗?”安布里奥再次问道。

    林夕叹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也觉得很浪费,但我还是当女人的时候,更自在一点。更别说……还有那边那位。”

    罗严肃地点了点头。

    “既然漂亮boy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尊重你的想法。”安布里奥说道。

    “连称呼都变了吗……”林夕很是无奈。

    “稍微会有一点疼……但对你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吧。”安布里奥说道,双手的指甲猛然变长,扎进了林夕的肋下两侧。

    “安布里奥~雌性荷尔蒙!”

    林夕的身体再度发生变化。

    当安布里奥抽手离开,林夕已然变回了真正的自己。

    林夕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说道,“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我还是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真正的改变了……更踏实了一点。”

    罗淡淡地说了一句,“应该是能怀孕了。”

    林夕腾然绯红,骂道,“你不要一天总是想着那些!我才十六!你是禽兽吗?”

    罗却笑着回答道,“已经禽兽过了。”

    林夕呸了一口,不打算再和这货说话了。